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境外下單境內造假 全球最大跨國假LV案告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7日 05:07   新華網

  原標題:境外下單境內造假、運至迪拜身價暴漲——一起涉案近18億元跨國製假售假案件調查

  記者:熊豐、蘭天鳴

  200多平方米的屋內堆滿貨物,窗戶關得嚴嚴實實,屋內氣味刺鼻。十幾名小工熟練地裁剪、縫製、壓花、塗膠、貼標、包裝。在廣東的一個城中村,大量生產出來的假冒奢侈品服裝箱包,被運往5800公里以外的迪拜,擺在精緻的貨櫃作爲正品打折促銷,價格翻了數十倍。

  中國警方聯合阿聯酋警方展開同步收網行動,最終將這個涉案近18億元人民幣的跨國製售假冒奢侈品服裝箱包犯罪網絡徹底摧毀。

  境內造假、虛假報關——假冒奢侈品非法運往迪拜

  今年5月,上海市公安機關根據舉報,研判發現一個製售假冒品牌服裝箱包犯罪團伙,涉案侵權商品全部運往境外,且團伙主犯有多名外籍人員。公安部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局統一指揮,上海、廣東公安機關密切配合,在阿里打假特戰隊協助下,迅速鎖定位於廣東的生產窩點,查明境內犯罪網絡。

  爲了徹底打掉這一跨國犯罪網絡,公安部決定將有關線索通報阿聯酋警方。經中阿聯合偵查,這個團伙的內部結構逐漸清晰。這些外籍人員在迪拜招攬分銷商獲取訂單,通過在廣東廣州設立貿易公司爲掩護,僱傭林某華等人在我國境內經營業務,委託國內某工廠的老闆詹某洲等人在廣州等地根據客戶訂單加工生產假冒國際知名品牌服裝箱包,包括路易威登、愛馬仕、香奈兒等,交由物流公司以“虛假報關”“真假混裝”等方式,通過空運、海運渠道運送至迪拜。

  身處阿聯酋的幕後老闆在接貨後組織分銷商,以正品促銷等名義在迪拜當地或通過網絡進行銷售,部分假貨轉口運至歐美等地,個別假冒限量版款式奢侈品箱包的單個售價甚至高達上萬美元。

  截至目前,我國境內抓獲37名犯罪嫌疑人,查扣各類國際知名品牌服裝箱包7000餘件。阿聯酋迪拜警方在其境內打掉售假窩點10處,拘捕犯罪嫌疑人20名,查獲侵權商品2.1萬餘件,涉案金額約17.89億元人民幣。境外查獲的部分侵權商品源自國內的製假窩點。

  手工製作、真假難辨——分銷鏈條輻射中東地區

  警方查明,從去年底,製假窩點的幕後老闆詹某洲,爲涉案公司專門定製生產假冒路易威登箱包,爲此招攬了“工頭”王某加和20多名有經驗的小工。

  “爲了做得逼真,製假窩點定位純手工製作,每個小工分塊負責,有的打膠、有的壓花。”上海市公安局食品藥品環境犯罪偵查總隊探長戴莉說:“他們只招有手藝的小工,爲了逃避打擊,所有小工都現金結算。”

  現場查獲的假冒品牌箱包涉及多個國際名牌。大量製假皮料中甚至還有鱷魚皮。爲了達到奢侈品“限量”的特點,這個小作坊生產的假冒商品,每一種只有十幾樣,所有的證書、發票、POS機單一應俱全,“他們要求每一樣東西都要有禮盒包裝”。

  警方介紹,該犯罪團伙以境外爲主,隱蔽性強。境外分銷商輻射中東地區,人數多達200餘名。商品的生產和供貨地在境內,通過在境內設立合法公司對外經營,不接“生客”業務。

  針對這些特點,偵查過程中,中阿警方深度合作,充分交換情報線索、證據信息,共同商定聯合行動工作方案。2019年7月30日,中阿警方同時展開抓捕行動,打掉全部涉案窩點,徹底摧毀跨國犯罪網絡。

  迪拜警察總局反商業欺詐和盜版科科長薩利姆表示,爲摧毀這次特大跨國製售假冒品牌的犯罪網絡,中阿警方成立聯合行動小組,查獲了大批假冒品牌的服裝箱包,發現了多名從事製假售假的人員,在中阿兩國打掉了多處窩點,“充分展現了中國警方對打擊製假售假,保護知識產權的堅定決心”。

  需求旺盛、隱祕性強——跨國打假需加強國際協作

  7月25日,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開展“崑崙”行動集中打擊食藥環犯罪,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和假冒僞劣犯罪是其中的“崑崙3號”行動。公安部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局向侵權僞劣犯罪活動發起了攻勢。3個月的時間裏,“崑崙3號”行動共破獲案件2668起,打掉製假窩點2043個,抓獲犯罪嫌疑人6197人,涉案價值約人民幣69.8億元。

  路易威登大中華區知識產權刑事保護執行總監譚女士告訴記者,目前,假冒奢侈品依然有很大市場,有關該品牌跨國製售假貨需求端主要來自中國境外。“隨着仿製工藝的進步,A貨(高仿品)能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越來越難分辨,有些假冒商品連業內行家一下都難看出來。”

  譚女士認爲,要治理這類問題各方不能單打獨鬥。“從終端而言,建議消費者通過品牌正規渠道購買。當前製假售假呈現跨國的趨勢,需要各國加強協作。權利人也要積極配合,充分發揮橋樑紐帶作用。”

  公安部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局副局長杜巖告訴記者:“從案件本身講,根據我們掌握的證據,足以支撐對我國境內犯罪團伙的打擊。如果推遲收網的時間,會給偵控工作帶來新的工作量和風險,但爲了對這一跨國犯罪集團開展全鏈條打擊,我們推遲了收網時間,主動將線索通報阿聯酋警方。”

  “此次案件偵破中,我們同中國警方建立了直接合作的渠道,通過互相交換信息和情報,打擊製假售假的違法犯罪。我們期待未來和中國警方通過建立更加靈活的合作機制,更好地杜絕此類製假售假現象的發生。”薩利姆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