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菅義偉新官上任“三把火”,設立“數字擔當大臣”爲哪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5日 02:25   新京報

  原標題:菅義偉新官上任“三把火”,設立“數字擔當大臣”爲哪般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首相菅義偉9月23日在“數字改革相關閣僚會議”上,就建立數字廳一事表示,“希望加快探討,年底前敲定基本方針,並在明年通常國會期間提交必要的法案。”

  建立數字廳作爲菅義偉政府最主要的公共政策,受到了日本輿論的高度關注,而這樣一個新設機構能否幫助日本追回在數字領域“失去的二十年”,則有待觀察。

  日本數字化意識早但進展緩慢

  日本從很早的時候就意識到數字化的重要性。早在1994年,日本政府就提出了以“電子政府”爲依託的高度信息通信化社會。2001年,伴隨互聯網的興起,時任日本首相森喜朗提出“e-Janpan戰略”,明確表示要推進電子商務、實現電子政府等目標,並強調日本要在5年內成爲世界最先進的IT國家。

  從當時的情況來看,森喜朗提出的數字化發展目標無疑是超前的,如果能夠逐一實現這些發展目標,那麼今天的日本也就不會是數字化“落後國”了。實際上,森喜朗之後的幾屆日本政府也都在不同程度上推進國家數字化戰略,比如安倍晉三政府曾大力推動物聯網(IoT)建設,並將數字化作爲新的經濟增長點等。

  然而,時至今日,日本數字化發展進程至今緩慢。今年7月10日,聯合國經濟社會局(UNDESA)以聯合國193個成員國爲對象,在對其政府數字化情況進行調查後發佈《聯合國電子政府調查報告》,結果顯示:2020年日本的排名降至14名(2018年爲第10名),作爲鄰國的韓國則排名第2;在2018年“地方政府數字化排名”中,東京從2017年的第19名降至24名,在亞洲國家中,中國上海和韓國首爾並列第9名,紛紛躋身前10名。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根據日本綜合研究所今年發佈的一項統計調查顯示:截至2019年3月,日本中央政府各部門執行的行政手續約爲5.5萬件,其中只有4000件是通過網絡完成的,佔總數的7.5%;其中,負責數字化政策推進的經濟產業省、總務省的網上辦公率分別爲7.8%和8.0%,還不足總數的一成。

  與此同時,數字化率低也導致日本的營商環境受損。根據世界銀行發佈的《2020年營商環境報告》顯示,日本排名第29位。其主要原因在於,在日本國內進行企業登記的時候,企業法人代表必須提交帶有個人印章的文件,如果提供PDF文件,畫質會變差,難以確認。儘管日本去年12月修改了法律,允許企業法人代表提交不帶有個人印章的文件,但該法律的具體實施日期尚未確定。

  疫情成刺激日本加速數字化的“黑船”

  對日本來說,數字化進展緩慢最多是增加時間成本,還不至於造成太大的麻煩,但今年突然來襲的新冠肺炎疫情則將日本在該領域的落後徹底暴露,並在一定程度上掣肘日本抗疫。

  比如,《朝日新聞》7月時曾報道,東京都每天通過傳真機來確認單日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量,由於工作量大,花費時間長,從接受檢測到公佈數據需要花費3天左右的時間。

  儘管日本厚生勞動省推出新的信息管理系統“HER-SYS”,幫助醫療機構、中央省廳迅速掌握相關信息,但日本地方政府和醫療機構使用該系統的比例較低,而且東京、大阪等地還有自己獨立的統計系統,一時難以兼容。

 ▲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此外,在疫情期間,日本政府曾向所有國民發放10萬日元(約合6500元人民幣)補助金。日本政府原計劃讓國民通過“My Number卡”(類似於中國的身份證)進行線上申請,但結果是很多民衆依然前往地方政府部門進行線下申請,不僅浪費時間,而且還容易導致新冠肺炎病毒傳播。

  要知道,美國、德國等國在疫情期間也曾向國民發放補助金,並通過線上申請的方式,很快就讓大部分民衆獲得了補助金,可以說與日本形成鮮明對比。

  長久以來,日本的很多重大變革都需要有外力刺激,亦如當年“黑船來襲”迫使日本開放國門,進行維新,而新冠肺炎疫情無疑是刺激日本加速數字化的“黑船”。

  數字廳或成日本政府“電子行政的司令塔”

  此次,日本首相菅義偉在推動日本數字化發展方面,與過往歷屆政府沒有太大的區別,更多的是對以往的完善與補充。比如,建立國際數據網、推進行政數字化、實現AI社會、推進5G技術等。

  但與以往明顯不同的是,菅義偉此次在內閣設立的數字擔當大臣,併成立專門的行政機構數字廳,而此前日本政府大多是設立一個委員會,或交由相關省廳進行推進。菅義偉有意將數字廳作爲日本政府“電子行政的司令塔”。

  這不僅加強了數字廳的行政權力,而且也有助於從中央政府推進日本數字化發展。根據《日本經濟新聞》稍早前發佈的一項民調顯示,78%的受訪者支持建立數字廳。

  儘管菅義偉政府的數字廳受到廣泛關注與期待,但這並不意味着它的建立就一帆風順,實際上還有很多現實的課題亟待解決。

  人口老齡化嚴重阻礙日本數字化

  首先,如何統籌不同政府部門的系統。日本政府各部門使用的系統不盡一致,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就曾抱怨,首相官邸的視頻系統與財務省不同,導致與前首相安倍晉三進行視頻會議時常無法有效進行。

  實際上,不只日本中央政府,日本各地方政府使用的系統也各不相同,這就導致無法統一進行視頻會議。因此,日本數字廳成立後,需要統籌不同的政府部門使用相同的系統,從而提高行政效率。

  其次,如何推進民衆接受並適應數字化。日本的數字化推進緩慢,在一定程度上也與日本嚴峻的老齡化有關。

  根據日本總務省發佈的《2019年通信利用動向調查報告》顯示,日本65歲以上老人使用互聯網的比例爲72.4%,可以說是較高水平,但能夠通過互聯網靈活進行視頻、線上申請等事情的日本老人比例較低,且很多日本老人對此持消極態度。

▲圖片來源:Pixabay▲圖片來源:Pixabay

  另據日本總務省數據,截至今年7月,申請“My Number卡”的65歲以上老人僅有總數的20%。因此,如何讓日本民衆,特別是老年人接受並適應數字化,可以說是日本數字廳的一大挑戰。

  最後,如何打破不同部門的利益。數字廳確實是日本政府的一個獨立部門,但鑑於菅義偉有意將其打造成日本政府“電子行政的司令塔”,也就意味着數字廳需要一定程度的“集權”。

  此前,日本的數字政策有經濟產業省和總務省主管,而根據目前公佈的方案,數字廳將統合內閣官房、內閣府、經濟產業省以及總務省的部分權限、人員和財政預算,這必然會招致相關部門的反對。

  因此,數字廳作爲一個新的政府部門,並且還獲得菅義偉首相的高度關注,但它能否打破現有的利益藩籬,顯然不容樂觀。

  設立數字廳是日本新首相菅義偉的重要公共政策,但加速推進數字廳建設只是爲了儘早建立政績,那麼必然難以取得預期的效果。數字化確實能夠帶來便利與快捷,但推進數字化的過程顯然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

  陳洋(媒體人、遼寧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