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婚後五年,周迅談婚姻落淚:“他忘記我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1日 17:51   鳳凰網

 

 

-

文| 書單君

在最新一期的《奇遇人生》裏,阿雅和周迅一起去日本的鄉下拜訪一位老奶奶,道子女士。

她的丈夫得了阿爾茨海默症,已經不記得自己的過去,和身邊所有的人,而且由於各種併發症,他不得不住進了療養院。道子女士則一個人生活在山間的庭院。

 

 

-

阿爾茨海默症患者的妻子、獨居山間的老人,光是想象一下道子女士的生活,就感到很沉重。

節目開始時,周迅也懷着這樣的心情走進了道子的家。

然而,隨着聊天的深入,大家的看法完全改變了,周迅甚至說,這幾天的經歷,堪稱她生命裏的轉折點……

01

“老了真是不容易”

道子女士今年76歲,滿頭銀髮,背也駝了,但很有精神,總是笑眯眯的,待人接物熱情又文雅。

對周迅與阿雅這兩位遠道而來的朋友,道子女士帶她們參觀整潔的房間和幽靜的小院,又拿出漂亮的茶具,親手烹製抹茶招待。

伴隨着風聲、蟬鳴和鳥叫,三個人其樂融融地坐在一起喝茶閒聊。如果不是聊到了後面的話題,這一幕簡直是“歲月靜好”的完美呈現。

道子女士說,十年前,丈夫幸貞退休後,夫妻倆便搬到了這裏。

如今,幸貞先生患了阿爾茨海默症,住在一家護理機構裏——他已經遺忘了家人、朋友,也開始忘記此前的人生。

 

 

-

有調查顯示,2018年,全世界有5000萬老人患有阿爾茨海默症。這些老人會逐漸忘記曾經的生活,即使是最親密的人。更有甚者,他們會變得無法理喻,乃至精神失常。

這種病需要有人24小時照看,對於患者的家人,無論從生活還是精神,同樣是種消耗。

道子女士平靜地敘述着這個家庭的遭遇,臉上依然帶着笑容。但顯然,這給周迅和阿雅帶來了心理衝擊。

晚上散步時,她們還在討論這個話題:“這是很奇特的事,你怎麼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記了?”

人生由記憶組成,失去了記憶,不再記得生命中那些重要的人和事,那生命也就失去了色彩。

當週迅和阿雅在護理機構見到幸貞先生,看到他對相伴一生的道子女士說“不認識”時,她倆原本強忍的淚水止不住地從眼眶涌出。

可以想象,如果一個我們最親近的人,一起經歷過許多人生的風浪,但在最後完全忘記了我們的存在,只換得一句“不認識”,多麼讓人傷感。

這讓我想到了日本作家有吉佐和子的小說《恍惚的人》,裏面就講述了一個患了老年癡呆症的老人,他不但生活無法自理,讓家人不堪其擾,並對他產生了厭惡。

生活不是心靈雞湯。曾有親人得了阿爾茨海默症,我親眼目睹過這種病給身邊人造成的壓力。

周迅和阿雅的眼淚,不僅是因爲幸貞先生和道子女士的不幸,也是爲了人必將衰老的命運,所以她們才會在節目裏感嘆:“老了真是不容易。”

正如《恍惚的人》中,作者借小說人物之口寫道:“當有一天我們老了,頭髮白了,手腳不再靈便,思維不再敏捷,誰會心疼我們臉上衰老的皺紋?”

但有點讓人意外的是,道子女士望着已不認識自己的丈夫,卻並沒有愁眉苦臉,而是始終保持着淡然、溫柔的笑容。

 

 

-

某個晚上,周迅問道子女士:“幸貞先生把跟你在一起,以及跟這個家在一起的記憶,大部分都不記得了。這不是很悲傷嗎?”

道子女士回答:“即使他忘記了,但他的話語留在我們心裏。丈夫雖然忘記了以前的事,但是在享受當下,這也挺好,不是什麼悲傷的事。”

這種樂觀的心態觸動了周迅,也讓她感悟到了堅韌的力量。之前,她坦言自己怕死、在感情中容易沒有安全感,但道子女士面對磨難的態度給予了她對待生活的勇氣。

經過了這件事, 周迅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體驗,我想誠實地做出自己的選擇。”

02

“76年來,第一次說我愛你”

即使再艱難,生活還是要繼續。

沒有人能夠預測不幸何時降臨,但用何種方式和態度去應對生活裏的考驗,是我們可以自主選擇的。

幸貞先生患病後,兩個兒子經常過來照顧父母的生活。長子在美國生活了20年,父親得病後,他回到了日本。

“我不知道他能記得我到什麼時候,所以我想盡可能地跟他見面。”

 

 

-

節目裏,最讓書單君動容的一幕,就是兩個孩子把父親接到家裏,三人一起泡澡、唱歌。

長子撫摸着父親的頭髮,像是在愛撫自己的孩子。而眼前這個曾經讓他驕傲、爲家庭遮風擋雨的父親,已經真的變成了喜歡撒嬌和任性的孩子,需要別人時刻照看。

生病是不幸的,但是父親的病也讓家人的關係更緊密了。

二兒子說,由於父親的病,家人必須互相幫助,比如幫媽媽做日常中的事,還有護理上的協助,“在那之前我們比較少交流,現在關係變得很近。”

 

 

-

當代社會,我們每個人都活得像是一座孤島,躲在自己的世界裏,可能連對門的鄰居都沒見過。最近大熱的電影《小丑》裏,小丑亞瑟就在鏡頭前控訴了社會的冷漠:“人人都只在乎自己,從不設身處地爲別人着想。”

