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意大利的口罩風暴:比戰時的黑市買賣還瘋狂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5日 16:50   鳳凰網

意大利是全球新冠疫情的重災區,口罩、防護服等需求量極大,而本國又並沒有口罩相關的產業鏈,十分依賴進口,特別是從中國的進口。採購的過程如何進行?又遇到了哪些障礙?本文將有助於理解意大利口罩緊缺背後的邏輯。

原文版權歸意大利《共和報》所有

如果把當前全球的口罩市場比作鯊魚成羣的大海,那麼意大利就是一條肥碩的金槍魚。

我們是西方世界受新冠病毒打擊最重的國家,這還不算完,在疫情橫掃科多尼奧(Codogno)和沃鎮(Vo’)一個月之後,醫院、救護車、藥店多次告急,聲稱一線防護品不足,尤其是大名鼎鼎的口罩。

我們已有17位醫生犧牲和3359位醫護人員感染。我們是意大利與全球投機者眼中的獵物。同我們有過合約的公司開始以“庫存不足”爲由違約,隨後,這些“庫存”又經第三方之手以比原價高 “166倍” 的價格出售。這種情況已在艾米麗亞· 羅馬涅、托斯卡納、普利亞大區出現,並會流竄到其他大區。政府的行動則毫無章法:他們在“買手”機制之上成立了監管部門,也就是購買與生產專員(il Commissario agli acquisti e alla produzione),來約束這些從疫情爆發之始就霸佔市場的“買手”——民防部、公共服務部門、區政府、各大地方衛生局、公益組織,它們彼此競爭,毫無成效。這與其他國家,如加拿大、巴西、伊朗和印度的做法大相徑庭。

1900萬口罩不翼而飛

我們讓數字說話:1900萬。這是民防部聲稱穩拿的口罩數目,卻在一夜之間蒸發。那些跨國賣家曾信誓旦旦地確認訂單,之後卻以荒唐的藉口毀約。民防部採購辦公室裏編了號碼的合同因那些更有說服力的買家而灰飛煙滅:這些買家或者更有錢,或者更有勢,或者……更迅速。這並不是屈指可數的幾例,而是常態。

倫巴第大區每天需要30萬醫用外科口罩(一級一次性口罩,每4小時更換)才能滿足一線的需要。艾米麗亞· 羅馬涅大區則需要25萬。有些護士被迫一連幾天用同一只口罩。民防部部長 Angelo Borrelli 預測意大利每個月對口罩的基本需要將達到 9000萬隻,與目前能供應的數量還有很大差距。儘管根據購買合同預計有5600萬隻口罩陸續到貨,民防部目前僅收到800萬隻,並以每天平均120萬隻的速度分配到各大區。

比如羅馬衛生局就已經多日濫竽充數地使用當地產的、品質低劣的紙口罩。這種情況對那些本來應該戴着專業口罩(FFp2或Ffp3)與感染了新冠病毒的患者接觸的醫生就更不利了,以至於工會對十幾個地方衛生局發出了操作違法的警告。

普利亞大區的 3M 事件

政府官員Attilio Fontana喃喃道,“這市場上鯊魚成羣,我還真沒想到……”。與此同時,他所在大區的重症監護室已處於崩潰邊緣。要想摸清鯊魚們的邏輯,必須遠離風暴的中心,也就是遠離米蘭-貝加莫-佈雷西亞(Brescia)這個三角地帶。

以普利亞大區首府巴里(Bari)爲例,早在新冠病毒還未出現的十月,當地衛生局就啓動了一次對個人防護裝置,如防護服、手套、護目鏡和口罩的招標採購。說到口罩,顯然是幾乎獨霸市場的美國跨國企業 3M公司穩操勝券。它生產的高品質呼氣閥 Ffp3 口罩標價每隻 1.25 歐元。單單Ffp3的訂單當時就確認爲18000只,總訂單爲約4萬件防護物品,並有加單的可能。

