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震驚越南的“法輪功”邪教殺人藏屍案,判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2日 08:48   環球時報

  原標題:震驚越南的“法輪功”邪教殺人藏屍案,判了!

  近日,震驚全越南的“法輪功”殺人藏屍案,在該國平陽省人民法院宣判,主犯被判處死刑,另外3人分別被判處22年、19年、1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據悉,由於兇犯作案手法十分殘忍,此案一直在越南國內備受關注。

  兇手爲4名女性“法輪功”人員,主犯系“80後”

  根據越南媒體報道,此案的主犯名叫範氏天霞,女,1988年出生,是越南胡志明市新富區居民。範氏天霞畢業於胡志明市一所大學,曾留學日本,返回越南後在跨國公司擔任日語翻譯,開過咖啡館,但最終被邪教“法輪功”所蠱惑。

  如今,她作爲這一殺人藏屍案的主犯,因犯殺人罪被判處死刑。

  其他三名犯案人員的情況如下:

  黎玉芳草,女,1990年出生,大學文化,前江省居民。黎玉芳草因犯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犯不檢舉罪犯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共計有期徒刑22年。

  阮玉心萱,女,1979年出生,碩士,廣義省居民,曾任大學講師。阮玉心萱因犯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犯不檢舉罪犯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共計有期徒刑19年。

  鄭氏紅花,女,1953年出生,範氏天霞之母,犯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12年,犯不檢舉罪犯判處有期徒刑1年,共計有期徒刑13年。

  據越南媒體報道,該案於2019年5月15日案發,2020年4月23日起訴。6月25日開庭,由越南平陽省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這起殺人藏屍案。

  庭審中,公訴方指控,該案繫有組織犯罪,4被告在實施殺害被害人的行爲時,討論並確定了犯罪時間和分工,並對受害人採取了行動。被告人範氏天霞系策劃者、領導者,在審訊期間沒有悔改之意,且有加重處罰的情節。

  平陽省人民委員會代表認爲,4被告的行爲殘忍,對社會構成危害,構成殺人罪的理由充分。該團伙的活動違反法律規定,違背公序良俗。該團伙上述行爲表明,狂熱和盲目崇拜會引發殘暴殺人行爲。

  對此,法院在7月3日宣判時表示,範氏天霞等的罪行嚴重危害社會,她策劃犯罪活動,準備犯罪工具,殺害2人,據此,決定以殺人罪判處被告人範氏天霞死刑。對其他3名被告人判處22年至1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除了上述的刑罰,平陽省人民法院也強制被告人範氏天霞向死者陳德靈家人賠償逾2億6200萬越盾,資助撫養陳德靈母親每月150萬越盾;其餘3名共犯也分別向死者家人賠償逾1億8000越盾。

  可怕的水泥桶藏屍案

  此案之所以會引起越南社會強烈關注,源於此案中4名涉案人員的作案手法極爲殘忍,是殺死2人後,把他們封藏在了水泥桶裏…。。。

  據越南媒體報道,其具體案情是:2019年5月15日,平陽省寶邦工業區紅河社區一房主在入住新購房屋時,發現屋內有2個裝滿混凝土的藍色大塑料桶。他請人打破搬走,但令人震驚的是水泥裏有兩具已經腐爛的屍體。男子馬上報警,這起轟動越南的案件由此被發現。

  經法醫鑑定,警方確定2名死者均爲男性,並通過查詢房屋租賃信息,鎖定了犯罪嫌疑人。

  4名女性犯罪嫌疑人於2019年5月17日晚上被捕,當時她們住在距離案發現場約50公里的平陽省土龍木市一家酒店。

  警方很快查明,這是一起與邪教“法輪功”有關的離奇血案。2名男性“法輪功”人員被“同修”當做“惡魔”殺死,並鑄進水泥桶。

  越南新聞網2020年7月3日報道稱,被告人是(“法輪功”)邪教成員(cult members),他們習練“法輪功”(practised Falun Gong)。

  被害人也是邪教“法輪功”人員

  起訴書稱,範氏天霞是一個8人小組的頭目,他們均是“法輪功”成員。被告人與2名男性受害人聚集一處,並在範氏天霞的指導下修煉“法輪功”。修煉中,這個祕密團伙還按照範氏天霞的要求,禁食14天、與家人斷絕聯繫等。該團伙通常聚集在偏遠地區以避開公衆視線。

  2018年7月,該團伙在平陽省寶邦區租房,後由於其中兩名女性成員離開。他們害怕團伙因此暴露,9月又在寶邦區紅河社區哈姆雷特街5弄90號重新租了一所房子(案發地)。

  2018年12月27日,範氏天霞帶其餘5人開車前往旅遊勝地頭頓港的川木地區租賃了一棟別墅,集體修煉“法輪功”。

  2019年1月20日晚,由於不堪忍受嚴苛的練功規矩,如多天禁食,陳德靈試圖逃跑。範氏天霞等人將其抓回並毆打,導致陳德靈死亡。3天后(1月23日),這夥人將陳德靈的屍體帶到寶邦區所租的90號公寓中。在這裏,她們打開低溫空調,把陳德靈的屍體留在客廳裏繼續修煉。