冷漠,滋生了貪婪、自私,以至於罪惡。而冷漠最大的特點,就是人與人不再願意交流情感,即使是家人間也如此。

就像《恍惚的人》中,一個老婆婆說道,人老了就成了累贅,誰也不會去關心。

好在,幸貞先生的家人沒有變得冷漠,反而因爲他的病獲得了新的感悟。

節目組給一家人合影時,道子女士緊緊握着丈夫的手,告訴他:“我愛你。”

其實,在人生的前76年,由於性格含蓄,她從未說出過這句話。但在那一刻,她露出了小姑娘般緊張而羞澀的笑容,好像剛剛向暗戀的男生表白。

 

 

-

愛,紮根在心中的同時,也需要表達。

正如周迅在節目中說的: “家庭對話是很寶貴的……可能以後連對方是誰都不認識了。你知道要更加珍惜,想要做的事要趕快做。”

03

“喜愛春天的人兒是心地純潔的人”

2014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迪亞諾在《暗店街》裏寫道:我的過去一片朦朧。

對於幸貞先生來說,他的過去便隱沒在一片朦朧之中,這朦朧中最色彩斑斕的東西,是歌聲。

我注意到,整期節目,只要幸貞先生出場,他就一直在唱歌。而道子談起她的丈夫,首先想到的,也是歌聲。

 

 

-

一首簡單的歌,從阿爾茨海默症患者的口中唱出,在日本山間的花鳥魚蟲聲中徜徉而過,便充滿了溫柔與樂觀的力量。

這種力量也流轉在道子的身上。節目中,不論周迅如何因爲阿爾茨海默症患者的艱難而感慨或流淚,道子女士的表情始終平和淡然,是如常的。

“如常”, 正是道子對抗疾病災痛的力量所在。

周迅、阿雅所在的幾天裏,道子一直在打掃房間、做飯、燒水、帶着她們製作插花。

不是賣慘,講述病痛的辛苦,而是即使災病降臨,也要保持樂觀的態度,使日常生活不被影響和擊垮。

 

 

-

在大多數人的想象裏,一個阿爾茨海默症患者的妻子,應該是終日愁眉苦臉的,甚至自我放棄的。

“我已經這麼慘了,讓我怎麼有心情做好吃的飯菜,觀賞美景?”可道子女士如常地做着家務,並且還有閒情雅趣採摘野花。

在我們的生活裏,很多人其實是抗拒日常的。他們寧願點外賣,也不願意自己做飯;寧願請保姆,也不願意自己打掃衛生;寧願打兩局遊戲,也不願意和親人多聊聊天。

我們總是認爲,好像需要把這些時間花在所謂更重要的事情上,才是有意義的。其實並非如此。敢於直面瑣碎的日常,其實需要非常堅定的力量,和樂觀的人生態度。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電影《步履不停》,傳遞着與道子女士相同的價值觀。

同樣是一個偏遠小鎮裏的家庭,父親是退休的醫生,以前在小鎮裏開診所。優秀的長子繼承了父親的事業,卻在15年前爲了救人而溺水身亡。叛逆的小兒子外出打工多年,換來的只是失業。他和離異帶着孩子的女友相互扶持生活着。

與道子女士一家一樣,這個家庭的生活裏始終籠罩着一層陰雲,一個疼痛的傷疤。但也同樣和道子女士一樣,那一家人瑣碎而溫馨的日常,與那個疼痛的陰雲進行了溫柔的對抗。

在這兩個家庭中,我們能感受到的不是苦難,而是溫柔而堅定的樂觀。

周迅在這次奇遇裏,從一開始的心疼、哭泣,到後來做自己媽媽教給她的菜給大家吃,和大家一起唱歌。這樣的轉變,正是感受到了這份樂觀。

 

 

-

周迅說:

“這幾天對我來講,應該是生命裏的一次轉折點……以前會比較絕對地認爲,這是一件好事情,這是一件壞事情,但現在你會發現,好壞總是在一塊的。

這次我們看到整個家庭的樂觀態度,當他們面對這麼不好的事情發生時,這個家因爲樂觀,而沒有變得破破散散的。”

她帶着每一個普通人都會有的,對疾病的刻板印象來到這個家庭,卻因爲道子女士的態度,想法有了很大的改變。

因爲她開始看到了同情病患、對抗病痛之外的,第三種面對疾病的方式:不把它太當回事。

 

 

-

面對不好的事情發生,不必去哭喊抱怨上天不公平,不必覺得人生垮掉沒有了意義。甚至不必苦大仇深、咬牙堅持。

只需要保持樂觀,如常地生活,自會有溫柔而堅定的力量會從內心升起。這份力量,將會成爲支撐我們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04

家人把幸貞先生接到家裏後,他親手寫了一句話:逆境是最好的學習。

這句話應該就是道子一家人面對阿爾茨海默症的心聲。丈夫、父親遺忘了一切,沒有關係,享受當下就很快樂。不幸降臨的時候,沒有關係,我們去採摘野花吧。

他們彼此溫暖,彼此鼓勵,直到節目最後,還在手牽着手相互說着:孩子們都長大了,我們只要享受就行了。擔心痛苦也沒有什麼意思,以後要好好的享受。

我想,很多觀衆看完這裏,早已忘記了阿爾茨海默症,忘記了剛開始看時所帶着的同情、沉重,腦海裏只留下了日本山間的晨霧、幸貞先生的歌聲和道子女士的笑容。

就像是枝裕和所說,人只有豁達,才能到達真正的幸福。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