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俄羅斯10艘潛艇進軍大西洋 與北約水下較量升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21:20   澎湃新聞

  熱點新聞:

  據挪威媒體報道,日前挪威國家情報局宣稱,近期俄羅斯向北大西洋派遣了10艘潛艇,其中8艘是核潛艇,這些潛艇正在演練突破法羅-冰島反潛防線,以及在大西洋海域進行祕密部署。挪威首相埃爾娜·索爾貝格發表評論說,俄羅斯以這種方式展示了保證摩爾曼斯克方向海路安全的能力和重要性。

  點評:

  潛艇是俄羅斯海軍的骨幹力量。由於身處高寒地帶,不利於水面艦艇展開行動,因此深潛水下,不受氣候影響的潛艇一直是俄海軍的重點發展對象,其海洋作戰體系建設大多是圍繞核潛艇鋪開的,也成爲懸在北約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此次俄羅斯一口氣出動了多達8艘核潛艇的行動,是自冷戰結束蘇聯解體這幾十年以來俄潛艇部隊的最大規模行動,其目的一方面是顯示其實力復甦,表明其有能力向歐洲甚至美國發起襲擊,從而對北約形成震懾,另一方面也是對近期北約在諸多問題上對俄羅斯步步緊逼的回應。從未來發展來看,爲了應對俄羅斯潛艇的威脅,北約國家將會聯合構建更爲嚴密的反潛網,雙方在大西洋地區的對抗將會更加激烈。

  俄羅斯海軍“北風之神”級核潛艇

  俄羅斯加緊潛艇力量建設

  蘇聯曾經是世界上裝備核潛艇數量最多的國家,其主要指導思想是由於冷戰時期蘇聯無法在航母領域跟美國對等較量,因此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另一款大國海軍重器——核潛艇上面,意圖實現“以潛制海”的目標。這種思想指導下,蘇聯海軍在80年代鼎盛的時期,擁有各種型號的核潛艇共計210多艘,其中戰略核潛艇62艘,成爲了地球上最令人膽寒的水下力量。

  儘管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潛艇部隊經歷了漫長的發展陣痛,遭遇了毀滅性打擊,但在經濟站穩腳跟後依然投入了大量資源用於潛艇,並取得了不少發展成就。目前,俄羅斯潛艇的規模和活躍程度都處於冷戰以來的最高水平,近年來陸續已經有13條新潛艇服役,使得俄潛艇總量已經達到60-70艘,成爲世界上重要的海洋威懾力量。

  在這些潛艇中,核潛艇作爲目前俄羅斯唯一沒有和西方拉開距離的武器,是其發展的重中之重。目前,俄軍總共有10艘戰略核潛艇在役,其中四艘爲最新型的“北風之神”戰略核潛艇,每艘可攜16枚R-30型“圓錘”潛射洲際彈道導彈。除戰略核潛艇外,俄海軍還擁有27艘非戰略攻擊核潛艇,包括9艘巡航導彈核潛艇和18艘攻擊型核潛艇,這些核潛艇大多數都服役於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年限均超過了25年,急需更新換代。因此,未來俄羅斯打算建造10艘“北風之神”戰略核潛艇和10艘“亞森”級級多用途攻擊核潛艇,分別列裝北方艦隊和太平洋艦隊,以替代老舊的核潛艇,成爲俄羅斯海上戰略核力量的主力。可以預測,一旦上述兩種新型潛艇大規模服役,俄海軍潛艇的整體作戰能力將會大幅提高。

  “亞森”級是俄羅斯海軍最新型攻擊型的核潛艇,配備了巡航導彈、魚雷等多種武器

  北約聯合構建嚴密“反潛”網絡

  早在冷戰時期,蘇聯的潛艇力量就是北約着力絞殺的目標。爲了對付來自深海的突襲,北約國家海軍建立了嚴密的反潛防線,包括配備大量的反潛戰艦和反潛機,建立並改造了在大西洋搜索蘇聯核潛艇的水下聲吶系統,其規模之大,幾乎到了難以想象的程度。此次俄軍潛艇演練所要突破的法羅-冰島反潛防線,其擁有的巨大監聽陣列幾乎完全封鎖了整個北大西洋,在冷戰時期只要駐摩爾曼斯克的蘇聯紅海軍潛艇進入大西洋,就會被北約海軍發現並遭到圍堵,成爲蘇聯潛艇的“剋星”。

