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宅在家14天還沒離婚,那就白頭到老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03日 21:00   鳳凰網

文| 擺渡人

出處| 擺渡人(ID:baiduren66)

01

昨天,我的高中同桌問我:“在幹嘛?”

我知道,她不是想我了,而是在家待得太無聊了。

這個春節,因爲一場肺炎,無論男女老少,都親身體驗了一回,什麼叫“坐月子”。

於是我和她開玩笑:“實在悶了,跟你老公吵一架。”

她回我:“哈哈哈,最近憋在家裏,天天拌嘴。”

話雖如此,她看起來還是挺開心的,所謂拌嘴,不過是打情罵俏吧。

我聽說過一本書,一直沒有讀過,叫《霍亂時期的愛情》。

我不知道這本書講了什麼內容,最近卻經常想到這本書的名字。

霍亂時期的愛情。

眼下,許多人經歷的正是如此。

當恐慌、焦慮和寂寞蔓延的時候,你忽然發現,那個原本看起來可有可無的人,原來是彼此最相依爲命的依靠。

那份原本再平凡不過的不起眼的愛情,也在生死考驗的大背景下,成爲一場“傾城之戀”。

尤其對普通人來說,宅在家裏14天,考驗的不僅是病毒,還有愛情。

02

在深圳,一個叫袁曉珊的姑娘,和老公都是醫護人員。

他們倆在同一家醫院,卻忙得顧不上見面。

前兩天,曉珊護送病人,終於偶遇老公。因爲穿着厚重的防護服,他們差點沒認出對方。

幸虧同事喊了一句:“你家領導來查房了。”

曉珊才驚訝地發現:“啊,這是你呀。”

因爲害怕一開口眼淚就會掉下來,她故作輕鬆笑着說:“要不你給我拍張照,紀念一下吧。”

然後他給她拍了張照片。

分別的時候,老公忽然遠遠喊了一句:“家裏孩子都好,不用擔心,自己注意安全,切記!”

袁曉珊聽見這話,不敢回頭,背對着他揮揮手,眼淚不自覺地掉下來。

這一細節,總讓我想起曾經聽過的故事:

老師問學生:“一艘輪船即將沉沒,丈夫顧不上妻子,搶先跳上救生艇。妻子在船頭喊了一句話。你們猜,她喊了什麼?”

學生紛紛猜測:“我恨你!”“我真是瞎了眼!”

只有一個學生說:“女人喊道,照顧好我們的孩子!”

因爲他母親去世時,留給父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照顧好我們的孩子!”

原來,真正的夫妻,在患難時刻,根本不分彼此。

即使隔着厚重的防護服,看不到對方的臉,他們無需多說,就能明白TA的心意。

03

前幾天,一篇《媽媽在武漢病房去世》的文章,在朋友圈流傳。

文中倩倩的媽媽,之前在外地,肺部有一點結節。

一月中旬,她回武漢做手術,不幸感染了新型病毒。

原本沒有感染的爸爸,選擇把孩子們趕得遠遠的,自己貼身照顧。

因爲沒有地方睡,他在牆角的椅子上,一坐就是一夜。

隔天下午,醫院不再允許家屬陪護,倩倩爸爸不想離開,呆呆地坐在醫院大樓裏。

隨後,他拿到了檢測報告,他也被感染了病毒。

爸爸在被隔離期間,每天最擔心的,就是妻子的病情。

他雖然寸步不能離開隔離房,卻第一個得知妻子情況,告訴孩子:“媽媽可能不行了,正在搶救。”

同樣身患重病,他比孩子們更清楚,自己最愛的人,此刻正在經歷什麼。

得知妻子已經去世的消息後,他當晚該孩子們發短信,告知各種銀行卡密碼、手機密碼,做好了一切準備。

倩倩看着這些消息,幾乎崩潰:“我特別怕爸爸自責。他們實在太相愛了。”

畢竟當初,是爸爸擔心媽媽肺部的小結節,才讓她回武漢儘快手術。

這樣的懊悔,比病痛更折磨。

04

張小嫺曾說:“我們都曾經渴望愛情是一場盛宴,最後想要的是一家子的尋常晚飯。”

我的一個朋友,在這之前一直覺得,跟老公已經沒什麼愛情,頂多算是親情吧。

她有時也會羨慕別人的狗糧,覺得自己的生活沒有一點浪漫。

最近,她和老公一起宅在家裏,像被迫關在籠子裏的兩隻鳥。

關到第三天,倆人就吵了一架。

吵架的原因,是她想借着倒垃圾的理由,出去透透氣。老公不允許。

所有東西,老公出去買,所有垃圾,老公出去倒,她不能離開家門半步。

她被老公的霸道氣得直哭。

傍晚,老公倒垃圾回來,像教育小學生一樣,拿手機給她看:“垃圾桶裏那麼多廢棄口罩,多髒!那是你能去的地方嗎?”

看她不說話,老公又說:“怎麼,你想故意走我前頭,讓我給你養老送終?別做美夢了!”

朋友一想,算了算了,現在民政局又不開門,孃家人也打不進來,且讓他得意幾天吧。

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給他一個擁抱。

無論你是安分宅在家裏,和愛人沒事兒吵吵小架的普通人,還是奮鬥在一線,和愛人彼此牽腸掛肚的工作人員。

或者,你是每天提心吊膽,默默祈禱,期待疫情轉機的患者和家屬。

答應我,記住你們這段同生共死,相依爲命的經歷。

當瘟疫終結,讓我們珍惜眼前人,再也不分開了,好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