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蘭德評論:安倍辭職可能動搖美日同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00:00   鳳凰網

IPP評論是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官方微信平臺。

安倍於2020年8月28日突然以健康問題爲由辭職(圖源:網絡)安倍於2020年8月28日突然以健康問題爲由辭職(圖源:網絡)

作者:

扎克·庫珀(Zack Cooper),美國企業公共政策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Research,AEI),其研究方向爲中美關係、美國亞太國防戰略等。

傑弗裏·霍農(Jeffrey W. Hornung),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政治學家,其研究方向爲東亞安全事務、印太戰略、日本防衛政策等。

◆ ◆ ◆ ◆ ◆

安倍晉三在位期間,美日同盟關係得到了空前的強化;同時,日本在全球的影響力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這些成就主要得益於安倍的領導力和遠見,但他的辭職很可能會動搖美日同盟關係,進而導致日本安全壓力的上升。

儘管安倍近期的支持率因疫情防控不力而有所下跌,但他無疑是日本憲政史上執政時間最長的首相。在2019年9月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之前,支持安倍的選票就已經達到292票之多,佔據了總票數的3/4,可以說,安倍的領導地位一直無人撼動。

安倍於2020年8月28日突然以健康問題爲由辭職,使自民黨總裁選舉提前了1年。9月14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以壓倒性優勢在自民黨總裁選舉中獲勝,將接任安倍晉三成爲日本的第99任首相。新內閣成員與安倍內閣成員的差別不大,副首相麻生太郎、防衛大臣河野太郎、外務大臣茂木敏充等安倍時期的重要大臣均獲得留任。

毋庸置疑的是,不管是誰繼任首相,都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平息疫情和重振經濟上。因此,外交事務並非日本當前的工作重心,這可能會對美日安全合作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

安倍在他的任內完成了6件大事:(1)重新解讀《和平憲法》;(2)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3)修訂《美日防衛合作指針》;(4)實施武器裝備出口三原則;(5)制定《國家安全保障戰略》;(6)成立國家安全祕書處。上述舉措實質上進一步加強了美日同盟關係,日本恐怕難以再找到一位像安倍這樣強有力的國家領導人。

在安倍的執政期間,日本在世界舞臺上的參與度越來越高。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以後,日本迅速推動了《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的成立。安倍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FOIP),其宗旨與美國的“印太戰略”大相徑庭,旨在組建一個由美國、印度、澳大利亞和日本組成的四國集團。此外,他還積極推動與歐洲和東南亞國家的安全合作。

然而,隨着新首相的上臺,安倍的戰略構想恐難以爲繼。菅義偉雖然曾多次強調延續安倍的路線,但同時還表示,反對構建“亞洲版北約”,推動中日關係持續改善發展。這番言論可能會讓美國大失所望。

儘管川普一再指責日本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但這似乎絲毫不影響安倍對美日同盟關係的態度。筆者認爲,原因有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安倍與川普的個人關係非同一般,兩人至今已見面八次,甚至早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前,安倍就以國家領導人的身份前往美國會見川普。

第二個方面,正是依靠安倍高超嫺熟的外交策略及技巧,日本一直是七國集團(G7)中唯一一個與美國保持良好關係的國家。

新首相未必會效仿安倍,與川普建立這種親密關係。如果川普繼續就貿易問題對日本施壓,日本有可能會在政治立場上與美國分道揚鑣,導致美日同盟關係的動搖。

安倍確保了美日同盟關係的穩定發展,但由於日本領導層的更迭,美日同盟關係將陷入巨大的不確定性中。日本很可能會在駐日美軍軍費、經貿赤字等一系列結構性矛盾上與美國展開激烈的博弈,後果不堪設想。

美日同盟關係對穩定地區安全局勢至關重要。由於地區安全局勢的日益複雜化及中國軍事活動的常態化,日本和美國有必要擴大美日同盟關係的合作範圍。但是,隨着美國總統大選的臨近,再加上日本國內政治局勢的不穩定,美日兩國反對美日同盟的勢力可能會藉機鬧事,從而導致兩國無法一致對外。

事實上,反對美日同盟的呼聲自冷戰結束以來一直不絕於耳。早在後冷戰時代的初期,就有人質疑美日同盟關係存在的必要性。美國學界指出,日本領導層缺乏可預見性。但正是由於安倍對美日同盟關係的重視,美日同盟關係才得以長期存續下去。

儘管美國對日政策長期搖擺不定,但美日同盟關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尤其是在當下這樣的關鍵時期。筆者相信,必定會有許多人懷念美日關係從前的那種親密無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