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最不發達國家的非洲女首富:斂財150億 敗光一個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4日 22:26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最不發達國家出了個非洲女首富,靠“第一千金”身份瘋狂斂財150億,敗光一個國

  來源:環球人物 

  商界傳奇,還是國家鉅貪?直到多達70餘萬份的記者調查資料曝光,人們才看清這位女首富的真面目。

  “只要你努力工作並且下定決心,那麼你一定就能成功,我不相信成功有任何捷徑。”

  這是非洲女首富、安哥拉前總統女兒伊莎貝爾常常激勵他人的話。

  據《福布斯》雜誌統計,伊莎貝爾的個人淨資產達22億美元(1美元約合7元人民幣),是整個非洲大陸第一個資產超10億美元的女富豪。

  不過,這位女首富的財富都是不義之財。

  隨着伊莎貝爾的總統父親多斯桑托斯“下臺”,她的財富來源也開始被當地政府懷疑。人們甚至發現,她在過去一邊努力經營“自力更生”的人設,一邊暗中通過父親瘋狂斂財。

  商界傳奇,還是國家鉅貪?

  直到多達70餘萬份的記者調查資料曝光,人們才看清這位女首富的真面目……

  爲所欲爲

  在安哥拉,幾乎無人不知伊莎貝爾的名字。她是在商海里混得風生水起的成功女性代表,當地的石油、鑽石、電信、商業等主要經濟命脈都被她壟斷。

  人們還常在網上看到她出入上流社會的照片,身邊的朋友是美國名媛帕里斯·希爾頓和好萊塢明星們。

  實際上,伊莎貝爾的生活遠比人們想象得更奢華。

  她和丈夫在英國、美國、葡萄牙等國家一擲千金,從幾千萬到幾億的豪宅,說買就買,每個豪宅裏的裝修都像宮殿一樣豪華。

  一些頂流富豪的標配,伊莎貝爾也都應有盡有:停機坪上停着她的私人飛機,豪華度假村的旁邊停靠着私人遊艇,出入都是豪車接送。

  與伊莎貝爾富得流油的生活相比,其家鄉安哥拉卻是被聯合國定義爲“最不發達的國家”。

  據安哥拉官方資料顯示,該國2018年總人口數是2980萬,全國失業率爲28.8%,2015年-2019年期間GDP連續4年倒退。

  諷刺的是,伊莎貝爾卻擁有安哥拉人民幾輩子都花不完的財富。

  2019年,由30多個國際記者組成的聯合組織發佈了一份針對伊莎貝爾資產的調查報告,裏面揭露了伊莎貝爾是如何通過父親的政治影響力,剝削國家財富,中飽私囊。

  此外,報告中還詳細記錄了伊莎貝爾和丈夫轉移資金的計劃。他們在海外註冊了幾百家皮包公司,用來轉移從安哥拉國庫取走的數億美元。記者們還發現,一些西方諮詢公司多次爲伊莎貝爾轉移安哥拉國有資產提供幫助。

  伊莎貝爾之所以如此膽大妄爲,把國家財庫當自家提款機,全因其父親多斯桑托斯在背後撐腰。更讓人驚訝的是,伊莎貝爾和父親很早就在爲轉移國家資產做了充足準備。

  多斯桑托斯在任職總統期間擅自修改國家法律,其中有一條內容是,“除非總統‘叛國’,否則不得因任何行爲受到起訴”。

  這樣一來,總統家人對待安哥拉“就像對待自家的農場一樣,隨意宰割”,伊莎貝爾則是最大的受益者。

  利用“第一女兒”特權斂財

  多斯桑托斯出生於一個窮苦的工人家庭,自幼對政治敏感,在很小的時候就參加了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並得到前往蘇聯學習進步知識的機會。

  上世紀60年代,他在阿塞拜疆國立石油學院認識了一個名叫庫卡諾娃的女人,兩人迅速墜入愛河並結婚。

  1973年,伊莎貝爾出生了。兩年後,安哥拉獲得獨立,多斯桑托斯成爲該國曆史上第一位外交部長。

  沒多久,安哥拉爆發內戰,爲避免妻兒遭到不測,多斯桑托斯只好將家人送到英國。

  1979年,37歲的多斯桑托斯出任安哥拉總統,遠在英國的伊莎貝爾正在倫敦國王學院攻讀電氣工程和商務管理雙學位。求學期間,伊莎貝爾還遇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來自剛果的年輕人杜庫羅。

  杜庫羅同樣出身名門,父親是一位白手起家的銀行家,熱衷於藝術品收藏。他比伊莎貝爾小1歲,從小在歐洲長大,常年生活在比利時和法國。

  從相識之初,兩人就很低調,以致於外界對他們的感情經歷知之甚少。

  2003年,兩人在安哥拉首都羅安達舉行了一場耗資400萬美元的婚禮,宴請的客人中不乏從歐洲包機而來的“貴賓”。

  當時,在多斯桑托斯的特批下,“貴賓”們入境時不用辦理出入境簽證。此事在安哥拉國內引起了不小的爭議,有人批評總統太溺愛女兒,破壞了國家法規。

  那時人們還不知道,在多斯桑托斯的庇護下,伊莎貝爾其實早已將手伸向安哥拉的每個角落。

  大學畢業後,伊莎貝爾曾在一家名爲“烏爾巴納2000”的市政公司擔任項目經理。在她的“運作”下,該公司順利獲得許多市政項目合同,從中撈了不少錢。

  這種“替別人數錢”的工作做久了,伊莎貝爾的心裏難免會不平衡。於是,她和丈夫在馬耳他等多個避稅天堂註冊了幾百家公司,用來避稅和洗錢。

  此後,夫妻倆不停利用“第一女兒”的特權,拿到多個政府項目的工程承包權和電信業開發權,有權“享受”國家的減免稅收政策。

  有人統計,伊莎貝爾在安哥拉的生意包羅萬象,當地最大的水泥生產廠、電信公司,大型連鎖超市和飲料公司都是她的。甚至人們住的房子、穿的衣服、喝的啤酒、看的電視、打電話的信號,都和她有關。

