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去全球化並非化解產業鏈風險的正確方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8日 02:50   鳳凰網

 1.科學把握疫情對產業鏈的衝擊

盧立建:利維教授,您好,我非常高興能夠在“光明國際論壇對話”這一平臺上與您交流。全球疫情暴發後,目前已有超過3000萬人受到感染,並造成90多萬人死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報告稱,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對世界經濟帶來的衝擊程度將超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預計全球經濟全年將萎縮3%,尤其是對發達國家衝擊更大,其經濟萎縮程度將達6.1%。據一家全球性評估機構報告披露,今年以來美國共有400多家中大型公司宣佈破產,其中30多家資產負債超過了10億美金。疫情對於美國中小企業的影響尤其嚴重,據統計,超過8萬個商家宣佈永久關閉,創下了近10年來的新高。

  作爲產業鏈和商業分析領域的領軍學者,您能否從專業的角度談談疫情給世界經濟和美國經濟帶來的影響?

大衛·辛奇-利維(David Simchi-Levi),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工程學院教授、數據科學研究所所長,國際運籌與管理學會理事,先後擔任國際運籌學權威雜誌《運籌研究》和國際管理學權威雜誌《管理科學》主編。

盧立建,香港科技大學商學院教授,國際運籌與管理學會尼克爾森獎獲得者,曾任美國高盛集團量化投資全球副總裁,參與創辦乾量對衝基金。

利維: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產業鏈的衝擊非常大,尤其是對於產業鏈上游的中小型供應商影響巨大,很多中小型供應商由於資金等資源儲備不足被迫倒閉破產,直接造成很多產業的產能嚴重不足。在2020年2月底疫情尚未全球擴散前,我和一家高科技公司的總裁皮埃爾·哈倫在《哈佛商業評論》上發表了一篇題爲《新冠病毒將如何影響全球產業鏈》的文章,在這篇文章中,我們作出了“新冠病毒對全球產業鏈的影響將發生在3月中旬,它將使成千上萬的企業關門倒閉或短期關停在歐美國家的組裝和生產製造廠”的精準預判。這個預測結果最後真實發生了,在3月16日的那一週,關於歐美國家產業鏈斷裂的新聞鋪天蓋地,席捲全球。

美國著名商戶點評網站耶爾普公司發佈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3月至7月,全美共有約14萬家企業倒閉,集中在零售、餐館、酒吧、美容院和健身房等行業。在倒閉的企業中,不少都是中小企業。根據美國小企業管理局的報告,中小企業約佔美國經濟活動的44%,承擔接近一半的就業,大量中小企業破產倒閉無疑將會對美國經濟產生嚴重傷害。

盧立建:的確如此,疫情擴散速度非常之快,它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已經遠遠超出人們之前的預期。您的預測非常精準地預判了即將發生的事件。這一預測基於什麼樣的方法?這個方法是否用到了一些數學模型和以大數據分析爲基礎?

利維:我們當時預測的科學依據是基於一個2014年我與我的兩名博士生研發的風險暴露模型,這個模型涉及了一些數學和統計學模型。這個風險暴露模型是在2011年日本大海嘯和泰國洪水災害的大背景下進行的研究。我們對當下的疫情與之前的自然災害做了很多深入研究分析,發現該風險暴露模型非常適合用來研究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影響。該風險暴露模型最開始被福特汽車公司採用執行,其他公司後來也相繼效仿使用,聯合國減災署隨後將該風險暴露模型應用推廣到發展中國家。

該風險暴露模型中的其中一個核心要素是災難恢復時間,即一個特定組織,比如一個供應商生產工廠、一個分銷配送中心或者交通樞紐,在遭到破壞之後重新完全恢復所需要的時間。該模型的另外一個核心要素是生存時間,即產業鏈在產能遭到破壞後能匹配滿足需求的最長週期。那麼通過科學方式數量化不同情景下的兩個要素,就可以科學化分析從災難中恢復的能力。舉個例子,如果產業鏈上游工廠的災難恢復時間超過生存時間,那麼該產業鏈就無法滿足匹配它的需求,除非它擁有備用工廠。

這個方法的實際指導意義在於它賦能產業鏈財務數量化災難成本的能力,並準備部署產業鏈最核心重要元素的應急方案。此外,它也非常有助於產業鏈制定災難發生後的恢復計劃。

這個風險暴露模型在產業鏈中應用了壓力測試以提升產業鏈的風險抗擊能力。該方法類似於2008年金融危機後建立的銀行系統壓力測試,壓力測試有助於銀行系統高管和監管者對於某銀行的金融實力的認知和理解。

