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她性格軟弱、產後憂鬱,如何建立自信奪回家庭權利?資深心理諮商師談個案故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18日 00:00   華人健康網

我有一位來訪者,因嚴重的產後憂鬱症前來。原因是,她在現在的家庭和原生家庭中,都嚴重缺乏權力空間。

她生活在典型的重男輕女家庭,五六個姐妹,最後一個是弟弟。她多次被父母拋棄,幾次是送人,一次是放到了育幼院,這是極爲可怕的經歷,導致她性格軟弱,不敢爭取話語權和利益。

她現在的家庭,也是嚴重的重男輕女,雖然她生了一個兒子,但在新家庭,最有地位的是婆婆,接著是丈夫,接著是婆家的各種人,譬如小姑,而她的地位最低。

和她諮商的過程,我主要是鼓勵、認可和支持她。她逐漸開始轉變,最後成爲一個有些兇悍的女人,請走公婆,也嚴重警告了小姑等婆家人:這是我的家,如果你們過來,請記住你們是客人,我才是主人,如果你們搞挑撥離間,別怪我不客氣。

對丈夫,她過去言聽計從,現在是常常主動爭吵。丈夫對此很生氣,但有一次坦誠說,過去妳很聽話,我覺得很好,但說實話看不起妳,也不愛妳。現在妳變得很兇,但妳能力強了很多,我發現自己更愛妳了。

後來他們要生第二胎,丈夫想請婆婆過來幫忙坐月子。婆婆也很想來,並誇下海口說,這個家族裏的所有孩子,都是她帶大的。這樣說,明顯是爲了爭奪權力,以後可以拿這個當作資本,在整個家族裏維護她至高無上的話語權。

我的來訪者不想讓婆婆來,因爲之前婆婆「幫忙」坐月子的經歷有如噩夢。現在和婆婆關係也不算好,所以她對丈夫說:產後最需要照顧的是我,但你媽根本就不會照顧我,我不想讓她來。他們的關係一度陷入僵局。

我和她多次探討這件事,要弄清楚這個家族中的權力遊戲。家庭中不僅有美好,也有殘酷的權力遊戲。生育和養育,都是權力。因爲新生命的出生,自然將改變整個家庭的權力格局,孩子親誰、認可誰,意味著誰的權力會增大。

作爲生育者和養育者,母親在這一點上具有極大優勢,當然這也是付出極大代價換來的。這時候,如果有人嫉妒母親的這個權力,要去爭奪,就會導致嚴重的家庭權力戰爭。這是婆媳大戰的根本。

讓帶著本心的我和你的本真相遇

過去我一直不太明白,爲什麼許多女性生育後,照理說是最需要照顧的時候,卻容易遭遇可怕的對待。爲什麼我見到大多鬧離婚的家庭,是孩子出生後才開始家庭大戰。直到我理解「新生命就是權力,生育和養育就是權力」,終於能看透徹。

譬如,來訪者的婆婆最初嫁人時,同樣是被老公整個家族所排斥,她在家族裏的地位最低。但她生了四個孩子,四個孩子逐漸長大,她在自己的小家庭裏,就有了至高無上的地位。

婆婆的丈夫(即公公),在年輕時是被爭奪的物件,而且很多兒子容易站在自己母親那一邊,於是會忽視妻子和孩子。孩子長大自然不親他,於是公公老了之後,就成爲整個家庭中可有可無的存在。

等這四個孩子都成家,意味著,婆婆生出了屬於她自己的家族。這個時候,品嚐過權力變遷滋味的她,很容易會和自己的媳婦們爭奪權力。

就像輪回一樣,來訪者的丈夫,也是站在母親那一邊,但這個男人沒意識到,新的權力變遷在發生。如果他只是單純維護母親,爲難妻子和孩子,那麼在他自己的新家庭中,他將失去自己的權力,等他老去,也會成爲和自己父親一樣可有可無的存在。

談清楚這些以後,我的來訪者和丈夫做了幾次深談,把這個權力遊戲的變遷,清晰透徹地告訴丈夫。丈夫被氣得不得了,但從此之後,他不再叫媽媽過來帶二寶了,也改變了對妻子和孩子的態度。於是,這位來訪者的二寶,就成了第一個不是給婆婆帶的第三代孩子。

經過這樣的戰爭,我這位來訪者才第一次清晰地感覺到,她終於成爲自己家的女主人,擁有一個可以自己說了算的家。她的產後憂鬱症,至此徹底消失。

我多次講課時都會講到這位來訪者的故事,這是一個家庭代代輪回的故事。當赤裸裸地講清楚其中的權力遊戲,許多人會被震撼,然後就更知道該怎麼做了。

權力規則,其實就是「我與它」的關係。我將你視爲達成我的目標物件與工具,總之是試圖建立一個都是我說了算的空間。珍惜規則,實際就是「我與你」的關係。我不控制你,更不忍將我的各種知識和本領用在你身上。我只想讓那個帶著本心的我,和你的本真相遇。

著名科幻作家以撒.艾西莫夫(Isace Asimov)在他的小說《基地》(Foundation)中講了一個這樣的故事:醜陋無比的「騾」掌握了操控人心的能力,他能像調控一個有刻度的錶盤那樣,精準誘導出別人的各種情緒情感,因此征服了宇宙。但他一直不忍心將他的這個本領,用在他心愛的女人身上。那個女人是唯一一個見過他的醜陋,仍然關愛他的人。

那些能以本心行走在紅塵中的人,都是非常可貴的人。

但我們仍需要完整地看到權力規則和珍惜規則。我們可以使用權力規則保護自己和所愛的人,也可以使用權力規則去建構事業。但同時,我們要知道,只有珍惜規則,才能建構愛,才能讓你碰觸到你的本真,和人性的本真,乃至世界的本真。

也正如馬丁‧布伯所說,將彼此視爲工具利用的「我與它」的關係時時刻刻存在,真愛的「我與你」的關係是瞬間,而不是「我與你」是對的,「我與它」不該存在。

在親密關係中,當發現對方已經無情地啓動了權力遊戲,你別傻傻啓動聖母模式,如果這麼做了,很容易將對方推向邪惡,這時,你最好也啓動權力規則,讓對方知道,你清楚在發生著什麼。

對我而言,我深刻認識到,只有當我能好好捍衛我的空間,成爲一個有強大自我的人,我才能更好地在某些時候放下自我,建構「我與你」的關係。

本文出自世茂出版《爲何你總是會受傷:資深心理諮商師分析精神案例,全面梳理關係中的傷口》一書

原文網址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262/80432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