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Gucci Westman告訴你怎樣做一個稱職的化妝師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3日 02:20   北京新浪網

  文章來源:BoF時裝商業評論

  編輯:Sophie Soar

  最早在Gucci Westman做職業規劃時,她曾想過做一個翻譯或職業馬術騎手。後來因爲在時尚記者Anouk Ortlieb家裏做互惠生,她得以有機會出入秀場,還有幸試用起Ortlieb收到的各類化妝品。

  Westman被“迷人、浪漫”的時尚世界深深吸引,於是進入巴黎化妝學校Neo Christian Chauveau學習化妝。進修五個月後,她搬到洛杉磯繼續學習特效化妝,畢業後在西海岸做了幾年化妝師助理。在此期間,她認識了不少頗有影響力的大人物,比如電影製作人Spike Jonze和David Lynch,而這段經歷也幫助她成爲了一名自由化妝師。

  Westman曾爲美國版《Vogue》《W》《Harper’s Bazaar》《AnOther Magazine 》和《Vanity Fair》打造過很多精美的封面,成爲了Annie Leibovitz、Michael Thompson和 Peter Lindbergh等著名攝影師的合作伙伴。她還爲Proenza Schouler、Thakoon 和Vera Wang等品牌的時裝秀設計過模特妝容,並且在Oscar de la Renta、Missoni、雅詩蘭黛(Estée Lauder)和 Ralph Lauren等品牌的宣傳活動擔任彩妝師。

  2003年,Westman被任命爲蘭蔻(Lancôme)國際藝術總監,負責爲拍攝廣告大片的模特做造型,以及爲品牌設計彩妝系列。從2008年起,她在露華濃(Revlon)擔任了7年的全球藝術總監。Westman在2018年春季創立了自己的美妝品牌Westman Atelier,並通過Net-a-Porter、Goop 和Bergdorf Goodman等平臺銷售產品。她和BoF分享了一些作爲彩妝師的職業建議。

  是什麼吸引你踏入美妝行業的?

  我的母親以前不允許我化妝,這反而迫使我抓住一切機會盡可能地化妝。剛上學不久,我就在校車上爲朋友化妝。

  後來,我想去瑞典學語言,感覺自己將來可能會成爲一名翻譯或職業馬術選手。但最後我去瑞士一個講法語的家庭做了寄宿生,那家人養了一匹馬可以供我練習。女主人是一位時尚評論家,時不時會帶我去看時裝秀,還把品牌寄來的很多化妝品都給我用。我那時候覺得,時尚界簡直太迷人,太浪漫了。

  你是如何入行做化妝師的?

  這位女主人幫我在巴黎找了一間叫Neo Christian Chauveau的化妝學校。入學後發現教課語言是法語,我當時想如果自己學得不好,就不要浪費自己的時間。但結果是那是一間很好的學校,那段求學經歷也十分精彩。我學習了5個月,掌握了想學的東西后,打算去學電影化妝。

  後來我搬到洛杉磯,進入了Joe Blasco化妝學校。在那裏,我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因爲兩個星期後,校方就問我是否願意教書。我在那裏遇到了幾位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他們給我了很大信心。世界上有這麼多有才華的人,如果你得到了一個發光的機會,就必須全力以赴,不能讓自己被壓力打倒。

  入行之初,學到的最重要的經驗是什麼?

  在最初的幾年裏,我都在洛杉磯生活。我去了一家公司應徵化妝師助理,但因爲那時完全不懂工作流程,所以一直沒有領到薪水。我不確定化妝師或公司是否會付錢給我,但我也不想把關係弄僵,所以就繼續留在那裏做無償工作。

  當時,我和兩個室友合住在受政府資助的公寓裏,每月房租大概300美元。因爲大家都不願承擔責任,所以公寓裏既沒有食物,也沒有衛生紙。但現在來看,那段經歷讓我積累了工作經驗,真的獲益匪淺。那時候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盡所能地努力工作,儘可能多地吸收知識。有一天,一位化妝師讓我去爲模特化妝。我這才發現,終於有人叫我做這份工作了。

  我認爲,即便不打算花太多時間(做助理),助理這份工作也真的會帶給你很多收穫。你不必做很多年, 但能“迅速地、儘可能多地”從別人那裏學到東西。你有機會協助其他人,也可能會參與時裝秀,但不要囿於一成不變的工作模式,那可能會變成以爲自己還沒準備好的藉口。

  在洛杉磯生活的頭幾年裏,有什麼難忘的經歷嗎?

