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演反派走紅 現在她又想“搶”女主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8月27日 02:54   鳳凰網

《他其實沒有那麼愛你》播出了。和《我的前半生》的同款編劇,看海報就知道只是一部很典型的女性題材電視劇。

幾個女孩故事,總是伴隨着愛情、友情和事業,在種種經歷中,女孩們逐漸成熟獨立起來,不僅僅在經濟,也在情感。

“TV製片人”宋茜、“健身房合夥人”盧靖姍、“練習生經紀人”張佳寧、“DMA公司副總裁”李純... 這四個女孩們們時常聚在一起,在糾結時給彼此建議,難過時爲彼此鼓勵,每每看到都很治癒...

這一次的角色對每個演員來說都是新的任務和挑戰,尤其,是對不怎麼接觸過都市愛情劇的李純來說...

01

與李純的「初見面」

氣場很強的安靜女孩

8月6日,在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綻放頒獎典禮的前一天,我們與李純共同在上海度過了難忘的時刻。

在早晨的十點,我們來到了李純的酒店,一進門便看到了正在化妝的她,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纖細嬌小,微笑地和我們問好。她的目光淡然堅定,初次見面的話會讓人覺得這是個氣場很強的女孩子。

李純旁邊的電視中正在播着各式新聞,新聞的聲音並不是很大,映襯着不遠處落地窗映出的上海聳立高樓,爲這座城市添了一絲煙火的氣息。

她時不時和工作人員說笑兩句,聲音輕柔,劇中一個個時而霸氣,時而性感,時而狠毒,時而颯爽的鮮活角色似乎並不一樣。

妝發完畢,李純換上了當日錄製的衣服,我們隨着她和團隊一同下樓準備坐車,她的神態自然,從人羣中穿過和普通人無異,這樣的安靜低調放在公衆人物身上並不多見。

在穿過自助餐廳的時候,李純一下子就像是被注入了能量,蹦蹦跳跳的指着餐廳陳列的菜單和食物模型表示自己都很想吃,看到她如此生動活潑的性格,我們的拘謹和尷尬也瞬間煙消雲散,當時心中也略微疑惑:這個女明星才沒有看起來那麼“冷”。

此次拍攝和錄製的地方離上海市中心有着不小的距離,在長達約一小時漫長的車程後,我們終於到達了上海郊外的一處民宿,這裏靜謐安逸,很少聽到繁華市區的喇叭喧鬧聲,頗有度假的感覺。

在這個安靜的地方,我們同著名攝影師韋來真正開始瞭解到了李純的內心世界,在這位天生長着冷臉的女孩的話語和笑聲中,我們都收穫了一個愉快的夏日午後。

02

與李純「相知」

處處爲別人考慮的熱心腸

一提起李純,在大家腦海中迅速浮現的,無疑是各種「反派」形象——電視劇《花千骨》中傲嬌霸道的霓漫天、電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因妒生恨的素錦、《如懿傳》裏手段毒辣的衛嬿婉…

《如懿傳》

所以相信大多數人對她的初印象和我們一樣,氣場強大、不好惹。

這些反派角色讓她紅了,但卻紅的並不輕鬆。

隨着這些熱播劇的熱映,如潮水般洶涌的謾罵和惡意也曾把她推倒風口浪尖,在《花千骨》播出後的八個月中她都沒有接到戲,而《如懿傳》的衛嬿婉更是讓她不得不一次次的做心理鬥爭,像是扒了一層皮。

她說話的語速總是不緊不慢,溫和細語,這些曾經的艱辛和汗水被她用雲淡風輕甚至是輕快調侃的語氣說出來後,似乎聽上去並沒有多麼困難。

這個生於安徽蕪湖的姑娘,從小就喜歡跳舞。1998年,年僅十歲的她便隻身離開了家鄉,考取北京舞蹈學院附中。也正是從小便離開家鄉的這段經歷,她深知所有事情都要自己扛,比別人更早的懂事起來。

“我們那時剛10歲,大家都在一個宿舍裏,我們幾個女孩兒就在屋裏也不是很熟,在屋裏吃東西、聊天什麼的,我當時就屬於那種,說我們同學吃完東西的時候扔地上,那些垃圾、零食袋,就看我自己拿着垃圾筒收拾、掃地。”

在整段成長經歷中,李純都在扮演一個照顧大家的角色,她總是站在別人的角度爲別人考慮,磨平了所有的棱角。但漸漸地,她卻忽略掉了自己的感受。

李純表示自己在上學的時候其實也面臨了許多不安和迷茫,甚至一度想放棄這個夢想的行業,直到大學時張藝謀導演的一句鼓勵:“你這張臉可以演很多年的。” 才一路堅持了下來。

