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種族“至暗史”之三:少數族裔“傷痕”難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8日 20:32   中國新聞網

  新華社北京9月29日電(國際觀察)美國種族“至暗史”之三:少數族裔“傷痕”難平

  新華社記者楊定都 柳絲

  山火狂燒、煙塵蔽日、疫情肆虐,美國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亞州近來遭遇多重打擊。“火災以及在加州導致1.4萬人死亡的新冠大流行,就像是對該州及其諸多不公平現象的CT掃描。”《華盛頓郵報》這樣評論。

  種族歧視無所不在

  加州是多種族移民大州,當地少數族裔遭遇排外和歧視的歷史也折射出整個美國社會存在的這一痼疾。

  1931年,加州洛杉磯市警察突襲奧爾韋拉街一個市場,逮捕了數百名墨西哥裔美國人,並把他們強行驅逐到墨西哥。這是美國對拉美裔長期歧視歷史上的一個插曲。

  19世紀中葉,美國與墨西哥爆發戰爭,一半以上墨西哥領土被美國吞併,包括如今的加州、得克薩斯州、亞利桑那州等地約23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那裏的拉美裔居民便成了美國公民。此後,墨西哥人等拉美移民大量進入美國。

  美國國內反拉美裔的情緒也隨着移民流入而增長。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美國各地針對講西班牙語者的暴力很常見。大蕭條期間,拉美裔淪爲美國經濟衰退和失業問題的替罪羊,多達200萬墨西哥裔美國人被驅逐出境。

  種族歧視始終伴隨着美國曆史,拉美裔、非洲裔的遭遇,同樣發生在亞裔、阿拉伯裔等少數族裔身上。19世紀80年代的《排華法案》,二戰期間關押日裔美國人的“拘留營”,“9·11”事件後針對阿拉伯裔美國人和穆斯林羣體的攻擊,全都昭示着一個無法否認的現實:美國少數族裔長期受到系統性、制度性的歧視。

  疫情放大種族問題

  儘管對少數族裔動輒實施私刑的年代成爲過去,但美國社會的種族歧視遠未結束,仍以或明或暗的方式體現在現實生活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執法、經濟、民生領域。

  執法領域的種族歧視司空見慣,美國頻頻發生的白人警察對少數族裔濫用暴力的案例即是明證。經濟民生領域,少數族裔在教育、就業、職業發展、收入等方面難與白人享有同等機會,少數族裔與白人之間的貧富鴻溝不斷擴大。統計顯示,拉美裔美國人擁有的人均財富僅爲白人的不到十分之一。

  今年以來,新冠疫情的衝擊令美國種族問題暴露無遺。美國疾控中心數據顯示,在新冠感染率方面,美國拉美裔是白人的2.8倍。報告說,美國系統性的公共衛生和經濟不平等,使少數族裔的新冠感染和死亡風險遠高於白人。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7月一份報告顯示,40%的美國成年人說,疫情暴發以來,針對亞裔美國人的種族歧視或冒犯性言論越來越多。近三分之一受訪亞裔美國人表示,自己在疫情期間曾遭遇帶有主義性質的侮辱或嘲笑。

  “白人至上”毒瘤難除

  美國種族問題的根源之一在於白人至上主義。

  本屆美國政府上臺後,一些政客出於政治目的,非但無意彌合種族鴻溝,更是把身份政治、移民政策等當作政治角力的工具,導致美國社會白人至上主義越來越猖獗。排外主義和仇恨犯罪愈演愈烈,少數族裔處境更加艱難。

  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美國一些政客對移民的污名化助長了仇外情緒,進一步加劇了民衆對外來移民的負面情緒。與此同時,美國黑人男子喬治·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反種族歧視抗議席捲全美,而激進的白人至上主義者也走上街頭,種族矛盾日益激化。

  據美國媒體報道,今年以來至少有497起白人至上主義者襲擊反種族歧視示威者的事件。美利堅大學反種族主義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伊布拉姆·肯迪說,美國處在“白人至上恐怖主義的危機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