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關鍵時刻,普京悄悄出手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1日 16:3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關鍵時刻,普京悄悄出手了!

  來源:牛彈琴

  (一)

  關鍵時刻,普京悄悄出手了!

  對普京和俄羅斯來說,這個10月,非同尋常,挑戰相當嚴峻。

  除了非常之年帶來的嚴重衝擊外,俄羅斯可以說正面臨五大外交考驗:

  1,納卡衝突,就在南疆發生。

  2,白俄羅斯,動盪仍未平息。

  3,吉爾吉斯斯坦,局勢再次混亂。

  4,所謂毒殺反對派,和歐盟關係鬧僵。

  5,美國大選,俄羅斯是繞不開的話題。

  前面三個,就發生在俄羅斯周邊。周邊生戰生亂,必然嚴重衝擊俄羅斯國家利益。

  與歐盟關係,不僅牽涉到俄羅斯外交佈局,更影響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收入。

  但最重要的,顯然還是美國大選。普京想置身事外也不可能,反正雙方都大打俄羅斯牌。

  10月7日,普京罕見地接受了俄羅斯電視臺,發出了一些值得關注的明確信號。

  之所以說罕見,看了一下,這是站着採訪,記者拿着話筒提問,普京隨口回答。

  如果就一兩個問題,站着採訪也正常。但關鍵問題還不少,時間也不短,這說明什麼?

  如果一定要說的話,顯現普京胸有成竹。

  更重要的,還是採訪這一天的特殊意義。

  因爲這一天,是普京68歲的生日。

  在極度重視儀式感的俄羅斯,普京生日特意安排了一次採訪,顯然不全是巧合。

  (二)

  前面三個問題,我們已經看到了普京的動作。

  比如,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的戰爭,已造成大量死傷,土耳其支持阿塞拜疆,法國站臺亞美尼亞,但最終,出手解決問題的,還是普京。

  他和兩國領導人通電話,然後將兩國外長召到莫斯科。反正一圈會談之後,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宣佈停火。

  在7日的訪談中,普京談到了這個問題,他是這樣說的:

  這是一個悲劇,我們非常擔憂。因爲阿塞拜疆、亞美尼亞和納卡地區的居民對我們來說,都不是外人。據我們所知,約200萬阿塞拜疆人,以及超過200萬亞美尼亞人,在俄羅斯境內生活。大量俄羅斯公民與這兩個國家(的國民)保持着密切友好的關係,甚至還成爲親戚。”

  這是巨大的悲劇。死了不少人,雙方均遭受巨大損失。我們希望這場衝突能儘快停止。從各方面情況看,形勢距此目標尚有距離,但無論如何我們都呼籲,我想重申這一點,我們呼籲停火,而且要儘快停火。

  畢竟,普京也說了一句重話:亞美尼亞是集安組織成員,俄羅斯對它負有義務,而俄羅斯一貫履行承諾。當然,現在衝突沒發生在亞美尼亞領土上,亞方也沒對俄羅斯提出履行盟國義務。

  但話裏的意思,阿塞拜疆應該聽得懂。

  當然,普京的麻煩,還有白俄羅斯和吉爾吉斯斯坦的動盪。

  白俄羅斯方面,俄羅斯已明確表態,支持白俄羅斯局勢實現正常化,反對外部勢力干預白內政。俄、白最近還舉行大規模軍演,也很明確地說明了俄羅斯的立場。

  至於吉爾吉斯斯坦,普京也有些無奈,他這樣回答:

  我能說什麼呢?那個國家剛剛舉行了議會選舉。順便說一句,投票不僅得到國際觀察員的承認,而且得到歐安組織代表的承認,是有效和民主的。但那之後發生了什麼……我們確實希望事情能和平解決。我們希望恢復正常的民主政治進程。再一次,這應該儘快發生。

  普京也頭疼。但沒辦法,還是希望吉爾吉斯斯坦事態儘快平息。顯然,像以前一樣,俄羅斯不會少做工作。

  這個世界,俄羅斯不出手,有些事還真搞不定。

  (三)

  但毫無疑問,普京最棘手的問題,還是美國大選。

  民主黨指責普京在支持川普,川普宣稱沒有誰比他對俄羅斯更嚴厲,反正,口水滿天飛,俄羅斯是一張重要的牌。

  怎麼辦?

