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快樂需要一些自我欺騙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7日 18:15   鳳凰網

不知道大家身邊有沒有這樣一類人:他們自我感覺十分良好,非常懂得欣賞自己。在剛開始接觸的時候,你甚至覺得他們有一點“自戀”。不過這種自戀又沒到太誇張、討人厭的程度。但時間久了,你發現他們看到的自己似乎真的就是自己眼中的那麼好,而且他們似乎也因此過得挺快樂。再後來,你也被他們這種“迷之自信”影響了,覺得這個人貌似真的挺不錯的。

看到這裏你會不會想問:這不是自我欺騙嗎?這樣真的會讓自己開心嗎?

我們在討論自我認知時,總是鼓勵大家認識“真實的自己”,但如果你眼中的自己戴着一層粉紅色的濾鏡,這樣的“自我欺騙”好不好?

今天我們來聊聊:如何給自己加濾鏡(不是通過美顏相機噢)。

--

01.

我們自我概念的組成中

包含着自我欺騙的成分

心理學家Roy Baumeister和Brad Bushman在談論自我概念(Self-knowledge aka. Self-concept)時,提到了三個維度:

自我覺察(self-awareness)- 我們對自我的認識,即“我是一個怎樣的人”。自我覺察通常可以分爲內部與外部兩種——我們自己對自己的認識,以及對通過外界評價來了解自己。

自尊(self-esteem)- 我們對自我的評價整體上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總得來說,我們的自尊水平是由四個方面決定的:他人給我們的反應;我們對比自己和他人的方式;我們的社會角色;對自我身份的認同。

自我欺騙(self-deception)- 自我概念中那些偏離了現實的部分。我們的自我概念往往是比客觀事實更加積極的,而主觀的自我概念與客觀自我之間的差距,就是我們自我欺騙的部分。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Taylor Shelley和Jonathon Brown(1988)提出了“積極錯覺(Positive Illusion)這個概念,指的是人們對於他們自己,以及他們親近的人所抱持的一種不切實際的積極態度。它也被認爲是人們自我欺騙的一種最主要的表現形式。

而人對自我的積極錯覺,又體現在三個方面:

1. 對自我的美好品質的誇大

包含“優於平均效應”(the above average effect)在內等經典研究結論顯示,人們在評價自己時,都傾向於認爲自己比起同僚是更加有魅力的、更聰明的、更忠誠的,甚至有潛力成爲更好的父母……總之,不論是在技能方面,還是性格方面,人們都容易不自覺地給給自己戴上一層玫瑰色的濾鏡。

這種誇大還體現在,當對比人們的自我評價與旁觀者對其的評價時,大家對自己的幾乎總是比他人更好地評價自己(Lewinsohn, Mischel, Chaplin & Barton, 1980)。不僅如此,人們在被要求描述自己的優點時,也比描述缺點時更加詳細和具體。

2. 對未來的不切實際的樂觀

積極錯覺還表現爲一種稍顯盲目的樂觀。人們在展望未來時,傾向於高估自己經歷積極事件的可能性(例如收穫一份理想的職業;幸福美滿的婚姻),並低估自己經歷消極事件的可能性(例如患上重病;遭遇嚴重的事故)。

這種不現實的樂觀,還體現在人們對完成一項任務所需的時間的評估。我們可能都有過這種體驗:在實際操作一件事時,我們所耗費的時間通常都會遠遠超過我們一開始計劃會用的時間(Buehler, Griffin & Ross, 1994)。因此,有經驗的計劃者,會在一開始就給自己預留更多的任務完成時間。

3. 對控制感的錯覺

積極錯覺的第三層,是人們會高估自己的行爲對他人、環境以及事件結果的影響力——我們往往高估了周遭一切的可控性 。

研究發現,即使結果被設定爲是完全隨機的,大多數的被試依然會有一種“控制錯覺”,即沒有依據地相信自己的行爲對結果造成了一定的影響(Alloy & Abramson, 1988)。

事實上,對自我的積極錯覺在大多數人身上都有體現,只是可能有形式和程度上的差異(Brown & Brown, n.d.)。

Owens等人(2007)的研究結果指出,我們能否、以及會在多大程度上給自己“戴濾鏡”,與基因有一定的關係,也與早年的成長環境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比起嚴苛、冷漠的成長環境,在更多善意和鼓勵的環境下成長的孩子,更有可能對自己抱有一種穩定的積極錯覺。

--

02.

