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打壓下的中國企業爲何選擇了新加坡?新加坡張軍博士解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06:11   鳳凰網

核心提示:

中國的互聯網科技巨頭很多年前就已經開始佈局新加坡,主要是因爲新加坡在區域的地位。這一次美國對於中國科技企業的打壓,實際上是起了一個加速器的作用,加速了這些企業來新加坡佈局。

新加坡在中美之間是維持着一貫中立的立場。張軍博士表示,新加坡本身是一個小國,如果要是選邊的話,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舉措。

對新加坡來講,中國大舉進來對新加坡的經濟只有好處,沒有威脅這一說。新加坡的領導力是在區域的領導力,就是在東南亞,中國不會去取代新加坡的領導力,反而中國要利用新加坡在東盟的領導力來影響這個區域,來影響世界。

這次疫情實際上對新加坡影響是非常大的,最受影響的是外國人,政府鼓勵企業新增的職位上面要優先考慮新加坡人,外籍員工在申請工作準證、續簽的時候,政府可能不會批。

鳳凰網香港號的觀衆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節目,我是陳箋。川普政府宣佈,從9月20號開始,美國的企業就不可以和騰訊旗下的微信有任何生意上的往來。另一方面字節跳動在美國的發展也是一波三折,雖然川普政府原則上批准它和甲骨文之間的合作,但是前路怎樣我們尚且未知。另一邊看到新加坡這幾天就成爲中國互聯網科技巨頭落戶的熱門國家。繼阿里,字節跳動之後,最近騰訊也宣佈他們會加大在新加坡的投資,開發新的市場。那麼新加坡作爲中國企業海外發展的選擇地,它有何優勢呢?中國企業怎樣才能避免在美國出現的被動局面?相關話題,今天的節目時間陳箋請到的是新加坡國立大學的客座副教授張軍博士,一起來探討一下。

 

 

美國打壓之下,中國企業佈局新加坡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張博士您好,看到這些天新加坡成爲香餑餑了。自從阿里還有字節跳動之後,騰訊也宣佈說要將新加坡發展成爲它的亞太業務中心。中國的互聯網科技巨頭紛紛選擇落戶新加坡,是因爲美國的打壓,還是說本來就看好新加坡市場呢?

張軍:其實這幾個公司在新加坡佈局也不是這次疫情之後才發生的事情,或者說是美國打壓中國之後發生的事情,他們很多年前就已經開始佈局新加坡,主要是因爲新加坡在區域的地位。這一次美國對於中國科技企業的打壓,實際上是起了一個加速器的作用,更加加速了這些企業來新加坡佈局。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我們看到除了中國的這些科技巨頭紛紛落戶新加坡之外,還有像英國的戴森,也將它的總部從倫敦遷到新加坡,還有德意志銀行將它亞太區的總部也從香港搬去了新加坡。那麼在地緣政治相當緊張的環境底下,爲什麼還有這麼多跨國企業搬去新加坡呢?它的優勢到底在哪裏呢?

張軍:這方面新加坡有許多的優勢。政策區域的輻射能力;還有新加坡有語言優勢,是雙語國家,全國人都可以講英文和華語,包括有些印度人都可以講華語,所以語言優勢上是很大的;再加上新加坡有優越的物流、通訊基礎設施的建設,長年來都是最佳的港口和機場,像樟宜機場都是連續好多年排名第一的機場。那麼在這方面提供了非常有利優越的便利條件,使得來新加坡投資就有很好的優勢;再加上新加坡的法律環境,對知識產權的尊重程度,還有政府的監管方面、連接度都是非常有利的條件。

