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蔡徐坤劉雨昕再出道變頂流:別再拿“回鍋肉”說事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8日 23:01   鳳凰網

‍‍又一檔男團選秀《少年之名》開播了。

不知道?沒關係,剛播第一期,靠着導師上了幾個熱搜,選手還沒看出有什麼水花。

不過正是導師易烊千璽爆出來的熱搜#我挺討厭回鍋肉這個詞#,值得小颯說道說道。

回鍋肉的定義,指已經出道的人員回到選秀節目中重新訓練再出道,本質是出道時無人問津的新人,希望藉助節目被更多人認識,從而收穫熱度。

自打2018年愛奇藝自制的《偶像練習生》拉開序幕後,熱度和現象帶來的正面反饋吸引各家涌入。

青你係已經辦了三屆,騰訊的創造營系列也走到了第三季,即便第一屆糊了,優酷也還是開始了自家第2屆選秀。這還是市場上擁有姓名的幾家節目,除此之外各大衛視也在挖掘新人。芒果TV另闢蹊徑,從已經出道的姐姐們入手,不過也都是舊面孔。

頻繁的選秀節目搭配並不能夠跟節目匹配的練習生資源,結果就是熟面孔非常多。

今年騰訊和愛奇藝忙着PK女團,男團舞臺輪到了優酷的《少年之名》。4個參加《偶像練習生》沒出道的大廠男孩,今年又出現在《少年之名》,分別是李希侃、徐聖恩、左葉和羅傑。

左一蘇爾、左三李希侃、右二左葉、右一段旭宇均有舞臺經驗。

這還沒完,《少年》中來自青你2的選手有10位,來自創2的有兩位,還有很多來自《下一站傳奇》《明日之子》《快樂男聲》《以團之名》的曾經選手。

節目播出有秀粉調侃:“隨便一個鏡頭掃到的人中都有熟人”。

「回鍋肉」的現象很常見,也不見得是壞事。觀察選秀出身的最具人氣的幾個知名偶像,不難發現他們都有着出道經歷:《偶像練習生》C位出道的蔡徐坤,參加《東方衛視》的星動亞洲,組了一個男團叫SWIN,跟創造營2019出道的RISE-劉也是前隊友。

《創造101》C位出道的孟美岐,同隊友吳宣儀一起在韓國女團“宇宙少女”出道,她倆還有一個隊友是宇宙少女的程瀟。兩人作爲火箭少女101的top2,前幾天剛剛畢業。

《青春有你2》C位出道的李汶翰,是樂華旗下組合UNIQ的成員,這個組合最火的是王一博,其他成員有周藝軒(《以團之名》新風暴出道)、金聖柱(韓國人,現在入伍了)、曹承衍(同韓國人,參加韓國PRODUCE X 101再出道,後因違約解散)。

《創造營2019》C位出道的周震南,是騰訊自制音樂類綜藝《明日之子》第一季的第四名,那一屆還選出了毛不易、馬伯騫……毛不易今年上了《歌手》,還成爲了創3的導師。

《青春有你3》C位出道的劉雨昕,曾經在蜜蜂少女隊出道,跟同樣在The 9 出道的孔雪兒是前隊友……The 9 全員9人,有出道經歷的有6人。

有舞臺經驗的人更容易站到出道位,這已經是個不爭的事實。

“要是火了,誰來這些節目。”

提到「回鍋肉」,人們的情緒都有些尷尬。因爲「回鍋肉」代表着一個藝人之前不紅,是失敗的象徵。

有個訓練生“蘇爾”,之前參加過《星動亞洲》,就是蔡徐坤偶練前上的節目,出道即解散,他很委屈地哭訴:我就上過一個舞臺,還要說我是“回鍋肉”。

 

小颯覺得這不怪訓練生。

韓國的男女團選拔流程,往往要經歷幾年封閉式訓練,在國內,一季節目十幾期,拍攝時間最多半年。更別說許多選手進入節目可能還沒有具備完整的唱跳實力。

大衆眼中“再成團”=“回鍋肉”。可是上過一個節目,真的不代表成爲一個成熟的藝人。在高節奏的進度中,有些選手感覺“第一鍋還沒煮熟”,就被淘汰出局。

 

