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周彥恆:互聯網帶來的陽光,讓中國正畸更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03:37   北京新浪網

北京大學口腔醫院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亞太口腔正畸學會主席,世界口腔正畸聯盟(WFO)唯一華人執委,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學術委員會委員,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牙醫學院首位來自中國的兼職教授……所有身份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北大正畸醫生周彥恆。

不僅如此,他還是中國大陸第一個通過英國愛丁堡皇家外科學院口腔正畸專科院考試的正畸醫生,是隱適美矯治器的中國引進者,也是隱適美中國大陸認證的第一個正畸醫生。

正是周彥恆和他率領的賽德陽光口腔北大正畸博士團隊,將隱適美矯正器變成了隱適美隱形矯治技術體系——隱適美在中國大陸開展的第一場認證培訓班,就在賽德陽光口腔(三元橋門診部)進行。

作爲中國隱形矯正技術領路人,周彥恆正帶領中國正畸人才和技術,在國際上發出越來越響亮的聲音,爲中國正畸界贏得越來越多全球尊重。

 

、 源自北大精神的賽德陽光

93年博士畢業後,在北京大學口腔醫院,周彥恆從一名主治醫師成長爲主任醫師,從一名講師成長爲教授。彼時的他,“滿心沉浸在正畸的海洋中,似乎鋼絲、託槽、牙齒移動儼然是自己的全部,覺得有太多的弄不懂的專業的事情,總也看不完的病人,總有寫不完的文章似的。”

有一年,周彥恆一邊臨牀,一邊發佈了9篇論文,可想其工作強度之大。

2001年,周彥恆被公派到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UPenn)學習。UPenn的牙周正畸非常有名,其主任Vanarsdall教授更是少有的、接受了美國正畸和牙周雙重專科醫師培訓的教授,還擁有UPenn正畸和牙周兩個專業證書。而且在周彥恆去之前,甚至沒有一個中國大陸的訪問學者去那裏學習過,他是第一人。

這年的經歷對他的啓發非常大:“美國正畸醫生看病的模式跟我們完全不一樣,當時我們還在單打獨鬥——正畸醫生需自己從事所有的操作,而在美國,一個正畸醫生會帶着十幾個助手看診。同時,口腔正畸在口腔領域裏,對醫生的技術含量要求非常高,而我們在國內當正畸醫生,很多時候根本發揮不出來我們的技術,甚至作爲教授級醫生,更多時候都在做沒什麼技術含量的基礎工作,如結紮鋼絲等。我覺得這到了要改善的時候。”

2007年,賽德齒科被正式創建——賽德陽光的名稱源自於北大的“賽先生”與“德先生”,體現了賽德陽光與北大深厚的歷史淵源。創建之初,周彥恆心中的目標是:賽德一定要成爲國內第一正畸品牌! 

 

12年過去,這個目標已然被實現。

目前,賽德陽光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鄭州、廈門、西安、天津、洛陽擁有16家口腔門診和1家專科口腔醫院,牙椅超過220把,門診總面積逾1.6萬平方米,累計診治各類錯頜畸形等口腔各專業病例超15萬例。

在團隊方面,賽德陽光從肇建之初就高度重視醫生人才體系培養,核心團隊由北大口腔醫學院博導周彥恆教授率領80多位北大、華西、上海九院、空軍軍醫大(原四軍大)、武大等知名院校口腔醫學的碩博全職醫師組成,其中僅北大口腔博士學位的醫生數量就有近30位。賽德陽光擁有名校博士、碩士學位的醫師數量位列民營口腔連鎖第一。

經過多年努力,賽德陽光更由人才輸血轉變爲了人才造血,其願景“凝聚最頂尖的醫生團隊”正在變爲現實!

除團隊以外,在技術和醫生優勢上,賽德陽光擁有美國隱適美(Invisalign)在大中華區唯一授權、設施最先進、技術最全面的隱適美中國中心;同時建立了醫教研一體化平臺——賽德陽光口腔臨牀研究院;並攜手北大創立了北京大學醫學部賽德陽光醫學發展項目,實現自有人才體系搭建,成爲了全國範圍內多家大型公立醫院正畸疑難病例定點轉診會診機構!

北京大學醫學部賽德陽光醫學發展項目建立簽約儀式,北大常務副校長詹啓敏院士出席

 

在北京大學醫學部賽德陽光醫學發展項目建立簽約儀式結束後,北大副校長、醫學部主任詹啓敏院士率領肖淵副主任等北大醫學部領導,對賽德陽光口腔進行了視察指導。詹校長指出,賽德陽光口腔起點高、隊伍強、機制新、底子好,擁有首席專家周彥恆教授率領的北大、華西等口腔知名院校醫生團隊,雖爲民營,卻能醫療、教學、科研同步發展,同時專注陽光公益,援藏扶貧捐贈愛心齊發,他尤爲欣賞,特別希望賽德陽光口腔能做特、做優、做精、做尖、做強!

