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下飛機就被FBI帶走:伊朗學者拒當線人後被扣,滯美3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8日 01:57   鳳凰網

隨着美國和伊朗的關係近年來日益緊張,一些普通的伊朗人也被捲入美國政府的政治設計中。美國媒體《紐約客》9月14日發表一篇長篇報道,講述了一名伊朗學者被美國政府機構無故監控,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試圖引誘成爲線人,拒絕後又遭美國指控和逮捕,最終在美國滯留三年的經歷。

機場入境突遭指控

2017 年的春季,伊朗謝里夫理工大學、材料學專家西魯斯・阿斯加里(Sirous Asgari)接到了美國駐阿聯酋迪拜領事館的電話。因其子女在美國生活,他與他的妻子法蒂瑪(Fatemeh)早在兩年前就申請了訪美探親的簽證。如今,這通來自領事館的電話告知他們的申請終於得到了批准。電話的時機十分奇怪:在此之前,美國總統川普剛剛頒佈了一項行政令,禁止伊朗人用阿斯加里夫婦所申請的簽證類型進入美國。然而,阿斯加里的申請卻偏偏在此時通過審覈,得到了批准。

當時56歲的阿斯加里與美國有緊密的聯繫:他曾在上世紀90年代赴美求學。他的小女兒在美國出生,成爲了美國公民;他的其他兩個孩子也是在美國的大學完成學業後定居了下來;而他的許多學生在畢業後也就職於美國各個頂尖實驗室。

2017年6月21日,阿斯加里夫婦登上了前往紐約的飛機,不曾想,他們剛剛到達紐約肯尼迪機場就被兩名官員帶走。等待他們的是數名FBI的探員。阿斯加里被告知他遭到嚴重的犯罪指控,他以爲這可能是一起誤會,便答應跟隨FBI的人員去旅館查看被密封的起訴書並理清誤會。事發突然,阿斯加里忽略了他的護照沒有被海關蓋章,甚至沒有被歸還。

對阿斯加里的起訴書長達12頁,他被控的罪名包括盜竊商業機密、簽證欺詐,還有11項通電信詐罪。起訴內容主要圍繞阿斯加里4年前在一所美國大學爲期4個月的訪問。指控稱,阿斯加里此行是詐取一家美國閥門製造商的知識產權、使伊朗政府獲益的陰謀。一項項嚴峻的指控,使阿斯加里及有可能面臨數年的牢獄之災。

阿斯加里表示,這些指控十分荒謬。他在凱斯西保留地大學工作的內容在材料學學者中甚至是衆所周知的,根本不是什麼商業機密。他因此堅信,這種無端的指控一定會在法庭上敗訴。在阿斯加里看來,學術與知識的交流不應該被國界和政治陰謀所幹擾。然而,恰恰是因爲進行科學研究,阿斯加里遭到了FBI的種種指控。

據《紐約客》報道,謝里夫理工大學是伊朗頂尖的技術學府,而阿斯加里所研究的材料科學技術則可以運用於導彈和離心機的研發。阿斯加里逐漸意識到對於他的指控可能並不會因爲他理性的辯解而輕易撤銷,即使他強調自己從未有意將他的技術做任何有毀滅性意圖的運用。

拒絕成爲線人

阿斯加里遭到的指控要追溯到他2012年至2013年的凱斯西保留地大學之行。

阿斯加里在伊朗從事的研究需要使用透射電子顯微鏡(Transmission Electron Microscope),然而由於國際制裁,謝里夫理工大學於1994年獲取的透射電鏡因無法取得從美國出口的配件,維護起來十分困難,甚至一度無法使用。

2011年,阿斯加里拜訪了在凱斯西保留地大學的同僚,該大學的實驗室的設備非常完善,還擁有極其先進的透射電鏡,而阿斯加里也希望找到薪酬更高、減輕家庭負擔的工作。2012年11月,阿斯加里使用短期簽證入境美國,一邊陪伴孩子一邊申請工作。

很快,他得到了凱斯西保留地大學材料科學實驗室有職位空缺的好消息,並在申請後被成功錄用。學校需要向移民局遞交材料從而把阿斯加里的短期簽證轉爲H1B簽證(即臨時工作簽證,美國最主要的工作簽證類別)。在簽證獲批之前,阿斯加里可以以志願者的身份在實驗室參加工作。

阿斯加里剛開始的主要工作是準備可供透射電鏡觀察的樣本。幾周之後,實驗室的負責人要求讓阿斯加里分析一種不鏽鋼材料的原子結構,而材料的樣本則來源於該大學的工業合作伙伴、位於俄亥俄州的世偉洛克公司(Swagelok)。該公司主要製造和銷售閥門及管件等流體系統元件。

世偉洛克公司於2000年獲取了一項低溫滲碳技術的專利,該技術在不鏽鋼內引入碳原子,從而使不鏽鋼表面變得更加堅硬而且不易腐蝕。而阿斯加里被要求準備和分析的樣本便涉及到了此項技術。

然而,2013年3月,在實驗室工作了3個月的阿斯加里被告知學校撤回了對他的正式錄用,並表示他的簽證申請不可能獲得批准。負責人甚至告訴他,美國當局對他在美的活動十分關注。

同年4月,阿斯加里公寓門內塞進了一張FBI特工馬修·奧爾森(Matthew Olson)的名片,名片背面寫着文字,要求阿斯加里給奧爾森打電話,兩人最後在一家咖啡館見面。令人詫異的是,奧爾森並不是來逮捕他的。相反,奧爾森提議願意支付5000美元(約合人民幣3.4萬元),只要阿斯加里同意簽署文件, 成爲一名爲美方提供消息的線人。阿斯加里對FBI的提議深感厭惡,十分堅決的拒絕了FBI的提議,並在完成實驗室工作之後迅速返回了伊朗。

