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第一“網紅法官”去世 全美哀悼超級女英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8日 22:4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第一“網紅法官”去世,全美哀悼!

來源:環球人物

  金斯伯格就像一位超級女英雄,把自己活成了一個時代ICON。

  |作者:咖喱 二水

  全美哀悼,白宮、國會降半旗!

  當地時間9月18日,美國最高法院在一份聲明中稱:“由於胰腺癌引發的併發症,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伯格於今晚在她位於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家中去世,她的家人陪伴着她。”

  今年87歲的金斯伯格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歷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近年來,已經高齡的她一直受健康問題困擾,曾接受過結腸癌、胰腺癌、肺癌和肝癌的治療。

  今年2月,金斯伯格在定期檢查中發現肝部病竈,並於5月接受化療。後來,她在一份聲明中說,自己的“化療正在產生積極效果”,對治療過程感到滿意。

  正當人們期待金奶奶能夠再次戰勝癌症時,卻等來她去世的消息。

  得知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後,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當天發文悼念,“金斯伯格大法官爲包括我在內的許多女性鋪平了道路。再也不會有像她一樣的人了。謝謝金斯伯格。”

·希拉里發文悼念金斯伯格。·希拉里發文悼念金斯伯格。

  的確,金斯伯格的去世將對最高法院和美國產生深遠影響。

  小小身體蘊藏大能量

  在嚴肅的美國司法界,最最前所未有、匪夷所思的事,莫過於一個法官居然成了明星。

  這個身高只有1米5,體重不到90斤的小老太太,在一羣正(gao)襟(da)危(wei)坐(meng)的大法官中確實顯得骨骼清奇↓↓

  不過,你可別小看她,在她小小的身體裏可蘊藏着大大的能量:敢大罵川普是“騙子”,敢公然挑戰司法平權,她是美國最高法院第二位女性大法官,也是“福布斯最有影響力的女性”之一。

  當然,人們愛這位老太太,不僅是因爲她獨立、優雅、有毅力、有膽識,最重要的是,她有趣又有料。

  在年輕偶像極易成爲崇拜對象的年代,“金奶奶”卻超出了政治和法律的範疇,“殺進了”流行領域,成爲一個酷酷的時尚符號。

  人們把她的形象做成文身、美甲、T恤、玩偶、配飾、書包↓↓

她還被P成漫畫、電影形象,各種COS↓↓她還被P成漫畫、電影形象,各種COS↓↓

  當然,金奶奶也配合地做起了“超級網紅”,而且圈粉能力超強。

  她酷愛歌劇,在2016年華盛頓國家歌劇院出品的《軍中女郎》中扮演了一個配角(下圖中間黃色衣服者)↓↓觀衆看到她出現馬上燃了。

  她每天健身,每週進行兩次體能訓練,年過八旬依然能做平板支撐↓↓

  她通過在不同場合佩戴不同的假領來表達情緒:戴黃金蕾絲領,表示她同意多數派意見;戴銀色蕾絲表示持異見;準備發表激進言論時,她會戴一個扇形玻璃珠衣領↓↓

  光是2018年就有兩部關於她的電影上映,一部是紀錄片《RBG》,另一部是以她在上世紀70年代處理的一個經典案子爲背景的故事片《性別標準(On the Basis of Sex)》↓↓

  關於她的圖書傳記《異見時刻》《MyOwn Words》也廣爲流傳↓↓

  美國人給了她一個綽號——“Notorious RBG”,直譯過來的意思是“臭名昭著的RBG”。別誤會,這絕對是粉絲對她的愛稱。大家用notorious來形容RBG,其實是讚美她身上那種狂拽炫酷誰也不鳥的態度。

  這樣一個老少通吃的頑童奶奶,讓人怎能不愛?

  連奧巴馬也是她的頭號金粉。2011年白宮的年度慶祝活動中,奧巴馬直接示愛金奶奶:“她是我最喜愛的人之一,我在心中爲金斯伯格法官留有一個小小的肉團角落。”

  2018年11月,金斯伯格在辦公室摔倒,醫生爲她做全身檢查時意外發現了肺部的腫瘤。得知金奶奶摔傷又確診癌症後,大家都急壞了。

  美國《時裝》雜誌一名專欄撰稿人杜卡說,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肋骨和器官捐給金斯伯格,讓她活下去”。美國脫口秀節目主持人基梅爾在節目中調侃說,他製造了一個膠囊,讓金斯伯格躲進去,避免再摔倒受傷。

  曾有很多人想她“死”

