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疫情中失學的肯尼亞女童:劇增的割禮、童婚、懷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05:4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疫情中失學的肯尼亞女童:劇增的割禮、童婚、懷孕

  來源:縱相新聞

  撰稿 | 記者 程靖

  今年3月,在首次報告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後的第三天,肯尼亞政府決定關閉所有學校。

  13歲女孩古瑪託所在的加布拉(Gabra)駱駝遊牧部落位於肯尼亞東北部的半乾旱地區。直到今年三月,古瑪託都身着粉色襯衫和深藍色校服裙上學。

  她喜歡上學,夢想成爲科學老師。但如今,學校停課了,她的夢想比任何時候都要遙遠。

  回家幾周後,古瑪託的父母決定讓女兒接受割禮。這種外陰割除手術已被肯尼亞政府禁止,但在某些遊牧部落裏仍在實行。未經消毒的“手術”過後,古瑪託的身體負了傷。她擔心自己被很快被父母許配給某個男子。

(圖說:古瑪託停課回家後,被父母要求接受了割禮。圖/Al Jazeera)(圖說:古瑪託停課回家後,被父母要求接受了割禮。圖/Al Jazeera)

  而對於像古瑪託一樣的肯尼亞女孩來說,新冠疫情下的停學並非只是教育的缺失——回到家,她們遭受割禮、被迫童婚和未成年懷孕的風險大大增加。而如果學校不復學,這種風險將伴隨着所有“新冠一代”的女孩子們。

  學校“安全網”不復存在

  據半島電視臺報道,自2011年頒佈法律禁止割禮以來,割禮在肯尼亞15-49歲女性中的實施率從28%下降到了21%。

  但在不同地域和文化中,對割禮傳統的拋棄程度也有所不同。在肯尼亞西部,割禮的實施率只有0.8%;東北部某些加布拉和博拉納遊牧部落(索馬里-奧羅莫族)生活的地區高達97%;在肯尼亞南部馬賽族人的聚居區,割禮實施率也達到78%。

  總部位於肯尼亞的醫療組織“Amref非洲健康”的協調員加巴巴指出,學校對於女童來說是強大的“安全網”:老師會向學生介紹女性割禮的風險;學校開學時,如果有女孩被發現可能會接受割禮,同學會向老師報告,學校會報警,這會阻止很多家長給女兒實施割禮。

  加巴巴與古瑪託同來自加布拉部落,她提倡縮短學校假期,因爲假期對女孩來說非常危險,“想象一下如果我們的學校一直不開學,會給女童帶來怎樣的災難!”

(圖說:古瑪託(右)和媽媽。圖/Al Jazeera)(圖說:古瑪託(右)和媽媽。圖/Al Jazeera)

  古瑪託的媽媽對半島電視臺記者說,她一直希望給女兒割禮,因爲加布拉部落的男人只娶割禮過的女人。

  “學校關門我們很開心,這是個給女孩割禮的好時機。平時學校放假時間太短了,(割禮之後)康復不了。”古瑪託的媽媽坐在家中的地上,身旁生着一小撮篝火。

  四月初,古瑪託和另外兩名同齡女孩被帶到另一個村子。她們被要求用冷水清洗私處(一種村裏流行的簡易麻醉方式),然後一個接一個被割禮。

  據古瑪託回憶,割禮的過程“極其痛苦”:兩個女人從後面扣住她,另外兩個女人從前面抓住她的雙腿,還有一個女人遮住她的雙眼,最後一個女人實施割禮。

  儘管痛苦,但古瑪託不能尖叫、不能哭泣,“她們對我說,如果我尖叫、哭泣,我就是個膽小鬼,沒有人會願意娶我的。”

  割禮後,她們沒有得到任何消毒或治療措施。“沒有人給我清理血跡,我的腿被綁在一起,綁了四天。我想上廁所,只能尿在尿盆裏,她們還不讓我喝水。”

  七天後,女孩們終於回到家。古瑪託的傷口感染了,整整兩個月,她疼到無法走路,至今在小便時,她依然能感到疼痛。

  古瑪託擔心,由於家庭貧困,自己很快會被父母嫁出去,“在我們部落,傳統觀念是一個女孩被割禮後,就是準備好嫁人了。我們家很窮,只有5只綿羊,7只山羊,連駱駝都沒有。”

  在新冠疫情前,古瑪託的父親在村子裏做建築工,但疫情暴發後工地停工了,古瑪託一家沒有了收入來源。“如果我結婚,我爸爸會收到3頭駱駝作爲彩禮。”古瑪託說。

  疫情下的停學:父母可以爲所欲爲

  割禮並非女童面臨的唯一風險:隨着學校關閉,女孩們更有可能遭到性侵、被強迫童婚。

  肯尼亞性別事務部開設的國家援助熱線報告稱,疫情以來,他們接到的求助電話是疫情前的十多倍——2月接到了86次電話,6月則接到了1108次。

  其中,許多電話報告稱有女童被強姦。除了肯尼亞,許多國家童婚、強姦和割禮相關案件數量都有所增加。

  據聯合國人口基金(UNFPA)預測,在疫情發生之前,全球每天有3.3萬女孩被迫童婚;今年約有410萬女童預計會被實施割禮。由於新冠疫情影響,至2030年,全球被迫進入童婚的女孩或比預計多約1300萬,可能接受割禮的女童將比預計多200萬人。

(圖說:左二女子在爲當地婦女宣傳童婚和割禮危害。圖/Al Jazeera)(圖說:左二女子在爲當地婦女宣傳童婚和割禮危害。圖/Al Jazeera)

