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造成7死10傷,日本殺人狂被判死刑卻苟活12年,如今還開起了畫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1月17日 22:2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造成7死10傷,日本殺人狂被判死刑卻苟活12年,如今還開起了畫展…

  來源:環球人物

  家人的懺悔和悲劇命運並沒有讓加藤悔過自新,自始至終,加藤都認爲自己沒有錯。審訊期間,他反覆地說:“要怪就怪社會。”

  |作者:二水

  最近,一場特殊的畫展在日本引起不小的爭議。畫展之所以特殊,是因爲作者的身份——他們都是罪大惡極、被判處死刑的殺人犯。

  在衆多作品中,最讓人深刻的要屬一幅少女漫畫。若將作品放大,可以發現畫中的線條由日本漢字“鬱”(意爲“憂鬱”)組成。這幅充斥了成千上萬個“憂鬱”的特殊作品,出自一個名叫加藤智大的死刑犯之手。

·加藤智大的繪畫作品。·加藤智大的繪畫作品。
·加藤智大畫裏的線條,由日本漢字“鬱”(意爲“憂鬱”)組成。·加藤智大畫裏的線條,由日本漢字“鬱”(意爲“憂鬱”)組成。

  2008年6月8日,當時25歲的加藤開着一輛重達2噸的貨車衝進東京秋葉原人行道,在撞倒、碾壓多名行人後,繼續用長約25釐米的匕首攻擊無辜行人,最終造成7人不治身亡、10人受傷的巨大慘案。這也是日本在此之前30年間死亡人數最多的同類事件(這個紀錄後來被2019年京阿尼縱火事件刷新)。

  此後每年的6月8日,人們都會自發前往秋葉原緬懷逝者,祈禱慘案不再發生。同時,人們更想知道加藤爲何要濫殺無辜,是什麼讓他變成了“殺人狂魔”?

·人們在秋葉原街頭紀念逝者。·人們在秋葉原街頭紀念逝者。

  斯巴達式的“精英教育”

  在成爲“殺人狂魔”之前,加藤的人生道路也並不平順。

  他出生於日本青森縣,小學時是一個品學兼優、喜歡運動的好學生,曾代表學校獲得市級游泳比賽獎盃。平日裏,他和同學相處得也很愉快。可外人不知的是,加藤的好成績出自母親斯巴達式的“精英教育”。比加藤小兩歲的弟弟曾說:“母親相信好的教育才有好的前途。”

  加藤的父親在金融機構工作,母親是位家庭主婦,對孩子的管教極爲嚴苛,並立下許多規定:

  每天只能看1集動畫片,每週只能玩1小時電子遊戲,不許看漫畫、課外書,更不許私自買玩具;

  每天放學後,加藤必須直接回家,主動彙報在學校的情況,和哪些同學接觸,他們的學習成績如何。一旦被母親發現和差生在一起,加藤就會受罰。

  弟弟曾看見母親把報紙鋪在地上,然後把加藤的飯菜倒在報紙上,說“你去那裏吃”,加藤只能趴在地上用手抓飯吃。

  此外,作爲完美主義者的母親,每天都要親自檢查孩子的作業,一個小的錯誤或是字跡潦草,她都會撕掉作業,命令孩子重新再寫一遍。

·加藤智大·加藤智大

  壓抑的生活讓加藤對母親產生了怨恨,尤其是在青春期,他變得反叛,性格乖戾,並伴有暴力傾向。在考入名校青森高中後,加藤開始無心學習,成績也一落千丈。

  在加藤臥室的牆上有一個洞,他似乎把那個洞當成了母親,白天和母親吵架了,晚上就用裁紙刀憤怒地挖洞。高中3年過去,那個洞的直徑已接近半米。也許,早在那時,這場悲劇的序幕就已經拉開了。

  在網絡世界逃避現實

  高中畢業,加藤去了一個離家很遠的短期大學(類似於高職)學習汽車維修。母親失望至極,認爲自己的“精英教育”徹底失敗,就切斷了對兒子的經濟資助。加藤只好一邊打工賺學費,一邊繼續學業。

  很快,爲期兩年的短期大學結束了,低學歷的加藤因找不到工作只能回青森做“派遣員工”。這是一種極不穩定的職業,沒有養老保險和失業保險,且隨時會被解僱。

  曾是同齡人中佼佼者的加藤跌落到社會底層,但他並不認同自己的這個身份,更瞧不起那些低學歷的同事,老把自己小學成績第一、讀過名高中的事情掛在嘴邊。

  時間久了,加藤成了無人理睬的邊緣人。然而直到這時,他還未認識到自己的問題,而是一味地埋怨他人,並在2005年開始頻繁換工作。每次辭職時,他都對同事說,“這公司沒有我肯定會垮掉!”

