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將新西蘭改名“奧特亞羅瓦” 毛利黨爲何提這個動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5日 19:19   新京報

  原標題:將新西蘭改名爲“奧特亞羅瓦”,毛利黨爲何提出這個動議?

▲資料圖。▲資料圖。

  據媒體報道,9月14日,新西蘭毛利黨聯合領導人塔米耶爾(John Tamihere)宣佈,毛利黨一旦在擬定於10月17日舉行的選舉中獲勝,將推動在2026年前,把新西蘭的國名改爲“奧特亞羅瓦”(Aotearoa)。

  由此,“新西蘭將在2026年前改名”的說法不脛而走,但這會是真的嗎?

  一、毛利人政黨的綱領

  新西蘭位於大洋洲,1642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冒險家塔斯曼抵達這裏,用自己母國荷蘭的西蘭省,將這裏命名爲“新西蘭”。

  1840年-1841年,英國根據《維多利亞女王皇家憲章》、殖民地專利書(Patent letters)和《威坦哲條約》,將新西蘭從新南威爾士殖民地分離,成立“新西蘭殖民地”,1907年新西蘭成爲英國自治領,1947年正式獨立,但始終沿用了“新西蘭”的國名。

  “奧特亞羅瓦”是新西蘭原住民——毛利人所用語言毛利語(1987年成爲新西蘭官方語言之一)“長白雲之鄉”的意思,毛利黨主張採用這一名稱,以凸顯“該國真正的歷史溯源”。

 ▲資料圖 電影《毛利男孩》截圖 ▲資料圖 電影《毛利男孩》截圖

  二、“到底認誰當祖宗”

  和澳大利亞不同,毛利人原住民在新西蘭根基深厚,即便在英國殖民時代,殖民政府也不得不對毛利首領、部落作出一些妥協和讓步,這就是《威坦哲條約》的由來。

  《威坦哲條約》承諾給予毛利人“將來的自治權”,這成爲後來新西蘭獨立的依據,因此不同民族的新西蘭人都承認這一條約是“新西蘭開國文件”。

  但簽約時英方動了手腳,英語和毛利語文件差異很大,許多毛利首領在熟悉英語後認爲受了欺騙,這導致1845年-1872年“毛利戰爭”爆發,1.8萬英軍在勇猛的毛利武士面前未能獲得全勝,不得不改用“贖買”方式攫取毛利人土地,但毛利人同樣付出2100多人死亡、1.6萬平方公里土地喪失的慘痛代價。

  1867年起,英國殖民當局在新西蘭通過《原住民學校教育法案》,強制毛利人子弟入學並“切換語言”。二戰後,新西蘭逐漸城市化,大量原本住在鄉村的毛利人遷入城市,並在城市壓倒性的“英語世界”中,逐漸迷失了本土語言文化。至1975年,以毛利語爲母語的毛利族學齡兒童比例已不足5%。

  鑑於此,許多毛利族領袖、學者和白人同情者自上世紀70年代起掀起“毛利語復興運動”,併成功地在1987年將毛利語列入新西蘭官方語言行列,至20世紀末,1/4的毛利人已恢復了毛利語使用能力。

  但近年來,隨着毛利老年人紛紛去世,毛利族人能真正流利使用毛利語比例開始逐年回落。2013年新西蘭人口普查顯示,能使用毛利語日常會話者,從上次人口普查(2006年)的26.1%降至21.3%,其中15歲以下人口占比從32.5%降至26.3%,正是這種趨勢令毛利人普遍感到不安,才掀起“新西蘭改名運動”。

  毛利黨可不只是要改區區一個國名,他們宣佈了一個氣勢恢宏的規劃:2026年所有地名、城市名都要換成毛利語;投資5000萬新西蘭元設立“毛利語標準委員會”,賦予立法權力,可“根據文化能力對所有公共服務部門進行審計”;2026年起所有小學毛利語教學比例不得低於25%,2030年起不得低於50%;10年級以下歷史課本進行“大改”,確保“毛利人歷史”作爲該國曆史的“核心課程”……

  三、哪有這麼容易的事

  1961年時新西蘭人口中約92%自認“歐洲裔”,認同自己是毛利人的只有7%,如今這一局面有所改變。自認“毛利人”的新西蘭人佔比近15%,加上自認“南島人”和“新西蘭人”的,人口占比已逾三成,且在自認“歐洲裔”人口中也有不少同情者。

  不少新西蘭人認爲,強化本國社會的“毛利屬性”,有助於增加國家凝聚力和“國際識別感”,避免被外人和英國人、澳大利亞人、加拿大人等說英語前殖民地相混淆,凸顯新西蘭“國際品牌效應”。因此,新西蘭人對“毛利語復興”和一系列提升毛利人民族文化地位的做法,支持率向來挺高。

  但反對聲浪並不低。同屬執政聯盟的新西蘭優先黨領導人、現任外長彼特斯公開表示,“這樣做會在國際間造成巨大混亂和不必要損失”,而在“毛利宏偉藍圖”亮相後,工黨主要政要也紛紛降低了支持的調門,阿德恩僅表示“這個問題是可以討論的”——很顯然,他們似乎被嚇着了。

  自“換國旗”事件後,右翼政黨,如新西蘭國家黨在“新國家形象”方面就變得保守謹慎,以免不小心得罪選民。

  此次毛利黨大張旗鼓宣揚“改國名”,許多新西蘭人,包括支持“新國家形象”和毛利語復興的人也覺得“過分”。他們指出,擬定的新國名“奧特亞羅瓦”固然是毛利語詞彙,卻是白人小說家史密斯(S。 Percy Smith)1890年在一部小說中首先用來指代新西蘭這個國家的。剔除殖民痕跡、重塑新的國家認同是正確的,但從“英國獨大”轉爲“毛利人獨大”同樣是矯枉過正。

  畢竟,如今的新西蘭是個國民來自“五湖四海”的多民族、多文化國家。

  值得注意的是,即將換屆的新西蘭國會構成微妙:執政黨工黨在總共120席中只佔46席,甚至都不是第一大黨,依靠政見大相徑庭的優先黨(9席)和綠黨(8席)支持才勉強維持一個聯合政府。而根據新西蘭國內最新民調顯示,發起“改國名運動”的新西蘭毛利黨選民支持率只有可憐的0.4%,能不能進入下屆議會(准入門檻是選票有效票比率的5%)都成問題。

  儘管支持者高呼“我們開始了”,但恐怕也只是個“開始”而已。

  陶短房(專欄作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