  默不作聲也不是上策,該說的話也要說。因此,10月7日生日的這次訪談,普京重點談的,就是美國大選。

  說話,也是另一種出手。

  其中,不乏“普式幽默”。

  比如,面對記者提出的這個問題:

  全世界都在關注美國總統競選的最後階段。那裏發生了很多事情,包括我們以前無法想象的事情,但近年來有一個不變的事實是,你的名字總是被人提起。此外,在最近引發公衆強烈抗議的辯論中,總統候選人拜登稱川普爲“普京的小狗”。既然他們一直在談論你,我想問一個你可能不想回答的問題。然而,問題是:誰在這場競選中的立場,川普還是拜登,更能吸引你?

  這應該是普京近來碰到的最高難度的問題了吧。

  很敏感。

  回答不好,就會發酵成國際問題。以至於記者都沒有信心,普京可能不想回答。

  但普京有普京的道道,他這樣回答:

  我想公開地說,任何國家,包括美國這樣的大國,總統候選人的地位都必須由選民來評估。我們只是旁觀者,我們不干涉這個過程。至於(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之間的)相互強硬表態或直接侮辱,這體現了美國的政治文化水平或者說是缺乏政治文化水平。順便要說的是,當有人試圖貶低或侮辱美國現任總統時,這實際上提高了我們的威望,因爲他們在談論我們令人難以置信的影響力和實力。

  有意思吧。

  1,你們這樣相互攻擊,正說明你們美國政治文化水平太差,是在自我羞辱。

  2,我們不干涉的,但你們硬要這樣說,謝謝你們提高了我們的威望。

  當然,調侃歸調侃,正話還是要說,對於川普和拜登,普京各打五十大板。

  川普方面。

  普京:我們知道川普多次表示支持發展俄美關係。毫無疑問,我們非常珍視這一點。當然,川普總統以前說過的那些想法並未完全兌現。

  拜登方面。

  普京:我們注意到了他相當尖銳的反俄言論,遺憾的是,我們已經習慣了。但這遠非全部。例如,拜登公開說,他準備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或簽署新的限制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這已經是有助於我們未來開展協作的重要表態了。

  最後的結論:我們將與任何一位美國總統——即美國人民信任的那個人——開展合作。

  你們兩位,都有好有壞,反正,不管誰當選,我都會開展合作。

  這樣的表態,夠老辣吧。

  當然,普京就是普京。如果總是四平八穩,那就不是普京了。

  在談到美國民主黨的理念時,普京明顯開始發揮了。

  他大致是這樣說的:

  有些事情值得一提。民主黨傳統上更接近所謂的自由價值觀,更接近社會民主理念。畢竟,我是蘇共黨員近20年,更確切地說是18年。我是普通黨員,但可以說我相信黨的思想。我仍然喜歡這些左翼價值觀。平等友愛。他們有什麼壞處?

  事實上,非裔美國人構成了一個穩定的選民羣體,是民主黨的選民之一。這是衆所周知的事實,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蘇聯還支持非裔美國人的合法權利運動。早在20世紀30年代,共產國際領導人就說過,黑人和白人工人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他們還寫道,這些人可能成爲未來革命戰爭中最有戰鬥力的羣體。

  頓了一頓,普京又接着說:

  所以,這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被看作是共同的價值觀,如果不是我們的統一體的話。我不怕這樣說。這是真的。

  你還記得嗎——嗯,你是個年輕人,但我們這一代人還記得,當時,美國共產黨成員、非洲裔美國人權利的鬥士安吉拉·戴維斯(Angela Davis)的巨幅畫像曾在蘇聯各地展出……

  這樣的話,估計也就普京敢這麼說,。但顯然,這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1,如果說普京與共和黨價值觀很一致,考慮美國當下的政治氛圍,那肯定更會一通爆炒,但普京偏偏說是和民主黨,我們有共同價值哦。

  2,普京也很不忌諱自己的蘇共黨員身份,並公開表示仍喜歡這些價值觀。

  3,按照美媒的分析,這應該是兩面下注:給民主黨人打上親俄色彩,對川普陣營有利;同時,向拜登陣營示好,他獲勝也能開展合作。

  高難度的問題,高技巧的回答,該說的話深思熟慮再說,該出手的地方悄悄出手。尤其還是在他68歲生日這天。

  因此,當記者最後問:今天是你的生日,爲什麼你通常在公共場合回避這個話題?

  普京這樣回答:

  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說的是我的生日,不是國家的節日。我只是認爲,誇大這一天的意義有損謙遜。我想說的是,每個人都應該像這樣過自己的生日——和朋友、親人在一起,而不管他們是什麼職務。

  這個世界,普京就是普京。

  叱吒風雲20載,但現在內憂外患,普京也不容易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