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確診人數破6.5萬,川普支持率反創新高?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5日 19:00   新京報

  原標題:美國確診人數破6.5萬,川普支持率反創新高?

  美國疫情日趨嚴峻,據美國霍普金斯大學發佈的實時統計數據,截至北京時間3月26日7時,全美共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65285例,這已是連續3天新增病例超過1萬例。在此情勢下,川普最近的日子也不好過。

  但“弔詭”的是,他的支持率反而上升了。

  美國老牌民意調查公司哈里斯見解與分析公司的最新民調顯示,川普得到了2018年以來的最高支持率。

  50%的註冊選民支持他的工作,另有50%反對。支持者中,88%的共和黨選民、57%的獨立選民和41%的民主黨選民認爲,川普和白宮採取了足夠有力的措施來對抗新冠病毒。

  蓋洛普的最新民調也顯示,川普的支持率提高了5個點,達到了49%,爲任內最高點。

  其中,92%的共和黨支持者、43%的獨立選民和27%的民主黨選民贊成川普爲應對疫情所做的工作。

  民調似乎與現實情況不符,這種情況是怎麼發生的?

  高支持率是時滯效應打造的

  首先,民調有時滯效應,不是對當前川普防疫工作的即時反應。

  像哈里斯的民調是在3月14日-15日進行的。

  美國彼時全國確診人數爲1900人,這個數字只是24日紐約州確診人數的零頭。當時美國社會的情緒還相對穩定,而川普也還沒有因後來的種族主義言論遭到各界批評。

  而3月13日,川普剛剛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並撥款500億美元用於防疫。對於多數受調查者來說,這是個不錯的決策。

  還應該看到,民調題目經常跟隨新聞設定,而不同的新聞又會導致受調者立場轉換。設想一下,假如民調機構是在3月17日川普宣佈給約75%的美國公民寄支票的當天做民調,他的支持率肯定更高。

  一人1000美元足以讓受調者寬容不少;而假如是24日在紐約州做防疫民調,即使嚴格按照蓋洛普的隨機、分層調研法,川普的支持率肯定也高不了。

  簡單說,不同時間段、針對不同主題所做的民調,數據截然不同。這就導致民調並非真如民調機構自詡的那樣,能夠“把握住民意脈搏”。

  政黨立場比防疫好壞影響更大

  從哈里斯和蓋洛普的民調數據中還可以發現,雖然防疫是件不難進行客觀評判的事,但黨派不同,支持率就懸殊。

  這說明,政黨立場對於川普支持率高低的影響,比他防疫做得好不好還大。

  政黨立場之所以左右了受調查者的判斷力,源於今年是大選年,基層動員已經展開,不同黨派受訪者的政黨敏感性增強了不少。

  而更深層的原因是,自金融危機以後,美國政治就開始了後危機時代的典型擺動,向極化方向搖擺。

  選舉政治一定程度上是說服政治,誰能在政治的極化擺動中表現得令人印象深刻,或許說很極化,誰就能夠佔住政治優勢。

  而川普以及他的團隊雖然在美國疫情防控中表現不佳,甚至不乏惡劣言行,但川普的攻擊性言論並沒有偏離美國藍領階層對強硬領導人的合理想象。

  兩家機構的民調中,民主黨受訪者對川普的支持率也有所提高。可以猜測一下,或許抽中的受訪者恰好是民主黨中不支持拜登和桑德斯的選民,他們寧可選擇支持川普;也或許僅僅是因爲問卷限制了選擇——也就是所謂的機構效應引導。隨機性和問卷本身決定了,民調本來就談不上是嚴謹調查

  民主黨不得不放川普一馬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在當前防疫形勢下,一直致力於搞垮川普的民主黨人現在也不得不放川普一馬,讓川普獲得了充足塑造形象的空間。

  1月份的時候,彈劾川普還是社會焦點,但現在已少有人關注。因爲民主黨人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配合川普。

  今年美國國會所有衆議員和三分之一參議員換屆。是不是盡心防疫,是考驗議員們是否爲本州着想的重要觀察點。

  基於此,國會民主黨團再不情願,現在也必須配合掌握行政權的川普給民衆發紅包。

  財政刺激計劃從8500億美元提高至1.2萬億美元,又提高到2萬億美元,並且很快在國會獲准通過,表明現在華盛頓的政治風向是比誰敢發紅包,而不是誰要繼續讓川普難堪。

  當然,批評川普的種族主義言論是另一回事,那是政治正確。不過,和彈劾川普相比,批評一下川普的火力實在微不足道。

  實際上,每逢大的危機,都是美國時任總統聲望提高之時。因爲形格勢禁之下反對黨已無法發聲。9·11事件後小布什的支持率提高了35個百分點,比川普的增幅高多了。

  由此也可以看出,雖然現在川普因佔據天時地利博取了一定的支持率,但其中卻也填充了不少泡沫。

  □徐立凡(專欄作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