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32年研發28種創新藥,吉利德如何成爲製藥界的奇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0日 22:29   北京新浪網

導讀:“吉利德的創始人自始至終都在堅持一個夢想,就是對疾病的治癒,而不僅僅是對病情的控制。”

1987年,三位科學家在美國舊金山的一間辦公室裏開啓了一項全新探索——爲全球重疾患者革新和簡化治療方案,這一天宣告了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下稱“吉利德”)的誕生。只用了30多年的時間,吉利德科學便迅速躋身全球十大藥企俱樂部。

吉利德的異軍突起,起於一場震驚華爾街的收購。2011年,吉利德以11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美國一家丙肝治療藥生產商Pharmasset,這場併購爲吉利德帶來了四個潛在的治癒慢性丙型肝炎的藥物。自此,吉利德在該領域一路高歌猛進。

縱覽全球排名前十的製藥企業,吉利德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存在。不同於大多數傳統制藥巨頭動輒百年的歷史,吉利德在通往全球前十的道路上僅僅用了30多年,並且在許多藥企並不看好的抗病毒領域獨闢蹊徑。這家誕生於美國舊金山硅谷的企業,被譽爲“製藥界的蘋果公司”。

近日,在2019首屆中國醫師公益大會上,“新浪健康”對話吉利德科學全球副總裁及中國區總經理羅永慶,就醫藥行業發展趨勢及吉利德發展理念等相關問題進行了探討。

吉利德科學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經理羅永慶吉利德科學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經理羅永慶

2016年,吉利德在上海正式設立中國總部,羅永慶成爲吉利德科學中國總部的首位員工。羅永慶的職業生涯始於一名外科醫生,隨後在醫藥健康領域從業近25年。加入吉利德之前,羅永慶已在生物醫藥行業頗有建樹——他於2012年加入羅氏製藥,此前他在諾華工作了10年,其在諾華的最後的職位是華北區總經理。

在跨國藥企的工作經歷,讓羅永慶深刻地認識到了中國與歐美在新藥研發方面的差距,2016年,羅永慶加入吉利德,全面負責中國業務的建立和運營。他的想法是把吉利德最新的科研成果、最好的產品打入中國市場,縮短中國和歐美的新藥差距,特別縮短新藥上市的時間差,讓中國的患者能儘快用上最新、最好的藥物。

他着眼的第一個領域,就是對國民健康可能形成巨大威脅但卻很少被人關注的重大傳染性疾病——慢性丙型肝炎(下稱“丙肝”)。

丙肝,一種由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引起的病毒性肝炎,主要經輸血、針刺、吸毒等渠道傳播。它可導致肝臟慢性炎症壞死和纖維化,部分患者可發展爲肝硬化甚至肝細胞癌,被稱爲“沉默的殺手”。

作爲威脅公衆健康的重大公共衛生問題。全球在丙肝治療方面長期面臨嚴峻挑戰。世界衛生組織數據報告,全球1.3億~1.5億丙肝病毒感染者約7%也在中國;《丙型肝炎防治指南》推算顯示,中國一般人羣丙肝病毒感染者約560萬例,如果加上高危人羣和高發地區的丙肝病毒感染者,約1000萬例。

“與巨大的患者數量相比,整個社會對丙肝的認知明顯不足,甚至大部分丙肝病人自己都不知道,更不必說採取診療措施。”羅永慶表示,在積極研發丙肝治療藥物的同時,吉利德也在不斷宣傳丙肝對公共衛生的危害,同時強調,丙肝不可怕,可以治癒。

2013年,吉利德研發出了能夠完全治癒丙肝的“神藥”——索磷布韋,改寫了人類重大疾病的治療歷程。此後,吉利德在四年時間裏馬不停蹄,持續推出四代丙肝新藥,終結了全球對於丙肝治癒藥物的研發需求。

“吉利德能夠快速實現新藥推廣,這主要得益於公司獨特的科研文化、強大的研發實力以及對病毒學的獨特見解。”羅永慶告訴“新浪健康”,吉利德最早從研發艾滋病的藥物起步,在病毒學裏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此外,強研發投入也是吉利德成爲“傳奇”的重要原因。