  和家人關係的破裂,工作的不如意,讓加藤滿腹怨氣,他開始沉迷於網絡世界。他酷愛帶有攻擊性的遊戲,在虛擬的攻擊和殺戮中感受快樂。

  當時,電影《電車男》風靡日本,原是處於邊緣地帶的“御宅族”(指熱衷於各種亞文化,尤其沉溺於動漫、電子遊戲的人)羣體,在影片中被演繹成“邋遢外表下隱藏着勇敢的心的質樸青年”形象,加藤也就此標榜自己爲“御宅族”,每週末都會去東京的秋葉原“朝聖”,租借少女DVD和光顧女僕咖啡廳。

·加藤智大的繪畫作品。·加藤智大的繪畫作品。

  母親認爲加藤已經無可救藥,天天和他吵架。2007年10月的一天,不堪忍受的加藤從青森搬到東京,過上了獨居生活。

  除了打遊戲,加藤還會在網上發帖,吐槽自己的處境,“我沒有朋友,沒有可以交談的人。”“世界上有人需要我嗎?沒有!”“我就是垃圾。高中畢業後8年來的人生完全是失敗的。”

  他痛恨所謂的成功人士:“所有的成功人士都去死吧!”在網絡世界越陷越深的加藤已經完全喪失理智,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淵。

  手持匕首衝向無辜行人

  2008年,日本經濟受金融危機重創,加藤所在的公司也受到波及。那年的5月29日,公司通知加藤,他被解僱了,工作關係在6月底結束,宿舍也不能繼續住了。苦惱萬分的加藤對同事抱怨:“不知道能不能再找到工作,我也沒有一個固定住址。” 

  6月5日,加藤像平常一樣到工廠上班,發現工作服不見了,他衝進負責人辦公室,邊摔東西邊喊:“爲什麼工作服沒有了?這是什麼破工廠?”然後就跑了出去,此後再也沒有出現。

  有人說,“只需要糟糕的一天,就能把一個理智的人變成瘋子。”而此時的加藤已近崩潰,認爲全世界都在和他作對,更生起了殺戮之心。

  6月6日凌晨,加藤在網上寫道:“爲什麼受傷的總是我,我太絕望了!”“想做的事情:殺人!”

  到了上午,他又寫道:“想在鐵道上臥軌自殺,結果卻被別人搶先了,真是什麼都跟我作對!”“那些在岸邊卿卿我我的情侶們,真想把他們殺了扔到河裏去。”“買了6把匕首,回來了。”

·加藤智大到商店買的6把匕首。·加藤智大到商店買的6把匕首。

  在絕望的頂端,加藤把作案地點選擇在了秋葉原,那裏有他喜歡的一切,是他的“聖地”。對加藤來說,殺人不是死亡,不是痛苦,不是罪惡,而是宣泄。

  6月7日,加藤賣掉人形玩偶和電腦,用換來的5萬日元(約合3200元人民幣)在一家租車行租了一輛貨車。他再一次在網上留言:“反正這個月會被炒魷魚,被大家瞧不起,就讓我爲所欲爲吧!用車撞死你們這些勝利者!大家都去死吧!”

·加藤智大在租車行租的貨車。·加藤智大在租車行租的貨車。

  6月8日,加藤從早上開始用手機更新自己的狀態:

  “先用車撞,車用不了就下車用匕首捅。”

  “下雨了街上人就少了,不過沒關係,能殺幾個是幾個。”

  “再過3個小時秋葉原就會成爲血海。”

  “動手的時間到了。”

  中午12點左右,加藤開着貨車全速衝進秋葉原人行道,一連撞飛了3個路人。接着,他手持匕首衝向被嚇壞了的行人,見人就刺。一瞬間,“步行者天國”的秋葉原變成了血流成河的人間地獄。從加藤行兇,到他被警察制伏的僅僅5分鐘時間裏,有17人被刺倒,其中7人在送到醫院後死亡。

·加藤被警察制伏(圖中白色西服男子)。(視頻截圖)·加藤被警察制伏(圖中白色西服男子)。(視頻截圖)
·現場一片狼藉的秋葉原。·現場一片狼藉的秋葉原。

  加藤犯案後,他的家也徹底毀了。

  父母經常被找上門的媒體騷擾,電視上滾動播放他們的道歉視頻,“我們的兒子犯下了如此重大的罪行,給社會帶來了很多不安,實在是對不起。我們爲在事件中不幸死難的人們和受到傷害的人們致歉”。

  加藤的弟弟也因此事丟掉了工作,被世人冠上“殺人犯的弟弟”名號,原本談婚論嫁的女朋友以“你們一家人都不正常”爲由提出分手。2014年,弟弟在家中上吊自殺,他在遺書中寫道:“我跟哥哥不一樣,請不要把我也看成殺人狂。”

  然而,家人的懺悔和悲劇命運並沒有讓加藤悔過自新,自始至終,加藤都認爲自己沒有錯。審訊期間,他反覆地說:“要怪就怪社會。”

  近年來,日本國內時有“無差別殺人案”發生,一些社會犯罪問題專家指出,日本社會中被邊緣化的羣體正在擴大,因爲經濟、心理等原因,他們自認爲是失敗者並被社會拋棄,於是傾向於報復社會,最終以極端方式表現出來。

  2015年2月2日,東京最高法院判定了加藤的死刑。但根據日本法律,即便犯人被判處死刑,後面還有漫長的上訴程序要進行,所以很少有被執行死刑的犯人。

  最令死者家屬絕望的是,12年過去了,殺人狂魔加藤依然活得好好的,甚至開始提筆創作,並在反死刑組織的支持下參加“死刑犯表現展”展出。這個展會旨在讓大衆理解死刑犯的內心世界,給他們贖罪機會,已舉辦多年。

  但世人並不接受這樣的展覽,而且一直抵制,“不要給死刑犯表達的機會!被害者表達自我的機會、享受人生的機會,可全都被死刑犯給奪走了!”“我不關心死刑犯在想什麼,我只關心死刑犯什麼時候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