還有一點,近些年來有一些企業的高管,有巨資財富的這些人士紛紛來新加坡,主要新加坡在家庭資產信託管理方面有非常好的政策所以也是對於財富的安全性方面仍然會有一個天然的良好的保障措施。所以這些無論是個人還是企業都紛紛落戶新加坡,包括最近今天評選出來的福布斯排行榜裏邊新加坡首富張勇也來自新加坡。根據新加坡的家庭信託基金管理,要是再加上投資,如果說你入籍新加坡以後,可能在資產管理方面有許多優惠的條件。所以這諸多的這些因素促使了這些人士和企業紛紛落戶新加坡,在互聯網產業和金融科技方面新加坡表現得尤爲突出。

新加坡政府早些年就計劃要建立全球的數據中心,所以在基礎建設方面以及政策引導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以及後來金融管理局又推出對區塊鏈這些金融科技的鼓勵措施,使得數據中心在新加坡這兩年是也帶來了蓬勃的發展,許多巨頭公司都在新加坡紛紛設立了數據中心,剛才您提到的這些公司都在這邊,包括臉書、微軟、谷歌還有阿里巴巴在新加坡都設立了他們的數據中心。那麼爲什麼在新加坡設立數據中心?除了剛才提到的這些優越的條件之外,還有一個客觀上的條件,就是海底電纜方面,新加坡是一個重要的節點,在數據的安全性上面新加坡也有充分的保障。地理位置上來講的話,沒有海嘯,沒有地震,政府本身對於數據的安全性方面提供各種政策和設施上的保障。我想這些是給數據中心在新加坡發展是提供了重要的支撐。

這兩年來,亞洲已經成爲整個全球數據會計的一個中心。未來3-5年之內,新加坡會逐步變成這個區域的最重要的節點國家。那麼這一點上來講的話,中國的這些巨頭公司,包括世界各地的巨頭公司紛紛落戶新加坡,也不感到奇怪,這是與這些年來新加坡政府所做出的巨大的努力是分不開的。

新加坡不選邊是最大的優勢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在中美的博弈當中,新加坡怎麼樣能夠取得一個平衡點,它會不會受到美國政府的影響,從而也影響到中國企業在新加坡的發展呢?

張軍:從政府層面來講的話,新加坡現在是包括中國政府和美國政府都想爭取的一個地方,所以中美都希望新加坡能夠選邊,選各自的國家。但是對於新加坡來講的話,從國家自身利益出發,從新加坡本身是一個小國這一點上來講的話,如果要是選邊的話,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舉措

因爲新加坡我認爲在中美之間是維持着一貫中立的立場。這些年新加坡跟中國有廣泛的合作,比如說在重慶建立了政府間的合作項目,還有早期的蘇州工業園,還有廣州知識誠,在各個方面,從科技、知識產權、政府項目各個層面上面進行了廣泛的合作。還有政府官員的管理方面培訓,有市長班、局長班之類的,在管理方面也是有了許多的交流,跟中國的合作是非常密切的。

同時新加坡跟美國之間也有合作,在各個領域包括醫療、通訊等等這些領域有廣泛的合作。新加坡實際上不選邊就是一個優勢,可以借中國和美國的優勢,因爲中國和美國的訴求有許多方面是不同的,並且各自的優勢也不同。新加坡夾在當中不選邊就是最大的優勢。

中國企業走出去,如何避免水土不服?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中國企業要在新加坡能夠發展得更順利,有哪些方面值得注意的嗎?

張軍: 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注意遵守本國的法律,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爲我們國內的一部分企業過去這些年習慣於做事情要託關係、走政府關係,這一套在新加坡肯定是行不通的。新加坡政府高效率的辦事風格大家都很清楚了,實際上用不着走那些關係,只要條件符合就會得到政府的批准。這是好多早期包括近期出海的一些企業出來了以後,辦事情的時候多多少少會帶這些習慣,這個是非常不好的。實際上對整個羣體造成一個比較負面的一個影響,這是一點。

那麼還有一個就是產品和服務的本地化,比如說我們中國的餐飲業服務絕對現在是超過新加坡的,在全球都是非常好,但是到了新加坡了以後,有一些服務感覺有點過了,太過殷勤了,反倒叫客戶感覺到不舒服。那麼這個是慢慢有本地化的一個過程。

