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張沒穿bra的照片被網暴6年、醜到被逼退圈?她們是史上爭議最大的女團了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1月05日 07:00   鳳凰網

大家好,我是白女士。

終於,期待已久的韓國實力女團MAMAMOO,帶着她們全新數專《TRAVEL》正式回歸了!

在主打曲《AYA》中,她們破格變身大走異域野性風,強勢形象被大誇簡直是“真實在逃女王”了。

出道第7年次,在新女團不斷接替的如今,小公司出身的她們,卻依舊穩坐韓國四代一線女團的地位。

這次回歸,韓國theqoo還出現這樣一個熱帖——

MAMAMOO此次專輯的初動銷量,竟然與出道專輯相比增加1000倍,成爲KPOP歷史上第四位首日銷量破十萬的女團。

圖源:@花花走花路圖源:@花花走花路

誰能想到,從出道的100張專輯銷量,到如今出道第7年次的回歸,首日直接突破10萬張。

真小公司出道愛豆的奇蹟啊!

從出道初期無人問津,到如今萬衆矚目,霸氣外露,大膽自信。

MAMAMOO本身,就是一場漂亮逆襲的代名詞。

14年的夏天,韓國一家名爲Rainbowbridge World的娛樂公司,正式推出了他們第一支女子偶像組合——MAMAMOO。

聞所未聞?

正常,畢竟這是一個連百度詞條都還沒有的小娛樂公司。

這年,四位熱愛表演、夢想成爲歌手的年輕女孩——

solar(金容仙)、玟星(文星伊)、丁輝人、華莎(安惠真),成爲這家小公司能否出圈的唯一寄託。

結果,當她們帶着首張迷你專輯《Hello》正式出道,卻是在無數非議和嘲笑中登臺亮相——

“這樣的長相能做女團?”、“這出道標準也不審覈的嗎”、“我感覺我也能出道”...

而這嚴重的外貌指責,早在她們未出道前,就已經給予她們沉重的打擊。

因爲不夠精緻的長相,隊長solar參加了將近50次試鏡,大多數直接失敗告終。甚至連她的父母都勸她,不如放棄成爲愛豆吧。

圖源:b站up主木木Tori圖源:b站up主木木Tori

帶有異國感歐美風的華莎,去參加試鏡,也被業內人直言:“你實力不錯,但是太胖了也不夠好看,不能做女團。”

於是她們出道後,看好她們的人極少。

尤其是爭議最大的華莎。

95年生,19歲出道的她,是組合裏年紀最小的,也是看起來最成熟的成員。

大餅臉、小眼睛、寬眼距、塌鼻樑...

因爲這種完全不符合傳統女團審美的長相,她被瘋狂戲嘲,全臉都是bug。

也一度,成爲網友攻擊辱罵的對象。

當中最頻繁出現的,便是“少了她,MAMAMOO就是漂亮的女團了。”

上節目,她會被當面問出誰是女團中大媽這種問題;

網絡上,還有人直接發起「華莎退出」的聯名運動。

這對一個年輕女孩來說,得是多大的惡意。

不僅長相被攻擊,mamamoo的“姐系女團風”,出道時也一直備受爭議。

在依舊是小清新、可愛風盛行的韓國女團中,她們的成熟女王風格,顯得格格不入——

當別的女團賣萌撒嬌求關注,她們卻如同一股清流,站在舞臺上氣場外露,即使年紀不大卻有“姐姐女王”的感覺。

如此風格出道,短板也很大——

相較於其他女團,MAMAMOO的男粉絲真的少得可憐。

都說剛出道的女團,得男粉者得天下...

於是小公司出身、風格不迎合大衆、曝光度也不高的她們,出道前兩張專輯銷量少到只有100張。

默默無聞將近兩年時間,她們才終於在打歌舞臺上拿下第一個一位。

熬下去挺過來,她們終於爆了、也紅了。

這時,很多人才真正意識到,這個女團的實力,原來一直都因爲這些所謂的外在因素而被低估。

“太不可思議的,這真的是一個女團嗎?”

只要聽過MAMAMOO的表演現場,很多人都會產生這樣的質疑。

該怎麼形容她們整體現場live呢?

