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名黑客被五角大樓"招安" 曾與克林頓一起參加會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1月20日 21:1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被五角大樓“招安”,黑客大拿洗白做好人,如今竟成互聯網巨頭的救命稻草?

  來源:環球人物

  澤科也不想繼續做躲在網絡背後的人,於是接受邀請改做“白帽黑客”,成爲第一個與政府建立行業聯繫的黑客。

  網絡公司會找黑客做安全主管嗎?

  答案是:會!

  最近,著名網絡公司推特官宣,僱傭一位名叫派特·澤科的男子做安全主管。別看澤科一副平平無奇的大叔模樣,實際上,人家是低調到塵埃裏的黑客大神。

·派特·澤科·派特·澤科

  在IT圈裏,澤科的另一個名字叫“Mudge”,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名聲大噪。作爲黑客圈的老前輩,他曾當面叫囂美國國會議員,自己可在30分鐘內搞癱全球互聯網。

  爲啥澤科敢這麼狂?全因他的電腦技術了得。

  他曾是知名黑客組織“死牛崇拜”(全稱Cult of the Dead Cow,簡稱CDC)的領導者之一,也是“黑客智囊團”L0pht的核心成員。

  後來,澤科從黑客轉爲網絡安全專業人士,曾爲美國五角大樓、谷歌等機構工作。2016年,澤科獲得象徵黑客圈至高榮譽的“安全奧斯卡”終身成就獎,該獎項主要授予在網絡安全行業有過突出貢獻的人物。

  如今,各種光環加身的澤科儼然成了推特的救命稻草……

  “以黑治黑”?

  關注互聯網公司的人都清楚,推特近年來面臨的安全挑戰實在數不勝數。

  一年前,美國政府指控兩名男子犯有“間諜罪”,認爲他們在任職推特期間爲沙特方面從事間諜活動,並稱他們曾向對方泄露了多個沙特王國批評者的個人信息。

  到了今年,推特這隻小藍鳥更是幾次“搖搖欲墜”

  先是7月15日的大規模“盜號事件”——一羣不到20歲的年輕黑客入侵多個知名推特賬戶,然後發佈比特幣詐騙信息,包括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等名人的推特賬戶紛紛被黑。短短几分鐘內,至少有11萬美元(1美元約合7元人民幣)流入黑客手中,此事讓推特股價大跌。

·奧巴馬推特賬號被黑後,黑客發佈的詐騙信息。·奧巴馬推特賬號被黑後,黑客發佈的詐騙信息。
·比爾·蓋茨推特賬號被黑後,黑客發佈的詐騙信息。·比爾·蓋茨推特賬號被黑後,黑客發佈的詐騙信息。

  禍不單行,黑客入侵一事剛過沒多久,推特就又攤上事兒了。

  今年10月,推特遭遇了超過兩個小時的大範圍服務中斷,致使用戶無法發送和瀏覽推特。儘管推特方面稱,此次是公司內部系統遇到了一些問題,沒有證據表明是安全漏洞或黑客攻擊,但外界對其網絡安全問題仍無法放心。

  臉書前首席安全官、現任斯坦福大學研究員,曾協助政府對抗美國大選虛假信息傳播的斯塔莫表示,“今年夏季多起數據泄露事件提醒我們,推特必須建立起必要的基礎安全功能,來抵禦那些潛在的網絡攻勢。”

  而澤科正是推特最需要的那個人。

  谷歌公司高級產品部門負責人考夫曼就曾公開表示,“除了澤科,我不知道還有誰能真正幫助推特解決安全問題。”

  這話背後的意思,人們多少能猜出來點:推特僱傭一名真正當過黑客的高手,從黑客的心理和作案手段上了解那些非法入侵者,來個“以黑治黑”,沒準兒能從源頭遏止總被黑的情況。

  用孫子兵法來解釋,就是“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據悉,澤科被推特高層賦予了較高的權限,他可以針對公司結構提出調整建議,並直接向CEO傑克·多西彙報。(點這裏複習,多西這個“殺馬特”是如何逆襲成推特CEO的

·傑克·多西·傑克·多西

  會彈吉他的黑客

  如果沒有做黑客,澤科很可能會成爲一位音樂家。

  他從小就開始學習小提琴,後來考入世界知名音樂學府伯克利音樂學院音樂系,至今仍彈得一手好吉他。不過,澤科後來沒有繼續音樂之路,而是用那雙富有魔力的手,以另一種方式改變世界。

·澤科·澤科

  澤科上小學時,家人送了他一臺電腦,這個小男孩從此迷上了新奇的“電動玩具”。不過,和其他孩子不同,讓澤科着迷的並不是電腦遊戲,而是破解電腦的程序,“我想弄清楚如何破解(電腦軟件)版權的保護,來爲我的遊戲記錄和電腦軟件製作備份副本。”