  大衆有多愛她,政客們就有多想她死,尤其近些年更甚,其中有敵人,也不乏同盟。

  只因爲一個原因,美國大法官這個職位是終生制的,只有死亡能帶走這份極高的權力。

  所以,前些年,民主黨人一面感恩於同樣立場的金斯伯格,一面又對她的健康狀況表示憂慮。萬一哪天老太太駕鶴西去了,當屆的總統又不是民主黨人的話,這個位置豈不是白白拱手讓給共和黨了……

  2011年,那年距離奧巴馬第一任期結束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哈佛法學院的教授蘭德爾·肯尼迪在《新共和》雜誌上發表文章,用溫和的語氣勸說金斯伯格讓位。

  這樣的話,奧巴馬就可以提名一位更年輕的人選,來保住自由派大法官所佔的席位。

  這樣的請求,合情但不合理,金奶奶沒答應。

  2012年奧巴馬連任成功後,自由派要求金斯伯格退休的呼聲越發強烈。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法學院院長歐文·契姆林斯基,在《洛杉磯時報》的一篇文章中又軟硬皆施:“勸說金斯伯格不再從事她熱愛並勝任的工作真的很難,但如果她想要進一步推廣自己一直以來所追求的那些東西,那麼最好的選擇是讓一個民主黨總統來推舉繼任她的人選。”

  面對這些聲音,金奶奶依舊不理不睬。

  不出所料,金奶奶陪跑奧巴馬後,真的來到了川普的任期。

  不過,她對川普是極其看不慣,在川普競選時就直言:如果這個騙子當政,我寧願移民新西蘭。川普隨後在推特發文稱,“金斯伯格的腦子被槍打了”,勸她趕快辭職。

  但說歸說,她不可能離開美國,也不可能拱手讓出自己手裏寶貴的大法官席位。

  早在2018年,媒體曾普遍預測,一旦金斯伯格離任,川普將會火速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接替。加上川普在當時已任命卡瓦諾大法官,最高法院的保守/自由派大法官佔比就會達到6:3。鑑於另一位自由派大法官佈雷耶也步入杖朝之年,自由派的聲音可能即將變得微不足道。

  一旦自由派失去“話語權”,隨之而來的就可能是天翻地覆的變革:包括墮胎、死刑、投票權、同志婚姻、宗教自由、選舉法和總統權力這些,都會變得充滿不確定性。

  而這些權利可都是金奶奶曾經視爲生命的。

  不敢輕易離開

  在金斯伯格當上大法官之前,她就已經是美國性別平等運動裏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如果沒有她當年的努力,性別平等在美國推進的步伐會慢很多。

·20世紀50年代,哈佛大學法學院合影中,金斯伯格是唯一一位女性。 ·20世紀50年代,哈佛大學法學院合影中,金斯伯格是唯一一位女性。 

  她在1973年成爲“美國公民自由協會”的律師後,多次在法庭爲女性爭取權利,其中6次打官司打到聯邦最高法院。1993年,在聯邦最高法院法官的提名聽證會上,她又多次重申女性墮胎的權利,“讓女性決定是否墮胎,對女性平權十分重要。”

  她處理過的案例中,包括一名美國海軍士兵曾因爲自己是同性戀被迫退役的案件。2014年,在著名的涉及“同性婚姻”的溫莎案中,金斯伯格又成爲最高法院中首位主持同性婚禮的成員。

  在涉及選舉法時,金奶奶也是寸步不讓。

  最高法院在2013年一宗案件中廢除1965年選舉法案的部份規定,州政府和部份地方政府改變選舉法時不再需要事先取得聯邦政府同意。金斯伯格直接諷刺這種做法等同於美國社會“在暴雨中打傘,卻因爲自己沒有溼透身子,而把雨傘丟掉”。

  除了這些,提起這位“超級女英雄”的過往,樁樁件件裏她都是能“拳打猛虎,腳踢蛟龍”的角色。環環曾寫過金奶奶的輝煌戰績。

  當整個社會的運行規則都出了問題的時候,金斯伯格不害怕站到主流的對立面,去反對、去挑戰那些錯誤的規則。

  前幾年有一本關於她的傳記,書名就叫《我反對》(I dissent)。

·《我反對》封面。 ·《我反對》封面。 

  爲了這些她所反對的,爲了那些她竭盡全力改變了的社會規則,金斯伯格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川普的任期。

  2018年,她在CNN的一次採訪中堅定地說:“我現在85歲,我最資深的同事約翰⋅保羅⋅史蒂文斯90歲才退休,這樣我至少要再幹5年。”

  就在去世的前幾天,金斯伯格還告訴孫女:“我最熱切的願望是,在新總統就任前,我不會被人取代。”

  可如今,這位”超級女英雄“還是沒能打敗病魔,離開了。

  不少美媒認爲,如果大法官位置出現空缺,川普很可能會任命一名保守派人士,使最高法院進一步“右傾”。

  這也是金斯伯格最不願看到的事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