盧立建:您這個方法論和看問題的角度都非常新穎。首先,您從產業鏈風險抗擊能力這個角度來思考如何進行產業鏈結構升級,並且具體給出瞭如何科學地數量化產業鏈各個環節的風險暴露水平。風險暴露這個概念在金融領域並不陌生,在金融領域,風險暴露也被稱爲風險敞口,它刻畫的是對於風險沒有采取任何防範而可能導致出現的損失。比如,流動性風險敞口指的是對於市場流動性沒有采取任何對衝防範而可能造成的損失,市值風險敞口指的是由於未對所投資標的市值對衝風險而可能造成的損失,當然金融領域中有很多個多維度的風險暴露指標。您提出的這幾個產業鏈風險暴露對產業鏈的穩健發展具有很好的創新意義。

利維:您的理解是正確的。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9月17日發佈的新冠肺炎疫情最新統計數據顯示,美國累計確診病例超過662萬。圖爲人們走在美國紐約時報廣場。新華社發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9月17日發佈的新冠肺炎疫情最新統計數據顯示,美國累計確診病例超過662萬。圖爲人們走在美國紐約時報廣場。新華社發

根據英國首相約翰遜宣佈的疫情防控新舉措,自9月14日起,除少數情況外,日常社交場合中的聚集人數不得超過6人,室內室外均適用,違者可能面臨罰款等處罰。不過,學校和工作場合等並不受影響。9月14日,人們在英國布萊克浦海邊休閒。新華社發

  2.產業回流和本土化不一定能改善產業鏈

盧立建:21世紀的產業鏈與經濟全球化密切相關。疫情暴發後,個別國家的媒體炒作“逆全球化”的話題,提出要終止全球化,要讓生產製造回流本國,推行本土化,甚至於個別國家的某些政界人物把全球化當成了政治遊戲與籌碼。您認爲經濟全球化會終止嗎?

利維:我們可以預見的是一些國家的政府將會強制要求一些涉及民生產業鏈的上、中、下游各個環節的公司做相應的壓力測試。正如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監管部門爲了加強銀行體系抗風險能力而強制推行壓力測試一樣,我相信各國政府也應該在這些行業裏強制執行壓力測試,醫院、分銷配送機構和生產製造商應該配合執行壓力測試,以證明他們有能力從災難中恢復。災難恢復時間和生存時間是可以應用到此類壓力測試中的兩個測試元素。

使用產業鏈壓力測試可以確保產業鏈中的企業聚焦於平衡產業鏈彈性和效率。疫情之前,很多產業鏈出於降低成本的目的,把生產大量地分配或者外包到具有低成本優勢的亞洲國家,疫情期間,我們確實見證了很多產業鏈因此而遭受了重大打擊。爲了提高產業鏈的彈性,很多行業評論家和權威專家強調重新洗牌產業鏈結構並促使生產製造企業回流本國,實現本土化。然而,生產製造回流本國的本土化策略並不一定會提高彈性。

爲了闡述這個觀點,我們用近期美國本土肉類緊缺問題作爲例子來分析。在肉類這個行業,整個產業鏈的所有環節都是本土化的,但是爲了降低成本,很多美國的公司聚焦於集中化肉類屠宰這一製造環節,即少量的屠宰工廠生產製造了絕大多數的牛肉和豬肉。關閉其中的一個工廠,即使只有幾個星期的時間,將造成整個國家的豬肉和牛肉生產停滯,進而造成生豬和牛市場價格崩潰和幾個月的肉類短缺。

這個例子說明僅僅把生產製造挪動到一個單一的區域,無論是亞洲還是北美,都不會增加系統的彈性。所以我們認爲,全球化依然符合各國經濟發展規律,是大勢所趨的客觀需要,但同時產業鏈需要有新構思以及完善的抗擊風險能力。

盧立建:無論本土化還是全球化,都要根據一個國家和行業的實際情況來確定,需要本土化的生產鏈必須在本國紮根,需要全球化的生產鏈無疑要選擇在外國落戶。去全球化並不是解決當下產業鏈風險危機的正確方式。前疫情時代的產業鏈研究和實踐過程中,大家更多聚焦於從產業鏈的經濟效益這個角度去研究產業鏈的結構配置和運營效率的提升。比如說,爲了節省生產製造成本,很多產業的生產廠房都會選擇全球化生產,絕大部分生產都分配到原材料成本和人力成本較低的區域,例如東南亞、墨西哥和南美國家,同時在本地保留一小部分的生產活動,以此來平衡生產成本和對需求的快速反應能力。有很多學者通過大量的數學建模和大數據進行實證分析,其中也包括我自己最近關於全球化對於產業鏈價值的研究,結論表明適當的生產製造全球化對產業鏈具有巨大的價值,它帶來的價值在某些情境下甚至會超過30%。

