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疫情下的"雙城記"— 紐約 VS 舊金山,爲何差距那麼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2日 13:14   大紐約華人資訊

  撰稿 Taola | 排版 Ziyan | 校對 Ac

  紐約和舊金山,分別位於美國的東西海岸,同樣是兩個人口密度極高的城市。在疫情最開始的時候,甚至很多人都覺得,這兩個城市將會有類似的命運,但現實卻令人震驚。

  紐約大規模爆發疫情,醫療資源崩潰、死傷慘重;而另一邊的舊金山疫情卻早早得到了控制,病毒傳播曲線相對平緩,如今灣區9縣都已經進入或準備進入重啓階段。

  那麼,究竟爲什麼兩個城市的差異會如此之大?ProPublica最近獨家採訪了舊金山市長Breed,爲我們揭露了一些耐人尋味的真相。

  01

  提前準備 VS 不當回事

  舊金山市長Breed告訴ProPublica的記者,早在一月份的時候,她每天都接到市公共衛生主管Dr。 Grant Colfax的簡報,她越來越擔心舊金山會遭受到病毒的襲擊,因爲舊金山是全美華裔人口數量最多的一個城市。

  1月27日,Breed宣佈啓動了緊急行動中心,該中心將醫生和緊急響應人員配對,以便識別並響應該市對醫院及個人防護用品的需求。比川普1月31日下令暫停往返中國旅行還早4天。

  舊金山市長London Breed

  2月25日,因爲看到附近的Santa Clara縣不斷增加的病例報告,Breed當即宣佈舊金山進入緊急狀態,而這個時候舊金山甚至沒有一例確診病例。

  與此同時2月26日紐約的新聞發佈會上,紐約市長白思豪輕描淡寫地敘述了這個病毒,即使紐約市衛生官員反覆建議要加強重視,但市長並沒有放在心上。“這是一個糟糕的新聞發佈會”,紐約市衛生官員表示,“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我們每一條想要傳達給公衆的信息都希望能通過他(市長)傳達,但市政廳根本沒有重視衛生部門的建議”。

  紐約州州長Cuomo(左)和紐約市市長白思豪(右)

  3月1日,紐約出現了第一例確診病例。諷刺的是3月2日,紐約州長Cuomo還曾自豪地表示,多年來的佈局紐約州已經能夠成功面對各種健康恐慌,“我們已充分協調動員起來,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以應對事態的發展”。

  02

  嚴格“居家令” VS “沒有隔離計劃”

  3月6日,舊金山市長Breed發佈了一項命令,建議60歲以上的人儘可能呆在家裏,並且要求僱主取消不必要的旅行。5天后,市長禁止超過1000的人聚會,此後的2天,聚會的規模減少到了100人。

  隨即,Breed向州長Newsom寫了一封信,要求關閉舊金山這座城市(Newsom曾任舊金山市長),Newsom回信表示贊同。3月16日,舊金山的確診病例不到40例,Breed頒佈了居家令,禁止除了基本活動和戶外運動之外的一切外出活動。“我真的覺得沒有更好的選擇了”,Breed表示。3天后,Newsom對加州其他地區也採取了相同的措施。

  3月18日的舊金山街道

  Breed在發佈居家令之後立刻將這份文件轉發給了紐約市長白思豪,她認爲這會對紐約有所幫助。白思豪將這份文件交給了紐約州長Cuomo,卻得到了Cuomo的嘲笑,“真危險,只能嚇死人,居家令聽起來像是對核泄露的反應”。

  並且Cuomo表示,紐約州只有他一個人有權利頒佈居家令這項措施,“沒有州批准的情況下,該州的任何城市都無法隔離自己”,他對白思豪提出的紐約居家令表示,“我沒有計劃隔離任何城市”。

  6天后的3月22日,Cuomo在確診病例每三或四天翻一倍的壓力下,宣佈關閉了紐約州。但病毒已經開始在紐約州蔓延,截止至5月15日,紐約州共有近35萬新冠狀病毒確診病例,死亡近2.8萬人,佔美國總數的三分之一,光紐約市就有近2萬人死亡。而加州的確診病例約75,000例,死亡約3000例。

  《紐約時報》4月的一篇評論中,兩名專家就表示,如果紐約提前一到兩週實行社交遠離政策,死亡人數可能會少一半。而紐約市衛生局前局長Dr。 Tom Frieden也曾發文表示,“幾天以前,那麼多死亡本可以避免”。

  儘管現在紐約州長Cuomo因爲不停懟川普成爲了媒體的“寵兒”,但仍然不能磨滅他在疫情最開始時的輕慢態度是導致紐約疫情爆發的原因之一。

  關閉後的時代廣場

  03

  同一份試卷,兩種答案

  哈佛大學流行病學教授、傳染病動態中心主任Marc Lipsitch創建了美國最早用於觀測新冠狀病毒大流行的建模工具之一,紐約的市政府和州政府官員早在2月份的時候就可以查詢使用。

  該模型顯示了,到四月中旬,紐約幾十個病人能產生10萬多例病例,與目前發生的現實狀況非常相似。Lipsitch表示,“對於決策者來說,他們想要預測事態發展,幾乎都要依靠模型,但之後做怎樣的決定,就要看他們的責任心了”。

  舊金山市長很快就發現,如果通過確診病例的數量來推動政策,那就太晚了。可用的測試太少了,他們將永遠無法準確捕捉病毒擴散的情況。而紐約則恰恰相反,他們看到了上升的數字才決定行動,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巨大的病患數量導致醫院被擠爆,直到3月16日,Cuomo才組織了一個工作隊以規劃更多的病牀,並要求在24小時內容納病患人數增加50%。

  04

  民衆的自覺抗疫

  除了政府的行動力,民衆的態度也非常值得思考。與紐約相比,舊金山的普通居民對於疫情早早就有了警惕,可以說,舊金山灣區及整個加州的居民應該是全美最先對疫情有反應的人。

  人們開始第一時間儲備防護物資及食品。位於硅谷的一些科技公司例如蘋果、Facebook、谷歌、微軟等從3月份開始就要求員工在家辦公。Facebook更是早早宣佈,取消原定於5月舉行的開發者大會。

  相比之下,紐約的居民似乎對病毒並沒有那麼重視,3月30日當海軍醫療軍艦抵達紐約時,成千上萬的居民出門觀看這艘醫療軍艦,紛紛拍照留念,氣得市長直跳腳。

  05

  進入重啓階段 VS 重啓一再延遲

  今日,舊金山與灣區其他幾個縣一起進入了重啓經濟第二階段,市長Breed表示,目前正在制定關於餐廳和體育館的開放計劃,但暫時不允許這些“高風險”行業在第二階段開放。

  而紐約的開放計劃從5月15日延遲到了6月13日,州長Cuomo頒佈了7大指標,只有達到這7項指標才能開放,目前紐約市只滿足了其中的4條,何時能夠重啓經濟目前尚不可知。

  美國實時疫情:

  你贊同以上的分析結果嗎?

  還有什麼原因導致了不同的結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