大概就是,消音比帶伴奏更好聽,唱得太好只能用即興改詞來證明不是假唱,vocal和rapper互換表演依舊毫無違和感。

於是她們出道沒多久,就有這樣一個別稱——信聽木。意思是,很值得信任的mamamoo歌唱水平。

看過她們現場表演的老前輩,都會直呼:“我現在全身都是雞皮疙瘩,我也是粉絲了。”

連大公司JYP老闆樸振英都曾說過——

“你們感覺不像是女團,而像是四個獨立的藝人。”

畢竟她們的團體現場唱功和舞臺表現力,不知比女團平均水平甩出了多少個數量級的存在。

看完她們的現場表演,都是不由感嘆:“這是一個必須看現場的女團。”

自出道以來,她們便創造了太多太多驚豔四座的經典舞臺。

16年年末在韓國青龍電影節的表演上,她們大膽即興改編歌詞,連影帝鄭盛成都敢直接拿來調侃。

這場頗有新意的表演,讓歌曲的音源迅速逆襲,再度爆紅知名度。

18年在日本場舉辦的mama頒獎禮上,她們又憑藉撩遍全網的solo舞臺和團體表演,將中韓熱搜,甚至是推特,全都上了個遍。

 

尤其是華莎的致敬偶像Beyoncé的破格扮相▼

和solar超高難度的鋼管舞表演‍▼

更是征服了現場所有人,成爲當晚最亮眼的存在。

而去年的mama舞臺,她們又大膽挑戰小丑扮相,甚至solar還搞起了半面妝。

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她們不敢做的。

除了實力讓她們瘋狂爆紅,圈粉無數外,她們個人的人格魅力,更是無比吸粉。

當別人家時刻都要被拍成“四千年美女”時,她們卻敢直接拖鞋上陣、素顏暴露在鏡頭前。

瞧,裹着幹發帽的華莎是不是像極了不想吹頭的你▼

這狀態簡直就是去樓下便利店買車仔麪既視感▼

當她們一上綜藝,還毫無偶像包袱,個性十足,又超放得開。

說一句俗氣的話,好看的面孔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

當然,她們最迷人的,還是身上那股敢於挑戰大衆眼光的反抗精神。

既可以像solar一樣,帥氣大跳男團舞,甚至ending現場撕衣服。

問起撕衣由衷,solar只是簡單回了句:“爲啥只有男的可以撕,我也要撕。”

也可以像華莎一樣, 時刻堅持自己的審美個性。

在父權社會的現在,有多少女性面臨着無數的審判,不夠漂亮被指責,身材不夠好也會被指責...

但華莎一路走來,卻從不迎合大衆眼光。

在她看來,我就是我,我只做我自己。

當別的女性偶像,被釘在既定的形象中不敢輕易改變,她卻敢大膽地跑去美黑,穿着破格衣服,堅持no bra的態度..

一年、兩年...到今年第七年,對她的非議聲依舊從未間斷。

但即使惡評已經滿溢到壓過頭頂,她骨子裏透露出來的,依舊是成爲自己的自信。

這種魄力網絡上吹的很多,但真正能做到實處的,尤其是放在站在舞臺上任人評判的女愛豆中,能有幾個?

自信又健康,從骨子裏流出來的Girl crush,讓這個反抗“白瘦幼”主流審美,名爲MAMAMOO的女團,成爲了韓國歌謠界女團中的特例——

當別人拼命減肥,她們卻保持健康身材;

當別人楚楚可憐需要被保護,她們卻只是半擡眼皮地看你,告訴你:愛看不看。

用實力去詮釋,音樂不分男女;

用堅持自我的人格魅力去表達,老孃就是帥,你奈我何?

於是如今喜歡MAMAMOO的女粉,也變得越來越多。

喜歡她們的粉絲,大都格外欣賞她們自信灑脫做自己,不討好不做作。

而其實我們也能知道,審美改變的背後,體現的是一個人價值觀的變動。

像MAMAMOO這種不主流但有個性的偶像影響力越來越大,認可度越來越高,說明大傢伙的包容性越來越強,審美也變得越來越多元。

這當然是好事。

尤其能發現——

女性凝視的審美越發多了起來,被男性凝視的審美也開始少了起來。

女性越來越意識到,走進大衆視線的,該是強健自信的她們,而不是充斥着討好性的半藏森林、虎撲女神冰淇淋們。

我們太需要,出現越來越多像MAMAMOO一樣,帶來女性羣體自信的榜樣形象——

“如果我不符合現存的審美基準,

那我會成爲新的不一樣的基準。”

部分圖片/網絡

責任編輯 / 白女士

編輯 / 喬七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