再一個就是法律新加坡本身的法律跟中國的法律體制也不一樣,所以到新加坡或者是到新加坡以外其他國家去,合規合法方面的進程是非常重要的。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我們看到TIKTOK在美國的發展其實是挺好的,那麼它的本土化運作或許是它其中的一個強項,比如說它請的高管是前迪士尼的一個副總裁等等。那麼這些公司在新加坡怎麼樣避免水土不服,發展得更好呢?在新加坡政府方面,比如說在組織架構當中,本地員工和外國公司的企業高管是不是有一個比例上的要求呢?

張軍:你說這點非常重要,實際上中國企業到了國外發展,還有其他國家的公司到新加坡或者是到中國發展都是一樣,反過來看也是一樣。當初中國剛開始改革開放的時候,那些國外的公司像日本、美國、歐洲這些公司去中國了以後,如果全部都是本國的管理層,都會存在很大的一個真空的空間,就是高層跟基層之間的沒有溝通,因爲兩個人想的是完全不一樣,理念、文化、管理都不一樣。那麼中間的真空實際上是要靠本地的人才去填補,去做一個橋樑的作用,這個是非常重要。所以在新加坡,像美國的一些公司、歐洲的公司,他們都會聘請本地的一些員工來擔任他們的高管。新加坡本地的員工,實際上包括馬來西亞,因爲新加坡以前就是從馬來西亞分離出來的,所以馬來西亞也被當做是本地的,實際上馬來西亞來的人好多是在企業裏邊擔任管理層的角色。

那麼我們中國來的這些出海公司現在也意識到這一點,所以在公司裏邊也是儘量引入本地人,進入管理層。同時政府實際上也在quota(名額)裏邊強調,有一些領域也強調本地人比例,也不容許全部都是外國人,要求一定量的融入。那麼這個新加坡做的是非常好了,大致國家層面上種族核心方面就做得很好。所以把我們延伸到企業本身的小的範圍來講的話,實際上要做好和諧的話,還是要把本地的人加進來,本地人才能夠協助中國企業加速它的本土化和國際化。因爲中國的企業從去年公佈的500強和今年剛公佈的500強裏邊,中國已經在500強企業數量上已經首次超越了美國。但是我們看一下盈利程度,中國的盈利是非常低的,大概只有14%,遠遠低過美國的500強企業,去年裏邊佔的比例就更低了,是我們也需要注意的一個問題。因爲美國的打壓,剛好對於新加坡、對於東南亞來講的話,是一個機會,好多的製造業,一些供應鏈重新佈局到了東南亞,這樣也導致我們中國的一些企業也要佈局在東南亞這些國家來,這方面是值得我們去考慮的一方面。

中國對於新加坡沒有威脅這一說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我們看到阿里之前花了40億美金收購了新加坡的第二大電商了LAZADA,那麼在之後也就在5月份疫情當中又收購了AXA TOWER,也就是安盛保險大廈50%的股權,花了12億美元。中國科技巨頭紛紛加碼在新加坡的投資,新加坡方面有何反應?有沒有產生像美國那樣所謂對於“中國威脅論”的擔憂或恐懼呢?

張軍:對於所謂“中國威脅”的話,我覺得對新加坡來講不存在這個問題,中國“威脅”不到新加坡,因爲新加坡本身不像美國是“世界警察”,因爲中國“威脅”到美國的世界領導領袖地位。所以對新加坡來講的話,中國大舉進來對新加坡的經濟只有好處,沒有威脅這一說。新加坡的領導力是在區域的領導力,就是在東南亞,中國叫東盟的領導力,中國不會在這個上面去取代新加坡的領導力,反而中國要利用新加坡在東盟在東南亞的領導力來影響這個區域,來影響世界,我覺得在新加坡不存在威脅這一說。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看到新加坡在金融科技領域的發展也是走在比較前面的,今年底就要發放數字銀行的牌照了。我們看到騰訊支持的新加坡當地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SEA,他們合作會申請其中一個牌照,另外像阿里的螞蟻金服還有字節跳動也都會申請數字銀行的牌照。新加坡政府對於外資進入金融領域有些什麼樣的門檻和限制嗎?