1月初,當地衛生局瞭解到中國的情況後,當即決定下一筆大訂單:按合約提3萬件防護物品。然而,到貨5000件。隨後,傳來缺貨的消息。(昨天,在一頓扯皮之後,又有幾百件物品被髮送出來)。與此同時,巴里的衛生局收到了另外 8 間貿易公司的 3M 口罩報價,其中幾家與3M公司有着穩定的業務關係。而價格與當時的招標價(1.25歐)相比 “小有浮動”:在 6 到10 歐之間。

“當前,我們面對的是全球範圍的緊急狀況,史無前例,且難以預測。”3M負責人對《共和國報》解釋,“緊急狀況導致了對個人防護裝備的需求暴增,完全超出了生產部門當前的能力範圍。從中國的疫情爆發開始,公司就開始提升世界各地生產線的產能,盡全力保證產品的輸送,爲醫療衛生部門提供優先支持。而意大利民防部門的訂貨單,目前排在首位。”

對巴里當地的衛生局來說,下週“預計發送更多物品”。3M說道。“但有一點需要說明,在緊急情況下我們並未破壞之前的商業規則:我們的價格保持不變,而其他零售商的出價不在我們掌控範圍之內。”

“比戰時的黑市買賣還瘋狂”

發生在巴里的事件,也同樣在艾米麗亞· 羅馬涅大區上演。當地的採購負責人看在眼裏,不由傷感,“比戰時的黑市買賣還瘋狂”。

在疫情爆發之前,他們曾經聯繫了一家出售外科口罩的供應商,每隻0.03歐元。2月到來,價格漲到了0.5歐。艾米麗亞大區下了3000萬歐元的訂單,目前未見成果。期間不少中間商造訪了採購辦公室,推銷他們的“超值商品”:每隻5歐的口罩。比原價整整高了166倍。托斯卡納大區,Mediberg srl公司以0.03歐元每隻的價格競標成功。

隨後,情況急轉直下,公司開始抱怨無法買到製作口罩的原材料tnt。區政府被迫與售價1.6歐每隻的供應商合作。Consip(公共服務部門)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3月9日,他們急匆匆地開始了招標,並對其中一組供應商提出了購買2400萬口罩的要求,最後卻僅購得770萬口罩(由 Betatex、Benefis 和 Icr 生產),每隻均價2歐。

超級專員在忙什麼呢?

自相矛盾的是,口罩並不那麼緊缺。目前中國的產量很大,每天有數百萬只發送到反饋更及時的國家,如巴西和美國。意大利卻毫無頭緒,儘管尋找貨源的負責人不在少數,似乎只有外交部長 Luigi Di Maio 在與北京大使館通力合作之後從中國訂到了數目多達1億的口罩(外科口罩每隻0.29 歐元,Ffp3每隻1.5歐),預計於下週開始陸續抵達意大利。

這些天,外資與企業發展署(Invitalia)和民防部門的熱線電話幾乎被意大利商人打爆,每個都吹噓着自己與某全球供貨的中國供應商的交情(既供應外科口罩,又供應FFp2,FFp3 和N95)。

但是他們突不破官僚主義的高牆。《共和國報》碰巧看到一份日期爲3月15日的報價,由一位企業家遞到了專員 Domenico Arcuri 的寫字檯上(隨後也轉給了民防部長 Borrelli)。然而沒人理會它。隨後,這位意大利企業家 Filippo Moroni 接連發來幾封郵件,說明報價的細節,如供貨量將爲5000萬品牌“Ce” 的口罩,每隻標價0.38美元,只需將一駕軍用飛機派往深圳飛機場,將準備好的第一批貨物運回。在報價中這樣提到,“預計的供貨量將是每日一百萬只”。

這些郵件如石沉大海。Filippo又打了幾次電話催促。當《共和國報》試圖瞭解事件擱淺的原因,每次的回覆因受訪者而異,不外乎“貨物品質問題”,及專員在記者招待會上給出的解釋(其實專員並沒有明確說出問題的實質),再以必須參加外資與企業發展署(Invitalia)招標的說法搪塞。

直到現在,意大利的口罩還不知所蹤,而經 Moroni 介紹的中國聯合會將爲巴西提供 2億5000萬隻口罩,爲美國提供2億隻。第一批已於週三抵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