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以後英國“妖魔化”中國前 先想想自己有多失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07:52   鳳凰網

上週五發生的英國“倫敦橋恐襲案”,目前已經引起了全英國媒體的高度關注。

其中,令這些英國媒體尤爲不解的是,那個自2012年起就已經被英國政府關押、並在監獄中接受“改造”長達近8年的恐怖分子,爲何如今還會發動這樣的襲擊?

英國《衛報》一篇文章,就揭開了其中的緣由。

而在我們中國人看來,《衛報》列出的英國對極端分子改造“失敗”的原因,恐怕更會令我們別有一番“感觸”……

在英國《衛報》這篇題爲“對於英國手頭拮据的監獄來說,把極端分子關起來已經沒用了”的評論文章中,該報前內政新聞編輯阿蘭·特拉維斯(Alan Travis)分幾個層面,闡述了爲何一個被英國監獄系統關押並“改造”了8年的恐怖分子,仍然能製造出這樣的恐襲案件。

 

 

第一個層面的問題,是【缺錢】。

特拉維斯說,在製造此次恐怖襲擊的恐怖分子烏斯曼·汗(Usman Khan)服刑的近8年裏,英國政府削減了監獄系統40%的預算,並不得不將部分監獄進行“私有化”改制。

這一政府拿不出錢的局面,也一度令曾在2010年至2016年擔任英國監獄署總督察的尼克·哈德維克(Nick Hardwick)感嘆說:

“我就直說了吧,(你們)都在說要更長的刑期,要去極端化的項目,以及更嚴密的假釋監督,可具體該誰來做這些事情呢?這些工作正處在危機之中,有經驗的員工正在流失,改革也一片混亂。”

 

 

(截圖來自英國《衛報》的報道)

第二個層面的問題,是英國監獄系統的各種“去極端化”的項目【缺乏效力】

特拉維斯說,早在2011年的時候,英國監獄系統的人就發現,英國當時針對涉恐人員的“去極端化”項目,效果非常緩慢,以至於很多涉恐人員的刑期都服滿了,卻遲遲沒有被“轉化”成功。

這位《衛報》的編輯進一步透露說,早在2007年的時候,英國就曾經推出過兩項針對涉恐人員極端思想的“干預項目”,一個是對涉恐人員“量身定做”的“一對一”輔導,一個是對於那些涉及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涉恐人員,通過正面講解伊斯蘭教義的方式讓他們明白信奉正教,遠離極端思想。

然而,2012年的英國《監獄服務期刊》的一項“同行審閱”卻指出,這兩個項目在“去極端化”方面是不成熟的,還處在“比較初級”的階段。換言之,英國其實並沒有一個真正行之有效的“去極端化”的辦法。

 

 

(截圖來自英國《衛報》的報道)

特拉維斯還提到,在2015年的時候,時任英國司法大臣的邁克爾•戈夫(Michael Gove)曾經和英國研究監獄和極端主義問題的學者伊恩·艾奇遜(Ian Acheson)嘗試推進過一些大膽的改革,比如設立一組高安保級別的“隔離中心”,將那些最難應付的涉恐極端分子從主流監獄轉移到這裏,然後專門處理他們的極端思想問題。

那個伊恩·艾奇遜還曾撰文批判過英國監獄系統在處理極端主義問題時太過“膽小”,並認爲英國監獄在面對恐怖主義的威脅時缺少“領導力”、“工作能力”和“意志力”。

然而2019年英國司法部的一項調研卻發現,這個辦法同樣不管用,因爲很多涉恐極端人員根本就不願意參加這些“隔離中心”的活動,特別是對他們的極端思想與暴力行爲進行干預的那些活動。

其他犯罪學的學者也在他們的研究報告中指出,拒絕參加“去極端化”項目的情況在涉恐的極端分子當中非常普遍,比例高達75%!

 

 

(截圖來自英國《衛報》的報道)

因此,特拉維斯認爲,在此次“倫敦橋恐襲事件”後,一味強調會用更嚴厲的刑期對付恐怖分子的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並沒有抓到問題的要點。

“(因爲)不論判恐怖分子多長的刑期,他們終有一天還是會被釋放”,特拉維斯寫道。

 

 

讀到這裏,相信咱們中國的讀者恐怕自然會將英國在“去極端化”問題上的這些“挫折”乃至“失敗”,與我們中國新疆的“去極端化”工作進行對比。

而這麼一對比,耿直哥相信大家就會發現,當英國人在抱怨他們“缺錢”的時候,我們的政府卻爲了讓新疆遠離極端思想的毒害,每年都在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與新疆各級官員、幹部和公務員一道,努力讓那些被極端主義影響的民衆重新回到社會之中。

一位前不久去新疆採訪調研過的媒體人就告訴耿直哥,國家對於新疆“去極端化”工作的支持和投入,是無法用金錢與資本衡量的。

至於“去極端化”的效果,耿直哥的父母前不久就剛從新疆旅遊回來。和許多近些年去新疆親眼目睹了那裏變化的人一樣,二老對那裏呈現出的和諧穩定的社會氣象,對於當地老百姓對於幸福生活的追求和嚮往,都讚不絕口。

 

 

其實,面對由宗教極端主義所帶來的恐怖主義,全世界都在摸索“去極端化”的有效辦法。中國在新疆這些成功的經驗,本可以爲英國這樣的國家,帶去一些參考。

令人遺憾的是,西方的政客和媒體並沒有拿出交流探討的態度去看待中國的“去極端化”工作,而是在瘋狂地“妖魔化”和“污名化”中國“去極端化”的進展與成就。

在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這令全人類頭疼的問題上,西方表現出的種種,似乎不是想與世界一同尋找答案,而只是想維護自己在這件事上的“意識形態”的霸權。

但諷刺的是,就在英國“倫敦橋恐襲”之前的幾天,英國曼徹斯特一家商場裏的民衆,曾一度因爲有人在商場內點燃了一個爆竹,就被嚇得魂飛魄散、四處逃命,紛紛以爲自己遭遇了“恐怖襲擊”。

耿直哥不知道生活在這般恐懼之中的某些英國人,爲什麼會覺得自己比日子安定平和的新疆老百姓更有“人權”。可能….是他們紅茶喝太多了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