  過了一段時間,範氏天霞發現陳智清經常在深夜偷偷溜出去吃飯,還違反其他練功的規矩等。

  被告證詞顯示,在平陽省期間,陳智清祕密進食、手淫,還企圖與該團伙其他成員發生性關係,便與其他3名成員商議殺害陳智清。她們購買了發電機。

  2019年3月15日下午,在與黎玉芳草電擊陳智清讓他昏迷不醒後,範氏天霞用繩子將其勒死。

  殺死陳智清後,範氏天霞等被告人仍在此處生活。但屍體開始發出惡臭,範氏天霞指示黎玉芳草上網購買了兩個塑料容器(塑料桶),接着購買了水泥和石頭,並將屍體分屍藏在水泥桶中。

  2019年5月15日,陳德靈和陳智清的屍體被發現。5月17日,範氏天霞等4人在距離案發現場50公里的一家旅館被控制。

  被告人在解釋爲何將陳德靈的屍體留存數月時稱,儘管陳德靈已經死亡,但她們仍希望他能夠“復活”,所以便將屍體放置在空調房中。

  庭審中,範氏天霞向陪審團承認自己殺害了陳智清,因爲他的“陰暗面”正在暴露。如果他活着,將對這個團伙的其他人員產生負面影響。

  在現場檢查過程中,警方沒收了這羣人在訓練過程中使用的成人尿布。許多來到這個小組的人都經歷了艱苦的訓練,包括禁食、冥想、難以置信的個人活動和其他奇事,他們無法忍受離開。

  至於爲什麼要把屍體鑄進混凝土大桶藏在臥室裏?被告人說說,不是擔心殺人或被發現,而是因爲屍體散發出臭氣影響他們的修煉過程,無法集中注意力,因爲在修煉時需要清靜、乾淨。

  據越南公安網報道,範氏天霞等人殺死陳智清後才告訴其母親鄭氏紅花,稱自己“殺死了魔鬼”。

  精通三門外語的才女癡迷邪教變成冷血殺手

  範氏天霞原本善良有愛,受過良好教育,精通三門外語,還是個成功的生意人。

  範氏天霞青少年時勤奮好學,曾留學日本。2015年從日本返回越南後在跨國公司工作,擔任翻譯(懂英語、中文、日語),之後開了一家咖啡館。她可以用英語,日語和中文交流。但後來,她開始和一些人習練“法輪功”,最後放棄了曾經擁有的一切,變成了冷血殺手。

  範氏天霞的咖啡館位於胡志明市第10區的黃金地段。除了賣咖啡館,還提供拍照、日語對話、夜光紋身、美甲、塔羅牌算命等服務,舉辦聚會和音樂表演活動。

  從2015年底到2017年初,她的咖啡館生意火爆,吸引了很多人,尤其是年輕人。然而,2017年中,她關閉了這家店,放棄所有的工作,全身心修煉法輪功。

  網絡資料顯示,2017年5月12日,範氏天霞參加了法輪功在紐約舉辦的遊行活動。

  據悉,2013年前後,範氏天霞通過社交網站接觸了“法輪功”。她認爲修煉“法輪功”可以治癒百病,還可以上天堂,免去死後的所有痛苦。

  越南網2019年5月19日報道《從狂熱修煉到殺人 把屍體藏在混凝土裏》稱,範氏天霞2013年接觸邪教“法輪功”。

  主犯曾擔任越南“法輪功”組織的地方協調人

  經過四年修煉,她擔任了胡志明市、芽莊、大叻一帶“法輪功”組織的協調人和輔導員,在組織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她認爲自己是高層次的修煉者,所有“同修”都必須聽從她的指示。那些阻止她修煉的人被認爲是“惡魔”,必須被清理。

  當地“法輪功”組織先在慶和省芽莊市聚集,然後前往胡志明市範氏天霞與母親共同的住所修煉。但這段同住時光令鄭氏紅花不高興,於是該組織搬到了阮玉心萱的住所繼續修煉。此時,範氏天霞勸說母親鄭氏紅花以20億越南盾的價格賣掉了房子。

  她購買了汽車,資助並接送那些跟隨她“修煉”的成員。範氏天霞告訴警方,她承擔了“法輪功”團體從交通到租房的所有費用。

  在範氏天霞擁有的七座汽車中,警方發現了30盎司黃金、2萬美元和3億越南盾(13,000美元)的現金。

  範氏天霞被警方拘留後,她的Facebook頁面被很多人分享。在這個網頁上,她不斷上傳、分享與“法輪功”有關的視頻和圖片。此外,她經常發表令人費解的文章,並向她的朋友介紹自己是“一個修煉人”。這個臉書賬戶在2019年5月19日關閉。

  家人鄰居朋友眼中的範氏天霞

  ● 父親眼中的乖孩子。

  6月26日開庭時,範氏天霞的父親範強表示,他對前妻鄭氏紅花及女兒範氏天霞所犯罪行深表歉意。他認爲自己也有部分責任,如果他在二人沉迷“法輪功”時提出更有力的建議,也許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事情。他說:“當我發現女兒在練功時,我再三勸導她們,但都無濟於事。”

