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意大利護士接連自殺的背後:醫護人員對醫療體系有多失望?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7日 01:25   封面新聞

  原標題:意大利護士接連自殺的背後:醫護人員對醫療體系有多失望?

  近日,一名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意大利護士在擔心自己會將病毒傳播給他人後自殺。這也是意大利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以來,第二名自殺的護士。

  3月25日,意大利國家護士聯合會發表聲明,倫巴第一家醫院重症監護室的護士達妮埃拉·特雷齊(Daniela Trezzi),自殺身亡,年僅34歲,死前她被確診感染了新冠病毒。

 護士達妮埃拉·特雷齊 護士達妮埃拉·特雷齊

  意大利國家護士聯合會對達妮埃拉·特雷齊的死表達深層的悲傷和沮喪,稱儘管還不清楚她確切的死亡原因,但疫情導致的工作壓力,以及擔心自己會感染他人的焦慮,都與此次悲劇有關。醫護人員透露,特雷齊自3月10日開始,就因染病在家隔離,當地司法部也將調查她的死因。

  該份聲明同時提到了威尼斯一起類似的醫護人員自殺案件。3月18日,一名任職於耶索洛行政醫院感染科的49歲護士突然失蹤,隨後被漁民發現溺斃在河中。

  經過警方調查,得知這名護士原先並非在感染科工作,而是在意大利疫情加劇後,自願調到感染科協助照顧重症病患,不料突然出現發燒等症狀,於是在家隔離並接受檢測。然而,在接受檢測的2天后,這名護士疑似因等不到結果,選擇了自溺。

  疫情拐點遙遙無期,而感染風險、救治壓力和心理壓力正吞噬醫護人員心理防線,而醫護人員對意大利的醫療體系失去信心,這遠比病毒的蔓延更爲可怕。

  據意大利國家醫療秩序聯合會統計,從疫情爆發之至今,已有33名醫生感染病毒死亡,當中50%是全科醫生。另據統計,意大利目前已感染了5000多名醫護工作者。

  一家健康基金會發布的數字表明,大量被感染的醫生的防護措施“仍然不足”。

  倫巴第大區的貝加莫市,是這次疫情“重災區”,對於醫療設備、甚至是防護口罩和一次性手套都不能保證,當地的一名醫生抱怨,“他們正在徒手對抗病毒。”

  穿戴防護裝備的醫務人員在意大利北部的貝加莫工作。

  醫院的醫療資源承受能力已到最大極限,院內的重症監護室已經滿員,不少病人只能在急診室和走廊上接受治療。

  倫巴第的一些醫護人員說,醫院無法滿足需求,他們的牀都快用完了。

  除了工作條件,他們的工作狀態也讓人擔憂。

  連續十幾個小時、超負荷的工作讓醫護人員幾近崩潰。一名護士在採訪中疾呼:“無論身體上還是精神上,我們快要撐不下去了。”

  “我已經兩週沒見過家人了,只能看看兒子的照片,或與家人視頻通話。”貝加莫一所醫院的醫生在社交媒體上寫到。

  一名爲急診部門和重症監護室醫護人員提供心理疏導的心理醫生表示,“他們神經繃得太緊了,有人擔心在工作中犯錯葬送患者生命,有人害怕操作不當導致自己感染。”

  而更爲虐心的是,在有限的醫療條件下,醫護人員必須作出一個艱難的選擇:救誰?放棄誰?

  據《每日郵報》報道,意大利醫生必須按照一份指南,判斷患者是否可以使用“稀缺”的資源,並將精力優先搶救年輕人上,因爲他們的存活率可能高於高齡重症患者。

  貝加莫市市長戈裏(Giorgo Gori)表示,倫巴第大區因爲醫療資源承受不住不斷涌入的病患,“醫生只能決定不給一些高齡患者插喉”。

  一位意大利醫生哭着說:我們不得不在40歲的病人和60歲的病人之間選擇。。。這太殘酷了。

  物資短缺帶來的救治壓力,除了醫學上的,還有情感上的。

  爲了不消耗多餘的口罩,所有重症病人家屬都被要求不要來醫院探視,多數病人都在孤獨中離世。

  倫巴第大區的小城克雷莫納一所醫院的護士在採訪時就帶着哭腔表示,“死的人太多了,這是對我們的一種折磨,我們都開始懷疑自己不能勝任自己的工作,不知道怎麼幫助病人了。現實就是,我們看着他們死亡,我們內心也死了。”

  死亡,悲慟,離別,無助,正在考驗意大利這個曾經擁有“全球第二完善醫療體系”的國家。

  目前,倫巴第政府參考中國武漢火神山醫院的模式,正在緊急改建米蘭市的國際展覽中心,預計將可接收約500名重症患者。並且已動員退休醫護人員與剛畢業的醫學生緊急上崗,護理系許多大三學生獲准上陣幫忙。意大利教育部長曼弗雷迪表示,此舉可向國家醫療體系釋放約1萬名醫護人員。

  封面新聞記者 李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