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圓桌實錄 | 鄭傑:新醫療時代數據生態思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8日 01:33   北京新浪網

導讀

隨着各種各樣的醫學影像儀器和實驗室檢查手段的涌現,以及近幾年可穿戴設備的普及,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醫療信息大爆炸的時代。醫療健康信息數據的利用正在改變我們的就診模式。但是,醫療健康數據的完整性是數據生態產業的發展基礎。

在“數字技術,改變醫療?”-第32期衛生政策上海圓桌會議上,樹蘭醫療集團總裁鄭傑先生爲我們做了主題爲“新醫療時代數據生態思考”的主題分享。本文會議主題發言整理而成。

浙江數字醫療衛生技術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顛覆醫療》推薦序作者,《未來醫療》、《數字醫療》譯者,一席《聰明的病人》、TED 《Future of Medicine》、造就《如何拿回我們的醫療數據》講者。擁有多年TMT、數字醫療、社會資本辦醫等創業及投資經驗。目前致力於推動生命科學的前沿探索、健康醫療領域的“數字新基建”、個人健康醫療數據開放運動及複雜性科學等領域。

目前,人類對醫學科學本身瞭解遠遠不夠。生命科學當前還處在晶體管時代,仍然是朝陽行業。近幾年,技術對生命科學和醫學呈現出指數級影響。

因此,除了商業生態和社會生態以外,我們是否有技術生態的敏感性。

以谷歌投資戰略爲例,近些年穀歌投資了很多生命科學領域的項目,從基因測序到虛擬化生物實驗室。

與此同時,醫療新技術的迭代也非常快。以我個人爲例,幾年前我本人做了全基因組測序,拿到了30GB測序數據,最後告知我有24個基因突變。這之後會有很多公司告訴我基因突變可能意味着什麼,需要採取一些什麼醫療手段。

因此,我們也在思考,這樣的基因測序服務是否能融入醫院日常流程中而變成常態化。

比如,幾年前我們就提出“基因常規”概念,類似於血常規。如果這個概念大面積開花結果的話,對於數字化和信息化會帶來什麼挑戰?

個人健康醫療數據爆炸到“動態建模”

我們正在經歷個人健康信息數據的大爆炸時代,個體健康大數據信息含量已經突破600TB。接着,個人健康醫療數據爆炸又會過渡到“動態建模”時代。

例如,最早我們經常提到電子病歷記錄(EMR),之後是電子健康方案(EHR),個人健康檔案(PHR),再是個人生命雲(PLC),直到最後的個人數字孿生(PDT)。

因此,健康信息數據時代正在進入建模時代。以前醫生是按照經驗看病,之後依靠數據看病,未來可能會依靠計算醫學來進行就診。

作爲新醫學時代的代表計算醫學結合了系統醫學、系統生物學、醫學信息學、計算生物學、時間生物學、生物動力學、生物信息學、生物醫學工程等領域的知識。

全息數字人與人體信息模型

之前,歐盟有一個虛擬生理人(VPH)計劃。國內衛健委領導也提出了全息數字人計劃(HDH)和人體信息模型(BIM)。

所以,未來“數基生命”和“數字孿生”將慢慢進入醫院,代替傳統的電子病例,通過這個平臺的動態模型來開展精準醫療的工作並改變未來診斷模式。

比如,未來就診時,先通過個人的數字孿生系統進行動態模擬,再根據動態模擬結果下診斷書和處方意見。

再比如,在醫學教學過程中,越來越多的臨牀培訓中心會用到幾乎接近真人的數字人。這背後都離不開全息數字人和人體信息模型技術。 

個人醫療健康數據的碎片化問題

要想實現上述的數字醫療診斷,面臨的障礙主要是目前的健康數據比較碎片化。也就是說,患者產生的數據和機構“託管”的數據能否共同構成一個完整個人數據。

以疫情期間跨人羣數據爲例。

2020年1月20日,杭州公司和我們團隊拿了12月份1萬人定位數據做了流向分析,我們也參與了後續的健康碼後段算法設計。算法設計裏關於綠色黃色的判斷,是根據使用者的定位來源。

後來每個省都在出健康碼,我們又繼續思考跨省碼怎麼通,這裏涉及到跨人羣問題。杭州健康碼有一個一鍵健康應用,點擊可以掛號,未來健康碼可成爲身份、健康狀態作爲一個健康入口。

從個體到羣體,從數據到建模

從個體到羣體,從數據到建模的過程中,數字流行病學和時間生物學逐漸引起人們的關注。對於數字流行病學,谷歌當年用搜索結果(比如搜索感冒)來判斷哪個地區有疫情。

猶如,基於跨人羣連續數據的時間生物學能發現一些知識盲點。比如,當年四川汶川地震前全省人羣的血壓是有波動的,這暗示人對地震是有感應的。

個人健康數據的確權 

另外一個需要關注的問題是“數據權利”。其實美國Mhealth大會和PCHA組織都在思考數據所有權問題,隱私權問題,標準化問題。這些年,我們也在思考醫療機構是不是能把健康數據給到個人。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患者每次就診是否能夠直接拿到數據。如果醫療機構都把數據給到患者,患者的個人健康數據是否就會完整。

2015年深圳人大常委會頒佈了《深圳經濟特區醫療條例(草案)》,第一次規定患者享有查閱、複印、複製病歷資料的權力。相關條例有了之後,接下去就是思考怎麼才能獲得電子化數據。

美國有一個藍鈕計劃(Blue Button),該計劃要求任何一個醫療機構官網要顯示藍色按紐,患者點擊之後可以下載個人的健康數據。

比如,美國Aetna保險公司,政府就要求該保險公司展示患者有哪些“數據權力”。這個公司網站列出三個層級的數據權利,最低級別是患者可以在醫院網站上瀏覽個人健康數據。

稍高層級是患者可以下載自己的健康數據,這其中包括非結構化和結構化數據。最高層級的數據權利是可以一鍵授權讓醫療機構把數據發送到指定第三方APP從而實現對數據的使用和共享。

患者數據鏈

另外,這兩年區塊鏈技術在深刻地影響數據共享。最近,很多區塊鏈公司在慢慢參與區域數據共享、監管共享、隱私保護和防篡改。未來,健康數據將分佈式存儲於各個醫院,但是可以用區塊鏈技術串接起來。

醫療“雲時代”

目前,醫學正在進入“新價值”醫學時代,這就要求醫療質量越來越高、醫療服務越來越高、醫療成本越來越低。在“新價值”醫學時代的背後,信息數據共享是非常重要的。

信息數據共享最新趨勢是“雲化”。如果我們的醫療服務機構健康數據不上“雲”,那麼這個醫療機構可能就會面臨淘汰,尤其是對醫療集團和醫聯體。

另外一個趨勢是醫療服務的場景遷移,未來的互聯網醫院肯定是要進入全場景時代,這其中就包括醫院場景、社區場景、居家場景、在線場景等。能否提供全場景服務是未來考驗醫療機構生死存亡的重要因素。

醫療服務的流量平臺

最後涉及到是醫療服務的流量平臺。目前我們主要接觸到的有五個流量入口,分別是互聯網平臺入口、區域性政府參與運營的入口、大型醫療集團自建入口、單體醫療服務機構自建入口以及移動終端入口。

當年蘋果手機自帶的Apple Health可以存儲各個平臺的健康數據,通過這種方式蘋果公司想成爲穿戴設備連接器,從這可以看出當時蘋果野心還是很大的。

文字整理:吳偉家

編輯:任燕妮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