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錘娜麗莎:top出道,大碼女孩正重建自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04日 21:12   鳳凰網

錘娜麗莎,這個抖音500多萬粉絲的大V,曾經模仿騰格爾唱戀愛循環出圈,又靠節目裏模仿蒙娜麗莎的段子火了。

今年6月份,這個胖胖的、笑容大聲、渾身是梗的大號女孩,參加《認真的嘎嘎們》的綜藝人選秀節目(嘎嘎爲gagman的音譯,意爲綜藝創作者,節目旨在選拔綜藝喜劇人才),並於今晚的總決賽獲得冠軍。她在節目裏一直是人氣第一,何炅李誕大張偉誇她喜劇節奏感特別好,陳偉霆在節目中欽點要跟她結婚。

“前女團成員”是她身上反差極大的標籤。她自嘲處在體重巔峯,一出現便衝擊着觀衆的固有印象。

曾經她是個90多斤的標準瘦女孩,治療抑鬱症讓她的體重暴漲一百斤。簽約公司後,她被分進嘻哈廠牌,經歷了職場PUA,學會如何在職場中生存。由於需要獨處,她甚至自費補差價升級節目組安排的標間爲豪華單人間。

這個網絡零差評的奇女子,正在用自己挑戰大衆的認知邊界,掀動一場審美革命

01

體重暴漲一百斤的原因

我在江蘇南通海門的嘎嘎訓練營見到錘錘時,她甚至比鏡頭上還要胖一點。導演說,她最近因爲準備總決賽,有失眠的困擾。上午10點才睡着,下午3點便要起來接受訓練。

不穩定的作息和來自比賽的壓力成爲她如今控制體重較難的一個原因。大多數人不知道,她曾經也是個90多斤的標準瘦女孩。

錘錘是江蘇鹽城人,大學時期,她以系第一名考入南京師範大學讀聲樂,“人美歌甜”的她常常出沒在街舞社、唱歌比賽這樣的人氣場合,是大學時代的校園偶像。

按道理說,錘娜麗莎應該有一個光明的未來。變故在校園悄悄發生,曾經很受歡迎的她開始被孤立,男朋友的家長因地域歧視不接受她,就連關係最好的閨蜜也開始騙她。

“你聽說過閨蜜偷你身份證去借貸款的情節嗎?”錘錘大學時一週的生活費是200塊錢,閨蜜拿她身份證貸了2萬買包,騙她家裏有人得了癌症。

騙錢之後閨蜜玩起了失蹤,錘錘不敢跟家裏講自己的遭遇,也覺得丟臉,只好用平時在酒吧兼職賣唱賺的零花錢替別人艱難還貸。錘錘是真的很重視與學姐的友情,她想不通:是不是因爲對朋友太過縱容,才會落到今天這樣的局面?

學生時代欠下兩萬的貸款是天大的困難,重要的是心中的委屈無法消解,加上週遭破碎的人際關係,她陷入自我封閉的極端負面中,開始整日淚失禁。

錘錘描述那段至暗時刻的心態:“就是感知不到快樂了,覺得活着一點都不開心。到教室上課,我必上頂樓,站在高處能讓我舒服一點,低頭往下看,不由自主想要往下跳。”但是求生欲維繫着她的理智。她主動就醫,被診斷爲重度抑鬱。爲了控制身體,她不得不服用含有激素的藥物,身體也不受控制得變胖,體重從一百斤一下子漲了八十斤。

胖曾經是困擾錘娜麗莎的問題。她認爲,胖分三種:第一種是天生基因裏胖的;第二種是不控制飲食,人爲因素導致變胖;第三種就像她這種,因激素藥物導致變胖。

胖不是缺點,也不是罪。但是大衆總愛用統一的”白幼瘦”審美標準綁架所有人,偶像的腿粗不粗會被當成焦點議論,body shame是一條無形的枷鎖,把鏡頭前的人緊緊捆住。無論出於哪種原因變胖,面對別人對身材的指點,錘錘的統一回應是:關你屁事,吃你家大米了?

仍然能夠感覺到錘錘對變胖的介意。她翻出老照片發到社交網絡上,向大家證明她曾經瘦過。

接受變胖是一個漸漸的過程。“一開始當然會有些不甘心,因爲變胖不是我自己選擇的,而且我身體的許多器官都會有負擔。後面慢慢感覺到沒那麼介意。我五官是好看的,我的性格是善良有趣的,那我就是美好的。

錘錘發現,發胖之後,大家開始不那麼孤立她了,反而更多開始調侃。她的室友,即便在最壞的時候也一直鼓勵她,她能看到錘錘身上的才華,和“不能被放棄的閃光點”。錘錘反思,“許多時候不是因爲你人不行,大家才孤立你,而是你先關閉了自己,大家才會離你遠遠的。”

