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蓋茨基金會發布2020年《目標守衛者報告》 呼籲全球協作遏止疫情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4日 19:59   北京新浪網

  來源:蓋茨基金會 

  原標題:2020目標守衛者報告:新冠肺炎 全球視角

  前言

比爾和梅琳達·蓋茨比爾和梅琳達·蓋茨

  當梅琳達和我寫下這篇文章的時候,新冠肺炎已經奪去了超過 85 萬生命。它令世界陷入一場曠日持久的衰退,而且情況可能還會惡化。許多國家正在備戰第二波疫情高峯的到來。 

  在過去發表的《目標守衛者報告》中,幾乎每次我們下筆時都會慶祝這幾十年來世界在抗擊貧困和疾病方面取得的歷史性進展。

  但是我們必須坦白地直面當下的現實:如今進展已經停滯。在這份報告中,我們跟蹤了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SDGs)中的 18 項指標。近年來,全球在每一項指標上都有所改善。而今年,在絕大多數指標上,我們都倒退了。

  這篇文章有兩個目的。第一,分析這場大流行病對健康、經濟及其他方方面面已經造成的並繼續可能加深的損害。第二,呼籲協同合作。面對一場全球危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獨善其身。所有國家必須攜手合作,結束疫情、重振經濟。越晚認識到這一點,損害就越大,我們就要花費越長的時間恢復原狀。

  全球影響

  流行病(pandemic)一詞的前綴“pan”,意思是該疾病已席捲全球,也意味着這場疫情影響到社會的方方面面。一篇描述 1918 年印度流感大流行的文章說,大流行病是“引發一系列惡性循環的災難”。轉眼間,一場衛生危機演變成經濟危機、食物危機、住房危機、政治危機。所有事物都彼此衝擊、相互碰撞。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也稱得上是“引發一系列惡性循環的災難”。首先出現的是疾病本身。緊接着,政府調動資源試圖控制疫情。爲了避免感染,人們不再去醫院——這爲一場複雜的健康災難埋下了隱患。以疫苗覆蓋率爲例,它是一個有效衡量衛生系統運轉情況的間接指標。我們的數據合作方,健康指標和評估研究所(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簡稱IHME)發現,2020 年全球疫苗覆蓋率正在跌落至 1990 年代的水平。換句話說,在短短 25 周之內,我們倒退了 25 年。目前世界面臨的最重要問題之一,就是低收入國家如何能快速回到疫情前的狀況,並重回發展軌道。受災最嚴重的地方亟需支持,以確保暫時的倒退不會造成永久的破壞。

  與此同時,災難不斷加重。政府採取必要措施遏制病毒的傳播、人們改變行爲方式以減少接觸病毒的風險、全球供應鏈開始萎縮,這一切導致了經濟災難。學校關閉、數億名學生在家自習,一場教育災難接踵而來。(非洲西部的埃博拉疫情數據顯示,當學校重啓時,女生返校的可能性更小,由此更容易失去自己和未來孩子的發展機會。)高收入和低收入國家都會有人吃不上飯,一場營養危機由此浮現,並使其他種種危機雪上加霜。

尼日利亞拉各斯尼日利亞拉各斯
加納庫馬西加納庫馬西
印度阿姆利則印度阿姆利則
印度果拉爾印度果拉爾

  在通往平等的路上,雖然仍有很多需要努力之處,但我們已經取得了諸多進展,而現在,這些進展正在被上述災難所破壞。當然,這也進一步凸顯了我們需要付出更多努力,取得更多進展。譬如,在美國,這場大流行病對有色人種造成的傷害最大。與白人相比,他們感染或死於新冠肺炎的概率要高得多, 並承受更大的經濟損失。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23%的美國白人表示他們不確定自己到今年 8 月還能付得起房租——這個數字已經非常可怕—然而,對於非洲裔和拉丁裔美國人來說,這個數字翻了一倍:46%的人認爲他們無法負擔起一方屋檐。

經濟災難經濟災難
印度西里古裏印度西里古裏

  無論有沒有疾病傳播,經濟災難都影響每一個國家。因此,經濟層面的災難波及面最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即使各國已經投入了 18 萬億美元刺激全球經濟,到 2021 年底,全球經濟仍將損失 12 萬億美元,甚至更多。

  這筆金額的體量之大是難以想象的。對照歷史去看,或許更容易理解:就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損失來說,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衰退(二戰期間,戰時生產瞬間停止,整個歐洲和部分亞洲地區被摧毀,3%的戰前世界人口死去)。按全球GDP計算,新冠肺炎造成的經濟損失是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的兩倍。上一次如此多國家同時陷入衰退是在1870 年,確切地說是兩輩子以前。

  在一些國家,用於緊急刺激經濟和社會保障的支出能夠阻止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但這不是任何一個國家都能做到的。這些國家需要足夠富有,可以通過大量借貸和擴大貨幣供應來籌集數十億乃至數萬億美元。

