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面對歧視浪潮,美國亞裔正在奮起自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4月22日 19:44   鳳凰網

互聯網上鋪天蓋地的報道——Facebook長帖,沮喪的推特,以及令人心碎的Instagram視頻表明,由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大流行,在紐約城內外出現了一波反亞裔情緒。

紐約市警察局針對可能違反刑法的行爲進行調查,而負責在本市執行人權法的市人權委員會(City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CCHR)負責調查違反民法的歧視與騷擾行爲。但他們的統計數據均未能反映出事情的嚴重性。

在這當中,紐約市警察局最近公佈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4月12日,今年僅有1起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記錄報告,低於2019年同期的3起。

市人權委員會表示,自2月以來,該機構已記錄了248起與冠狀病毒有關的騷擾和歧視報告,其中105起(42%)針對亞裔。去年同期,該機構僅收到5份反亞裔歧視報告。

本地亞裔美國人社區的倡導人士說,許多團體和個人開始開始使用多個網絡工具自行彙集案例,他們也鼓勵亞裔人羣在遭遇不公平的待遇時能主動上報。

畸低的統計數據

紐約市警察局今年至今共錄得90宗仇恨犯罪,但僅有1起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記錄報告,低於2019年同期的3起。

但值得注意的是,警方還創建了一個新的仇恨犯罪類別,名爲“新冠-其他”,記錄了11起事件。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道,所有這些攻擊的目標都是亞裔。換句話說,對亞裔的攻擊報告實際上較去年同期上升了300%,而不是下降了67%。

仇恨犯罪納入的是涉嫌違法刑法的暴力行爲,因此涵蓋面較窄,只包括由偏見引起的犯罪行爲,而不是所有的種族主義事件,比如謾罵。根據警察局的指導方針,仇恨犯罪的動機是基於受害者的身份,其中可能包括他們的種族、民族或宗教信仰。

即使是11起案件,在倡導人士和像州衆議員牛毓琳(Yuh-LineNiou,民主黨-曼哈頓)這樣的政治家看來,也顯得過低了。牛女士報告說,因種族主義語言和人身攻擊而聯繫她辦公室的人次大幅增加。

她說,這些事件始於今年1月,當時有關冠狀病毒在亞洲蔓延的消息越來越多。3月下旬,作爲州議會中唯一的亞裔女性,牛毓琳出現在公共廣播公司(PBS)的《都市焦點》(MetroFocus)節目中,討論這一問題,受害者擠爆了她的收件箱和電話。

“每次他們播出這段採訪,我都會收到至少20到40封電子郵件,如果他們認識我的話,還會給我發10到12條短信。那些關注我的推特賬號的人直接給我發私信……他們在主動聯繫我,告訴我他們的遭遇,”她說。

“有兩種病毒在傳播,兩種流行病。一個是COVID-19病毒本身,另一個是排外和種族主義,”她補充道。

州總檢察長辦公室通過其3月25日開通的仇恨犯罪熱線(電話800-771-7755;電郵 Civil.Rights@ag.ny.gov),也接到了大量投訴仇恨犯罪或偏見事件的電話。

司法部長辦公室的一名發言人說:“熱線開通時間較短,很難對紐約州普遍存在的偏見得出任何重要結論,但迄今收到的大多數投訴都是紐約市發生的反亞裔口頭辱罵。”

“非常恐慌”

仇恨事件的統計出現了偏差,這已經使得一些組織自行承擔了這項任務。

“我們很恐慌,”華埠居民、“運河下的鄰居聯盟”(Neighbors United Below Canal)聯合創始人簡·李(Jan Lee)說。“我告訴我的家人不要獨自外出。甚至連我自己和我的伴侶也只在白天出門。”

他通過一個名爲“針對亞洲人的犯罪”(Crimes Against Asians)的Facebook羣組關注各類仇恨事件,該小組由亞裔英文媒體網站Next Shark創建。

