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動用29次否決權 世貿組織上訴機構怎麼辦?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11日 00:01   參考消息

  原標題:金參考|美國動用29次否決權 WTO怎麼辦?

  參考消息網12月11日報道 12月11日,或將被載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史冊。這天,被稱爲國際貿易“最高法院”的世貿組織上訴機構只剩最後一名法官在任。結果是,世貿組織成立近25年來首次出現“停擺”。

 當地時間12月10日,在瑞士日內瓦世界貿易組織總部,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中)宣佈,上訴機構將於11日起正式“停擺”。(新華社發) 當地時間12月10日,在瑞士日內瓦世界貿易組織總部,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中)宣佈,上訴機構將於11日起正式“停擺”。(新華社發)

  隨着其三大功能之一——貿易爭端解決功能——的基本失效,世貿組織成了四肢不全的“殘疾人”,不再可能履行成員賦予的職責。

  2017年上半年以來,上訴機構“癱瘓”的威脅就像魅影一樣緊隨世貿組織。今天,噩夢變成了現實。這是除美國以外的所有世貿組織成員的悲哀,也是全球工商界的悲哀。今年5月退休的上訴機構大法官彼得·範登博舍曾不無悲憤地指出,“歷史是不會原諒那些造成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構崩潰的人”。

  人們將永遠記得,是華盛頓使得上訴機構無疾而終。爲了“致殘”上訴機構,美國採取了雙管齊下的策略。一方面,它濫用世貿組織一票否決的決策機制,無視其他成員的強烈反對,竭力阻撓上訴機構遴選新成員。兩年多來,世貿組織幾乎每個月都開會討論法官補選議題。110多個成員提出了啓動上訴機構新法官遴選程序的提議。但是,美國依然無動於衷,以“其關切未能得到其他成員認真對待”爲名,連續29次否決啓動新法官遴選程序。

  針對美國所謂上訴機構“體制性”關切,中國和歐盟等40多個成員向世貿組織提交了改革提案,逐條作了回應,提出了建設性的改革建議。然而,美國卻始終對這些改革方案置若罔聞。

  另一方面,美國釜底抽薪,從預算上卡上訴機構的脖子,飛舞大刀,將上訴機構2020年的預算砍掉近90%。這樣,上訴機構非但無力受理新案件,連手頭正在審理的案子也沒有經費去完成。

  上訴機構是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的重要組成部分,爲多邊貿易體制提供了“安全性”和可預見性。因此,上訴機構被奉爲“世貿組織皇冠上的明珠”。一旦上訴機構“停擺”,世貿組織只能發佈不具強制執行力的由專家組作出的“初裁”報告。它約束成員遵守國際貿易規則的能力就將大大削弱,直接損害多邊貿易體制的權威性和有效性。

  美國爲什麼要置上訴機構於死地?

  首先,這與美國長期以來對世貿組織上訴機制的質疑有關。早在二十多年前,美國國會就曾對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的建立舉行過激烈的辯論。直至克林頓總統多次直接干預後,烏拉圭回合談判成果之一的《關於爭端解決規則和程序的諒解》才在國會獲得通過。這一協議確立了對成員間貿易爭端的自動強制管轄權,強化了對裁決的執行力度。它規定,世貿組織上訴機構不僅對國際貿易爭端有終審判決權,其裁決結果還具有強制執行力。對於拒不執行上訴機構裁決的成員,世貿組織可授權勝訴方對其進行貿易報復。《關於爭端解決規則和程序的諒解》是目前爲止唯一可以使美國改變其決策的國際協議。而這卻正是從來不願接受國際協議管轄的美國一直對上訴機構看不順眼的主要原因之一。

  早在川普成爲白宮主人之前,美國政府就曾多次批評上訴機構“逾越了爭端解決機制賦予的權限”,宣稱其判決“削弱了美國應對貿易爭端的能力”。2016年,奧巴馬政府還因這個原因,阻止韓國法官張勝和和前美國貿易官員珍妮弗·希爾曼連任法官。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個人好惡也對美國對上訴機構的態度產生重大影響。他出任現職前,曾擔任美國鋼鐵行業貿易律師,常與世貿組織上訴機構交手,對其積怨甚深。《舊金山紀事報》報道世貿組織困境時曾提及戲劇性一幕。16年前,他被美國政府提名爲世貿組織上訴機構法官,但世貿組織其他成員卻最終選擇了另一名候選人。萊特希澤出任美國貿易代表後,主張對世貿組織上訴機構進行脫胎換骨的改革,或者乾脆讓其“關門大吉”。他認爲,“摧毀”世貿組織或許是重建這一組織的唯一途徑。

  再者,世貿組織上訴機構對美國不利的裁決也讓美國非常惱火。儘管美國在世貿組織打官司,無論是作爲被告還是原告,都是勝多敗少。比如,中國加入世貿組織18年來,美國告中國的案子總共有15個。根據美囯的評估,美方勝訴的有10個,其餘5個則是平分秋色。然而,美國仍然抨擊世貿組織。因爲美國雖然贏了大多數案子,但世貿組織沒有支持它有關中國的非市場經濟地位和產業政策方面的立場。

  即使美國在世貿組織中輸官司的比例低,美國依然抵制上訴機構對自己不利的裁決的執行,成了世貿組織中的“老賴”,經常被其他成員狀告。在過去的十八年間,美國有15起執行之訴。在美國眼裏,只要美國輸官司,就是上訴機構的不公平。

資料圖片:世貿組織總理事會會議,美國代表席位。(路透社) 資料圖片:世貿組織總理事會會議,美國代表席位。(路透社) 

  那麼,美國真要一棍子打死上訴機構嗎?其實,美國的意圖是,先按自己的意願重塑上訴機構,使之更好爲己服務;如果最終沒能如願,就判它“死刑”。“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已經成了美國對國際組織的態度,也是“美國優先”的體現。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不皆是如此嗎?

  美國“致殘”上訴機構,最終目的在於恢復關貿總協定時期實行的仲裁。因爲仲裁不具強制性,美國可以憑其無與倫比的實力,在貿易糾紛中碾壓對方,永遠處於不敗之地。如果美國敗訴,仲裁便成了一紙空文。在美國贏了官司的情況下,對方則只得老老實實地履行仲裁。如此,貿易爭端的解決不再是基於規則,而是基於實力。解除上訴機構的強制性裁決的約束後,美國將能更加隨心所欲地行使霸權。正如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所警告,世界經濟就將倒退回“叢林法則”時代。我們將從一個以規則爲導向的國際貿易體系變爲一個以力量爲導向的體系。顯然,美國改革上訴機構的目標同其他成員的願望背道而馳。

  時至今日,如何消除上訴機構現在面臨的危機?

  有貿易專家建議,爭端雙方可以協商並接受專家組的“初裁”,並把它作爲最終裁決結果,從而避免爭端解決陷入“懸而不決”的境地。歐盟、加拿大和挪威商定在世貿組織之外成立一個臨時上訴仲裁機構,並將很快啓動。這個機構套用世貿組織的規則和程序,聘用退休的世貿組織法官,對有爭議的“初裁”在世貿組織專家組報告的基礎上作出最終裁決。作爲一個應急措施,這個方案有其積極意義,值得成員積極考慮。(文/中國常駐日內瓦聯合國代表團原副代表 周小明)

 資料圖片:瑞士日內瓦,世貿組織總部。(路透社) 資料圖片:瑞士日內瓦,世貿組織總部。(路透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