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37歲孫藝珍爲了“不結婚”機關算盡,卻還是躲不掉玄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8日 19:58   鳳凰網

繼2018年憑藉一部《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掀起熱烈討論和廣泛關注後,人稱“孫仙”的韓國“國民初戀”孫藝珍,最近又因和玄彬合作《愛的迫降》而被頻繁地刷上熱搜。

-

雖然“朝鮮特級軍官+韓國財閥女繼承人”的劇情設定仍舊“套路”,但卻一點兒不妨礙各路少女們“隔屏磕糖”——“玄彬和孫藝珍的配置讓我時隔多年重拾了看韓劇的慾望!甜到爆炸。”

“民政局給你們搬來了,請原地結婚!”

-

-

如果說劇中兩人的一顰一笑、曖昧擁抱是逢場作戲,那現實中的親密互動則叫人忍不住浮想聯翩。

一向沉穩內斂的玄彬,在孫仙兒面前總是忍不住情緒盪漾;

-

-

-

而感情上一向低調、謹慎的孫仙兒更是在社交平臺上連發7張動態合影;在公開的各類訪談和宣傳活動中,倆人間的氣氛也是濃情蜜意、恩愛有加。

-

-

-

之前玄彬和孫藝珍在洛杉磯一起逛超市的照片登上熱搜時,有網友激動表示:“後腦勺都那麼般配!都是心中的‘白月光’,一時間不知該羨慕誰。”

-

聖誕節的時候藝珍還專門更新了ins

的確,同樣事業有成、不相上下的37歲,同樣無可挑剔、令人賞心悅目的顏值,同樣優秀、自律且光彩奪目的人生。

我想無論這樣的兩個人最終能否走在一起,他們都是我們所能夠想象的“美好人生”的最佳範式:自愛、沉穩,而後愛人。

02

尤其是被形容“以她的演技根本不需要長相,以她的長相根本需要演技”的孫藝珍。

出道20年,不僅顏值出衆、演技在線,事業上更是屢攀高峯,作爲韓國唯一的六大獎最佳女主角大滿貫得主,孫藝珍長期穩居韓國女演員身價排行榜前三。

-

-

在與玄彬的緋聞被廣爲熱議之際,有一種聲音這樣評價孫藝珍:“我絲毫不懷疑,即便孫仙兒始終不婚,她也可以一直美好下去。”

-

37歲的孫藝珍的確是女明星中少有的一股“清流”,她從不遮掩自己在事業上的企圖心,也從未有過“人到中年,該選擇結婚生子,還是繼續打拼”的糾結和焦慮。

從經典之作《假如愛有天意》、《我腦中的橡皮擦》中的“小清新”;

-

到《外出》、《白夜行》中的“慾女”;

-

再到《海盜》、《摩天樓》中的“硬派女主”;

-

-

事業上的挑戰、突破與進階始終是她人生的主旋律。

因此當被媒體反覆追問“什麼打算結婚?”時,孫藝珍帥氣地說:“工作得太開心了,結婚的事要隨緣。”

我想在美貌之外,孫藝珍的人氣與銀幕好感度,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於她的自愛與篤定——期盼愛情但從不炒緋聞;可以自如地屏蔽掉外界的干擾,堅定且執着地追求着自己的“錯位人生”。

-

-

閒暇時就看書插花、四處旅行;

-

自律的她還拿到了普拉提教師資格證。

-

別人都說她駐顏有術,但卻鮮有人注意——

她的天真與爛漫,她笑容裏沒有一絲焦慮的自在,是源自於坦然接受孤獨感的勇氣,是任何時候都只遵從於內心聲音的誠實。

03

和孫藝珍一樣,現實生活中,即便一個女性活得自洽而充滿樂趣,但如果沒有順從大多數的人生模式,就仍會被當成“異類”,時刻接受着來自“主流人羣”的拷問——

做這份工作有什麼前途啊?

過了這個年齡能挑的就不多了。

什麼年齡就該幹什麼事兒……

這種單一的價值評判體系,總是在生活中處處製造着“你好像不太正常”的焦慮,讓我們十分害怕成爲“少數人”,更不由得懷疑是否應該按照自己的節奏活着。

日本作家村田沙耶香,根據自己的部分經歷寫就的《人間便利店》,就講述了一個在便利店打工18年、36歲仍然未婚的女性在社會生活中所遭遇的種種“異樣眼光”。

-

古倉惠子可以說是一個“少數派”的極致縮影,她生來就是那類人羣中的“邊緣人”,從未談過戀愛、也沒有性經驗,身邊的人際關係也簡單到只維持着和家人、朋友、日常工作夥伴的往來。