  Joe Blasco學校建議我們買一個工具箱和一把導演椅——這絕對是化妝師必備的兩項裝備。學校建議我們應該去美國電影學院(American Film Institute)找找工作,於是我就帶着工具箱和椅子去了。之後我參與了一部小型電影的拍攝,片方在項目結束後支付了報酬,讓我得以繼續從事發型、化妝等工作。

  有時候,你要相信自己的直覺。我當時睡在地上的時候就想,早該知道那份工作沒有報酬拿,但透過這個機會,可能會遇到日後的工作夥伴,爲自己的事業帶來很大幫助。

  後來,我果真透過一位朋友認識了Spike Jonze。我們在一起拍了廣告和影片,還合作拍攝了《成爲約翰·馬爾科維奇》(Being John Malkovich)。那次會面相當重要,很高興能和他們一拍即合。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爲在正確的時間,認識了正確的人。

  是什麼特質讓你剛入行就出類拔萃?

  我充滿抱負和熱情,但也非常真誠。我相信這一行蘊含着很大的機會,唯一的念頭就是要全力以赴。父母曾教導我要重視金錢和時間的價值,也教會了我如何管理時間。我覺得從今天這一代年輕人身上,好像很少能看到感恩之情和一種慶幸自己能擁有這個機會的感覺。現在的人表現得太過於理所當然了。

  後來你是如何從自由化妝師轉入公司工作的?

  (做自由化妝師時),即便你和很多雜誌都合作拍攝過大片,也不能保證一定能接到工作。這和時尚界的工作方式不一樣,所以你不確定每年有多少收入。但那時候我不太在乎合同,過得也很開心,沒什麼可擔心的。

  接到蘭蔻的面談電話後,我去了倫敦和巴黎,見到了許多高管。我們就合同內容進行了協商。後來他們同意,如果我接到了很重要的雜誌拍攝任務,只要提前三天通知公司,他們就會重新安排拍攝時間。他們能接受這一點,這點真的很棒。

  在大型美妝企業工作時,學會了哪些技能?

  我認識了很多不同的品牌,也學會了在品牌轉型期間,如何靈活應對各種要求。在國際化公司工作,一定要學會滿足全球市場的需求,無論是高端市場,還是大衆市場。此外,工作方式也有所不同,爲品牌工作和自由職業的工作節奏是截然不同的。

  如何應對媒體,這在工作中也佔了很大比重。你必須學會發言,清楚表達自己的願景。儘管有的化妝師比較害羞,但也要勇於分享自己的想法,這一點很重要。在做時裝秀時,你不得不一邊爲30位模特化妝,一邊還要思考如何冷靜地回應記者的提問。雖然時間很緊迫,你會想“天啊,只剩20分鐘了,還有10個女生沒化好妝”,但還是要儘量保持沉着冷靜。

  等到模特們最後順利登臺走秀,我們也就可以舒一口氣了。髮型師和化妝師要注重團隊合作,而身邊有幾位值得信任的助手也非常重要。多年來,因爲沒有強大的團隊協助,我犯過很多錯誤,但重要的是,從中學到了不少經驗。只有跌倒了,才會進步。

  你覺得當下工作中最具挑戰性的是什麼?

  很有挑戰性的是,我們要開發更乾淨的美妝配方。絕對不能向生產商購買現成品,而要不斷推動實驗室研發新品。這就像一場戰鬥,但只有這樣,才能實現我的願景,而不是一味妥協。

  化妝行業的(可持續)意識越來越強,但和我理想中的狀態還不太一樣。以往,我們在研發產品時非常關注配方和效果,而現在,還必須融入可持續性。如何才能儘快開發出更可持續的產品?這儼然已成爲首要工作重點。殊不知,對於化妝行業而言,欲速則不達。

  想在美妝行業取得成功,需具備哪些重要的核心技能?

  我認爲,作爲一名化妝師,和這一行建立情感連結是很重要的。透過這種自我延伸,你心裏會感到踏實。這不是一份兼職工作,你必須百分百投入其中。

  此外,因爲要滿足不同客戶的要求,所以要對人們的需求保持敏感。今天,你和女演員合作,下一次可能會和模特、運動員或歌手合作。你必須身兼數職,靈活應對各種情況——比如,攝影師有時不想聽取你的建議,但有時候,他們又樂於傾聽。

  雖然身處化妝行業,但你必須像心理學家那樣工作。要對周遭的一切保持敏感,知道什麼時候該講話,什麼時候要保持安靜,其關鍵在於,你要爭取在儘量多的時間裏掌控全局。你需要靈活應變,感知所處的環境、預估工作所需的時間,還得知道如何表達想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