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獨處是一種享受?打招呼、拒絕邀約~旁人輕鬆的舉動,他都要耗盡時間練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1日 00:00   華人健康網

陸姐的報表沒有交,待會提醒時語氣不能太僵硬。她今天換了新帽子,記得誇好看。

晚上回家後打電話給爸爸,不要不耐煩。談上次與他去醫院檢查到的肋骨斷裂,掛斷時說晚安。

下班後去小丁那兒打牌,進門對他女友喊聲「大嫂」。關心他們今年的婚期,給予祝福,不能抽菸。

中午十二點半修理水管的師父會來,不要提醒人家脫鞋。電話裏聽口音是老鄉,可以攀談問問能不能算便宜點。

我的隨身包裏都會放個小本子,記錄著今天要與誰人打交道、該怎麼說話、怎麼說才能不尷尬。

不知道有沒有人和我一樣覺得,哪怕是與旁人簡單的問候都吃力?在身邊人眼裏,我很豁達樂觀,是能在一分鐘內講三個笑話的男人。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僅那一分鐘,就耗盡我前一天整晚的時間來排練。

只有在萬籟俱靜晚風吹拂之時才能感受到真實的自己,至於那白天圓滑世故忙碌不堪的,只是我的軀殼罷了。在這紅塵俗世中打滾,免不了你幫我、我幫你,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成了必然。我承認我躲不過,但至少回到家中能有一片方寸之地,容我苟延殘喘。亦不想在旁人眼中太怪,只能慢慢學習爲人處世彬彬有禮,將它獻給你。

他們互相招呼著,去公司樓下的居酒屋,那裏的豚骨湯燒得順滑且入喉香濃。在狹小電梯裏互相抵著肩膀,眉眼帶著笑意,我說我很期待晚上的冰啤酒與促膝長談,只可惜母親生病,須去醫院照顧。

諸多類似的謊,說得口乾。漸漸的也沒人邀我同去消遣,他們都說,阿宇是個好人,好說話,會講些黃色笑話,只是母親身體不好,有個南京的女友隔三岔五(按:每隔三、五天;常常)搭飛機來福建爲他煲湯。

我也樂得輕鬆自在,回到家中將衣物一掛、鞋一甩,跳到鬆軟的沙發上打滾,活在一個人的世界裏真好。有的時候肚子餓了,就打電話給公司樓下居酒屋叫外賣。我可以肆無忌憚的唱著蹩腳的粵語歌,披著寬大舒適的浴巾,抽一根不遭受白眼的香菸,將客廳的燈光調成暖色,拿出從妹妹那兒搶來的粉色凱蒂貓化妝鏡欣賞自己的帥臉。搭計程車到環島路,雙人腳踏車我一個人騎,就這樣飛馳在海邊,越騎越快,越騎越快,直至風聲灌入耳裏時再來個漂移。你看哪,我一個人玩得多開心!

最害怕的是獨自上街遊玩,突然冒出個人,拍著我的肩說:「嘿,哥們兒」,就像被雷劈了一樣,腦海裏沒有打草稿似的,一片空白,脣齒不停打顫,欲言又止,最後只能趕緊裝作變個臉色,稱吃壞肚子腹中絞痛,落荒而逃。過了下個街角後走兩步再猛然的回頭,見身後無人才能撫胸鬆口氣,心裏盤算著下次與他會面該是怎麼個說辭?說自己繞了三個街區也沒找到廁所,還是去醫院打了兩瓶點滴?

若有人問我這樣活著累不累?我也不知該怎麼回答,只能說是從衆多很累的生活方式裏選擇了一個最輕鬆的。和同事處好關係,拍好上司的馬屁,每晚八點打電話給女朋友,與常人並無兩樣。在取得同事的善意、上司的看重以及一位愛我的女人的同時,我只不過是喜歡安靜一些而已。

我總是一個人去熱便當、一個人泡茶、一個人插花、我把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都自私的留給自己一個人。如果你偶爾察覺到我的冷淡,那一定是夜晚,沒有關係,只須再過九個鐘頭,你會再次看到我如同往常的笑容。

在那之前,別打擾我。

——阿宇

本文出自任性出版《當你孤獨時,你能做些什麼:它能成就一個人,也能毀掉一個人,你屬於哪一種?》一書

原文網址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318/82164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