張軍:新加坡對於金融管理方面是非常嚴格的。新加坡包括金融管理局對於金融科技,還有像區塊鏈這些新型的科技非常支持,支持力度在國際上都是非常大的,使得好多做區塊鏈的公司都跑到新加坡來了。尤其是過去這兩年當中,實際上我還幫着主持過協辦過兩屆區塊鏈大會,來的人都是1000多人的。但是你仔細一看,其實來的大部分都是中國的一些企業,都是在玩幣的,那麼給大家就會造成一個印象,區塊鏈就是虛擬貨幣,給畫上等號了,實際上遠遠不是。政府也在不斷地糾正這方面的誤解,同時對區塊鏈和虛擬貨幣數字貨幣也是大力提倡。

這方面新加坡去年宣佈要增發幾個牌照,有兩個全數字銀行牌照,有三個數字批發銀行牌照,那麼一共全球有21家企業機構申請牌照,第一輪的時候刷掉了7家,現在是14家,本來說今年6月份要宣佈最後的這5家花落誰手,由於疫情的影響,可能政府現在把抗疫放在首位,所以這個事情就給推後了。估計可能到年底或者更遲,具體的時間還沒見公佈。所以這方面政府是做的是非常謹慎,也出臺了許多政策。比如說新加坡來註冊數字銀行的話,要求必須至少是新加坡本地的公司或者個人要佔控股大股,這不允許國外的公司來控股,這一點逼得像是螞蟻金服這些必須要跟本地的公司合作,否則的話它是拿不到牌照的。

疫情影響下的新加坡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這場疫情到底對新加坡經濟產生了怎樣的影響呢?我知道新加坡政府提倡work from home(居家辦公),在執行的時候也是十分嚴謹,僱主沒有做到會被罰責,這種模式會繼續下去嗎?

張軍:這次疫情實際上對新加坡影響是舉國性的,非常大。雖然政府在疫情的控制方面,目前做得也是非常好,我們已經可以上街隨便可以活動了,在戴口罩的情況下你可以到處走,特殊情況下也可以批准一個50人的活動,大部分是4個人吃飯是沒有問題了。

但是對於企業來講,新加坡做的大部分的業務都是要出國的,所以要頻繁地往新加坡以外走,但是現在疫情的關係我們都沒辦法出去,所有的人都得呆在新加坡。就包括我們最臨近的馬來西亞新山,以前我們開車過去,吃飯的時間就可以過去了,但這個地方我們現在也沒辦法去。如果這樣繼續進行下去的話,我們所有的業務都沒辦法去進行了。

比如說公司要往泰國賣設備,那麼你人就得飛過去,人飛不過去,設備給運過去也沒有用,你要賣材料人也要能飛過去,所有這些人員不能交流的地方,我們都知道開展業務像這樣下去是不行的,除非像現在做電商的。那麼電商的話對於新加坡來講是非常小的一部分的業務,本身的物流資源、材料、物品都不是在新加坡產的,都在像中國的國家,這就是跨境跨得太多了,這種物流帶來的經濟收入太小了。其實對一些小國家其他一些國家都有類似的影響。中國現在內部可以互相走動,從這個城市到那個城市還有很大的內需市場,包括美國日本都有這方面的優勢,但是對於新加坡來講就沒有這種優勢。

這樣對於媒體,對於一些互聯網有關的這些公司可以在家,但是對於製造業在家那就沒辦法做了。所以新加坡可能接下來疫情過後的話,我預測可能共享辦公這個領域可能會蓬勃發展。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看到這場新冠疫情對於新加坡的經濟也好,就業市場的打擊都是相當的大,光在上半年的數據顯示說有接近13萬人被裁員,不少當地人也在抱怨說職位好像是被外國人給佔用了。那裁員的重災區到底是本地的新加坡人,還是外籍員工呢?真實情況是怎麼樣?