乍看她的生活狀態好像充斥着大齡剩女的單調和乏味,但對於古倉惠子而言,便利店的生活卻是十分自在又得心應手的:

想在便利店一直待下去,那是很簡單的事,只要穿上制服,按照員工手冊做就行。

只有這樣,才讓我顯得像個正常人。

-

然而越是追隨這種“小衆人生”,越是要承受來自周遭的巨大壓力。

由於36歲沒有正當職業和婚戀史的狀態難以服衆,所以兩個星期內古倉惠子要反覆解釋14次“爲什麼不結婚”,解釋12次“爲什麼做兼職”;

身邊的店員則靠着各自談論隱私來拉攏彼此的關係,只有從一個個陌生顧客那裏,她才能被禮貌對待。

-

村田沙耶香在書中通過主角的口吻說到:

正常世界是非常強硬的,它會靜靜地排除掉異類。不夠正經的人都會被處理掉。

我明明在努力工作,卻隔三差五都會遇到歧視這份職業的人。

我明明沒給任何人添麻煩,只不過因爲我是少數派,所有人就能輕易地強姦我的人生。

而當被新同事宅男白羽質問:“你這樣活着也太奇怪了吧?”古倉惠子也懷疑過自己的人生是否是畸形的,但後來她仍然選擇遵從自己的內心:

我在身爲人之前,首先是個便利店店員。

哪怕我是個異樣的人,哪怕吃不飽飯暴屍荒野,我也沒辦法逃避這個事實。

我的全部,都是爲便利店而存在的。

-

古倉惠子堅持自我的勇氣無疑是一劑強心劑,她讓我們看到,在成爲“正常人”之前,一個人首先應該去活在自己的人生軌道上。

也只有在自洽與自愛的狀態裏,才會有更大的機率去遇見真正賞識自己的另一半。

04

最近看蔡瀾先生的回覆(美食家、作家蔡瀾每年會在新年前一個月開放微博評論,回答網友問題)感悟頗深。

比如有不少網友提問:

“蔡先生,我27歲至今沒有談過戀愛,以後會孤獨終老嗎?”

“蔡先生,馬上31了,還沒遇到真愛,要等嗎?”

“35歲了,還找不到男朋友怎麼辦?”

先生統統回答:“41再問。”

-

我想,等還是不等,有還是沒有,其實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覺得“27歲、31歲、35歲就必須怎樣的想法”是危險的,以“正常的標準”來審視自己的想法是危險的,而最危險的,是對於自己想要的人生沒有清晰的渴望和篤定的追求。

所謂焦慮,人生每個階段都會有,不會因爲迫於世俗的壓力選擇結婚或幹一份“光鮮亮麗的職業”、做了一個大多數人都會做的選擇就變得輕鬆、一勞永逸。

反而只有那些,在無倫任何時候,都能誠實對待自己的渴望,認真而努力生活的人,才會收穫更多意料之外的樂趣和驚喜。

-

作家張小嫺在其經典著作《永不永不說再見》中,寫過一篇題爲《二十八歲和三十歲》的文章。

她坦誠自己也曾有過“必須要怎樣”的焦慮:“想過二十八歲時要結婚和三十歲時要離開一個男人。”

但後來這兩件事,都沒有如願完成——二十八沒有結婚,是因爲意識到自己看重婚姻,不會因爲好奇心而妥協;三十歲時沒有離開那個男人,是因爲自己內心仍有留戀,捨不得。

她說:

我們有很多計劃和美好的藍圖,卻忘了我們無法把機遇排除在命運之外。有目標是好的,但我不會再以年紀作爲達到某個目標的死線。

或許我終於如願以償,在二十八歲的時候結婚,但誰能保證我不會在三十歲的時候離婚呢?

你想在三十歲時離開的那個男人,也許他卻在你二十九歲時首先離開你。我們大可以浪擲夢想,但也要接受夢想破滅的失落。有些人機關算盡,還是算不過機遇。

我喜歡回顧自己某個年紀的時候做了什麼事情,而不是預測未來。

我喜歡對命運採取積極不干預的政策。

-

記得孫仙兒主演的《我腦海中橡皮擦》中有一句臺詞大意是:“我們煩懣樂的緣故原由,是不知若何恬靜地呆在房間裏心平氣和地和自己相處。”

敢於成爲“少數派”,敢於踐行一種“錯位人生”,其實就是一個排除外界聲音,與自己平和相處的過程。

從這個層面上來說,一個人如果能夠始終遵從於內心的渴望而活着,也就自然不會再期盼另一程的風景,畢竟今天我已滿酌高吟、甚是盡興。

至於明日花開花落,那是命運的問題。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