隨着年齡和閱歷的增長,現在的李純和過去相比也有了一些改變,但或許是缺乏安全感的性格使然,她表示自己還是一個相對比較安靜的人。

包括在談話的過程中,我們看得出,在韋來提問或是說話的時候她總是微笑傾聽,不爭不搶。

在換上另外一套衣服進行拍攝之前,我們很自然的拿出高跟細準備幫她繫上。其實對於拍攝的工作來說,因爲鞋子較高,自己不方便穿,給明星系鞋帶穿鞋子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

但一向喜歡付出的李純看到自己被服務的時候,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不用不用,你起來吧,我自己來就好!”,她並不喜歡給別人製造麻煩,儘量很多事都親力親爲。

她告訴我們在前幾天的一次工作中,因爲空調開的太小,在妝發的李純已經渾身是汗,但是當梳妝老師問她都冒汗了怎麼也不把空調開大點的時候,她依然會爲別人考慮。

“我覺得你們會冷,所以才會開小一點。”

我們都知道,她的安靜絕不是高冷,她的內心是火熱的。

03

「認真瞭解」李純後...

她知道怎麼愛自己

在當天,韋來問李純“對於第二天的白玉蘭頒獎典禮,你激動緊張嗎?”李純告訴我們,她都是濛濛的狀態,自己是一個比較遲鈍慢熱的人。

李純表示非常感恩大家的認可,一路走來儘管接到了很多反派角色,但她依然覺得自己很幸運。

她認爲對於女演員來說,想要走紅就得既靠實力也靠運氣。而所謂運氣,就是欣然接受這些反派角色。

在談話中,李純也並沒有遮掩自己想演女一號的野心。“反派角色不是說我要去接反派,但那麼多好的項目,很多非常好的編劇、製作團隊,很多好的演員,我能演女二就很不錯了,那還挑什麼?對於一個新人來說,能有好戲拍真的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比起傻白甜的角色來說,反派角色往往在性格上和生活中接觸到的人有很大的差距。爲了演好角色,接得住戲,李純只有選擇接受,強迫自己去找一個角色的認同感。

也只有當她完全把自己帶入角色,才能理解到這些角色的極端扭曲,其實都只是來源自複雜的人性。比起說她適合演反派和壞人,或許說她只是善於讀懂人物內心更爲妥當。

雖說李純稱這些深入人心的反派角色是她的運氣,但我們都知道這是她的實力和堅持。

一個好的演員,在接到角色的那一刻便變成了角色本身。在拍《慶餘年》的過程中,雙面間諜司理理讓李純的內心再次難以平靜,在導演喊卡後還是久久不能走出角色,哭個不停。

李純的刻畫演繹讓這些角色有了靈魂和溫度,但認同感是一碼事,生活中的她有着不能被改變的原則。

提到柳如絲的人物性格,她理解卻並不贊同:“感情不是我的全世界,我要有自己的價值。只有你強大了自己才有能力去愛別人,你要先愛自己。”

曾經的她總是很多事情就爲別人想了反而委屈了自己,渴望獲得別人的認可和認同,但現在的她懂得照顧自己的情緒,終於放過了自己。

當大部分演員都開始選擇登上綜藝,用幽默的人設再次吸引關注和好感時,李純卻不然。

“我不屬於綜藝型的演員,我屬於生活類的演員。平時做自己的綜藝,淡淡的,可能沒有綜藝效果,但我相信喜歡我的人會喜歡我,不要刻意的去做吧。”

在李純的臉上,我們看出了洋溢的光彩,如今32歲的她依舊正值青春。

當被問到30+的話題,李純的情緒變得比較激動:

“對於30歲是女人的一個坎兒這件事情我都已經聽到有點疲勞了。每個階段都有每個階段的活法,我不需要拿這個東西一直在說。在這個年齡我每天也可以像少女一樣,像小孩一樣,想幹嗎幹嗎;那我有時候又可以沉穩一點,我覺得不要給人定義吧。”

對於未來,李純依舊想要「好好演戲」。身爲演員她身上有着一股強勁的使命感,她希望她所演繹出來的角色,好也好壞也罷,都能給觀衆留下思考和借鑑,當她的角色正確傳遞出了信息和能量,那才是真的完成了演員的作用。

塑造過多種不同角色的她現在更想演一個堅韌女孩。“她可能是吃過苦,但後來自己越來越強大。”

這和她心中的當代女性如出一轍,在李純心中現在的女性就應該是獨立自主的。她們要愛自己,儘管生活、工作中會遇到很多不如意,但是她們總會堅強的一直往前走。

人如其名,李純的世界總是那麼簡單,和大部分女孩一樣,她安靜敏感,但是我們依然能看到她內心的執着堅定。對於別人的認可,她總是謙卑又心懷感恩;對於自己的作品和事業,她用盡了所有的真誠和熱情。身爲演員,她值得被尊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