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確診人數再翻番海上隔離3700人 這艘郵輪成“漂浮的恐怖監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1日 19:1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確診人數再翻番!海上隔離3700人,這艘豪華郵輪成了“漂浮的恐怖監獄”

  來源:環球人物

  作者:阿曄

  “我這把年紀,一旦被感染就很難死裏逃生,我不想被裝在骨灰盒裏回家……”

  “我們像是住在一所高檔的監獄裏。”

  “川普,救救我們!”

  誰也沒有想到,一場豪華郵輪之行,如今卻演變成危險的海上旅程。

  從2月3日夜裏停泊在橫濱港算起,“鑽石公主”號郵輪已在海上滯留了超過一週。然而,海上隔離並不等於安全隔離。這兩天,接連傳來壞消息:

  10日,郵輪上新增65名新冠肺炎感染者,累計確診病例一下就近乎翻倍,達到了135人;

  今天,日本厚生勞動省發佈最新消息,確診病例又新增39例,其中包括一名檢疫人員。目前,郵輪相關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數已高達174人。

  這是本次疫情中,除中國大陸以外,規模最大的聚集性感染事件,感染人數已經遠超日本本土的確診總數。

  焦慮、不安、恐慌……各種情緒開始在郵輪上蔓延。有人覺得自己只能儘量把這段時間熬過去,也有人開始努力向外界發出求救信號,還有人難受到將郵輪稱爲“漂浮的監獄”。

  疫情風暴悄然而至

  在2月1日之前,對大多數人來說,“鑽石公主”號是個夢幻的存在——它位列全球十五大最豪華郵輪之一,被譽爲“移動的海上五星級酒店”,曾被評爲日本最佳國際郵輪。

  1月20日,來自56個國家和地區的2666名船客和1045名工作人員,滿心歡喜地登上了這艘郵輪。

  按計劃,郵輪將於1月22日停靠鹿兒島,順序到訪中國香港、越南順化、越南下龍灣、中國臺灣基隆和日本沖繩,並預計於2月4日回到橫濱。

  當時,沒人注意到船上有一名偶爾咳嗽的80歲香港老人。

  1月25日,這名老人在香港啓德郵輪碼頭上岸,5天后開始發燒,併入住香港明愛醫院。2月1日,該老人被確診爲新冠肺炎患者。

  與此同時,“鑽石公主”號仍在海上正常航行,並先後停靠了越南和中國臺灣。老人確診當天,郵輪正停靠在日本沖繩。

  乘客何女士通過媒體得知了這一消息後,與朋友陳小姐一起去了郵輪的接待中心,詢問工作人員是否有任何需要擔心的地方,但船員說他們也不知道情況。

  此時,郵輪上的人們還在悠閒度假,殊不知一場風暴已悄然而至。

  2月3日,日本政府要求郵輪提前返行,回到橫濱。直到那時,很多乘客才從船上廣播中得知實際情況。

  當晚,日本檢疫官直接上船,對船上273人進行取樣。其中120人報告有發燒、咳嗽等症狀,另153人則與確診的香港乘客有過密切接觸。

  隨後,心驚肉跳的日子開始了。

  2月5日,先出來了31人的檢測結果,有10人確診感染新冠病毒。同日,日本政府要求船上所有人將從當天開始,就地海上隔離14天。

  6日,確診病例達20人;

  7日,確診病例達61人;

  8日,確診病例達64人;

  9日,確診病例達70人,同時有約100人稱身體不適,出現發燒等症狀,將接受追加檢查;

  10日,確診病例達135人……

  今天,這個數字又變爲174人。照這個勢頭,船上的感染人數很可能還會繼續增加。

  如此高的確診率,驚到了所有人。無論是船上人員,還是岸上民衆,都紛紛要求對船上所有人員實施病毒檢查。畢竟,如果沒有全部排查的話,哪怕是錯放一例下船,都將是個巨大的災難。

  對此,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在記者會上回應道:可以理解民衆的擔憂,但對船上所有人都進行病毒檢查,“目前情況下有些難辦”。

  厚生勞動相加藤勝信則透露,政府方面目前正在探討對全員實施病毒檢查的可行性,“想是想這麼做,但現在無法斷言能做到”。

  直到10日,日本內閣還在討論,是否應該爲防止出現大規模人道主義危機,“讓無症狀的所有乘員下船,在別的場所進行分別隔離”,但最終因擔心此舉可能大大增加新冠肺炎在日本大規模流行的可能性,決定維持“全船人員隔離14日”的原計劃不變。

  不過隨後,事情又出現了轉機。

  據日經中文網消息,日本厚生勞動省2月11日確定方針稱,即日起,“鑽石公主”號乘客中感染新冠肺炎風險較高羣體,如老年人等,可以下船,他們將被轉移至日本境內的醫院等處接受治療觀察。

確診人員在層層隔離保護中下船。確診人員在層層隔離保護中下船。

  “海上監獄”的一週

  隔離期間,一位名叫大衛·阿貝爾的英籍乘客成了“網紅”。他每天分享自己隔離時的見聞,而這成了外界瞭解船上情況的重要信息來源。

  大衛說:“房間裏只有肥皂和沐浴液,僅能維持內衣褲的換洗,我只有在社交媒體開直播的時候才穿上髒衣服,多數時候只能選擇不穿衣服。”

  這話多少有點苦中作樂的意味,但大多數人並不像他這樣樂觀。

  有人住在內艙,長時間見不到陽光,感覺要被逼瘋,覺得自己“很可憐”;

  有人吐槽船上的生活環境急速惡化,餐飲不新鮮、牀單一週沒換、房間不能打掃;

