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環球時報:紀念柏林牆倒塌 西方應推倒心裏的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23:50   環球時報

  原標題:社評:紀念柏林牆倒塌,西方應推倒心裏的牆

  三十年前的11月9日,柏林牆倒塌,兩年後,蘇聯解體。今天重溫歷史,我們會想到什麼?是當年西方的勝利狂歡爲何會那麼短暫,還是它對當下全球大變局的影響?

  柏林牆倒塌被視爲冷戰結束的重要標誌之一。西方一度因此呈現出一派歷史終結的勝利感。但世界是變動不居的,“歷史終結論”言猶在耳,失望與不安已像病毒一樣在西方傳播。尤其是2008年席捲全球的西方金融危機,從“堡壘內部”瓦解了士氣。那些歡呼勝利的人開始用“衰退”“失敗”來形容他們的金融體系。但他們不願承認造成這一變局的正是西方體制的失靈。

  全球經濟版圖的變化清晰地顯示:1980年到2007年,發達經濟體平均佔據全球經濟總量的59%(以購買力平價計算),而發展中經濟體的比重總和爲41%。這個比例已經發生逆轉。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評估,2018年,發達經濟體佔41%,發展中經濟體達到59%。500多年來西方文明的全球擴張進入了轉折期。這是全球發展大趨勢的結果,正是這個大趨勢決定着冷戰之後全球格局的走勢。

  讓西方一些“理論大師”從根本上接受這一變化是不容易的。冷戰表面上是一種軍事對抗,實質上是政治對抗。它不可能因爲敵對一方的解體而在思想上隨之徹底結束。法國總統馬克龍說北約已經“腦死亡”,那不過是因爲在失去軍事的敵人之後,世界上最大的武裝集團的軍事之“腦”開始衰竭,但政治之“腦”依然活着。

  冷戰結束的“勝利感”增強了西方價值觀和體制擴張的衝動,延長了這個政治之腦的壽命。原有的思想、體制的慣性也因此而延續了一定的生命力。其形似散,其魂猶在。即使是現實給了他們一些慘痛教訓,但尚不足以促成其徹底改變。

  冷戰的思維方式及其邏輯是長期形成的,其本身就是西方文明擴張的一個產物。它對這個世界最大的毒害就是將人類不同的價值觀劃分出優劣和等級,並藉此製造對立和分裂。更危險的是,迄今仍有大國依據這種劃分來確定其全球戰略。它難以適應全球發展的大趨勢,幻想着藉助複製冷戰的場景來應對。尤其是在面對以中國爲代表的發展中國家的全面崛起時,總會急迫而習慣性地舉起冷戰的旗幟,並渴望成功地再造一個“勝利”。

  有人在刻意尋找新對手甚至製造假想敵,製造危機感,以期能激勵自身的警醒和凝聚力。有人死抱着向全球傳播其價值觀的舊觀念,頑固地要將全球發展整合到其“普世”的軌道上。那些看上去已經消失的冷戰思維,其實不過是暫時沉積在心底而已,稍有刺激,很快就會像中了“勾魂術”的邪一樣,浮現出來。

  全球化的鉅變表明,幾十億人賴以生存的地球隨兩大軍事集團轉動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沒有人希望危險的平衡重現。它不只是讓柏林牆兩邊的人們都生活在威脅中,甚至曾將整個世界拖入了核恐怖。西方在紀念柏林牆倒塌30週年的時候,理應把自己心裏的那堵牆推倒,不要讓冷戰的殭屍公然走到大街上去,驚擾和平的人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