不可否認,全球化進程的確會伴隨一些問題,比如地緣政治帶來的風險,過分的全球化會導致對其他國家區域生產環節的依賴性,也會使得產業鏈對於異常爆發的需求的反應能力不足,比如新冠肺炎疫情的擴散導致國家對口罩等醫療設施需求在短時間內幾十倍地爆發,但是由於這些醫療設施的原材料很大一部分依賴於發展中國家,而從這些地區生產受到當地突增需求的影響和運輸時間過慢等問題,導致本國的需求不能得到及時有效的滿足。我非常同意您的觀點,解決疫情下產業鏈發展的核心不在於去全球化進而閉關鎖國,其關鍵在於出臺制定產業鏈的風險壓力測試體系,並在經濟效益和產業鏈風險之間找到好的平衡。

9月16日,人們走在法國巴黎埃菲爾鐵塔附近的特羅卡德羅廣場。新華社發

  3.提升產業鏈彈性須視行業因地制宜

盧立建:科學研究表明,病毒與人類長期共存將成爲一種新的常態。面對這種新的常態,從宏觀和微觀上看,產業鏈應如何佈局?

利維:我認爲政府層次的經濟政策的核心問題涉及如何提升產業鏈彈性。只有通過合理構思上游供應商、生產製造商、分銷配送商等的構架,並且進行壓力測試以評估從災難中恢復的能力,才可以形成產業鏈彈性。一旦我們可以精準定位產業鏈的瓶頸所在,產業鏈就可以採用不同的降風險策略,比如增加本土化生產製造產能或者外包的本土化供應商。考慮到中國市場的巨大,大多數全球化公司依然需要保留在中國的生產製造來服務中國市場,甚至需要在中國本土進一步分散化,從而達到一個更具彈性的產業鏈。

上述分析有着非常清晰的含義。正確平衡彈性和成本效率的必要性,將推動企業重構產業鏈結構,以提升整個產業鏈的彈性。這種行爲方式由於中美貿易戰已然開始,並且會因爲新冠肺炎疫情在不久的將來加速進行。然而,生產製造的回流和本土化並不一定會是解決方案,具體的方案將根據行業的不同千差萬別。比如,服裝行業更有可能遷移到東南亞和印度;而高科技行業將往更靠近需求市場的區域遷移,也就是說生產製造工程將分散到巴西和墨西哥等拉美區域來服務北美市場,遷移到東歐國家來服務歐洲市場,在中國生產製造來滿足中國市場。

製藥行業將會面臨非常大的挑戰。當下,用來生產銷售到歐洲和北美的藥物的大部分化學原材料都來自中國和印度,但是這些化學原材料的生產製造對環境會造成很大的污染。所以,通過在歐洲和北美進行本土化生產製造的方式來提升藥物行業產業鏈彈性,需要大力發展清潔無污染的技術,然而開發這個技術可能需要5到10年的時間,並且需要鉅額資金投入。

盧立建:您談及對產業鏈全球配置的看法,倡導根據行業因地制宜的策略來提升產業鏈彈性。我認爲這個全球化配置基本符合各國經濟發展的基本規律,也必將是降低成本和提升產業鏈競爭力的客觀需要,後疫情時代全球經濟的復甦需要各國政府摒除政治意識形態的不同,通力合作,團結一致,共同努力實現經濟全面恢復和健康發展。全球經濟政治環境錯綜複雜,充滿不確定性,一方面,各國政府需要通過國家宏觀調控政策來刺激和擴大內需消費,大力扶植中小微企業;另一方面,應當加強國際交流合作,實現各國之間資源優勢互補、互惠互利、共同發展、共生共贏的健康生態體系。