“羣組裏每天在不斷滾動播報新的故事。而且很多都有視頻證據支持,所以不可能說這是人們編造的,”他說。“這真的很可怕。”

社區成員說,這些事件並沒有全部報告給了警方。而且就算做出報告,有時警方也沒怎麼採取行動。

這個羣組提到了一個案例,一個年輕的美國亞裔家庭報告說,3月底在第17分局管轄的中城街道上,他們受到了一名白人流浪婦女的騷擾。

據稱,這名女子向他們才一兩歲的孩子大喊種族歧視的髒話,包括包含“n”的那個詞。孩子的母親不願透露姓名,她說她在事件發生後立即報了警。當時她拍下了這名女子的照片,她所在大樓門房也記錄了這起事件。

但她說,當兩名警察聽到關於這名女子的描述時,他們告訴這家人,他們對她很熟悉,而且因爲她能說出自己的名字和生日,所以不能因爲精神健康原因把她送進醫院。

“他們問我,她是用握緊的拳頭還是張開的拳頭撲向我們,”這名女子說,“還問我丈夫是不是黑人。”

這名女子向紐約本地媒體《The City》回憶說,她向警方索要案件報告號碼,但警官拒絕了,說會有一名調查人員跟進。她說,事發當天,她沒有接到紐約警察局調查人員的電話,在接下來的五天裏,她每天都在繼續打電話跟進,但無法聯繫到任何瞭解她案子情況的人。

這名女子的一位朋友介紹她聯繫了市人權委員會,但她不確定民事訴訟是否是正確的步驟。

她說:“我不是衝着錢。我只是希望她不要殺了我的孩子。”

事件發生三週後,她說她接到了警區負責人的電話,他通知她調查已經結束。

她說:“你等於是在說,‘等着吧,等到下次我女兒落單的時候,或者和我已經上了年紀的保姆在一起的時候,那時我的女兒真的會遭到攻擊。’你等於是在說,‘當你死了的時候,當你女兒死了的時候,再來跟我談這件事。’”

市人權委員會表示,涉事家庭沒有通過該機構提起訴訟。

“就這麼算了”

泛亞裔NGO組織亞美聯盟(Asian-AmericanFederation)執行主任喬安·柳(Jo-Ann Yoo)說:“由於某些原因,針對亞裔美國人社區的仇恨犯罪以及這種犯罪的可能性沒有得到認真對待。”

該組織發起了一項網上調查,意圖瞭解亞裔遭遇的具體仇恨犯罪類型和警方跟進情況。

反猶太主義問責項目(ASAP)與美中公共事務協會(America China Public Affairs Institute)合作,創建了自己的偏見事件報告工具。

美中公共事務協會會長滕紹駿說,這個項目於4月15日啓動,旨在鼓勵人們舉報看似輕微的種族主義行爲。

他說:“有時候,有些問題本身看起來可能不像重大犯罪,比如某人在你臉上吐口水,絆倒你,或者諸如此類的事情,好像沒有嚴重到能起訴的程度。不過,如果我們開始上報並記錄這些問題,並從中看到了某種趨勢,我認爲我們可以讓立法者和其他人更多地關注它。”

他補充說,受害者通常不願報告自己遭到了攻擊。

“很多人在地鐵上被打了一拳,只是一拳,沒有因此受傷或怎樣,於是他們就這麼算了,並沒有上報!”滕說。

市人權委員會專員卡梅琳·馬拉利斯(Carmelyn Malalis)說,她的機構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鼓勵受害者舉報歧視事件。她說,記錄遭遇的騷擾和歧視很重要。

她告訴CNN:“記錄下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以及那些反亞裔攻擊的詳情以及那些言論對人們的影響,這是我們追蹤這些案件的原因之一。”

馬拉利斯說,她對川普總統發表的言論感到不安,包括公開稱COVID-19是“中國病毒”。

馬拉利斯說:“人們期待領導人能給自己帶來某種平靜、安全與保障。當我們從我們國家的總統那裏聽到這句話時,它不僅在不同的領域激起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分裂言論和情緒,在一些人身上發揮了最壞的作用,而且我想到了我的孩子們。我想到了其他正在艱難度日的家庭。無論是從個人角度,還是從職業角度,這都令我極其擔憂。”