羅永慶介紹,吉利德草創之初,僅有三位創始人憑藉着幾臺電腦和儀器,成立後的第二年,整個吉利德公司只有14人,直到1993年才發展到100名左右員工。即便是今天,吉利德在全球也僅有9000多人。“但在吉利德全球9000多人的團隊中,有近一半是科學家,銷售團隊的佔比很小。而在吉利德的全部支出中,有一半的資金是用於研發的,這是其他藥企難以想象的。也正是如此,吉利德才能不斷推出新藥產品。”

據不完全統計,從1987年成立到如今,吉利德上市了近30個新藥產品,分佈在抗感染、抗病毒等不同領域。如今,吉利德全球已經成爲了一個聚焦於肝病、艾滋病、炎症和呼吸、血液和腫瘤四大疾病領域的生物製藥公司。

作爲一家以研發爲基礎的生物製藥公司,吉利德致力於在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領域發現、研發、並商業化創新療法。對於新藥的研發,吉利德的目標也非常明確:找到治癒方案。正是這樣的“科學家”精神,讓吉利德在研發出“吉一代” 索磷布韋后,繼續着丙肝治癒藥物的探索,並最終終結了全球對於丙肝治癒藥物的研發需求,實現了丙肝的治癒。

一般而言,藥企在研製出熱賣的新藥後,往往會選擇延後該藥品的更迭,以便讓這款新藥爲企業賺取更多的利潤。而吉利德則“一反常態”,在2014至2017年連續成功研發並上市了在2013年推出其首款丙肝藥物,隨後四年持續更迭,到2017年連續上市了四款針對丙肝的藥品。

對此,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於2018年4月10日發表了一篇生物科技分析報告,其分析員公開表示,可以治癒患者的藥物並不利於長期利潤。該報告以吉利德科學的丙肝療法爲例。由於該療法的成功率高達90%,大量痊癒的患者所減少的需求,以及由此減少的傳染導致其利潤銳減。

對此,羅永慶表示,從銷售額來看,丙型肝炎藥物的年銷售額從2015年觸頂125億美元后,迅速萎縮到如今的不到50億美元。但銷售額的萎縮並不會阻擋吉利德銳意治癒型新藥研發的腳步。“吉利德的創始人自始至終都在堅持一個夢想,就是對疾病的治癒,而不僅僅是對病情的控制。我們已經治癒了丙肝,目前還在研發治癒乙肝和艾滋病的藥物。至於這個模式能不能持續取得商業上的成功,我認爲是可以的。不斷攻克未被治癒的疾病,這本身就會帶來商業上的巨大成功。”

在羅永慶看來,生物醫藥企業想要獲得成功,首先就是要堅持科學爲本,把時間、精力、資源放在研發上面。羅永慶說:“生物製藥企業最大的特點,就是週期長、風險大、不確定性高。吉利德創立後的8年內都沒有一款新藥上市,前10年都在賠錢,但最終‘守得雲開見月明’。因此做生物產業的公司一定要耐得住寂寞。”

而要實現“天下再無丙肝”的願景,羅永慶坦言,需要企業、政府和社會的共同努力,未來,吉利德將繼續與政府、醫生、醫療衛生組織等攜手合作,將更多創新產品帶入中國,提升患者可及性。

採訪結束後,編者近日瞭解到吉利德全球CFO特別表示,吉利德科學相信可以通過不同的方法實現更偉大的創新。 我們尋求內部、外部及合作項目的結合,擴大我們在產品組合中對於科學探索的多樣性。堅持以患者爲先,遵循科學,在業內最有前景的研發領域進行投資,進一步完善產品組合。

我們持續探索各種創造性的方法,提高產品管線的廣度、深度和多樣性,讓我們能夠爲世界帶來更多的革新藥物。通過創新方法,我們最終將推動科學發展,服務患者,併爲公司的帶來長期價值。

中國市場對吉利德科學至關重要,相信我們的藥物和承諾能夠助力中國政府改善數百萬人的生活。

在過去的兩年中,新的法規環境下吉利德有7種創新藥物在國內快速獲批,覆蓋乙肝、丙肝和HIV/艾滋病這些公共衛生領域裏的重大疾病。 未來,我們將與合作伙伴一起,將包括細胞療法在內的更多吉利德產品管線中的創新療法引入中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