北大常務副校長、醫學部主任詹啓敏院士視察賽德陽光口腔

 

少年力爆棚,永遠精力充沛,永遠躊躇滿志

在最近新浪愛問組織的“超級紅人節”峯會上,周彥恆坦言,自己之所以能帶領賽德陽光口腔,在中國創建一個正畸的醫療體系,是因爲他在國內國際的影響力已經足以撐起一片天。

周彥恆作爲亞太口腔學會主席主持執委會大會

 

周彥恆作爲2017國際正畸大會的大會主席發表講話

 

周彥恆受邀參加世界正畸種植體支抗大會發表演講

 

周彥恆應臺灣口腔矯正醫學會邀請參加年會

一分收穫背後是一分耕耘,周彥恆一向信奉勤奮,他會把每件認定的事情做好、做到極致。他身邊的工作人員說周彥恆“少年力爆表”,永遠精力充沛,永遠躊躇滿志,永遠願意參與和學習新鮮事物,而且學習能力超強。

自2014年3月7日開始玩微博,8000多條博文真實記錄了周彥恆無數個候機的凌晨兩三點,也記錄了他滿滿當當的會議、行程和就診日程——他的日程時間忙到不得不以分來計算,數不盡的飛機餐,道不完的趕場,只爲了患者的展顏一笑。

周彥恆常說一句話:“醫生有兩種死法,要麼是忙死,要麼是閒死”,但作爲一名好的醫生,沒有一個會選擇閒死。

周彥恆不僅選擇了忙碌,他更選擇以正畸專業爲自己一生的使命。他曾多次在微博上表達一腔熱血,激勵了無數中國正畸醫生:“中國正畸也是一個睡獅,正從睡夢中奮發的東方雄獅,它已經像一個真正的正畸巨人屹立在世界東方,而我們中國正畸也一定會贏得全世界尊重,因爲我們有人才、有底氣、有財力、有努力,我們不成功都不成。我慶幸趕上了這樣一個時代,我們全國正畸是一家,我們共同爲之努力,一定會成功!”

自90年開始研究正畸正頜、96年研究滑動直絲弓矯治技術、98年研究牙周病的正畸治療、種植修復前正畸治療、種植體支抗技術、2000年研究自鎖矯治技術、2008年研究個性化鑄造舌側矯治技術等,周彥恆一直嘗試走在正畸技術的最前沿——當種植體支抗在國際上被認爲是20世紀的正畸革命,他是國內首批研究和推廣者,CCTV10頻道(科教頻道)也爲這項較新的正畸技術專門做了兩次報道。

 

國內的隱適美正畸潮流可以說就是周彥恆掀起的——隱形矯正技術誕生於1997年的美國,它一改傳統正畸過程中“鋼絲鐵牙”的局面,在美觀、清潔和舒適方面有諸多優點,在不知不覺中就完成矯治,滿足了人們既矯治牙齒又不影響美觀的需求,並且通過FDA認證,具備715項專利,已經在世界範圍內得到大量推廣。

周彥恆則是將隱適美矯治器引進中國的第一人,他還發展和拓寬了隱適美矯正器的適應證:“雖是美國人發明了互聯網技術,但現在是中國人引領互聯網技術。中國正畸技術落後歐美髮達國家幾十年,我有一種國人的情懷,不希望我們老跟在別人後面跑,希望中國的正畸技術可以實現彎道超車,引領正畸行業的發展,這是我引入隱形正畸的初衷。”

隱適美矯治器引進中國大陸前,已經在美國、歐洲、日本等國發展了14年,但其適應證只有20-30%,只能用於簡單的正畸病例,而周彥恆教授率領他的賽德陽光口腔北大正畸博士團隊經過8年的努力,把隱適美的適應證擴展到50-60%,而經過他自己的探索,更是將隱適美矯正器的適應證擴大到了幾乎100%,並把隱適美矯治器變成了隱適美矯治技術體系,推動了中國、乃至世界範圍內隱形無牙套矯治技術的發展——這無疑是非常了不起的工作。

但周彥恆常說,他只是由衷希望自己能幫助更多人露出健康笑容!

