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英國貨車藏屍案:越南每年1.8萬人踏上這兇途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3日 04:3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英國貨車藏屍案:越南每年1.8萬人踏上這兇途

  10月23日,英國埃塞克斯郡的一輛貨車裏發現了多達39具遺體,震驚全球。經過數日的調查,英國警方於11月1日發表聲明,39名遇難者均爲越南人。

 △親屬安慰這位55歲母親,她年僅20歲的孩子或在貨車死者之中 圖據紐約時報 △親屬安慰這位55歲母親,她年僅20歲的孩子或在貨車死者之中 圖據紐約時報

  據《紐約時報》報道,越南每年有約1.8萬人以8千到4萬英鎊的價格(約合人民幣7.3~36.4萬元)通過蛇頭偷渡到歐洲。

  失去東歐勞動力後急需低薪勞動力,沒有其他歐洲國家那樣嚴的身份檢查,英國成了越南非法移民眼中的理想去處。他們發現,很容易就能賺到比家鄉高出5倍的收入。於是,每年都有上萬人走上這條充滿暴力與艱險的路。

  然而,舉債上路,賭上性命也要走的偷渡之路,對於非法移民來說,才只個開始。

  “如果電線杆有腿,它們也會偷渡”

  越南是繼阿爾巴尼亞之後,偷渡英國的第二大來源國。而越南中北部的河靜和義安兩個貧困省則提供了其中大部分偷渡者。這次的39名偷渡者中,很多人都來自這兩個省。據河靜省官員預計,僅今年前8個月裏,當地就有多達4.1萬人離開。

  “我們有一個說法。如果電線杆有腿,它們也會去偷渡。”當地一名牧師安東尼稱。看着鄰居突然用昂貴的材料裝修房子,買好車,很多人也想爲自己的家庭爭取這些財務上的安全感,不計一切代價地爭取。

  然而,一旦在異國沒能實現致富夢想,非法移民的結局可能非常悽慘。他們很多都在人口販賣組織或依賴這些組織的嚴酷僱主手下過活,而所在國嚴厲的移民系統也讓他們得不到政府幫助。

  “我總是勸他們‘待在家吧’。”身在倫敦的牧師西蒙則勸故鄉的人:“儘管你很窮,但你還有生活。在這裏(英國),你有錢了,但你也沒有生活了。”英國的老越南移民很多都是在越南戰爭後就去了的,他們同新移民之間有着巨大的文化差異,但也給他們提供了支持,尤其是在這次事件中。西蒙1984年就離開了越南,貨車藏屍案曝光後,他接到了很多越南家庭的電話。那些人急切地向他打聽,想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否在貨車死者中。

  “那些父親們,那些母親們,全都是含淚給我打的電話。那些話我簡直不忍聽下去。”西蒙指出,爲了偷渡,他們得借一大筆錢,然後希望自己的兒女可以偷渡成功,那樣他們才有錢來還債。“但現在,他們失去了希望,還丟了性命,什麼都沒了。”

  偷渡之漫漫長路

  當從親朋好友那裏湊夠錢,他們就踏上了艱險的偷渡之路。偷渡者往往帶着僞造的旅行證件,經俄羅斯去往西歐,其中最爲危險的路段要數徒步穿過白俄羅斯去波蘭邊境。

  法國2017年的一份調查顯示,一位名爲Anh的越南男子告訴研究人員,他和其他5名男子在蛇頭的帶領下試圖穿越,在白俄羅斯反覆被抓,釋放後又反覆再試。最終,他們成功了,在波蘭那一面登上了等候他們的貨車。“我們很冷,兩天裏什麼東西都沒吃上,就喝融化了的雪水。”Anh告訴調查人員。

  而其他的偷渡方式則是安排精確到分的冒險。非法移民還會用那些別人用過的簽證和旅行證件去歐洲機場,蛇頭告訴他們,在櫃檯關閉前10分鐘抵達機場,這樣工作人員就沒有足夠時間檢查他們的證件。

  偷渡之路會花費數月,甚至數年。20歲的Nguyen Dinh Luong是這次死亡的39人之一。他想去法國工作,好幫着養活家裏的七個兄弟姐妹。父親借了約12.7萬人民幣供他偷渡,但他在俄羅斯的時候因爲旅遊簽證過期,被關在房子里長達6個月。後來,他先去了烏克蘭,去年7月到了法國,在那裏做了一段時間服務生。後來,他又決定去英國的一家美甲沙龍工作。他父親也不清楚兒子爲何踏上了這段死亡之旅:“可能他心太大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債還沒有還完,在英國可能掙得多點。”

△倫敦的一家越南美甲沙龍 圖據紐約時報△倫敦的一家越南美甲沙龍 圖據紐約時報

  偷渡的路也會因爲被拘捕或沒錢而中斷。一些非法移民被迫沿路工作,在俄羅斯的製衣廠或歐洲的餐館裏打工。爲了完全控制偷渡者,蛇頭通常還會向他們隱瞞所處的地方。2017年,16名越南偷渡者在烏克蘭被抓獲時,他們都以爲自己身在法國。

  偷渡過程中,在蛇頭手下的日子並不好過。如果膽敢違逆蛇頭,後果是嚴重的。“如果你不聽話,男性捱打,女性則被性侵。”西蒙神父稱,偷渡者不能被警察發現,所以不得不聽蛇頭的話。

  赴英“CO2”之旅

  從亞洲到西歐,長達6000多英里偷渡之路的最後一程,就是通過集裝箱或拖掛車穿越英吉利海峽。越南偷渡者稱之爲“CO2”之旅。因爲那是通風極差、氧氣匱乏的旅程。一些越南人把集裝箱裏的偷渡客稱爲“箱中人”。

  越南的蛇頭把客戶送到法國和荷蘭。在那裏,通常由庫爾德人和阿爾巴尼亞人完成後面的工作。而這起39人案中則是由愛爾蘭或北愛爾蘭人來做。在溜進貨車前,偷渡者常常得在法國北部的路邊營地裏得等上數月。他們用鋁製袋子把自己裹起來,藏在冷藏車裏,以降低被儀器探測到的風險。

  儘管密不透風的冷藏車裏如此危險,但那還只是爲期數月甚至數年的殘酷遭遇中的小意思而已。等待這些偷渡者的,是在有組織的黑幫手下幹活,進入英國大麻工場,或在美甲沙龍專橫老闆的手下打工。

  紅星新聞記者 王雅林 林容 編譯報道

  來源:紅星新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