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水星家紡被指抄襲巴寶莉、愛馬仕 律師稱或涉嫌不正當競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22日 18:45   新京報

  新京報記者:張潔

  日前,水星家紡品牌設計方之一上海華與華營銷諮詢有限公司(簡稱“華與華”)創始人華杉在其微博發佈一則水星家紡超級花邊圖案的設計信息,其設計底色爲橙色,花紋用了字母與紡織品編織的組合形式。

有微博號在網上掛出水星家紡設計圖與巴寶莉、愛馬仕的對比圖片。圖/微博截圖有微博號在網上掛出水星家紡設計圖與巴寶莉、愛馬仕的對比圖片。圖/微博截圖

  正是這組圖案的設計,網友們指出涉嫌抄襲大牌,疑似採用了“巴寶莉的符號,愛馬仕的顏色”。而水星家紡相關負責人對新京報記者回複稱,“模仿”、“抄襲”之說有失偏頗。新的設計還在進一步打磨完善中,目前尚未正式發佈。與此同時,華杉也刪除了該設計圖案的微博。

  在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知識產權部主任王曉看來,若水星家紡在宣傳、設計等方面整體上刻意模仿,就涉嫌不正當競爭。

  設計被指抄襲巴寶莉的符號、愛馬仕的顏色

  此前,網友從華與華創始人華杉發佈的圖片細節看出,在水星家紡超級花邊圖案的設計中,花紋與巴寶莉有些相似,都採用了字母組合。同時,“水星家紡”的文字以白底黑字形式在花紋之上,這也與巴寶莉異曲同工。此外,花紋的底色採用了橙色,與愛馬仕包裝的配色很相似。對此,有網友稱,“水星家紡這種明顯的抄襲都不用討論。”

網絡掛出的疑似華杉曾在微博發佈的水星家紡設計圖。該微博目前已刪除。圖/網絡截圖網絡掛出的疑似華杉曾在微博發佈的水星家紡設計圖。該微博目前已刪除。圖/網絡截圖

  根據華杉曾發佈的微博顯示,水星家紡這次的品牌設計是華與華的作品,採用公元前350年“Monogram”(編者注:Monogram意爲字母組合圖案)的設計手法,將水星家紡英文首字母,採用紡織品編織的組合形式,漸離品牌的專屬符號,並將這套設計命名爲《水星家紡超級花邊》。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早在2018年,巴寶莉就升級了品牌形象,採用了字母交織的樣式。設計師用品牌創始人托馬斯·巴寶莉的名字首字母TB創作了全新的交織花紋,併成爲品牌的最新“Monogram”專屬標識。而此次水星家紡的設計和巴寶莉的設計乍一看有相似之處。

  對於華杉發佈的水星家紡超級花邊相關設計圖片,有網友還質疑華與華的設計,認爲其是設計搬運工,“這麼抄有意思嗎?”

  水星家紡否認抄襲

  對於網友的抄襲質疑,水星家紡負責人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稱,“模仿”、“抄襲”之說有失偏頗,“水星家紡的美術版權設計與巴寶莉的設計存在明顯的區別特徵,巴寶莉的設計字母爲‘B’,而水星的是‘S’,水星家紡的設計應該體現出了一定的思想表達與設計獨創性。”

  同時,該負責人稱,愛馬仕的配色橙色是公知且廣泛應用的,水星使用橙色作爲配色屬於合理使用的範疇。“從知識產權的角度來說,水星家紡的美術版權並未侵權。”此外,這位負責人還介紹,“新的設計還在進一步打磨完善中,目前尚未正式發佈。”

  7月20日,新京報記者查詢發現,華與華創始人華杉關於水星家紡的超級花邊圖案微博早已刪除。7月22日,新京報記者電話聯繫華與華公司方面,一工作人員稱對網友所說的抄襲並不認同,“我們不認爲是抄襲,對於這件事也沒什麼好回應的。”對華杉刪除微博一事,上述工作人員稱“需要去問一下”。

  天眼查顯示,作爲設計方的華與華是戰略營銷品牌諮詢公司,服務領域橫跨藥品、日化、食品、文具、快消品等多個行業。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1月10日,華與華因發佈的廣告損害國家的尊嚴或者利益,泄露國家祕密,被上海市靜安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罰款100萬元,沒收廣告費用88235.29元。

  律師稱或涉不正當競爭

  水星家紡的這套新品設計是否涉嫌抄襲或侵權?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趙虎對新京報記者分析稱,如果圖案是巴寶莉的商標,水星家紡可能構成侵權。外觀設計專利涉及顏色和圖案的結合,若巴寶莉申請了專利,便受專利法保護。即使巴寶莉既沒申請商標,也沒申請專利,中國還有《反不正當競爭法》,其中有第二條關於誠信經營、第六條關於裝飾裝潢的條款,“水星家紡也可能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

  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知識產權部主任王曉則稱,在不考慮巴寶莉是否申請專利的情況下,此事涉及著作權及反不正當競爭的可能性較大。從著作權方面看,主要判定兩者的圖形是否構成實質性近似。他認爲,目前從圖形角度看,一個圖形的構成元素爲T和B,另一圖形構成元素爲H和S,構成近似的可能性不是很大。而要判定水星家紡是否構成侵權,還要考慮多方面因素,如果水星家紡在宣傳等多個方面整體上刻意模仿,就可能涉嫌不正當競爭。

  家紡行業侵權多發,研發投入佔比低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抄襲、模仿等在家紡行業內並不少見。

  天眼查顯示,比如富安娜、羅萊生活等多個家紡企業存在多條與侵害商標權糾紛等有關的法律訴訟。其中,富安娜276條法律訴訟裏,超過180條法律訴訟與侵害商標權糾紛、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知識產權權屬等相關。

  和君諮詢連鎖商業模式專家文志宏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有些抄襲不是100%完全照搬,而是借鑑了某一點,比如顏色、組合、設計結構的思路等。“這可能也是一種商業思維,如果完全抄襲,侵權就比較厲害了。”

  而在律師王曉看來,侵權訴訟多發不外乎一個原因,“侵權的目的是讓消費者混淆,傍別人家的牌子,讓產品更有知名度,價格會更高,進而追求高利潤。”

  2019年,家紡行業企業面臨較大市場競爭壓力。2020年,受疫情影響,家紡行業整體運行情況較上年同期出現大幅下降。值得注意的是,家紡行業研發投入佔比相對較低。2019年年報顯示,水星家紡的研發投入合計7612.95萬元,研發投入總額佔營業收入比例爲2.54%。羅萊生活、富安娜的研發投入佔比分別爲2.06%、2.75%,也在2%左右徘徊。

圖片來源:北京商報圖片來源:北京商報

  此外,業內還認爲,家紡產品同質化問題表現也較突出,主要在外觀和材質方面,如何破解同質化競爭,也是關乎家紡未來發展的核心和關鍵。家紡產業只有積極採取創新方式和手段轉型升級,加強家紡設計作品的知識產權保護,才能獲得持續健康的發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