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納瓦利內“昏迷事件”: 俄羅斯與西方的新一輪明爭暗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9日 13:21   中國新聞網

  俄羅斯與西方的新一輪明爭暗鬥

  克里姆林宮新聞局本月14日援引俄羅斯總統普京同法國總統馬克龍通電話交談時的話指出,就俄反對派人士阿列克謝·納瓦利內的所謂“中毒昏迷事件”對俄方進行毫無根據的指責“是不妥當的”。普京在通話中指出,爲查清事件的真實情況,需要德國專家向俄方轉交納瓦利內樣本的官方化驗結果和生物材料,並與俄羅斯醫生建立合作。在“昏迷事件”紛擾近一個月時間裏,俄與美西方有關立場大相徑庭。

蹊蹺的“昏迷事件”

  8月20日,納瓦利內在從託木斯克飛往莫斯科的航班上出現不適,飛機緊急降落在鄂木斯克機場。隨即,納瓦利內被送往鄂木斯克市的一家醫院,並被安置在重症監護室。入院後不久,鄂木斯克急救醫院的醫生做出了初步診斷,稱納瓦利內昏迷是由一種味道鹹、無色、名爲羥丁酸鈉的精神病藥物急性中毒導致。對此,納瓦利內方面並不認同。反腐基金會新聞發言人亞爾梅什稱,納瓦利內在登機前沒有任何症狀,只是在航班起飛前曾在託木斯克機場的咖啡店喝過一杯熱茶,其健康狀況急劇惡化的原因,“很可能是被人下毒了”。

  得悉納瓦利內昏迷,克里姆林宮相當重視。俄羅斯總統新聞祕書佩斯科夫當時表示,其對住院治療的納瓦利內“非常關注”,如果有證據證明他中毒,俄政府將對此進行調查。當晚,來自莫斯科俄軍布爾登科總醫院、俄羅斯衛生部皮洛高夫外科中心的復甦專家緊急飛往鄂木斯克,參與診療和救治。鄂木斯克急救醫院8月21日稱,患者的血液和尿液中沒有發現有毒物質以及毒品曾出現過的痕跡,從臨牀診斷上看更傾向於是代謝紊亂,血糖急劇下降。

  納瓦利內昏迷消息傳出後,西方國家的表現異常活躍。馬克龍呼籲,對納瓦利內住院情況要“完全透明”,稱其準備向納瓦利內及其家人提供包括健康、避難和人身保護在內的“一切必要幫助”。英國外交大臣拉布在推特上說,對納瓦利內在飛往莫斯科的航班上“被毒害”,現在處於重症監護昏迷中“深表關注”。美國總統川普則表示,美方密切關注納瓦利內的情況。

  據報道,德國總理默克爾8月21日曾打電話給芬蘭總統尼尼斯托,隨後尼尼斯托致電普京,詢問俄方能否同意將納瓦利內轉運到德國。普京當時爽快地回答說,沒有“政治障礙”。8月22日,一架專業的德國醫用飛機將仍舊處於昏迷狀態的納瓦利內運往柏林夏裏特醫院。

俄方遭遇美歐責難

  8月24日,德國夏裏特醫院做出膽鹼酯酶抑制劑類物質中毒的初步診斷。德國政府9月2日稱,德國聯邦國防軍實驗室的專家發現,使納瓦利內“中毒”的是“諾維喬克”類毒劑。14日,法國和瑞典的專門實驗室複檢了納瓦利內的樣本,“證實”“諾維喬克”類毒劑存在。幾周來,所謂俄羅斯“故技重施”、像“毒殺”叛逃間諜斯克裏帕爾及其女兒一樣針對納瓦利內的言論,鋪天蓋地地佔據美西方媒體顯著位置。

  德國總理默克爾、外長馬斯8月24日表示,強烈要求俄當局對這一事件進行全面、徹底的調查,將全部涉案人員繩之以法。德總理府在聲明中指出,俄羅斯政府應查清納瓦利內“中毒事件”真相,調查涉案人員,追究其法律責任,並保持最大限度的透明。默克爾9月3日稱,有關“企圖毒害”納瓦利內的信息“令人不快”。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9月3日發表聲明,稱歐盟呼籲國際社會共同應對俄羅斯反對派人士納瓦利內事件,“歐盟保留採取包括實施限制措施在內相關行動的權利”。

  美國國務院9月8日發佈七國集團國家外長聯合聲明,最嚴厲地對“已獲確認的納瓦利內中毒事件”進行譴責,呼籲俄羅斯儘快全面查明該起“挑釁性的投毒攻擊事件”的責任人並加以懲處,履行自身在《禁止化學武器公約》框架下承擔的義務,呼籲俄羅斯儘快查明反對派人士納瓦利內事件的責任人。

