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難以相信!東京的新一波疫情是這樣傳播開來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6日 16:57   鳳凰網

昨天(16日),東京都確診的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數創下了一項記錄:286人!

這是自一月中旬,日本發現第一例感染者以來,東京都創下的單日最多記錄。

半個月之前,東京一天的感染人數才十幾個,爲何半個月之後,會突然增加十幾倍?東京的這新一輪疫情,到底是怎麼傳播開來的?

問了好幾位媒體同行,大家都搖頭說不知道。

我去理髮店理髮,理髮師山口先生反問了我幾個問題:

第一,這一場新疫情,最初是從哪裏傳開來的?

我答:是從新宿歌舞伎町的牛郎店裏開始傳開來的。

第二:然後傳到哪裏了?

我答:然後是東京池袋的繁華街開始出現疫情。

第三,池袋繁華街的感染者中,是否女性佔多?

我答:好像報道是這樣。

第四,現在感染的人中,是不是多了中年男和小孩子?

我答:是的,最初只是一羣年輕人感染,現在中年人和小學生也出現感染。

山口先生說:“回答正確,現在你就可以知道,這一場疫情是怎麼傳播開來的了。”

我還是一頭霧水。

山口先生這樣推理:

東京宣佈緊急狀態結束後,新宿歌舞伎町的夜店開始恢復營業。於是,歇業了2個多月的牛郎們開始回到歌舞伎町,而他們其中多人,事實上已經是無症狀感染者。

因爲牛郎們年輕,絕大多數是20幾歲的壯小夥,所以,感染了病毒,基本上自己沒有感覺。

由於牛郎們大多數是住在店裏提供的集體宿舍中,於是,牛郎們之間,很快傳播開來。但是,他們自己還不知道。

牛郎店裏的客人,都是女的。一個晚上願意花上幾十萬,甚至上百萬日元在一個年輕男人身上的女人,只有兩類人,一類是貴婦人,另一類是“風情女郎”。

疫情之中,貴夫人們很少出門,所以,剩下的客人,就是“風情女郎”,這些女郎大都很年輕,也是二、三十歲。這麼年輕女性能有如此卓闊的出手,工作一定不簡單。

歌舞伎町的牛郎店廣告牌

新宿歌舞伎町牛郎店的邊上就是一排情人旅館,於是,情人旅館變成了牛郎與女郎的歡悅之地。新冠病毒也在這一種歡悅中,從牛郎的身上傳染給了女郎。

相當一部分女郎來自於距離歌舞伎町幾公里之遠的池袋繁華街。不瞭解池袋繁華街的人,只是認爲那裏也是酒吧街。但是,事實上,池袋的繁華街與新宿歌舞伎町不同,它是情人旅館一條街,而且情人旅館裏,有不少駐店女郎。當然,情人旅館邊上,站了不少“街女”,也是池袋繁華街的一道特殊風景。

於是,在新宿歌舞伎町多家牛郎店發生集團感染問題之後,這一把火沒有燒到銀座、燒到上野、燒到六本木這些繁華街,而是一下子就燒到了池袋繁華街,池袋的女郎們紛紛中槍,成爲東京新疫情的第二大重災區。

池袋的情人旅館一條街

但是,也許是因爲年輕,大多數女郎也是無症狀,和輕症狀,她們繼續“營業”。

而去池袋繁華街玩的男人,很少有像歌舞伎町那樣成羣結隊,他們基本上是單獨行動,而且以四十幾歲的中年男爲主。

結果,最近開始,東京都政府的感染者分析報告中,出現了中年男子,還有幼兒園孩子、小學生,已經有2家幼兒園發生了集團感染。

山口先生最後總結說,歌舞伎町的牛郎傳給了池袋繁華街的女郎,女郎再傳給了前來尋樂的中年男,中年男回家後傳給了老婆孩子。

我發現,這位理髮師是推理天才,把整個的傳染途徑,推得清清楚楚。

事實是否如此?日本主流每天都沒有明確報道。但是,整個傳播的脈絡,媒體的報道也是如此,只是沒人點破其中的關聯。

最後,山口先生點了一句:爲什麼東京的疫情嚴重程度已經超過了實行緊急狀態時,政府卻始終不願意再一次管控,內閣官房長官在記者會上說過一個不需要再一次實施緊急狀態的理由,那就是“沒有發生市中感染”,也就是說,大多數的感染者的感染途徑都很清楚,莫名其妙被感染的比例很低,說明政府知道這些感染的來龍去脈,所以認爲,控制好那些“夜店”,就能控制住疫情,沒有必要搞全社會封閉,這便是政府的思路。

高手在民間,讓我當記者的自愧不如。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