  相比之下,不論管理水平如何有效,低收入國家支撐其經濟的能力仍有內在制約。平均來說,2000 年至 2015 年之間,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國家的經濟增長速度每年都高於世界其他地區,但那裏依然是全世界收入最低的地區。在那裏,大多數國家無法籌措到所需資金來將新冠疫情帶來的損失降到最低。他們的中央銀行也不像歐洲中央銀行和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那樣擁有許多選擇。

  在二十國集團(G20)成員國中,刺激資金平均佔到各國GDP總額的 22%。而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這個佔比僅僅是 3%,而且它們的GDP要低得多。換句話說,這就等於是在一塊本就很小的餡餅上切了更小的一角,遠遠不夠。

  在這些限制下,許多中低收入國家正在通過不斷創新的方式應對挑戰。越南人口超過一億,但全國只有 1044 例確診病例,34 例死亡,其接觸者追蹤系統堪稱全球典範。加納采用合併檢測的模式,而不是逐個樣本分別檢測,這樣能在追蹤疫情擴散的同時節省稀缺的資源。在尼日利亞,包括公司和個人在內的 100 多個私營部門合作伙伴創建了“抗擊新冠肺炎聯盟”(Coalition Against COVID),目前已籌集到 8000 萬美元來支持政府的應對措施。非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非洲進出口銀行和其他數十個合作伙伴在6月啓動了“非洲醫療用品平臺”(African Medical Supplies Platform),以確保非洲各國能夠擁有價格實惠且高質量的救生設備和用品,這些物資很多都是在非洲製造的。

  許多發展中國家在數字現金轉賬方面的努力尤其令人印象深刻。世界銀行數據顯示,自2月以來,已有 131 個國家實施了相關的新項目或者擴大了現有項目,惠及 11 億人口。印度有着世界一流的數字身份識別和支付系統,它能夠在危機發生伊始立刻向2億婦女直接轉賬。這不僅減少了新冠肺炎對飢餓和貧困的影響,也同時推進了印度對女性經濟賦權的長期目標。其他國家也在通過靈活的政策變化改進現金轉賬系統。例如,西非經濟與貨幣聯盟的八個成員國允許人們可以先通過短信或電話開戶,隨後再由本人進行身份覈驗。在西非,超過 800 萬人在隔離期間註冊了銀行賬戶。

  即使如此,很多政府能夠花在社會保障體系上的資金仍舊有限,人們依然在承受苦難。據IHME估算,由於新冠肺炎疫情,極端貧困人口比例在短短几個月內上升了 7 個百分點,終結了此前 20 年不間斷的進步。疫情在今年就已經使近 3700 萬人跌落至日收入 1.9 美元的極端貧困線以下。中低收入國家的貧困線是日收入 3.2 美元,自去年以來,已有 6800 萬人跌落至該貧困線以下。然而,“跌落至貧困線以下”是一種委婉的說法,它意味着你每時每刻都要掙扎搏命,才能讓家人繼續活下去。

  在這些新增的貧困人口中,女性比男性更多。其中一個原因是,中低收入國家的女性很大一部分都在非正規行業工作,這些行業往往不易觸及(譬如人們家裏或公共市集),因此得到政府支持的機會較少。在非洲,疫情開始的第一個月內,非正規工人的收入驟降80%以上。

  一位女性的故事

  西爾維亞(肯尼亞霍馬灣)

  我們資助一個名爲“路徑”(Pathways)的跨學科人類學項目。項目的研究人員深入到肯尼亞等國家,觀察、參與當地婦女的生活,在兩年的時間裏增進對她們的瞭解。這種深度理解能夠爲健康發展項目提供時常被遺漏的背景知識。新冠疫情暴發時,“路徑”的研究人員與已經熟識的女性交談,以瞭解疫情對她們的生活造成的方方面面的影響。

  出色的榜樣

  西爾維亞出生時就攜帶着艾滋病毒。十幾歲時,她的父母雙雙死於艾滋病併發症。同時,她生下了女兒吉夫特(含義爲“禮物”)。從那時起,她就學會了獨立生活。西爾維亞外向、自信,她的社交網絡包含家人、朋友、鄰居和她接受治療的診所裏的工作人員。“我的醫生們認爲我是個支持和倡導艾滋病防控的榜樣,”她說。事實上,因爲西爾維亞表現出色,醫生們還邀請她擔任同伴心理輔導員,爲其他感染艾滋病毒的母親提供諮詢。然而,疫情暴發後不久,該診所資金短缺,無法再爲她的諮詢支付報酬,也用完了幫助西爾維亞治療艾滋病、預防肺炎的抗生素賽特靈(Septrin)。