楊超越那樣的錦鯉還是少數,能火,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完美契機,不火才是常態。

易烊千璽就直接說,“回鍋肉”這個詞挺討厭的。在鍵盤間輕而易舉地嘲諷容易,卻看不到那些選擇重新來過的人,需要多大勇氣。

 
 
 
 
 
 

「回鍋肉」選手再出道,真沒什麼不好。

爲啥?因爲相比於其他新人,「回鍋肉」選手具備成熟的舞臺經驗和唱跳實力。幾個C位足以說明這個情況。不僅是C位,去年參加創造營的張遠,貢獻了節目爲數不多的出圈舞臺。

大家紛紛說“張遠實力好強,還以爲他只能唱唱棉花糖這樣的口水歌”。

而且「回鍋肉」選手往往自帶粉絲,更容易吸引關注,青你3剛剛官宣,SNH48許佳琪和戴萌的粉絲已經開始在主頁控評安利;林小宅作爲博主,也自帶1000多萬粉絲入局。

這都是新人無法比擬的優勢。

回鍋肉扎堆的現象,並不新鮮。爲啥在《少年之名》被放大了?

因爲男團的選秀韭菜已經來到了第五檔,確實沒有太多優秀的新人涌現。

張藝興以訓練導師團的身份加入《以團之名》,直言“你們不應該現在做這個節目,前面那麼多波淘汰完了,哪能出什麼好苗子”。

想找到一羣天生的明星太難了。何況就算找到了,紅也是個玄學。

養雞,young-G,快男亞軍,唱跳實力俱佳,曾經被韓國YG公司看中。

17年,最火的節目叫《中國有嘻哈》,當愛奇藝的節目組找到養雞,他剛拿到快男天津賽區的分冠軍,權衡之下放棄了《有嘻哈》,結果爆了,快男無人問津。

18年,他又參加了《熱血街舞團》,表現優異,但那年最火的街舞綜藝,是優酷的《這!就是街舞》。

在 GQ報道 的專訪中,養雞描述自己的狀態:出道之後兩年,即便一直在參加綜藝節目,關注度一路下滑,再加上今年的疫情,整個上半年幾乎都在家無事可做。

言語之間是對宿命的無奈。

養雞不是個例,奶茶商振博接受 騰訊新聞貴圈 採 訪時也說,能不能火,這件事真的靠命。

商振博是誰?19年,他從《以團之名》出道,成爲“人氣團”Black ACE的隊長。

再之前,他參加過《奇葩說》,作爲顏如晶戰隊的一員,捧得這檔辯論節目第五季冠軍。

更早時候的18年,他參加了《這!就是街舞》,雖然節目火,但是他第一輪就被淘汰了,唯一的留下印象可能是“跟易烊千璽認識”。

三年內,他參加了6期節目,稱自己爲“百強淘汰選手”。最近一次因爲《炙熱的我們》團員退賽的問題上了熱搜,也並不算什麼好的熱度。

紅不紅,跟個人的選擇和命數有很大關係。商振博最新的編舞作品,是金晨在《乘風破浪的姐姐》裏第一次亮相的那段。

有些人真不是實力不行,你上了一個熱度不太高的節目,可能就被埋沒了。但你能怪節目或者怪自己還不夠努力嗎?

所以會有那麼多選手選擇回爐重造,不停地參加節目。

“必須再參加一檔節目,再爬上去。”

只有這樣,才有可能讓他們有被發現的機會。

這種勇氣和路線,對於選手來說,則是不小的壓力。

不是每個人都是趙小棠,能在青你2一出場時,就大方宣稱自己是回鍋肉選手。

證明自己是一條困難的路,看到他們費勁巴拉出沒在一個又一個通告裏,我們常常感嘆,有些人就是沒有紅的命。

或多或少,人都有面對命運的無力感,可是年輕的生命,面對無法掌控的人生,就是會不服呀。

 

我們起碼可以對這些人表示尊重,敬佩他們能夠有再來的勇氣。

「回鍋肉」這個帽子,確實扣得太大了。

明明,就是一羣依然可愛執着追夢的年輕人,很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