除了真實世界中的敵對情緒,網絡暴力也在升級。網絡傳染研究所(Network Contagion Research Institute, NCRI)是一家獨立的第三方機構,負責追蹤社交媒體渠道上的虛假信息和仇恨情緒。該機構本月發佈的一項研究發現,在冠狀病毒大流行的同時,隨着人們越來越封閉和焦慮,他們成羣結隊地轉向社交媒體,網絡上的恐華情緒(或反華情緒)也在激增。

這份報告調查了仇恨團體經常在網上論壇上發表的歧視性言論,指出“仇恨團體可能會在政治動盪期間爲仇恨目的提供虛假信息和宣傳。”

該研究的作者之一亞歷克斯·戈登伯格(Alex Goldenberg)說,儘管種族主義情緒可能是在4chan(一個經常發佈攻擊性帖子的在線論壇)這樣的亞文化羣體中開始,但現在也進入主流的社交媒體平臺,如Twitter、Instagram和Reddit。

例如,研究人員在Instagram上發現了一個例子,一個用戶說他和他的朋友會在華埠射殺亞洲人,因爲“這是我們消滅這種流行病的唯一方法。”戈登伯格說,這種評論令人擔憂,他說,“當仇恨言論滲入主流網絡後,其結果很可能是暴力。”

“無處不在”

記錄和統計亞裔遭遇,爲這個時代留下痕跡的想法,也促使哈佛的博士生李寶藍(音譯,Boram Lee)和崔雅英(音譯,Ja Young Choi)創建了一個種族主義事件的衆包地圖。

“一開始,因爲寶藍和我都住在波士頓,我們收到的大部分投訴來自波士頓地區,”崔雅英說。“後來,來自紐約市的一個人聯繫了我們,他們想讓我們爲他們的城市做一張地圖。一開始我們把兩張地圖分開,一張是波士頓的,另一張是紐約的。但後來我們開始意識到,這並不侷限於某些城市。

上個月在波士頓進行的反歧視抗體活動

“它無處不在。”

他們最近與藝術家肯尼斯·譚(Kenneth Tam)合作,他的“我們不是COVID”(WE ARE NOTCOVID)項目記錄了從東村到厄瓜多爾的反亞洲仇恨和偏見。

在這份共享文檔中,許多人在分享自己的遭遇。一位名叫Ida Chen的女性說,她在東村步行時,一名騎自行車的男子對她說,“嘿李女士(她並不姓李),如果你沒攜帶病毒的話,我真想x你。”此人尾隨了她三條街區,直到報警後才離去。還有一位女士報告說,在與丈夫坐在布魯克林造船廠時,一位女性對她謾罵“中國臭xx”和“Ching chong”。不少人碰到路人對自己大喊“回到中國去”。

肯尼斯·譚說:“我覺得在這份文檔中,很多東西都非常微妙,都是非常迅速、非常突然的言語冒犯,孤立來看,人們很容易就會忽略它,或者試圖小事化了。但是把所有這些事件放在一起,你就會意識到這是一個正在發生的非常激烈的現象。你所經歷的不是反常現象,而是一個更大、更危險的趨勢的一部分。”

這些共享文檔的發起人希望他們的工具能激勵那些可能沒有報告過事件的人站出來,不要因爲擔心事件太過輕微就放棄了自己的權力。

“僅僅因爲這不是身體暴力,或者僅僅因爲你覺得這件事還沒到需要報警的程度,並不意味着它是小事一樁,”崔說。“這很可怕,不應該發生在亞洲人和亞裔美國人身上——或者任何族裔身上。”

相關資源:

Facebook 羣組“針對亞洲人的犯罪”(Crimes Against Asian):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crimesagainstasians/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