、微博有趣也有用,再忙都自己打理微博

近幾年隨着口腔醫療的發展,互聯網上口腔領域資訊也爆炸式增長,有太多魚目混珠的資訊知識,甚至會有不少錯誤的觀點,誤導廣大民衆接受不正確的或者根本沒必要的治療。周彥恆覺得自己有必要親自上陣,進行口腔知識科普教育,於是他就不遺餘力的自己抽時間來寫微博,利用微博這一好平臺,多發出一些正確的、科學的、實效的科普聲音,來對廣大民衆進行一些正面的引導。

他曾多次談到一些口腔方面需要闢謠的說法——比如“矯正牙齒拔牙比例高低,代表了正畸水平高低”。他認爲,西方國家人種與我國不一樣,不拔牙矯正能把牙齒排整齊,但同時可能會使牙齒前傾,也使得嘴巴略顯前突,但他們的高鼻樑卻會使這種前突看起來不太明顯,因此絕大多數患者可以採用不拔牙矯治。而中國人一般鼻樑比較矮,牙齒只要前傾,就會顯得嘴部很突,拔牙矯治的比例自然高。所以,拔牙比例高低跟正畸水平高低根本就是兩回事。

從2014年加入微博到現在,5年過去,周彥恆總共發了8000多條微博。其中《我們爲什麼選擇拔牙糾正》的科普文,閱讀量高達68w+,而他受邀參加央視《生活提示》欄目科普正畸知識,被人民日報官微轉發播放後,累計播放量達到384萬次。

“我覺得微博是傳遞正能量的地方。作爲一個有思想的人,在表達自己心聲的時候,傳遞出來的內容,一定是鼓勵自己、鼓勵大家的正能量內容。只有這樣,才能在新媒體中傳播,也才能產生真正的效應。”他非常期待越來越多的專業醫生走出來給民衆科普口腔常識,讓正確的口腔知識被廣大民衆接受。

 

而賽德陽光口腔更已經在周彥恆的影響下,形成了科普醫生的大聚會,建立了科普矩陣,做成科普社區。

 

周彥恆談到,他的學生曾經不理解,他作爲一個教授、導師,怎麼會在微博上直播“賣萌”呢,是不是不太妥當?而周彥恆坦言,我們作爲醫生,本來就有責任要發出正確的聲音,只有更多醫生髮出正確的聲音,才能把不正確的聲音慢慢去除,才能幫助到更多的民衆。

即便從未試過視頻科普,當啓動這個科普方式時,周彥恆也能很快學習和適應新的科普形式;面對新挑戰,他永遠躍躍欲試,只要有利於正畸事業,他都可以去學去做。

 

畢竟,這是一件影響很深遠的事情。

他的工作常態卻是忙到爆炸——因爲身份多,他不得不常年奔波在各大國際學術會議和國際組織會議的會場,但他始終把診療病人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因爲“作爲一個醫生,治療患者是根本。”,每個月,他保持去四個不同地區的賽德陽光口腔門診去看診。

 

 

雖然很忙,但周彥恆覺得就如同魯迅所說,時間是擠出來的,他的微博仍是自己在打理。他喜歡微博是因爲,微博能把他碎片化的時間都串起來,只需要一點時間就可以更新,而且微博就像個廣場,每個人都能發出自己的聲音,能在上面表達自己的心聲,也能互相看到彼此在做什麼。我的很多老同學、老朋友都是通過微博瞭解我的行蹤。同時,微博起到的品宣效果也非常好。

四、互聯網對正畸的推動作用

就在今年8月,新浪舉辦的超級紅人節上,周彥恆透露,自賽德陽光各個線上平臺開通以來,經由線上微博和各類平臺網站進行諮詢問診的患者,累計達百萬人次。從2017年至今,兩年的預約患者已多達2000多人。

他坦言:“如果說多點執業的春風,爲民營口腔行業解凍了醫生資源,那互聯網對口腔行業的意義就如同陽光,提升了整個行業的生機與活力,一切都透明、方便!”

 

周彥恆認爲互聯網之風對口腔正畸事業的發展非常重要:“如果說我的前輩們篳路藍縷探索着口腔正畸行業的發展,那麼 今天站在互聯網風口上的我們算是借了互聯網的東風,加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讓口腔正畸行業的發展朝大衆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而互聯網的助力,能讓更多人認識到口腔正畸領域的專業力量。”

雖然賽德陽光的正畸水平、乃至我們中國正畸水平,曾經與國際水平有差距,可現如今基本上已經跟國外保持了完全的接軌——無論任何新的技術,都能夠及時通過賽德陽光口腔進行推廣應用和發展,但周彥恆仍然認爲,口腔正畸行業的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對中國正畸行業充滿期寄:“互聯網爲這個行業帶來的陽光,又讓我們這些以專業爲使命的人,在爲中國口腔正畸事業而努力的過程中看到了更多希望,並堅信會有更美好的明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