  後來,隨着科技的發展,電腦可以通過調制解調器連接互聯網,澤科開始上網瀏覽和電腦有關的論壇。

  慢慢地,在研究的過程中,澤科徹底被電腦屏幕後面的世界吸引。明明讀的是音樂系,大學畢業作品卻是用電腦技術完成的。他用電腦製作了一個具有3D視覺效果的城市,讓其在空中飛行,並通過飛行的軌跡完成一首音樂。

  當時,並沒有軟件可以直接達到他想要的視覺效果,他就自己一點一點琢磨。這部短短5分鐘的3D動畫短片愣是花費了澤科整整一個學期的時間。

  不得不承認,在文藝男的外表下,澤科的理工男氣息蓋都蓋不住……

  1992年,澤科大學畢業後不久,與幾個志同道合的網友建立了一個叫做“L0pht”的組織。

  他們將該組織的基地設在波士頓的一家木工工作室閣樓中,裏面到處是錯亂縱橫的電線、網線,以及充滿了年代感的舊鍵盤和老式電腦。而澤科和同伴的工作就是破解那些被全世界公認爲最安全、可靠的程序。

  澤科當時編寫了一個被稱爲“L0pht Crack”的傳奇程序,該程序可破解微軟電腦的密碼。澤科的發明也讓“L0pht”成爲第一個發佈有關微軟產品漏洞的組織。

  此後,“L0pht”在自己的網站上發佈了多個破解電腦程序的祕訣,他們的目的不是敲詐、勒索科技公司,而是爲了證明那些程序多麼不安全。

  澤科和同伴們把自己看做是現代“羅賓漢”,是一羣充滿異端思想、扶弱濟貧的草莽英雄。但在外界看來,“L0pht”做的事情終究是不光彩的,他們因此被輿論形容爲臭名昭著的組織。

  被五角大樓“招安”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澤科和“L0pht”一直從事着見不得光的工作,直到一次特別的亮相,讓“L0pht”聞名全球。

  1998年的一天,當時年僅27歲、留着一頭及腰長髮的澤科,與6名同伴走進美國國會山,警告那裏的參議員,“你們的計算機不安全、你們的軟件不安全、你們的硬件不安全、甚至連接它們的網絡也不安全”。

  這些年輕的黑客們還表示,製造出這些不安全產品的公司從未在意,也沒有必要去在意這些事情,因爲即便電腦出了問題也不會對他們造成任何損失。

  澤科甚至放話,“只需30分鐘,互聯網就可以被我們搞癱瘓。

·澤科(左四)和同伴們一起警告議員們互聯網不安全。·澤科(左四)和同伴們一起警告議員們互聯網不安全。

  不少參議員們聽完,當即表示“我們必須得對此做點什麼”。但據某位議員在多年後透露,互聯網安全本身就很複雜,又看不到立竿見影的政治回報,所以聯邦政府在當時未能做出應急措施,以至於直到今天,很多黑客入侵利用的其實還是那個年代出品的軟件中的漏洞。

  不管後續執行如何,但當時那場與參議員們的“談判”,讓澤科和“L0pht”在全世界引起轟動,也引起了有關部門的注意。

  千禧年前夕,隨着多個網站、科技公司遭受不明攻擊,開始有多個互聯網峯會邀請澤科參加會議,美國政府也力邀他加入國家安全委員會。澤科也不想繼續做躲在網絡背後的人,於是接受邀請改做“白帽黑客”,成爲第一個與政府建立行業聯繫的黑客。

·澤科(右一)和美國時任總統克林頓(左二)一起參加會議。·澤科(右一)和美國時任總統克林頓(左二)一起參加會議。

  “白帽黑客”指的是網絡安全人才,與那種專門製造麻煩,甚至藉機騙取他人錢財的黑客不同,他們是互聯網世界的“守護者”,更是打擊個人信息犯罪,捍衛公共安全的中堅力量。

  2001年,美國遭遇9·11恐怖襲擊,澤科爲政府做了許多無償工作,並表示“這是一個國家公民應該做的,這也是在幫助我自己。”

  很快,能力強悍的澤科開始被更多官方機構認可。

  2004年,他加盟BBN科技公司,擔任某部門的網絡安全科學家,該公司長期以來與DARPA(五角大樓高級研究計劃署)有着深度合作。此後,他又負責DARPA的其他網絡安全項目,其中包括創建網絡分析框架,推動在網絡防禦上的投資等。澤科還曾全權負責一個名爲“網絡快速追蹤”的項目,是五角大樓創新項目的標杆。

·美國五角大樓·美國五角大樓

  自2013年起,澤科又先後爲谷歌、電子支付獨角獸Stripe等公司工作。爲知名企業打工的這些年,澤科拿到了豐厚的收入。據有關機構統計,澤科的身家目前已達2000萬美元。如今,他又入職推特,不知會爲這家互聯網巨頭帶來哪些改變。

  不過可以預見的是,關於澤科的江湖傳說還會繼續流傳,他依舊是黑客圈裏的一個傳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