錘錘開始自我救贖,“音樂是我的解藥”,她參加更多大型的音樂比賽,拿到了全民K歌的校園新歌聲全國總冠軍。志同道合的人稱讚她的才華,評委也在比賽現場鼓勵她,她慢慢走出自閉的黑暗。

02

做不成女團,經歷職場PUA

臨近畢業,她注意到網上有公司正籌備訓練營計劃,選拔女團練習生。她的體重仍是個問題,她開玩笑說“抱着減肥的心態”,報名參加。

即便努力減重,她的身材距離女團成員的嚴苛標準仍有很遠的距離。錘娜麗莎後來將這段經歷編成了《認真的嘎嘎們》初亮相的段子,她模仿帶有香港口音的公司CEO說話:“你站在這裏,就像一堵牆一樣,我根本不知道你身後有人,不知道的以爲你在solo。”

女團當不成,她還是靠着才華和特點跟公司成功簽約。錘錘回憶初出茅廬渴望簽約的內心,“簽約之後有安全感。”來到公司之後,錘錘先是被分到了公司規劃下的嘻哈廠牌,由此經歷人生的第二個低谷時期。

“進入嘻哈廠牌,完全就是來到了陌生的領域,我什麼都不懂呢,上來就讓我寫十首歌。”錘錘說着皺起眉頭來。作爲半隻腳踏入圈子的新人,她本能存在畏懼心理,不敢忤逆廠牌領導,只好硬着頭皮寫韻腳。

錘錘志不在嘻哈,她希望能夠向上溝通,廠牌領導卻禁止她越級彙報,“有什麼需求去跟我的助理說”。得不到有效回應,提出新的想法也一直被否決,領導還不停威脅“你如果敢挑釁我,我就雪藏你”。

錘錘形容這種強烈的職場PUA帶給她的心理壓迫,“那是另一個程度懷疑自己,懷疑自己的審美和夢想”,她好不容易燃起的自信又被掐滅了。

錘錘學不會討好領導,在廠牌處處被針對,由此更加低沉。她很感激公司的聲樂老師,總會鼓勵她,給她看高級審美的音樂,肯定她的音樂素養。“每次我要掉入抑鬱深淵的時候,他們就會把我拽上來,根本不讓我有哭泣的機會。”

她的求生欲總會在關鍵時刻支撐她打破目前的侷限。有天實在憋不住了,她直接衝進總經理辦公室,大喊着說她受不了了,每天生不如死馬上要去跳樓。

“我衝動那下內心還是很痛苦的,畢竟我合同都簽了,衝進去之後也沒有退路,還有可能被雪藏。結果我們總經理雲淡風輕地遞了一首歌給我,問我能不能唱。”

錘錘在唱歌方面有自信,她自嘲“公司當初招我進來也是有自己的考量,他們需要一部分唱得好的人免費唱demo。”

錄完這首歌,錘錘順利轉到了另一個民謠廠牌,有編曲課、製作課、形體課、舞蹈課,都是她的解藥。

離開了不適合自己的土壤,錘錘得以喘息,不過也進入了另一種體系的PUA,比如公司常常拿一首歌,對她說唱好了就給你唱,結果轉頭出現在別人的專輯列表。不過錘錘已經形成了應對這種壓力的抗體。“你突破了某個系統之後,不會甘於被PUA,不會甘於被人控制。”

錘錘習慣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她感激公司對她音樂的培養,唱demo是訓練,只要有輸入就是好事。

她還在公司學到兩個職場的寶貴經驗:第一,堅決抵制職場PUA。跟別人講話要邏輯清晰,拿出高於他道德綁架之上的理由去反壓制,不要輕易被別人動搖。第二,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她不相信別人會達到她的要求,希望別人不要摻和她的事業。所以後來當她決定進入短視頻領域做網紅,她沒有團隊,自己就是團隊。

03

從抖音網紅到搞笑藝人

從地下到地上

“錘娜麗莎”這個抖音賬號目前已經積累了557萬粉絲,她模仿騰格爾老師唱戀愛循環的短視頻已有200多萬點贊。在參加《認真的嘎嘎們》之前,她還受邀參加過《奇葩說6》《嗨唱轉起來》等綜藝節目,知名度全從抖音而來。

準備做抖音前,她徵求過公司的意見,總經理認爲公司藝人能夠在短視頻平臺擁有聲量,對公司也是好事,於是放養她自由生長。她一邊在公司上音樂課,一邊拍短視頻賺錢。

她模仿能力強,擅長觀察生活,遇到好玩的事情隨手就拍,自己剪輯,一套流程下來只要20分鐘。她還會不斷總結別人失敗的經驗,製造反轉和停頓,見好就收。在《認真的嘎嘎們》舞臺上,導師李誕、何炅和大張偉稱讚錘娜麗莎“表演節奏好”。