  ●咖啡館員工:她是一個喜歡讀書的人。

  原咖啡館員工TL(化名)在接受在接受越南報紙《Dat Viet》採訪時表示,令人震驚的是,2019年5月18日早上報紙上刊登了範氏天霞被警方逮捕的消息和照片。

  在咖啡館工作的時候,TL經常和她接觸,因爲老闆經常在那裏,尤其是在歌劇表演的日子。三年前的那個時候,她和員工相處得很愉快。TL說,她對顧客和員工都很熱情。她是一個喜歡讀書的人。

  TL說,範氏天霞打扮得像個男孩子,只留短髮,從不留長髮。從後面看,跟男人沒什麼兩樣。

  ● 範氏天霞精通英語,能用日語交流,也有中文翻譯能力。

  據範氏天霞的朋友KM太太(胡志明市新平區人,31歲)透露,聽到範氏天霞被捕的消息,大家都非常震驚,因爲範氏天霞經常在社交網絡呼籲大家做慈善。“我不明白爲什麼她會捲入這起謀殺案。但在這之前,她的一切都那麼美好。大約6年前,她經常通過社交網絡呼籲網民爲一位日本人捐款並提供幫助。這名日本人身處困境,不幸(因病)進入胡志明市一家醫院。”此外,胡志明市一家名爲M的劇團在經營過程中也得到範氏天霞的大力資助,特別是提供她的咖啡館作爲演出場地。

  根據KM太太的描述,範氏天霞精通英語,能用日語交流,也有中文翻譯能力。只因她最終選擇了“修煉”之路,這一切都變得毫無意義。

  有一段時間,範氏天霞在臉書連續發表分享與某一教派(法輪功)相關的視頻和圖片,並在個人主頁上自稱是個騙子。範氏天霞經常發表令人費解的文章,並向她的朋友介紹自己是“修煉者”。

  女兒將母親帶上邪路 賣掉房子

  獲悉母女捲入了這起令人震驚的案件後,範氏天霞母親過去在胡志明市新富區的鄰居們都驚呆了。

  鄰居們描述,鄭氏紅花太太——範氏天霞的母親那時很溫柔,人際關係很好,從來不會傷害他人。因此,人們認爲,範氏天霞之母參與此事,很可能是她女兒造成的。

  越南網2020年6月26日報道指出,值得注意的是,範氏天霞這個團體中,不乏高學歷人員。參與者中有一名大學教師( 阮玉心萱,擁有碩士學位)。她拋棄丈夫孩子丈夫,加入範氏天霞的修煉團體。此外,還有不少人也放棄工作、家庭,跟隨這個修煉羣體。

  受害人也癡迷邪教“法輪功”

  案發後,受害者之一陳德靈的弟弟陳先生告訴媒體說,陳德靈出生於1968年,有兩個孩子,後與妻子離婚。1999至2014年,陳德靈前往烏克蘭從事個體戶,有一家服裝店。在烏克蘭逗留期間,陳德靈接觸到“法輪功”。回到越南後,陳德靈繼續修煉“法輪功”並在家裏向他人傳授。陳德靈的多名家人亦系“法輪功”習練者。

  陳先生說:“當時,有幾十個人在習練“法輪功”。我和我的妻子也在學習。過了一段時間,陳德靈離家到了另一個地方,不過還有幾十人一直在(這兒)學習(“法輪功”)。”

  陳先生的妻子與鄭氏紅花是熟人,案發前一個月與鄭氏紅花通電話。鄭氏紅花說:“陳德靈脩煉走偏了。”

  陳德靈的妹妹陳氏娥稱,陳德林從國外回國後因其身體虛弱,患多病,因此修煉“法輪功”以緩解病症。2017年底,範氏天霞來到陳德靈家一起修煉。因受到家鄉人們反對,2018年2月陳德靈賣掉房子去了南方,與家人失去聯繫直到被通知死亡。

  陳智清,出生於1992年,越南南定省人,居住在胡志明市富潤區。據其父親說,出事前幾年,陳智清便離家在外,家人無人知曉其在外行蹤。據以前居住的鄰居透漏,與陳智清無交流,只聽說他跟了神門人一起修法,具體不清楚,之後便消失了,直到2019年5月份從報紙上知道他的屍體被埋入水泥桶內。

  越南網2020年6月26日報道稱,根據起訴書,被告和兩名男性受害者聚集在一起,在範氏天霞的指導下習練“法輪功”。

  邪教侵犯人權,殘害生命,破壞家庭,危害社會,是人類社會的毒瘤。“法輪功”是被中國政府依法取締的邪教組織。近年來,邪教“法輪功”已經制造了多起血案。 反邪教專家厲潔稱,越南殺人藏屍案再次暴露了“法輪功”的邪教本質,呼籲公衆擦亮眼睛,珍愛生命,遠離邪教。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