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巴黎發生了一件恐怖血案!馬克龍臉色鐵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6日 17:0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一覺醒來,巴黎發生了一件恐怖血案!馬克龍臉色鐵青

  來源:牛彈琴

  一覺醒來,巴黎發生了一件恐怖血案。

  手段令人髮指,全法國震驚。

  因爲時差關係,北京時間17日凌晨,正是巴黎16日深夜,看到法國總統馬克龍匆匆趕到事發現場,臉色鐵青,憤怒溢於言表。

  這一天,巴黎很冷,一位中學歷史老師被斬首了。

  根據法新社的報道,這位巴黎郊區的歷史老師16日在一堂言論自由課上展示了有關的漫畫,當天下午5點多,就在他所在中學約200米外的街道上,被一名年輕人當場斬首。警察隨後趕到,兇手持刀威脅,警方開槍,兇手最終傷重不治。

  請注意:

  1,受害者的中學歷史教師的身份;

  2,兇手很年輕,據報只有18歲;

  3,手段太過殘忍,當街斬首。

  事件發生後,正在摩洛哥訪問的法國內政部長立即轉身回國。

  總統馬克龍連夜趕往事發現場,譴責這是一起恐怖主義事件,表示“法國上下”已做好準備保護老師,“矇昧主義”不會獲得勝利,法國不會屈服。

  法國人確實震驚了,老師上完課,就被當街斬首了。

  法國教育部長讓–米歇爾·布朗凱爾推文表示:卑鄙地殺害一名教師,是對整個法國的攻擊。

  極左黨派“不屈法蘭西”國會議員高爾比爾則寫到:恐怖至極,世俗主義屬於每個生活在共和國的人。我們要和宗教瘋狂主義做鬥爭。

  當然,也不乏一些過激的言論。

  法國極右翼領袖瑪麗-勒龐就表示:這在向我們宣戰!一名老師在課堂上展示這些漫畫就被斬首,我們還是在法國嗎?難道要承受這種野蠻行徑嗎?我們應該用武力把他們驅逐出境。

  這不由讓人想起5年前的《查理週刊》事件。

  2015年1月7日,兩名武裝分子闖入《查理週刊》總部,用衝鋒槍向在場人羣掃射,造成總編在內的12人死亡。事情的起因,也是漫畫事件。

  當年8月,法國國際列車遭襲事件,主要靠兩個休假美國大兵的機智和勇敢,才避免了一場屠殺,這完全是運氣,這後來還被拍成電影。

  但事件還遠沒有結束。當年11月,恐怖分子拿着AK47和炸彈在巴黎繁華街區如入無人之境,有100多人命喪恐怖分子之手。時任法國總統的奧朗德以顫抖的聲音,宣佈法國進入60年來最緊急狀態……

  一樁樁,一件件。

  現在,非常時期的法國,首都大街上又發生斬首事件,而且對方還是一位中學歷史老師。

  也難怪哪怕夜色很深,馬克龍也一定要趕往現場。

  記得當年法國一連串恐怖襲擊事件後,牛彈琴(微信:bullpiano)引述了一位客居法國的朋友的觀察,現在讀來依然感慨。他說:法國一再成爲恐怖襲擊的目標,暴露了這個國家的幾點治國軟肋。

  第一,過於強調人道主義的治國政策。

  第二,過於縱容多元文化的民族和移民政策。

  第三,在操作層面上過於疏鬆的安全控制。

  第四,法國在國際上的非大國非弱國地位,也是恐怖分子選擇目標時的一個考慮。

  第五,法國的情報人員幹什麼去了?

  在他看來,前兩點,在法國屬於政治正確,所以沒有人願意挑明,一般人也不敢提出反對和收緊的建議。目前是典型的人善被人欺的狀況。“把人道治國當做軟弱可欺”,應該是法國總統最應該向這個世界說的一句話。

  這是他個人的看法,未必都對,但有些何嘗不是一種警醒。

  血的教訓啊。

  這也從另一個側面,提醒我們:今年非常之年,一些問題只是暫時蟄伏,並不意味着已經結束,一旦時機合適,往往以更激烈的程度爆發,震驚一個國家乃至世界。

  所以,我們看到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的戰爭,白俄羅斯和吉爾吉斯斯坦的動盪,以及美國的反種族歧視抗爭和各種撕裂,也包括這起巴黎街頭的血案。

  這會是最後一樁嗎?

  肯定不會是!

  兇手只有18歲,被斬首的是歷史老師,起因只是課堂上的漫畫,更可想而知問題的嚴峻性。

  正如一位朋友所諷刺的:“這就是他們的邏輯。你覺得他們是一羣喪心病狂的混蛋,沒有做人底線的瘋子,他們卻堅信自己是最有理想、最富正義感、代表這個世界的終極秩序、來淨化這個世界的英雄。”

  而且,還很肯定,在法國,還有很多類似恐怖分子在潛伏,想想也真可怕。

  爲無辜遇害的平民哀悼。血的教訓,法國也必須反思。在關注其他國家問題的時候,法國更應該沉下心來,處理好本國內部的這些問題,這關係到法國人民的生命安全。有太多慘痛的教訓了。

  這個冬天,巴黎真有點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