但適度的自我欺騙,

或許並不是一件壞事

現在我們知道,很多人都對自己的優點、未來和掌控感都有着或輕或重的玫瑰色濾鏡。如果你還在糾結“欺騙”這個詞,接下來我會告訴你一些,適度“欺騙”自己的好處:

1. 對自我抱有積極錯覺的人更有動力

若干研究結果發現,相比起能夠真實評估自己的人,那些對自己能力的評估高於自己實際水平的人,在完成任務時更努力、更有恆心,也取得了更好的表現。並且,他們想要做好一件事的動機往往是更強的(Bandura, 1989; Dweck & Leggett, 1988; Schaufeli, 1988)。

“人們對自我能力的評價總是傾向於高估,但這是一個優點,而不是需要糾正的認知錯誤。若是人們總能如實評估自己的能力,那麼他們將很少遭遇失敗,但也不會付出額外的努力,去超越平常的表現。”(Bandura, 1989)

研究者們認爲,這是因爲對自我有濾鏡的人對成功的期待也更高——他們更相信自己能做好。而這種對成功的高期望,使得他們願意投入更多精力在這項任務上,併爲之堅持更久。

2. 對自我抱有積極錯覺的人,在遭遇創傷時表現出了更強的修復力(resilience)

積極錯覺對於幫助人們度過人生中那些巨大的壓力事件和創傷,也起着正面的作用。在針對乳腺癌患者(Taylor,1983)和911恐怖襲擊的倖存者(Bonanno, Rennicke & Dekel, 2005)的研究中,積極錯覺都是一個影響人們如何應對創傷,以及需要多久走出創傷的一個重要因素。

有積極錯覺的人們認爲自己比起一般人,能更好地應對疾病或困境,他們還認爲自己對病情或困境的控制力比實際情況要強。他們建構起來的對未來的樂觀看法,在當時的條件下縱然是不切實際的,但卻真的能成爲一種支撐他們挺過最艱難的時期的力量 。

這些錯覺一般是輕微的,對現實的歪曲也是適度的。但嚴格意義上,它們仍然是不真實的。

3. 對自我抱有積極錯覺的人有更高的幸福感

Myers和Diener(1995)在他們對於幸福感的研究中,定義了幸福的人的三個特點:1. 具有積極的自我觀念;2. 有很高的個人控制感;3. 一般能積極地看待未來。這三點幾乎與積極錯覺的三個方面完全重合。

簡而言之,幸福感高的個體的確表現出了對自我的積極錯覺。(Myers & Diener, 1995)

積極錯覺與幸福感的聯繫,還體現在我們和重要他人的關係中。前面提到,積極錯覺不僅是關於自我的,也可以是關於身邊的人的。研究發現,比起準確看待對方的夫妻,對伴侶的看法比“伴侶的自我評價”更積極的夫妻,更能在兩人的關係中感到幸福和滿意(Murray, Holmes & Griffin, 1996)。

--

4. 對自我的積極錯覺也能影響他人對我們的印象

當我們對自己有着玫瑰色濾鏡時,這種理想化的自我認知也會影響我們的行爲。同時,也正如文章開頭中所說的情況一樣,如果人們對自己的看法足夠積極和堅定,也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身邊人對他們的印象和評價(Paulhus, 1998)。

5. 積極錯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人們的存在恐懼

人類學家貝克爾曾說,“看到這個世界真實的一面是件可怕和悲慘的事”。

在他看來,積極錯覺能在一定程度上減輕幾乎人人都會有的,對存在和死亡的恐懼。在貝克爾的觀點裏,對自己品德、力量和價值的誇大使生命顯得充滿意義,並獲得一種“永恆感”。對於貝克爾而言,“生命與錯覺共存”。

* 有人會完全不受積極錯覺的影響嗎?