變胖無意中成就了她的搞笑事業。假如她不胖,有些段子就失去了吸引力。包括她的藝名,錘娜麗莎,也是源於她的微胖體態很像這副人盡皆知的名畫人物《蒙娜麗莎》。在《認真的嘎嘎們》中,她將自己的特質反覆捏碎融進段子,cos蒙娜麗莎的一發技還獲得了李誕導師的金鑰匙,成爲首發gag6成員。

這種輸出並不是單向的。抖音不停身患抑鬱症的朋友給她留言,說看完她的視頻感覺到希望,錘錘注意到有些粉絲的頭像從黑色變成精彩的生活照,她說,這就是她生產快樂的意義。

錘娜麗莎一直穩居《認真的嘎嘎們》嘎值排名第一,網絡零差評,用李誕導師的話來說,“錘錘來這個節目封神了”。這種鼓勵,像是對她的全面保護,保護她敏感的內心和好不容易重建的自信。

錘錘坦言面對這樣高強度的讚譽會心虛,但不會飄。她自知人一飄肯定要出事。排名高掛,讓她有種踩高蹺的緊張感,爲了對得起大家的支持,她總是爲想段子失眠。

嘎嘎節目組給學員們準備了雙人的標間,錘錘自費升級成爲豪華單人間。壓力來了,她習慣將自己封閉起來,不想把自己的負能量帶給別人。這種對人的尊重,增加了錘錘的親和力,她沒有攻擊性,也不會給你造成任何壓迫感。

她會刻意避開一些行業禁忌,比如主動跟飯圈保持距離,體現在節目裏就是對明星粉絲的求生欲。綜藝中曾經設置陳偉霆跟錘錘結婚的情節,錘錘則十分尷尬,“根本就是馬上就要被網暴”,她不斷通過鏡頭跟粉絲道歉。

網上還有人把錘娜麗莎曾經瘦的照片跟當紅偶像比較,錘錘看到會馬上回複評論:很開心大家這麼說,我也很喜歡她,但是千萬不要說我們倆長得像。

不過還是有人對錘錘產生誤解。今年6月份,錘錘進入嘎嘎訓練營,抖音的更新頻率降低。採訪當天,她上傳了一組抖音上很火的“爆米花接唱 Dark Horse”互動唱歌視頻,視頻很快積累了165.5萬贊。有人知道她參加了節目,評論區問她怎麼不搞笑開始唱歌了,還有人說她火了開始炫技,更有人陰陽怪氣:“錘錘大可不必這麼拘束”。

錘錘爲此感到不滿。“先讓大家認識你,再知道你有音樂實力。”她這是她曲線救國的方式。通過《認真的嘎嘎們》,大家理解了她的幽默,卻開始質疑她對音樂的追求。“我的搞笑始終與音樂相關。”

的確,錘錘從沒有放棄過展現自己的音樂才能,尤其在她從地下來到地上後。節目裏被cue到發言,她常常說着說着唱起來,在即興舞臺還展現了五個舞種的唱跳能力。可以說,她想紅就是爲了有機會唱歌。

錘錘說成爲一個gagman和音樂夢想並不矛盾,反而互相成就。一個gagman(綜藝創作者、出演者),不僅要逗樂觀衆,應該成爲綜藝節目的黏合劑,不僅要展現自己,更要爲其他嘉賓留出空間。

《認真的嘎嘎們》是個有煙火氣的大家庭,淘汰的夥伴留下來,無條件地幫剩下的人想段子。何老師像個大家長,加了節目組56個學員的微信,挨個鼓勵。習慣自閉的錘錘,也打開自己,邀請小夥伴們到她的豪華單人間聊天。

浸淫在真實的生活中,經歷過人生的陰暗面,還願意爲大家帶來快樂,這是gagman的珍貴之處。錘錘感謝節目組提供舞臺給這羣沒有被注意到的綜藝人,拿到冠軍,是個新的開始。

2020年,女性議題成爲價值領域的熱門話題。錘錘的作品中卻少有女性視角的內容,她說自己之前有直男癌恐懼症,無法忍受大男子主義傾向的人,會主動避開。當她進入嘎嘎訓練營,她發現身邊的男性都很尊重女性,才明白圈子可以篩選人的。她說:我這個形象受到喜歡,本身就是一場革命。所以我不代表任何人,我就代表我自己。

錘錘摩挲着自己的手,眼神迷離地望向遠方。“雖然我內心對自己還不是特別肯定,但是已經沒有太多的人因爲長相身材而攻擊你。我感受到實實在在的關愛,這個世界真的開始變好了。

編輯、撰文:七百萬

插畫:北北

排版:盼盼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