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有民調以來歷屆總統最差,川普又創了一項紀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30日 19:55   新京報

  原標題:有民調以來歷屆總統最差,川普又創了一項紀錄

  6月25日,美國民調分析網站FiveThirtyEight就11月3日即將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投票,給川普打了歷屆美國現任總統同期最差的“差評”。

  這一“差評”,連日來引發廣泛關注,許多人都對“川普選情是否‘要完’”議論紛紛。

  “差評”

  FiveThirtyEight是綜合美國6種評分爲A+的民調數據,給出的美國大選民調評估結果。

  這6種民調數據組織者傾向各異,民調模型也各不相同,因此其風向標作用向來受到重視。

  6月24日《紐約時報》/錫耶納學院民調顯示,川普支持率40.6%,不支持率56.1%,落差達到15%。

  儘管一般認爲,該民調更親民主黨,對川普不太友好,但它是唯一一份覆蓋亞利桑那、密歇根、北卡羅來納、賓夕法尼亞、威斯康辛和佛羅里達六大“搖擺州”的民調,而“搖擺州”的向背在近幾屆美國總統大選中,業已成爲至關重要的“勝負手”。

  該民調顯示,在上述六大“搖擺州”中,川普的競選對手拜登最少領先川普6個百分點,最多則領先高達11個百分點,且分州民調顯示,在多個“搖擺州”,川普的支持率都較前一次民調有所下滑。

  該民調顯示,在賓夕法尼亞、密歇根和威斯康辛州,拜登的支持率已經過半,且領先川普至少8個百分點。這三個州是4年前希拉里獲勝的地方,但當時希拉里領先川普不到1個百分點,得票率均未過半。

  不僅《紐約時報》/錫耶納學院民調如此,“輿觀”、“拉斯穆森報告”等不同口徑、標準的民調近期均顯示出川普的支持率低於40%,不支持率高於50%。

  甚至在最新(6月24日)公佈的賓夕法尼亞州民調中,公認親共和黨的Hodas&Associates民調和雷德菲爾德/威爾遜策略民調,也分別給出了川普落後拜登12個和10個百分點的數據。

  據此FiveThirtyEight得出“平均支持率”數值:自川普上任以來,其任期內平均支持率42.5%,不支持率53%,平均淨支持率-10.5%。六家綜合民調平均值,川普也落後拜登9個百分點。這是歷屆美國現任總統在大選前4個月最糟的數值,且創下該民調的歷史最低紀錄。

  衆所周知,美國總統大選採取獨特的“選舉人票”制度,每州按選民人數分配一定數量的“選舉人票”。

  全美總共有538張選舉人票,如果能贏得至少270張,即便普選票較對手落後也能當選。

  而FiveThirtyEight最新民調卻顯示,如果現在立即投票,拜登可以穩贏270張以上的選舉人票,簡單說,即“馬上投票、川普必敗”。

  差距的由來

  有專家指出,川普上任以來、尤其近大半年來,其原本自詡“偉大”的一系列政績,如低失業率、高經濟增速、減稅……已紛紛光芒不再。

  儘管川普按照慣例,將這一切責任歸咎於“壞人”,試圖給自己塑造一個“有心殺敵、無力回天”的悲情英雄形象,但隨着川普掛在嘴邊的“V形反轉”遙遙無期,人們對他的不信任感顯然在急劇增加。

  除此以外,“弗洛伊德事件”進一步撕裂了美國選民的政治共識。儘管民主黨在事件中表現出十分明顯的投機傾向,但川普卻以“沒有最糟、只有更糟”的表現,讓自己原本自3月底開始就一路落後於拜登的民調支持率進一步下滑。

  還有人指出,疫情應對措施幫了民主黨的大忙:拜登是出了名的不善言辭,屢屢在公開造勢場合及面對面辯論中“掉鏈子”,持續數月的疫情應對、社交安全間隔,讓民主黨可以理直氣壯地儘量回避這一短板。

  正因如此,川普才不顧依舊嚴峻的疫情形勢,執意“重啓”和迫不及待恢復選舉造勢活動。

  但是,“重啓”後首場大型競選造勢集會,卻遠未收穫其預期效果。

  連日來美國各州疫情數據反彈來勢洶洶,川普團隊即便有心“迎着困難上”,效果也未必是正面的,這顯然對拜登和民主黨更有利。

  對手未必穩贏

  但即便FiveThirtyEight的工作人員,如民調專家西爾維等也認爲,變數依舊很大。

  首先,川普在幾個選舉人票最多的州,選情還未到崩盤地步,他仍可能通過選舉人票的多數逆轉。

  其次,川普團隊的競選策略,是“只討好核心支持者,不在乎其他人想法,反正後者無論怎麼討好也不會投票給你”。

  這在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美國“中間選民”佔多數的大多數時候,都是絕對錯誤的,但在選民情緒兩極分化、“中間選民”人數和比例急劇萎縮的今天,卻說不定是正確的。

  川普的“造型”越彆扭,他的核心支持者看着越順眼——許多證據表明,支持川普的中老年、中低收入白人選民,雖然不善在互聯網和媒體上造勢,卻有着高漲的投票熱情。

  相反,支持拜登或反對川普的年輕、少數族裔選民,許多卻是“互聯網社交平臺上的巨人、票箱前的矮子”,上屆的希拉里正是因此大倒熱竈,本屆也未必就不會重演四年前的這一幕。

  最後,“弗洛伊德事件”中民主黨“戲有點過”,儘管拜登小心翼翼地和最激進的示威訴求拉開安全距離,但民主黨內諸如“減少警察撥款”或“推倒‘奴隸販子’塑像”,甚至更改人們耳熟能詳地名、學校名的呼聲卻此起彼伏。

  儘管迫於當前“弗洛伊德事件”示威者的洶洶來勢,很多美國選民選擇沉默,但“希望保持法律和秩序的比例仍然很高”。

  如果事件繼續向上述方向急遽滑落,很可能會給拜登幫倒忙,讓川普撿個便宜。

  當然,民調數據“重要、但未必絕對”。在未來幾個月裏,選民們將不得不一遍又一遍面對3個民調問題:

  您今天的生活比四年前更好嗎?

  美國是否在朝着正確方向邁進?

  兩位候選人中哪一位謊話比較少?

  他們對上述3個問題的答案,將成爲11月3日勝負的關鍵。

  □陶短房(專欄作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