《紐約客》報道稱,有數名伊朗人和伊朗裔美國人向該雜誌記者透露自己也曾經歷類似的遭遇,甚至遭到威脅和法律麻煩。美國情報機構在移民文件、違反制裁等問題上大做文章,從而脅迫他人成爲其反情報部門的一分子,爲美方提供信息。

當時的阿斯加里或許還沒有意識到,四年之後自己會遭到更大的麻煩。

監聽與“假簽證”

回到故事開頭,2017年,剛下飛機的阿斯加里忽然面臨多項嚴峻的指控。在FBI看來,美國海軍爲凱斯西保留地大學的世偉洛克材料實驗項目提供資金,而伊朗謝里夫大學的學者有時會和伊朗軍方合作,來自謝里夫大學的阿斯加里便有了嫌疑。其實,FBI早在2011年就開始監視阿斯加里的郵件,並蒐集證據。

然而所謂的證據大多十分牽強,無法證明阿斯加里有任何行爲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此時,FBI發現了一封阿斯加里學生關於低溫滲碳項目申請資金的郵件,而這一項目與伊朗的石油化工行業有關。對於阿斯加里來說,這項提議從各方面來說都無異於浪費時間,但對於FBI來說,這則成爲了指控阿斯加里竊取商業機密並使伊朗受益最強有力的證據。

很快,在紐約機場被探員帶走的阿斯加里在聯邦法院被提審,隨後被送往了位於俄亥俄州的一所最高安全級別的監獄:萊克縣成人拘留所(Lake County Adult Detention Facility)。在這裏,阿斯加里被關押了整整72天,期間他堅決否認並反對所有指控。最終,美國政府同意阿斯加里保釋出獄,但他必須佩戴電子腳環並隨時接受訊問。

不料剛出獄的阿斯加里又即刻遭到了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簡稱ICE)的逮捕,這次是因爲簽證的問題。報道指出,阿斯加里在紐約肯尼迪機場沒有被蓋章歸還的護照上粘貼的可能不是真的簽證,極有可能是一份FBI爲了讓阿斯加里入境接受指控調查所簽發的、看起來像簽證的特殊文件。因此,在阿斯加里被釋放後,他需要通過ICE等待遣返安排。政府希望ICE將驅逐阿斯加里出境的時間延後至其受審時間,如此一來,阿斯加里再次遭到羈押。

期間,有關官員與FBI曾多次與阿斯加里談話,但他堅持拒絕認罪,也不願成爲線人以換取自由。在判決結果出來之前,他不能離開美國,而且必須戴着腳環,並接受監督。如果被判有罪,他將接受監禁;如果無罪,他也會被驅逐出境,他回到伊朗的境遇也將因緊張的伊美關係而尚未可知。阿斯加里深陷困局。

脫罪之後又被羈押

阿斯加里的案子在俄亥俄州由聯邦法官詹姆斯・格溫(James Gwin)受理。2018年2月20日,格溫認爲FBI對阿斯加里進行監視的理由不足,因此由監視所得證據無法作爲證據。然而,此判決很快因美國檢方上訴而被美國聯邦第六巡回上訴法院撤銷。在此之後的日子裏,阿斯加里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聽證、動議、上訴和撤銷。

在抵達美國、遭FBI指控的兩年後,2019年11月12日,阿斯加里的案子正式開庭。由於檢方仍然缺乏有力證據,且其指控漏洞百出絲毫站不住腳,法官最終決定接受辯方的動議:撤銷對阿斯加里的所有指控。

然而就在案件即將被撤銷之際,控方見指控阿斯加里無望,暗中示意ICE 無須再拖延對阿斯加里進行驅逐出境的程序。這一天,剛剛在法庭上被撤銷指控的阿斯加里,又一次被ICE帶回了監獄。

阿斯加里在ICE的境況更加令人擔憂。遊離於常規的司法系統之外,ICE的管轄內不會有任何公開資料文件,也不會有聽證程序,阿斯加里的辯護律師絲毫沒有辦法可以爲他提供幫助。

即使法官在之前的判決中同意了阿斯加里可在結案後自主離境返回伊朗,ICE仍然拒絕釋放阿斯加里。被拒絕的理由也十分令人困惑:ICE 聲稱他們正在等待伊朗爲阿斯加里提供合法護照,然而他於2017年被ICE收繳的那本護照實際有效日期直至2022年。

隨着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前往伊朗的航班被取消,爲阿斯加里的回家之路又蒙上了一層陰影。阿斯加里歸國的行程一度遭到推遲,他也因爲種種原因被迫輾轉於不同的監獄。

由於缺乏有效的防控措施,加之監獄內的衛生條件十分惡劣,阿斯加里一度暴露於新冠病毒感染概率極高的環境之下。3月底,阿斯加里被轉移到了路易斯安納州的韋恩懲戒中心(Winn Correctional Center)。缺乏隔離防控意識的監獄將他與幾十人一同關押。4月25日,本就患有基礎疾病的阿斯加里最終被確診感染新冠。疫情在獄內暴發,最終將近200名在押者感染確診。

今年5月,美伊兩國正在推進雙方在押人員交換的消息被披露,阿斯加里的名字也因此被媒體帶入了公衆的視野。美國國土安全局則聲稱,他們從2019年12月起便開始嘗試安排遣返阿斯加里,然而伊朗方面一直到今年2月才確認阿斯加里的護照有效,而疫情暴發後國際航班受到影響,才導致阿斯加里返回伊朗的行程遭到推遲。

2020年6月初,阿斯加里在被ICE關押了7個月、在美滯留三年之後,終於踏上了歸家的旅程。

阿斯加里曾說:“我想要在美國的法院裏贏下這個案子……因爲我知道我沒有做錯任何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