  在安哥拉經營如此龐大的產業,畢竟樹大招風,伊莎貝爾會想方設法地弱化父親在商業上的資助,給自己打造艱苦創業的“人設”。

  她常在公開場合講述自己“從6歲就開始培養創業精神”,以及“賣雞蛋掙錢買棉花糖吃”的故事;她對外稱自己的成功是因爲商業經驗,而不是家族關係;她還不停強調,自己從商的目標就是要改革安哥拉臃腫的官僚機構……

  可“貪婪”像一個無底洞。在金錢和權力面前,伊莎貝爾的胃口越來越大。

  “吃相難看”的一家人

  衆所周知,安哥拉最拿得出手的就是豐富的自然資源,尤其是石油和鑽石礦產。

  2002年,安哥拉結束長達27年的內戰,實現全面和平,開始進入戰後恢復與重建時期。多斯桑托斯大搞石油資源開發,創建Sonangol(安哥拉國家石油公司),迅速幫助安哥拉成爲非洲地區石油產量大國。他還規定,持有國家授權開發許可的公司,才有資格開發石油。

  實際上,只有伊莎貝爾的公司拿到了所謂“國家授權”。她將安哥拉作爲自己家的“後花園”,Sonangol更成了她的私人財產。

  早年間,伊莎貝爾在葡萄牙認購某能源公司股份時僅支付了15%的預付款項,其餘的85%尾款全部由Sonangol“墊付”。

  2015年,國際油價不斷下跌,Sonangol陷入危機。爲應對危機,多斯桑托斯力排衆議,任命伊莎貝爾擔任Sonangol首席執行官。這下,伊莎貝爾更可以明目張膽地轉移大筆資金進自己口袋。

  據記者的調查材料顯示,伊莎貝爾在Sonangol任期內涉嫌非法轉移多筆大數額資金。2017年,多斯桑托斯下臺後,伊莎貝爾也被新任總統趕走。

  臨走前,她還“順走”了一筆5800萬美元的鉅額資金,收款方是迪拜的一家諮詢公司。後經查明,公司的經營者是伊莎貝爾的一名商業主管,公司所有人是伊莎貝爾的一位朋友。

  除了石油,鑽石也是伊莎貝爾斂財的手段之一。

  1999年,安哥拉國家鑽石公司建成,多斯桑托斯把公司的大量股份分給了伊莎貝爾夫婦。他們可以用低於市場價好幾倍的價格收購鑽石原石,然後再以高價賣出。

  伊莎貝爾的丈夫曾花8300萬美元收購一家瑞士珠寶廠商,不過他自己只出了400萬美元,剩餘的7900萬美元則以鑽石公司名義出資。更不可思議的是,他後來又從鑽石公司拿走500萬歐元“中介費”。

  有時,爲了讓商業項目順利進行,伊莎貝爾還會動用軍隊給自己幹活。

  2013年,她的一個房地產項目無端徵用3000多戶人家的房子。她表面上向人們保證“不會影響你們的生活”,背地裏卻讓父親動用軍隊把人們趕走,連夜將房屋夷爲平地,無家可歸的人們只好住進貧民窟。

  最詭異的是,在一系列事件發生後,人們連房子的影兒也沒見到,房地產開發資金的去向也成了謎……

  因爲伊莎貝爾長期掌控着絕對的財富和權力,安哥拉人民諷刺地稱她爲“公主”。

  一位在非洲從事腐敗調查的負責人說:“每次伊莎貝爾光芒萬丈地出現在某些雜誌封面時,每當她出現在聲色犬馬的高端聚會時,她都是在踐踏安哥拉人民的夢想與渴望。”

  在一浪高過一浪的全民聲討中,多斯桑托斯終於在2017年下臺。新總統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扒皮”他們一家子。

  去年12月,安哥拉政府對伊莎貝爾提起了訴訟,指控她利用父親任職總統期間使安哥拉政府損失超50億美元。

  但因伊莎貝爾從2018年至今一直滯留在國外,安哥拉政府只好將她在本國的資產凍結,其中包括安哥拉移動電信公司以及安哥拉兩家銀行的股份,資產價值超過4億美元。

  但這些離政府要追討的50億美元還相差甚遠……

  對於安哥拉政府的指控,伊莎貝爾一再否認,並在上週發表聲明,稱安哥拉當局針對她的指控是出於政治動機。她還聲稱,自己將配合安哥拉政府合作,找出真相,以澄清自己的聲譽和家族名譽。至於自己的歸國日期,她並未提及。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一旦伊莎貝爾回到安哥拉,等待她的將是漫長的監獄生活。

  作者:二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