  而疫情暴發後,反對割禮的公益宣傳活動、從童婚和割禮中營救女孩的行動多被中止。

  肯尼亞加吉亞多縣救援中心的創辦人南古來(Nangurai)說,由於防疫要求,中心收留的52個女孩中有24個必須送回家。但她擔心,女孩們回家會接受割禮,還有可能被迫童婚。

  儘管中心與父母們簽署合約,承諾不讓女兒們接受割禮或過早結婚,但不幸的是,已有2名女孩回家後被威脅要接受割禮。

  加巴巴說,由於學校關閉,老師離開,一些國際組織工作人員出於感染風險也離開了,加布拉遊牧部落的家長和老人認爲,現在對家中女孩們可以“爲所欲爲”。

  (圖說:肯尼亞伊斯奧羅縣一所小學教師穆爾基·阿布迪卡迪爾擔心,疫情停學對女孩子的影響尤其大,許多女孩被強姦或誘姦。疫情之後或許只有一半女孩能回到學校。圖/Al Jazeera)  (圖說:肯尼亞伊斯奧羅縣一所小學教師穆爾基·阿布迪卡迪爾擔心,疫情停學對女孩子的影響尤其大,許多女孩被強姦或誘姦。疫情之後或許只有一半女孩能回到學校。圖/Al Jazeera)

  “家長們告訴孩子,新冠病毒會一直存在,學校永遠不會開學了。一些女孩在孃胎裏時就定了娃娃親,女孩的父母們甚至覺得,她們呆在家裏是浪費時間。”加巴巴說。

  “此外,新冠疫情讓許多家庭面臨着經濟困難,由於防疫要求,牲畜轉運十分困難,遊牧部落的收入銳減,因此父母着急把女兒嫁出去好換得彩禮。”

  據肯尼亞媒體報道,包括馬爾薩比、卡吉亞多縣等地,自全國學校關閉以來,活動人士已營救了數十名被迫童婚的女孩。

  但加巴巴預計,未來會有更多童婚案例出現,“9月是結婚的好時節。”

  肯尼亞的中小學尚未復課。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撒哈拉以南非洲的39個國家中,只有6個國家的學校已全面復課。

  “疫情已經把我的人生毀掉了。”肯尼亞首都內羅畢的女孩薩拉說。薩拉今年15歲,封城前在上高中一年級。薩拉和家人居住在基貝拉貧民窟,父母平日打零工爲生,母親洗衣、父親做建築工。

  疫情暴發後,一家人失去了收入。薩拉說,疫情前自己在學校吃午餐,在家吃晚餐,“但我現在經常一天都沒有飯吃。”

  薩拉說,自己常常跟一些聲稱能弄到食物、衣服和衛生巾的女孩在一起,但有一次卻被給她買食物的男孩強姦了。薩拉懷孕了,被憤怒的父親威脅要取她的性命。爲了躲開父親,她和母親、姐妹搬出貧民窟,睡在附近的市場裏。

  薩拉認爲,如果學校不關門,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圖說:居住在基貝拉貧民窟的薩拉。圖/Al Jazeera)(圖說:居住在基貝拉貧民窟的薩拉。圖/Al Jazeera)

  “新冠一代”會永遠失去機會嗎?

  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全球停學監控項目”統計,非洲11國自3月起關閉學校至今,已導致超過1.21億學生失學。由於廣播、電視、電腦等通訊設施匱乏,許多學生無法上網課。據該組織估計,全球約有3000萬學生可能永遠都無法回到學校。

  近日,由275名各國前領導人、經濟學家和教育學家組成的小組表達了對“新冠一代”孩子的擔憂:孩子們失學後,可能會永遠失去發展機會。

  “他們是全球最弱勢的兒童,教育是唯一改變他們命運的途徑,但這條路徑快要關上了。對許多未成年女孩來說,在學校上課是抵禦童婚和開拓人生可能性的最好方式。”

  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呼籲非洲各國政府儘快安全地開放學校:“學校不僅給非洲人鋪平了成功的道路,還給許多處於艱難時世的孩子以成長和發展的避風港。我們絕不能一意孤行地只顧防疫,讓這些孩子成爲’失落的一代’。”

  但要全面復學並不容易——洗手是遏制疫情傳播的重要方式,但肯尼亞大多數公立學校沒有自來水或根本沒有水;學校人滿爲患,通常一間教室有60多名學生,學生需要共用課桌,保持1.5米的社交距離也是難事。

  根據世衛組織和聯合國兒基會的報告,撒哈拉以南非洲只有1/4的學校有基本的清潔設施,44%學校有飲用水,只有47%有基本的廁所。

  寄宿學校的開放更難——在很多學校宿舍裏,8名或以上學生需要睡在一間房。

  “沒有人知道我們什麼時候能重新去上學。”肯尼亞伊斯奧羅縣賽義德·法蒂瑪女子寄宿學校的學生、17歲的艾力努爾說。賽義德·法蒂瑪學校3月16日關閉,至今沒有計劃開學。

  艾力努爾來自博拉納部落,割禮和童婚現象至今十分普遍。

  她未來想做一名記者:“我想爲沒有話語權的人發聲。”

  “學校停課讓人很沮喪。最近我在樹下學習的時候,有個男人走過來說,’你別浪費時間了,把書都燒了吧。學校不會再開學了。’”艾力努爾說。

(圖說:17歲的艾力努爾停學前從學校拿回了書籍。圖/Al Jazeera)(圖說:17歲的艾力努爾停學前從學校拿回了書籍。圖/Al Jazeera)

  對於艾力努爾這樣來自遊牧部落的孩子來說,失學意味着歷史的倒退:“在我們村裏,很多人都覺得女孩子是不應該讀書的。女孩子生來就應該在家帶娃。現在學校停課了,這種思想越來越強烈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