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百萬黑人大遊行”25年後 美國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愈發嚴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8日 01:56   中國新聞網

  環球深觀察丨“百萬黑人大遊行”25年後 美國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愈發嚴重

  種族主義問題一直是造成美國社會分裂的主要原因之一。1995年10月16日,來自全美各地的黑人在華盛頓舉行了備受關注的“百萬黑人大遊行”,抗議美國社會對黑人的種族歧視。25年過去了,美國社會的種族歧視非但沒有消除,反而愈演愈烈。

系統性種族歧視無處不在非裔感嘆:是該離開美國了!

  對於非洲裔美國人來說,在美國生活不僅意味着“困難”,有時候還意味着“致命”。

  早在2019年,美國國家科學院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非裔美國人被警察暴力執法致死的可能性是白人的2.5倍。

  2020年人類行爲研究所的研究也表明,非裔美國人比白人更容易受到警察的關注,因輕罪被捕入獄的風險也更高。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指出,非裔美國人在監獄中的比例佔監獄犯人的三分之一,而非裔美國人在美國人口中的比例僅爲13%。

  更令人震驚的是,在系統漏洞下,美國警察在暴力執法致人死亡之後,有99%都被免於起訴。

  自今年5月底非洲裔美國人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執法身亡以來,全美各地以“黑人的命也是命”爲主題的反種族歧視和反暴力執法抗議活動已持續數月。近期,抗議活動愈演愈烈,美國共有超過150座城市爆發規模浩大的抗議活動,但迄今收效甚微。遭遇暴力執法的非洲裔受害者不僅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

美國南加利福尼亞大學種族問題歷史學家艾瑞拉表示,如今,越來越多白人、拉丁裔美國人等也相繼參與到抗議示威活動中,這說明全美社會都已經意識到種族歧視問題的存在,但幾十年來的社會結構性問題很難在短時間內解決。

艾瑞拉:“實際上,美國警察系統的問題跟多方面的因素有關,比如在住房、教育以及其他公共資源方面,都存在很大程度的隔離並區別對待有色人種的現象。”

中國政法大學比較法學研究院副教授潘燈指出,美國種族主義問題由來已久,對美國社會造成的分裂也在不斷持續。

潘燈:“直到今天,美國的很多法律政策的制定者和實施者還習慣性地把解決問題的着眼點定位於‘有色人種應當在社會底層’這個預先假設,這就造成了儘管法律意義上,這個國家已經實現了人人平等,但種族主義仍在泛濫,種族差異還在分化、極化。無論白人精英採取何種手段來緩解一時的對內對外衝突,如果不能從內心深處消除白人種族優越的心態,它制定的政策和處理問題方式都會難以被越來越多已經覺醒的民族所信任。”

  美國新聞網站《赫芬頓郵報》10日發表文章稱,越來越多的非裔美國人開始考慮離開美國,去其他國家生活。

  儘管沒有確切的數據顯示有多少非裔美國人正居住在國外或打算前往其他國家定居,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討論是否有必要繼續留在美國,這種討論在接受過高等教育、相對比較富裕的非裔美國人中更加普遍。《今日美國報》以及世界權威旅遊雜誌《康泰納仕旅行者》早在今年8月就注意到了這一趨勢。谷歌網站也發現,非裔美國人搜索的“如何移居加拿大”詞條數量明顯增加。

聯合國:需正視種族主義根源問題

  美國製度性的種族歧視導致社會矛盾難以調和、分裂日益加劇,也引發了國際社會對美國國內嚴重人權問題的高度關注。

  早在今年6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通過決議,對美國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執法死亡事件表示強烈譴責。

  9月14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5屆會議開幕會上,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巴切萊特特別提到美國警察8月在威斯康星州基諾沙市槍擊29歲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萊克一事,再次敦促採取緊急且有效的行動,來打擊系統性種族主義和種族歧視等問題。

  各國代表也紛紛譴責種族主義和種族歧視,強調國際社會應加緊落實《德班宣言和行動綱領》,切實保障非洲人後裔的權利。

  隨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美國社會的不平等加劇,不僅有色人種感染和死亡比例更高,美國政府首批提供給醫院系統的1750億美元援助,其分配方式也被曝出具有強烈種族偏見。

  據美國凱撒家族基金會日前發佈的報告,美國以盈利爲目標的醫院所獲得的補貼,遠高於那些致力於爲有色人種和少數族裔提供服務的公立醫院和社區醫院。輿論普遍認爲,如此分配救助金,完全是在劫貧濟富,是種族主義和階級偏見的體現。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日前警告說,疫情正導致美國國內的貧富差距進一步加大。美聯儲日前公佈的9月份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官員擔心,缺乏進一步財政支持將加劇少數族裔和低收入家庭的經濟困境。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滕建羣分析指出,種族主義借疫情升溫,加劇了美國社會的矛盾,而調和這一矛盾還需要漫長的過程。

滕建羣:“我們現在看美國的種族現象,應該說既是一個歷史的傳承,同時也是一個現實的反映,而現實來說的話是兩種病毒的疊加:一種是新冠病毒,另外一種是政治病毒。那麼這兩種病毒疊加使美國社會特別是種族方面的矛盾更加激烈。從美國社會來說的話,它有一定的自愈能力,就是說通過不斷地修正自己的社會結構得以完善。但是這是一個長期的、漫長的過程。對美國社會來說的話,非洲裔、拉美裔以及亞裔的這些少數族羣,其實很難進入美國社會的決策層或者是高層,那麼這種現象我覺得要改變,要製造一個平等的社會,是需要長時間的努力。”

  原稿作者丨單麗娟

【編輯:田博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