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記者觀察:從G20到WTO 沙特外交正在放眼更大舞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8月01日 11:46   中國新聞網

  沙特時間7月8日,在世界貿易組織規定的總幹事候選人提名截止日期到來之前,沙特政府宣佈提名沙特王室辦公廳顧問、前經濟計劃大臣穆罕默德·圖維基裏爲世貿組織新任總幹事候選人。對全球性組織“掌門人”的職位表現出熱情,這對“石油王國”沙特來說,十分罕見。沙特代表團在向世貿組織提交的備忘錄中強調,沙特堅定擁護多邊貿易體制和世貿組織在該體制中發揮的核心作用,而圖維基裏本人則在之後的世貿組織大會上直言,該組織“正處於衰退中,而改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必要”,他表示,期待帶領這一組織“專注於成功”。

  儘管圖維基裏曾在匯豐銀行和摩根大通等銀行和投資機構工作過,並曾擔任沙特統計總局局長和經濟規劃大臣及內閣成員等要職,但相比之下,另外幾位候選人也不遑多讓,特別是來自埃及和尼日利亞的兩位國際組織前高級女官員,擁有豐富的國際經濟和外貿領域工作經驗,關於世貿組織下一任總幹事最終花落誰家各方預測結果不一,但無論圖維基裏能否勝選,沙特都已經展現出了希望在全球範圍內提升影響力的決心和意願。

  這樣的決心和意願很大程度上還體現在沙特政府對媒體的態度上。記者到沙特擔任記者五年有餘,除與中沙兩國關係密切相關的活動之外,專訪到沙特大臣(部長)級以上官員的次數屈指可數。常駐沙特的外籍記者的經歷大多也都類似,有的人甚至把沙特官員整體列入“世界上最難採訪到的人羣”之列,也正因如此,當圖威基裏主動聯繫到包括記者在內的多名駐沙外國記者表示可以接受採訪時,大家的第一反應都是既喜又驚。

  不僅僅是世界貿易組織,按照目前政府公開的資料,穆罕默德·圖威基裏是沙特本國直接提名的第一位全球性國際組織負責人的候選人,而這似乎也符合從2015年往前數十載以來沙特一貫的“低調”外交政策。由於國家安全長時間處於美國的保護之下,沙特一直以來都是“默默”用自己在政治和經濟領域的實力影響周邊的海灣和阿拉伯國家,目之所及的最遠處或許就是東南亞的伊斯蘭國家(伊斯蘭合作組織總部設在沙特西部的吉達)。

  就連與自己利益息息相關的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的上一任沙特籍祕書長,也要追溯到遙遠的1967年。沙特國王費薩爾曾因在1973年的石油禁運中展現出沙漠王國的能量而備受國際社會尊敬,禁運直接導致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遭遇歷史上的首次石油危機,美國當年國內生產總值據說下降4.7%,但事實上當時沙特等阿拉伯產油國也是因爲美國在贖罪日戰爭中軍援以色列而被動作出了這一選擇。在使用石油這一武器向對手施壓的問題上,沙特領導人們歷來都顯得十分謹慎,直到2020年3月的石油價格戰。

  從表面上來看,沙特外交政策的調整從“佛系”轉向“奮發有爲”不過是五年之內的事情。換而言之,幾乎是與年輕的王子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成爲王儲同步開始的。除了大力支持也門總統哈迪爲代表的政府、組建同盟發動針對也門胡塞武裝的軍事行動之外,從與抵制卡塔爾的沙特、埃及、巴林和阿聯酋四國聯盟,到伊斯蘭反恐軍事聯盟、紅海和亞丁灣沿岸國家理事會,再到“中東戰略聯盟”也就是阿拉伯版的“北約”, 沙特已經和正在組建的國際合作與協調機制至少還有四個。

  儘管仍然能看到阿拉伯“北約”這樣有着明顯美國影子的合作機制,但細分下來,從與卡塔爾斷交,到以“伊斯蘭”爲共同核心價值觀的反恐軍事聯盟,沙特更看重的顯然是自己獨立打拼出來的“江山”,而這樣的“江山”也是時勢造就。阿拉伯之春爆發後,部分傳統強國影響力逐漸下降,沙特逐漸從中看到了引領中東的希望,並希望從傳統盟友那裏得到支持,但從奧巴馬當政時期開始,美國與沙特之間的矛盾就開始越來越多,特別是伊朗核協議的簽署,被沙特視爲核心利益被嚴重侵犯。川普上臺之後,沙特方面以鉅額軍售訂單釋放善意,但並未換來美方的全身心投入,而是僅僅將其繼續視爲自己中東戰略的抓手和武器裝備的市場,川普曾揚言,“沒有美國的支持,沙特的生存維持不了兩週”。我欲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儘管現階段在軍事上對美國高度依賴的現狀無法從根本上改變,但在政治和經濟上,沙特早早就開始做了另一手準備。

  在諸多的國際合作機制中,最新和最大,同時也是現在最讓沙特引以爲傲的,就是2020年其擔任年度輪值主席國的二十國集團。儘管在二十國中沙特的經濟實力僅明顯強於南非和阿根廷,與土耳其不相上下,但從2019年末擔任輪值主席國開始,“沙特領導二十國集團”甚至是“沙特王國引領世界經濟發展”之類的標題一直在當地媒體上層出不窮。夢想也好,願景也罷,作爲第一個擔任二十國集團輪值主席國的阿拉伯國家,沙特已經創造了歷史。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親自爲這一年制定了“爲所有人發現21世紀的機遇”的口號,而在接任輪值主席國,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沙特倡議並主持召開的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特別峯會及其前後的數十次部長級會議,爲特殊階段無法見面的政府首腦和高官們提供了多邊交流平臺,而這一平臺在現今全球化進程面臨重大挑戰時顯得尤爲難能可貴。

  二十國集團是各方在財政和金融領域的博弈之地,而在多邊貿易體制與國際貿易秩序遭遇空前衝擊之時,圖威基裏競選總幹事的世界貿易組織則更是短兵相接的戰場。在外界看來,現任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提前離任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倡導的開放貿易和國際合作與美國總統川普不斷挑起的國際貿易爭端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在與記者見面時,圖威基裏多次強調,如果他能夠成功當選總幹事,將會推動所有成員達成共識進而實施改革。這是幾乎所有候選人的共同目標,但達成這一目標遠比提出這一目標困難得都得多。

  沙特媒體對圖威基裏的競選之路倒是很樂觀。沙特財團出資、總部設在英國倫敦的《中東報》刊登的一篇評論說,沙特擔任二十國集團年度輪值主席國對於圖威基裏來說不無裨益,但文章同時也承認勝選的難度相當之大,但是“有機會提名國際組織負責人的候選人就很重要。沙特必須在這些(國際)組織中佔有一席之地,無論它們是政治上的還是經濟上的”。作爲昔日的沙特皇家空軍戰鬥機飛行員,圖威基裏如果能夠成功進入世貿組織這艘大飛機的駕駛艙對沙特來說是件好事,即便是未能當選,從政府提名他的行動中展現出的態度對於外交來說也十分重要,特別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和石油價格持續走低的大環境下,沙特得拿出新的武器來。(總檯記者 李超)

【編輯:於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