  關於技術在各國產業鏈轉型中的重要作用,近幾年高精尖技術,比如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能在各個領域都有着廣泛的應用,您也參與創辦了從事智慧產業鏈和大數據運營分析業務的公司,並把您在大數據人工智能方面的最新研究技術成果應用到了產業鏈升級優化的實際案例中。縱觀人類發展歷程,每一次科技創新與突破,都會促進社會經濟跳躍式巨大發展。比如,第一次工業革命中的蒸汽機技術讓英國得到快速的發展併成爲世界霸主;第二次工業革命中的電氣技術成就了歐洲社會的繁榮進步;第三次工業革命的計算機技術使得美國經濟體量突飛猛進,併成爲新的世界霸主。經濟的高速可持續發展離不開高科技的進步與應用。近幾年來,隨着存儲技術和數據處理能力的高速發展,絕大部分企業都受益於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區塊鏈技術帶來的整個生產運作的自動化、智能化。舉個例子,美國亞馬遜公司在20世紀90年代就開始利用大量的數學模型和大數據技術,來管理其遍佈於全世界的產業鏈上下游相關產品線,通過20多年的時間,現在成長爲國際上實力最雄厚的電商平臺。

  在後疫情時代,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將會在產業鏈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一方面,計算機技術越來越成熟,也更智能化,它對各種環境的適應能力和反應能力越來越自如;另一方面,數據的積累越來越容易,企業數據越來越豐富全面,而數據是無國界的,豐富全面的數據反過來促進了技術的智能化進化。這些爲企業發展和產業鏈溝通協調提供了極大的便利,同時也爲全球化進程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支撐。

  我還想與您探討提升產業鏈穩定性和競爭力的話題,這對後疫情時代的產業發展十分重要。

利維:首先,我們應該更多地從產業鏈風險這個角度去思考如何構思產業鏈的重塑,提升產業鏈抗風險能力。比如風險暴露模型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風險角度去評估產業鏈彈性。政府監管部門應該制定一些壓力測試的標準,並強制要求產業鏈定期評估風險且符合這些標準。其次,產業鏈應該在彈性和運營效率之間找到好的平衡,生產製造活動的回流和本土化並不一定會提升產業鏈彈性。具體到行業裏面,應該根據行業自身特性,因地制宜設計相應的產業鏈結構性配置。在某些特殊行業,比如製藥行業,通過生產製造的本土化來服務本區域需求的方式不一定是經濟和簡單有效的。

總而言之,各國政府正在加速通過壓力測試和產業鏈結構重塑來提升產業鏈彈性。提升產業鏈彈性和競爭力將是經濟健康發展的關鍵所在。

盧立建:在產業鏈風險管理中,有個概念叫契約合同機制。這個概念的原理有點像是金融市場的期權對衝,通過在全球各個區域分散化選擇生產商,並跟這些企業簽訂相應的類似於期權合同的權利義務條款,從而實現產業鏈產能的有效分散、風險對衝和可靠保障。在產業鏈災難管理中,安全庫存是另外一種常用的產能保障方式。所謂安全庫存指的是通過提前生產並存儲這些產能以應對不可預測的突發狀況,比如自然災難。安全庫存在日本大地震和大海嘯等自然災難中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關於提升產業鏈競爭力,我認爲,一是要全面推進產業升級和創新,加快推進產業鏈的數字化、信息化、智能化建設,利用區塊鏈、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實現產業鏈各環節的有機結合,提升產業鏈的運營效率和智能化程度;二是要大力發展產業鏈中關鍵核心技術,實現“卡脖子”技術和核心零部件的自主可控;三是要加強產業鏈的風險管控,在關鍵行業施行相應的壓力測試,提升產業鏈的穩定性、可靠性。

  從產業鏈角度,我也對後疫情時代的世界經濟復甦做個簡單的展望。首先,疫情在中國已經得到有效的控制,產業鏈的上、中、下游各個環節在二季度已經有序復工復產。統計顯示,二季度GDP同比增長3.2%,整個上半年同比下降1.6%,預計2020年四季度即可恢復疫情前的經濟水平。其次,疫情在一些發達國家,比如美國,目前依然沒有得到有效控制,二季度GDP按年率計算下滑31.7%。美國產業鏈上游大量中小企業關門倒閉,並且短期內並無復工復產的跡象,再加上政策主張的製造業回流和本土化在短期內很難實現,其經濟預計將在美國本土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後的兩年內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

  總而言之,後疫情時代的產業鏈發展需要綜合借鑑產業鏈風險暴露、契約機制、安全庫存、高精尖技術創新和應用運營效率等多個方面進行考慮,提升產業鏈的穩定性和核心競爭力,形成共生共贏的新發展格局,保障經濟可持續發展。

《光明日報》( 2020年09月18日 16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