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名廚菜色獲評如嚼蠟 如何挽回名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9日 20:00   優活健康資訊網

名廚菜色獲評如嚼蠟 如何挽回名聲?

▲名廚菜色獲評如嚼蠟 如何挽回名聲?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小時候,湯瑪斯.凱勒(Thomas Keller)在母親管理的棕櫚灘餐廳(Palm Beach restaurant)廚房裏幫忙,後來培養出對烹飪的熱愛,激發他踏上主廚之路。獲得無數讚譽並贏得多項頗具名聲的獎項之後,凱勒累積出好名聲,被譽爲世上最巧妙的廚藝家之一。

就因爲這樣,當《紐約時報》的首席餐廳評論家彼特.威爾斯(Pete Wells)刊出嚴詞批評、大力抨擊凱勒在紐約的本質小館(Per Se)時,才會喧騰一時。威爾斯說,他在本質小館(用餐時間爲二○一五年秋冬之際)的三道菜晚餐經驗「最客氣的說法是相當無趣,最惡毒的說法則是讓人失望透頂。」他毫無保留,用「敷衍隨便」、「淡而無味」、「莫名其妙」與「味如嚼蠟」等話來描述他選的菜色。

那麼,身爲知名完美主義者兼屢獲殊榮的凱勒主廚,如何回應這一大打擊?遙想四年前,說本質小館是「紐約市最棒的餐廳」的,也剛好是這份報紙。

他道歉了。

在一份謙遜且振奮人心的聲明中,凱勒爲本質小館表現不佳負起全責,並承諾一定會改進。「我們自豪於維持最高水準,但這一路上也犯了一些錯。」凱勒在官網上的聲明中坦承,「很抱歉讓您失望了。」

幾個月後,接受《城與鄉》(Town & Country)雜誌訪談時,凱勒表示,他並未把威爾斯的評鑑當成是對他個人的攻擊。「我們可能太自滿了。」他說,「我發現,或許我們這個團隊太傲慢,過度膨脹自我了。」

在《紐約時報》的評論刊出後沒多久,凱勒便走訪他擁有的各家餐廳,和一○二九位員工會談,並提出解釋。凱勒說,要降低評論的殺傷力,唯一的方法就是一次招呼好一位顧客。在頂尖主廚被奉若神明的美食世界裏,凱勒的反應是一股清流。同時,從更大的格局上來看,這也顯露出在凱勒的同事眼中,凱勒性格的一大優點:他有能力從負面回饋中受益。

爲何我們都需要回饋意見
在你對凱勒的聲明嗤之以鼻、說這不過是虛僞的公關手段之前,先想想看這麼做實際上有多困難:接受措辭嚴厲的負面批評、吞下你的驕傲,然後道歉。

得獎常勝軍主廚格蘭特.奧赫茲(Grant Achatz)在凱勒手下工作了四年,任職於凱勒在加州名聲響亮的餐廳──法式洗衣坊(French Laundry),奧赫茲說明了這種反應如何內建在他過去名師的DNA裏。

「發生這類事件時……他立即以正面方式反應,並試著把事情做得更好。」奧赫茲說,「一般人會猜想他很自我或很傲慢,但他並不是這樣的人。」

如果你跟我一樣,你很快就會想到類似的情境,但你很難用這麼大度的態度去回應批評。我們不難理解爲什麼。人對於自己的工作、信念和想法都有感情。當然,我們或許會宣稱自己想要學習與進步,想成爲最好的自己,然而,一旦有人告訴我們該怎麼做才能達成目標,我們就會變得緊張、敏感、難受。

但,如果你學著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批評,又會怎麼樣呢?如果你找到方法,可以把這些評論的效果從攻擊轉爲有價值的意見,情況會變得如何?

我們可以把收到的回饋意見比作未經琢磨的鑽石。對於未受過訓練的人來說,剛剛挖出的寶藏看來可能毫無價值,甚至根本不入眼。但是,經過漫長且複雜的整理、切割與打磨之後,便能顯現出真正的價值。同樣的,學著從批評當中受益,也是一種寶貴的技能。

當然,你得到的回饋意見不見得都是批評。適時的恭維或一點點的奉承,會讓你微笑。但,就算是真誠的讚美,如果你不學習用正確的態度來看待,長期下來也會有害。

那麼,你要如何才能從他人的回饋意見中得到最大效益?

(本文摘自/可以柔軟,不代表你必須一再退讓/時報出版)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