  還有人擔心船上的空氣會造成交叉感染:“密閉式的空間讓人擔憂空氣飄散病毒,給人一股窒息感。這讓我焦慮不安,感覺很不健康。”

  儘管後來,在船方與日本當局溝通後,內艙和非陽臺客艙的乘客被允許分批分時段去到甲板放風1.5個小時,但依舊無法安撫留在船上的人內心深處的不安。

乘客在甲板上放風。乘客在甲板上放風。

  尤其是,“鑽石公主”號上有一個特殊的羣體——1000位超過70歲的老人。

  雖然隔離期間船上Wi-Fi免費,上網沒什麼問題,但對不經常使用網絡的老年人來說,他們能獲取的資訊很有限。

  密閉的空間加上相對封閉的信息渠道,使得郵輪上恐慌不安的情緒不斷放大,甚至有乘客表示:“這不是豪華郵輪之旅,而是一座漂浮的監獄。”

  “我一直聽到附近房間的外國人在痛苦地咳嗽……今天或者明天我可能就被感染了。”一對美國夫婦在社交網絡上喊話:“川普,救救我們!”

  最關鍵的問題是,老年乘客們的常用藥即將消耗殆盡。

  2月6日,有媒體拍到,一名乘客在陽臺上掛出了一面日本國旗,上面用日文寫着碩大的“缺乏藥物”字樣。

  來自加拿大的63歲男乘客莫科說,他有糖尿病,事先雖準備了藥,但也只夠4、5天的量,希望日本衛生官員能幫他續藥。“14天,我知道我們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儘量把這段時間熬過去。”

  2月7日,一對澳大利亞夫婦覺得悶在房間裏太無聊了,就試着聯繫一家葡萄酒俱樂部,看看能不能讓對方送點酒過來。結果在下單幾個小時後,人家竟然真的派無人機送了兩箱酒到船上。

  大概是刷到了媒體報道該夫婦收到無人機快遞紅酒的消息,於是有人掛出條幅表達對船上物資不足的不滿:“人家快遞都到了,但我的藥卻還沒收到,希望媒體報道擴散,謝謝。”

  2月9日,日本厚生勞動省決定,將提供500名遊客所需的各類緊急藥物,其中包括慢性疾病等藥物,將陸續送往郵輪上。

  同一天,“鑽石公主”號郵輪所屬的航運公司“公主郵輪”表示,將向所有乘客全額退還此次旅行的費用,並免費提供服務。同時退款的不僅是郵輪旅行費用,還包括到達郵輪前後的機票、酒店住宿費、接送費、停靠地的觀光費用等。此外,該公司還不會要求乘客支付在檢疫等待期間的費用。

  對於郵輪公司做出全額退款的舉措,一位男性乘客表示:“沒想到居然能退款,這的確是值得開心的事情。但是想想對於我、我夫人,還有各位乘客來說,其實想要的還是自由啊……”

  “鑽石公主”號的難兄難弟

  這並不是郵輪第一次遭受病毒打擊。

  2012年12月,“皇冠公主”號豪華郵輪上有96名乘客和6名船員感染諾如病毒;

  2014年8月,“黎明公主”號郵輪暴發諾如病毒疫情,200人中招;

  2015年5月,中東呼吸系統綜合症(MERS)擴散到韓國,前往韓國的郵輪紛紛調整航線,有的將目的地港口調整爲日本,即便抵達仁川港的郵輪也因擔心感染MERS,取消了下船觀光安排。

  而此次“鑽石公主”號遭受新冠肺炎疫情打擊,受到的影響前所未有。

  更慘的是,這還不是唯一一艘遭受病毒打擊的郵輪。它還有“世界夢”號和“威士特丹”號兩個難兄難弟。

  2月5日,“世界夢”號緊急返回中國香港啓德郵輪碼頭,船上1800多名遊客和數量相當的船務人員都必須在船上完成新冠肺炎病毒測試。在檢疫工作未完成之前,沒有特區衛生署許可,所有人都不能下船。

  不過好消息是,僅僅4天后,“世界夢”號便迎來曙光——由於樣本全部呈陰性,所有人都可以登岸。

 2月9日,“世界夢”號郵輪乘客排隊下船。 2月9日,“世界夢”號郵輪乘客排隊下船。

  但“威士特丹”號就沒有這麼好運了……

  該郵輪從荷蘭鹿特丹出發,1月30日抵達香港,2月1日從香港再啓航。

  2月3日,郵輪原定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靠岸,但就在接近馬尼拉海域附近時,被當地的海域管制局給直接拒之門外了。

  第二天,“威士特丹”號停靠臺灣南部的高雄時,38人有發燒等症狀,有關部門爲了慎重起見,拒絕船上人員上岸。

  再次被下達“驅逐令”的“威士特丹”號只能調轉船頭,從高雄離開。原本計劃停靠日本港口,結果2月6日,日本決定不批准其入境。

  即使這艘郵輪上還有5名日本人,日本政府也表示不會“特別優待”:本國乘客也不要在日本下船,請跟隨郵輪回到香港後,再想辦法搭飛機回日本。

  次日,韓國釜山港灣公社表示,韓國檢疫部門全面提升檢疫標準,在綜合考慮各項因素後決定取消該郵輪停靠釜山港。

  昨天,“威士特丹”號又遭泰國拒絕停靠請求。這對船上的乘客無異於新打擊:因爲就在不到一天前,船運公司還承諾能在泰國登陸,很多人甚至已提前訂好機票。

  目前,“威士特丹”號還在海上漂泊,無處停靠。

  “沒有人想要我們。船上的每個人都活在恐懼中。”一位澳洲乘客絕望地說,他不知道自己和家人將被帶到什麼地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