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沉默殺手”!這一腫瘤七成人發現時已是晚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0日 20:00   北京新浪網

如果把卵巢癌比作一個傷害人體的殺手,他一定是非常危險的沉默殺手和隱形殺手。

有多可怕?先看看三個70%:約70%的患者在發現時已是晚期、約70%的患者在三年內會復發、約70%的患者存活不過五年。在女性惡性腫瘤中,卵巢癌雖然不是最高發的病種,但卻是死亡率最高的病種。

不過,在9月召開的2020年歐洲腫瘤內科學會(ESMO)年會傳來好消息:PARP抑制劑治療卵巢癌的五年隨訪數據顯示,初次治療的患者在經過一線標準治療後,再通過爲期2年的PARP抑制劑維持治療,無進展生存期可以達56個月,對比是安慰劑是13.8個月,5年無進展生存率達到48%。

這個悄無聲息又危害巨大的“殺手”,人類與它的戰爭進展到哪一程度、下一步又該如何應對?天津市中心婦產科醫院副院長鬍元晶教授認爲,防治卵巢癌重在堅持積極的標準治療和維持治療。 

逾七成患者確診時已是晚期

爲什麼卵巢癌這麼難以察覺?胡元晶教授解釋,這是由於卵巢這個女性獨有的器官個頭小、又深藏於盆腔內,初期症狀也不明顯,加上目前沒有十分精準的篩查方法,所以等到人體有不適感覺時,往往腫瘤已經變大,擴散到盆腔以外,多數已是晚期。很多病人的首發症狀是覺得肚子脹,然後症狀逐漸加重,有的誤以爲自己胖了,直到後來不能平臥,可能才來就診。

據統計,中國每年新發卵巢癌患者近53,000例,死亡超30,000例。過去10年間,我國卵巢癌發病率增長30%,死亡率增加18%。在婦科惡性腫瘤中,卵巢癌發病率僅次於宮頸癌和子宮內膜癌,但5年生存率最低,僅爲39%,5年複發率最高,達到70%。由於缺乏有效的篩查手段,超過七成中國患者在確診時已爲晚期,巨大的臨牀需求亟待解決。 

七成患者會在三年內復發

發現晚,只是卵巢癌的其中一個可怕之處。據胡元晶教授介紹,卵巢癌讓醫患雙方都感到棘手的另一個特點是:特別容易復發。

“初期治療的時候效果可能還是比較好,通過手術治療加上聯合化療,儘可能把腫瘤切乾淨,之後大多數病人都可以達到體內沒有腫瘤、腫瘤標誌物也正常、症狀消失、各項影像學檢查正常。但是即便這樣,70%的病人在3年之內會復發。”胡元晶教授解釋,卵巢癌特別是晚期卵巢癌,就像是在病人的盆腔、腹腔所有的臟器,甚至於腹膜表面撒了一大把種子,種在了所有盆腹腔的腹膜和所有的臟器表面,即使目前最完美的卵巢癌根治手術也只能儘可能切掉肉眼可見的腫瘤,但比如小腸表面的很多粟粒狀結節,不能都切掉,只能像擇米粒一樣一點點把它擇乾淨,直到肉眼看不到殘留病竈,但是仍然並不等於腫瘤細胞不存在了。 

如有家族史建議做基因篩查

由於家族遺傳關係,2013年初,好萊塢巨星安吉麗娜朱莉通過基因測序得知自己是 BRCA1 突變基因攜帶者,患上乳腺癌和卵巢癌的機率分別是80%和50%。同年2月,朱莉毅然選擇雙側乳腺切除術保留乳房,並且還切除了卵巢和輸卵管,將乳腺癌、卵巢癌風險降至5%和接近於零。

這一舉動當時曾引發巨大爭議。但數年過去,胡元晶教授表示,在臨牀上確實也遇到因基因檢測發現問題,要求提前切除卵巢及輸卵管的患者。

胡元晶教授解釋了這個引發預警的BRCA基因。它最早在乳腺癌當中發現,分爲BRCA 1、BRCA 2這兩類,在BRCA 1基因突變的人裏面大概40%-60%有發生卵巢癌的可能,在BRCA 2型基因突變中則大概有15%-25%。胡元晶教授自己在美國作訪問教授期間,也確實遇到因家族史和基因檢測前來主動要求進行預防性切除乳腺、輸卵管和卵巢的患者,更令人驚奇的是,後來在切除的組織中,也確實發現了早期腫瘤的跡象,由於太小,前期臨牀可能根本發現不了。

胡元晶教授建議,鑑於卵巢癌發病隱匿,加上目前還沒有特別明確的早期檢測手段,如果已經出現了近親屬的家族史,也就是有母親、姐妹、姨媽、姑媽這些近親屬發病,可以考慮去做相關的基因突變篩查。 

反擊也將從基因入手

把基因突變篩查當作卵巢癌預防的突破口之一後,藥物方面對卵巢癌的“反擊”也已從基因方向着手開始了。

據胡元晶教授介紹,近年來應用在臨牀的PARP抑制劑就是一個針對BRCA基因突變的靶向藥。BRCA基因是一種抑癌基因,一旦發現身體裏的癌細胞,它就會把細胞糾正或者殺死,一旦BRCA基因突變,相當於“護衛撤防”,就會很難識別身體裏的異常細胞了。而PARP抑制劑進入人體後,就能把有BRCA基因突變這些細胞識別出來,然後把腫瘤細胞的存活路徑打斷,引發腫瘤細胞的合成性致死。它對卵巢癌中有BRCA基因突變的病人效果非常明顯,剛剛召開的歐洲腫瘤內科年會(ESMO)披露了相關研究結果:針對經過初次標準化療的、BRCA基因突變陽性的新確診卵巢癌患者,無進展生存期超過四年半,達56個月,對比是安慰劑是13.8個月,5年未復發的患者達到48%,不僅較安慰劑對照組翻倍(21%),甚至超過了僅用化療的BRCA突變患者的5年總生存率。另外,此前的研究也顯示,PARP抑制劑對於沒有基因突變的病人也有一定的效果,只是有BRCA基因突變的病人用藥效果會更好。 

帶瘤生存也要保證生存質量

卵巢癌患者的復發是非常痛苦的。胡元晶教授表示,初次治療結束後,患者往往由於症狀消失,覺得病已好了,本能會在心裏回避復發這件事。但復發的發生率又非常高,一旦復發,很容易出現鉑耐藥,即對鉑類及大多數的化療藥物耐藥,此時的治療有效率可能只有10%。即使勉強治療下去,在藥物副作用和長期住院、輸液、化療狀態下,生活質量也很低。

胡元晶表示,相對來講,PARP抑制劑服用方式很簡單,口服、不用住院;副作用也比一般的藥物要少,主要是定期去驗血,看有沒有血小板的減少、有沒有骨髓抑制、有沒有乏力等狀況,其他的像胃腸道的反應、噁心嘔吐會比化療藥物要輕得多。此前的另一個研究表明,PARP抑制劑在BRCA突變的復發患者中,不僅延長了總生存期12.9個月,更提高了近10%的5年生存率,這也是非常難得的。目前,對於復發,且對鉑類化療藥仍然敏感的卵巢癌患者,已經可以在醫保範圍內使用這一藥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