  除要求俄方調查所謂“昏迷事件”、懲罰兇手外,美西方又開始將目標瞄準了“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北溪-2”項目總造價95億歐元,由俄氣出資50%,法國ENGIE集團、奧地利石油天然氣集團、荷蘭皇家殼牌、德國Uniper公司和德國Wintershall公司各提供9.5億歐元融資,建設兩條從俄海岸經波羅的海通往德國的天然氣支線管道建設,年輸氣能力達550億立方米。對於該項目的實施,美國、烏克蘭以及部分歐洲國家激烈反對。去年12月,美對該項目實施制裁,致使項目至今處於停工狀態。

  德國聯邦議院綠黨議會黨團主席戈林-埃卡特9月2日表示,需要有人爲納瓦利內遭“諾維喬克”類毒劑攻擊承擔後果,“‘北溪-2’不再是我們能夠與俄方共同實施的項目”。丹麥首相弗雷德裏克森12日表示,支持重新討論“北溪-2”建設項目,“我們不應該依賴於俄羅斯天然氣”。而美國更是興奮異常,在歐洲國家中不遺餘力地製造不和。川普9月8日表示,支持歐洲因納瓦利內的問題而停止落實“北溪-2”項目,“我當然支持(停止實施),我是第一個提出這一點的人”。

  面對來自各方的巨大壓力,原本堅定支持“北溪-2”項目的默克爾立場出現鬆動。9月8日,她在國會基民盟-基社盟黨團閉門會議上表示,目前還未就“北溪-2”項目做出決定,“這應該是一個泛歐洲的決定,而不是德國一國的決定”。

俄羅斯:“中毒事件”是暗算

  針對以美國爲首的七國集團有關納瓦利內事件的聲明,俄外交部9月9日予以強烈譴責,稱這是“一場大規模的虛假宣傳運動,目的是挑動對俄羅斯施加制裁的情緒”。總體而言,這是俄高層針對“納瓦利內昏迷事件”的正式立場。

  無論是美西方國家政府還是主流輿論,均將納瓦利內描繪成俄國內“足以挑戰普京地位”的反對派領導人,暗示俄政府與此難脫干係。俄羅斯輿論則認爲,“納瓦利內昏迷事件”可以確定是俄羅斯遭到暗算。

  克宮對納瓦利內昏迷原因並非“中毒”充滿信心,否則難以解釋普京親自允許其前往德國接受搶救和治療。在鄂木斯克,不僅有該市急救醫院的醫生參與診斷、治療,還有來自俄軍布爾登科總醫院、俄羅斯衛生部皮洛高夫外科中心的專家。但是,俄軍專家沒能檢測出“諾維喬克”樣本。

  俄羅斯銷燬了全部“諾維喬克”,而美曾開發該毒劑。俄對外情報局局長納雷什金9月15日表示,俄境內所有“諾維喬克”毒劑庫存已按照與禁止化學武器組織達成的協議而銷燬並且按規記錄在案,與此事實對立的指控是虛假的。俄羅斯外交部9月5日指出,衆多西方國家以及北約專門機構的專家曾參與研製“諾維喬克”系列的軍用級別毒劑,美國一些軍用級毒劑研發人員正式獲得近150個專利。兩年前,俄國防部科研中心化學分析管理實驗室負責人雷巴利琴科更是肯定地稱,俄有文件可證明美國曾開發“諾維喬克”類毒劑。此間分析人士指出,即便德國、法國或者瑞典的專門實驗室的確檢測出“諾維喬克”類毒劑,也並非納瓦利內昏迷的原因。換言之,俄認爲有人調換樣本,意在詆譭俄羅斯,是赤裸裸的挑釁行爲。

  納瓦利內在俄國內民衆中的真實支持率,遠沒有美西方媒體渲染得那樣高,克宮事實上也從未將其看成是“嚴重政治威脅”。恰恰是基於此,俄主流媒體一直避免稱納瓦利內是反對派領導人,而只是以“博客作者”代之,避免提升其知名度。與此同時,在美西方輿論的炒作下,“諾維喬克”甚至成了俄針對叛徒、異己分子的專有和專用武器。根據常識判斷,所謂俄高層向納瓦利內動手不值一駁。

  此外,納瓦利內現已甦醒,證明其並未受“諾維喬克”毒害。柏林夏裏特醫院9月7日發佈消息,稱納瓦利內的狀況好轉並已從昏迷中醒來。納瓦利內本人15日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照片,聲稱已經能夠自主呼吸而非依靠呼吸機。直接參與“諾維喬克”軍用毒劑的科學家列昂尼德·林克對此認定,納瓦利內從昏迷中甦醒說明他“並未中‘諾維喬克’的毒”。林克表示,即便納瓦利內“中毒”,也並非來自“諾維喬克”,因爲研製“諾維喬克”的目的是頂替核武器,其致死率爲100%。

  爲澄清納瓦利內“昏迷事件”真相,俄政府要求德國專家向俄羅斯轉交納瓦利內樣本的官方化驗結果和生物材料,並與俄羅斯醫生一道合作。

  (本報莫斯科9月19日電 本報駐莫斯科記者 韓顯陽)

【編輯:葉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