  週轉空間變小

  好消息是,西爾維亞可以在當地的藥房買到賽特靈,但一劑要30肯尼亞先令(約28美分)。一個月下來,總價達到她房租的兩倍。她的房東是她家的世交,一般都對她遲交房租表示理解。但現在,房東也擔心自己入不敷出,因此要求她按時付款。西爾維亞靠洗衣和編髮維生,但她的顧客此時也拿不出錢。與此同時,她的姊妹,過去在學校賣油炸麪糰(mandazi),現在因爲學校關門,無法再給她錢了。簡而言之,支出增加、收入減少,她的資金週轉空間也變小了。

  照顧吉夫特

  吉夫特現在四歲,異常聰慧,因此西爾維亞讓她從今年1月就開始上學了。由於疫情,學校很早就關門了。過去,鄰居會在西爾維亞工作時幫忙照看吉夫特,但目前由於社交隔離,這也變得困難。

  現在,去理髮店幫顧客編辮子時,西爾維亞會帶着吉夫特一起去;而在社區裏洗衣服時,她只好讓吉夫特自己玩,並寄希望於她在肚子餓的時候能來找媽媽。

  省錢

  少吃一頓飯是被女性廣泛採用的省錢方法,但對西爾維亞來說,這種做法風險很大,因爲她不能空腹服用艾滋病藥物。附近的維多利亞湖已經被過度捕撈多年,近年來雨水又格外豐沛,魚更難捉到了,價格也更貴。西爾維亞會時不時地買些小沙丁魚,但主要靠玉米麪維生。“我女兒習慣吃麪糊了,”她說,“哪怕不加糖,她也會吃。”

  協同應對

尼日利亞伊科通埃貝尼日利亞伊科通埃貝

  18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證明,全世界都深知新冠疫情危機的嚴重性。和以往相比,這次危機並不僅僅是程度上的加深,它從本質上和以往任何一次危機都不一樣。地球上的每個人都在面臨這場危機,我們也需要共同的解決方案。我們每天都在見證這次危機的不同。我們無法僅靠自己的力量抵禦新冠病毒,而是需要依賴彼此的努力:保持距離、勤洗手、戴口罩。到目前爲止,一些政府已經有效地控制住了病毒傳播;有些緩和了經濟衝擊;還有一些在這兩方面都做得不錯。無論你身處哪裏,無論你的國家是富有還是貧窮,面對這次挑戰,誰都無法獨善其身。

  新冠疫情大流行告訴我們,正如萬物之間會彼此影響,任何區域之間也會相互影響。不論一個地區在檢測、接觸者追蹤和隔離方面做得有多好,一個不知道自己具有傳染性的人仍然可以登上飛機,在幾個小時內到達另一個地方。

  這些衝擊也會引發經濟危機。在這個彼此聯結錯綜複雜的年代,如果發生全球性經濟危機,任何國家的經濟都不可能置身事外。想想看,國際貿易佔到整個歐盟GDP的 66%;再看看新西蘭,它的經濟也在縮水,儘管這個國家只有零星病例。在全球性的經濟災難面前,保護單個經濟體不受影響是不可能的。

  蓋茨基金會多年來一直致力於推動全球健康公平。我們尤其關注所謂的“殘餘的大流行病”。譬如,瘧疾和結核病等傳染病在富裕國家已近乎絕跡,但在很多國家,數百萬人仍死於這些疾病(並引發一系列惡性循環)。我們試圖讓社會重視這些疾病,因爲這些並非人們最關心的議題。

  新冠肺炎現在恰恰是每個人最關心的議題。如今的危險是,那些仍在對抗“殘餘的大流行病”的國家,在新老挑戰的共同夾擊下,將被遠遠地甩在後面。這樣的不公令人心碎,而且也並不利於那些走在前面的國家的自身利益。這場大流行是全球危機,必須依靠全球協同應對,否則就會對我們所有人造成傷害。

  爲公平而創新

印度加爾各答印度加爾各答

  在未來的幾年裏,我們面臨着艱鉅的任務。我們需要企業、政府和發展銀行——即整個國際金融系統——結成一個強大的聯盟,採取全球性的舉措,應對我們在本文中描述的挑戰。

  但是,在世界真正開始着手應對這“引發一系列惡性循環的災難”所造成的破壞之前,我們需要先解決這場災難的根源:在許多國家,新冠疫情目前仍在惡化,沒有好轉。除非控制住這個正在摧毀一切的病毒,我們無法開始重建衛生系統、經濟系統、教育系統、糧食系統,更不用說讓它們比疫情之前發展得更好了。

  爲了控制病毒肆虐並結束疫情,世界各國需要儘快就以下三項任務展開合作:

  1。 在短期內開發診斷和治療手段控制疫情,在中期內研發出疫苗結束疫情;

  2。 盡我們所能,以最快的速度製造出儘可能多的檢測試劑和疫苗;