張軍:這次來講的話,應該說受影響最大的還是外國人。因爲裁退的時候,一方面政府鼓勵企業新增的職位上面要優先考慮新加坡人,包括新加坡公民和新加坡 p r。再一個就是在申請工作準證的時候,renew(續簽證)的時候,好多基本上是不批的,所以這些人就失去了工作,即便是公司方面想繼續聘用他們,上面政府不批他就失去工作了。我們也遇到好多朋友因爲這個原因就只好回國了。所以這一次對於外國人來講,尤其是像中國印度方面的人來講的話,影響還是蠻大的。

同時對於新加坡本地人來講的話也是影響蠻大的。比如說我今年帶的應屆畢業生裏邊有好多學生到現在找不到工作,後來我去跟一些學生了解到,爲什麼中國的學生有工作了,而本地的學生找不到工作,原來是啥呢?中國的學生在四年級開始的時候,因爲他們簽證的原因,老早就開始找工作了,而新加坡的學生往往是先要畢業以後旅遊兩個月,然後才找工作,因爲他們工作很好找。結果今年是情況變了,他們遇上了疫情,結果等他們畢業在找工作的時候已經沒有工作了,所以這些孩子非常的不幸,好多到現在找不到工作,甚至有一些去打雜工,所以對本地人的影響也是非常大。

前幾天有一個報道說,新加坡這個疫情繼續下去的話,有可能新加坡的中小企業會全軍覆沒,這是非常嚴重的一個現象,如果這樣的話對新加坡的影響那是致命性的。我覺得也不是危言聳聽,因爲裁員是企業是最後逼不得已、萬不得已的時候最後的一個舉措。之前企業方面拿着之前的積蓄來將維持生存。政府方面已經拿出來1000億的儲備,是新加坡有史以來第一次拿出這麼大的儲備來救濟,從公司方面一直到百姓的生活層次方面,不同層次想辦法來救。但是這種也不可以長久的,總有一天會彈盡糧絕,這個錢花起來那是如流水的。那麼再一個你裁員,員都裁完了,誰幹活呢?那麼公司沒活了,你還能堅持幾天,以前的積蓄也會花完的,那麼到那個時候還不是全軍覆沒了。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對於中國這些巨頭紛紛入駐新加坡,也創造了很多的就業機會,那麼新加坡的民衆是怎麼樣反應呢?

張軍:總的來講的話,因爲現在的新加坡失業率已經非常高了,那麼只要是有新的工作機會產生,大家都會高興的。那麼中國現在這些巨頭公司入住新加坡,帶來的是機會,帶來的是就業,所以從這個層次上來講都是歡迎的。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今年是中新建交30週年這樣的一個大日子,那麼中新關係也是處得相當的不錯,這種良好的合作關係怎麼樣才能夠長遠的走下去呢?

張軍:走過的30年當中,總的來講還是一路上比較順暢的,也是有取得了舉世矚目的一些成績。那麼今後再走的話,我覺得就是新加坡還是一如既往的不選邊,這是一點。那麼中國的話我覺得不要太強調大國的姿態了,放下一些身段,我覺得對中國來講的話反倒是好處。其實有一些早期出來的中國出海企業,他們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也做得非常好。所以我覺得低調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太高調的話,絕對會引起所在國的人的一些嫉妒和反感。

鳳凰網香港號陳箋:謝謝張博士給我們的分析和解讀,確實在地緣政治緊張,疫情打擊經濟非常低迷的情況下,國與國之間的合作尤爲重要。謝謝您張博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