——有的。

在與積極錯覺有關的研究中,有一類人被反覆證實是幾乎不受到積極錯覺的影響,他們是抑鬱症患者。對這個結果的一種解釋是,抑鬱損害了人們自我誇大錯覺。

抑鬱個體擁有更準確的自我認知。Mischel(1979)創造了一個術語來指代這種可能性:抑鬱的現實主義(Depressive realism)。

也就是說,心理健康的人,反而不如抑鬱症患者看到的世界那麼真實。而看到真實的抑鬱症患者,卻並不快樂。

不過,儘管輕度抑鬱或焦慮的個體能夠以相對客觀的、既不積極也不消極的視角看待自己,嚴重抑鬱的個體卻並非如此——他們會另一個極端的、不切實際的消極目光來看待自己(Ruehlman, West & Pasahow, 1985)。

由此看來,適度的給自己加一些濾鏡似乎是一件積極的事。

*但,積極錯覺中也可能帶來負面後果:

情況一:當人們過度誇大自己的優點時

過分自負和對自我優點的無限誇大,是自戀型人格障礙的重要特徵之一。研究者認爲,適度的自戀是健康人格的一個要素,而過分的自戀則不是( Raskin, Novacek & Hogan, 1991)。

不僅如此,在自戀量表上得分極高的人,一般也會得到來自他人的負面評價——他們在人際中是明顯不受待見的(Raskin & Terry, 1988)。

情況二:當人們過於高估自己的控制力時

如果人們過分誇大了自己對周遭的控制力,那麼他們可能會表現出一種不適宜的堅持。堅持通常被看作是一種好的特質,但明白什麼時候應該放棄也是極爲重要的。

那些對自我的控制力抱有太過不切實際的幻想的人,可能容易陷入一種徒勞無益的堅持。他們會不懈的追求不可能實現的目標,併爲此白白耗費自己的時間和精力。

--

03.

那麼,該如何科學地

給自己加濾鏡呢?

大家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可能是,那到底什麼樣的濾鏡、何種程度的錯覺才是“適度”的呢?

Taylor和Brown(1994)指出,適度的積極錯覺主要表現在,它是被環境所允許的。因此,保持積極錯覺絕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裏,洗腦式地告訴自己“我很棒”,而是也要關注外界的聲音。如果,你的自我概念頻頻受到來自外界的挑戰,可能說明你的玫瑰色濾鏡太厚了。

當然,從另一方面來說,如果你對自己過於負面的評價也時常受到挑戰——比如你總覺得自己的演講技巧一塌糊塗,但其實每次都做得不錯;或是身邊人老是對你說“你明明就很好,哪有你說的那麼糟糕”,那麼你或許也應該反思,你對自己的黑色濾鏡是不是太厚了。

如果你不知道如何開始建立對自己的積極錯覺,可以試試“自誇日記”。在每一天的末尾,記錄下今天自己做的、值得誇讚的1-3件事。並在事件後面附上一句誇獎自己的話。記住,再小的事情也值得被記錄,也記住此刻沒有人在注視你、評價你,所以請大膽地對自己說出誇獎的話。

例如:

“今天鼓起勇氣向領導提出了意見”——我真是個勇敢的人。

“今天自己做的便當很美味”——我做飯可真好吃。

“今天上課回答出了一個特別難的問題”——我怎麼這麼聰明呀。

除了自己對自己的誇獎以外,你也可以養成一個隨時記錄別人對自己的誇獎和肯定的習慣,即使是一句簡單的“你今天頭髮很好看”。你可以將它們記在一個方便的地方,比如手機的備忘錄裏,再在一天結束時把它們整理進你的“自誇日記”。

在記錄這些小事時,你會發現你有很多被自己忽略了的優點,即使再微小,它們也至少值得被你自己看到。時常回顧這些話,尤其是在懷疑自己時,你會發覺你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可愛——咦,好像有一點點自戀,但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另外,研究還發現,自我欺騙分爲兩種:誇大性自我欺騙(個體將積極特徵歸到自己身上,放大自己的積極特徵)和否認性自我欺騙(個體不切實際地否認自己有消極特徵),而只有前者是心理健康的一個要素。也就是說,否認自己的問題是不會讓我們更快樂的。

因此,我們鼓勵大家對自己保持一定的積極錯覺,一定不是建立在刻意否認自身問題的基礎上的。在大力肯定、適當放大自己閃光點的同時,你也需要面對自己的缺點,但在面對時,也可以抱着一種“我在可預期的未來裏一定可以改善它”的、帶着積極錯覺色彩的信心。

如果你也覺得自己不夠快樂,不妨試試給自己、給生活加上一層薄薄的濾鏡。如果你不喜歡“自我欺騙”四個字,也可以像我一樣,將這層濾鏡命名爲“幸福的錯覺”。你覺得呢?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