  3。 將這些工具公平地分配給最需要它們的人,不論他們身處何地,不論貧窮還是富有。

  開發新疫苗的關鍵,尤其在早期階段,是尋找儘可能多的候選疫苗。一些國家已經與製藥公司達成協議:一旦某種候選疫苗成功,他們將採購一定數量的疫苗。這不是一件壞事。各國政府有責任保護本國人民的健康。這些投資有助於加大研發力度、擴大疫苗產能,讓我們離疫苗更近一步。

印度加爾各答印度加爾各答

  然而,當媒體充滿希望地持續報道早期臨牀試驗結果時,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研發工作本身的高風險:處於早期研究階段的候選疫苗的成功概率只有7%,進入臨牀試驗階段的候選疫苗的成功率也僅有17%。各國政府把賭注壓在了那些最有希望“勝出”的候選疫苗上,但事實是,他們中的大部分最終都會失敗。而降低風險的方法之一,就是各國共同投資大量的候選疫苗組合。

  生產疫苗所面臨的挑戰則更加不爲人知:一旦發現有效的疫苗,我們需要儘快生產出數十億劑疫苗。目前,我們的生產力還遠遠達不到這樣的水平,而且沒有哪個國家有動力去升級自己的生產線。但每一支沒有被及時生產出來的疫苗都會導致更久的大流行病、更多的死亡和更長遠的全球衰退。

  如果我們無法實現新冠疫苗的公平分配,開發和製造疫苗本身並不能快速結束疫情。在押注候選疫苗的政府中,有些會賭贏。但如果他們只將疫苗用於保護本國的人民,那將會繼續延長疾病全球大流行的時間,導致更多死亡。根據美國東北大學的模型,如果富裕國家購買了前 20 億支疫苗,而不是按照全球人口比例分配的話,那麼死於新冠肺炎的人數將幾乎翻倍。

  目前,世界應該如何進行協同合作還沒有一套精密的設計。但在今年4月,許多合作伙伴已經共同發起了“全球合作加速開發、生產、公平獲取新冠肺炎防控新工具”(Access to COVID-19 Tools Accelerator ,簡稱ACT-A)的國際合作倡議,這是迄今爲止爲終止大流行疫情開展的最嚴肅的一次協同合作。

  該倡議下的疫苗支柱有兩大主要合作伙伴: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前者擁有九種候選疫苗組合,後者自 2000 年成立以來已向中低收入國家提供 7.5 億劑疫苗。這兩個組織正是爲了解決像我們目前所面臨的問題而成立的。這就是爲什麼蓋茨基金會要支持ACT-A,也是爲什麼我們要動員其他人加入我們,攜手共進。

美國加利福尼亞聖地亞哥美國加利福尼亞聖地亞哥

  誠然,支持這些組織和其他重要合作伙伴將需要巨大的投資,但是和這場不斷惡化的疫情所造成的損失相比,這並不算多。每個月,全球經濟都會損失 5000 億美元,而協同合作能將這個過程縮短好幾個月。各國已承諾投入 18 萬億美元用於刺激經濟,以應對新冠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現在,爲了從根本上解決新冠疫情危機,他們僅需要花費這筆錢中的一小部分。

  公平的疫苗接種

  能挽救多少生命?

  美國東北大學的生物和社會技術系統模型實驗室(MOBS LAB)多年來一直致力於流感傳播的建模研究,這就爲他們建立新冠疫情的傳播模型打下了基礎。由於預測未來十分困難,MOBS LAB設定了反事實情景,研究如果全球在今年 3 月中旬就有新冠疫苗的情況下會發生什麼。因此,該模型能夠使用過去事件中觀察到的已知數據,而不是猜測一年後的可能數據。

  研究人員設想了兩種情況。在第一種情況下,大約 50 個高收入國家獲得前 30 億劑疫苗中的 20 億劑。在另一種情況下,30 億劑疫苗按照各國人口成比例分配給所有國家。然後將兩種情況下可以避免的人口死亡數與沒有疫苗的情況下造成的人口死亡數進行比較,模擬出兩種情況可以避免人口死亡的比例。

  結語

  世界在未來幾個月的選擇,將至關重要

  在對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的過程中,我們看到了最美好的人性:研發工作者的開拓創新、一線工作人員的英雄壯舉,以及普通民衆盡其所能爲家人、鄰里和社區所做的一切。在這份報告中,我們關注的是所面臨的威脅,因爲它們近在咫尺,又無比兇險。世界在未來幾個月的選擇,將至關重要。 

  目標守衛者的口號是,“進步是可能的,但並非必然”——我們堅信這一點。這場大流行病會有多嚴重、持續多長時間,都取決於各國的行動。最終,各國政府和企業必須真正認識到,未來絕不是一場成王敗寇的零和博弈。這是一場必須依靠合作才能取得共同進步的人類壯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