  冷戰結束後,雖然俄羅斯的潛艇力量遠不如蘇聯鼎盛時期,但由於其掌握着最先進的核潛艇技術,且經過近些年的經濟復甦,仍然具有相當強的實力,被北約視爲要着力應對的安全威脅,特別是其最新服役的“北風之神”級導彈核潛艇和“亞森”級攻擊核潛艇,除了繼承了蘇俄潛艇一貫的高航速和超大潛深外,還特別注重隱身降噪技術,使得北約傳統的反潛網已經無法有效監聽。而近年來俄羅斯潛艇愈發頻繁地在地中海、大西洋等水域活動,更是引起了北約的高度警惕。北約方面稱,俄潛艇的活躍程度已經不亞於冷戰時期,嚴重威脅了北大西洋的安全,必須要制定新的反潛戰略和舉措加以應對。

  從反潛作戰模式來看,目前北約已放棄了靜態的反潛作戰屏障,而採取機動反潛作戰網模式,即將反潛作戰體系分爲四個維度:探測監視系統及裝備、航空反潛作戰體系及裝備、水面反潛作戰體系及裝備和水下反潛作戰體系及裝備,這四個系統各司其職又緊密配合,形成四位一體的立體式打擊,編織出一張密不透風的反潛作戰網。此外,北約還積極加強新一代反潛作戰能力,例如近年來研發了一種新式的可以替代固定監聽網的 “無人潛水器”,用於監聽俄羅斯的潛艇出沒,甚至可以滲透到敵方海軍基地內部,直接監視潛艇進出港情況。由於該潛水器體積更小操縱靈活,且具備高度的自主操作能力,所以備受北約國家的青睞,目前已被多國多裝備。

  俄羅斯核潛艇發射潛射彈道導彈

  此外,北約還決定重新啓動冷戰時期廢棄的北大西洋潛艇監視網設備和基地。在冷戰時期,北約組織曾經在北大西洋部署了相當完整的反潛監視網絡,但冷戰結束之後,與這一網絡有關的許多設備及基地被放棄了,造成其反潛監視網絡運作出了不少問題。如今北約正在把重新把它們建立起來,甚至要恢復冷戰時期的規模。2018年10月,北約重新啓用了冰島一座臨時軍事基地,以便美軍在北大西洋和北冰洋部署P-8“海神”反潛巡邏機,追蹤俄羅斯潛水艇。

  而爲了摸索有效應對俄軍潛艇戰術,北約還抱團在敏感的地中海地區展開有針對性反潛演練。2019年3月,北約10國在地中海組織代號“動感蝠鱝”的大規模反潛演習。整個演習出動的反潛巡邏機與反潛直升機等大型反潛用飛機有20多架,各國還都派出大量水面艦艇參與,聲勢非常大。而此次發現俄羅斯派出大規模潛艇編隊後,北約4國立即聯手出動7架反潛巡邏機,包括美國海軍的4架P-8A反潛巡邏機、挪威空軍的1架P-3C反潛巡邏機、加拿大空軍的1架CP-140反潛巡邏機以及法國海軍的1架大西洋二型反潛巡邏機,對已經駛抵挪威外部海域的俄羅斯潛艇進行堵截圍捕。

  除此以外,美國媒體還稱英國、比利時、荷蘭甚至是德國都已經隨時做好了加入聯合反潛搜尋的準備,屆時將會變成北約8國拉網式搜索俄軍8艘核潛艇的史無前例宏大場面。可以預測,如果俄羅斯潛艇繼續在大西洋海底活躍的化,未來北約將會在反潛體系上形成更多合作並建立更爲嚴密的水下監聽防禦網,使得俄羅斯海軍面臨着比冷戰時期蘇聯海軍更爲不利的局面。

  美國海軍在挪威部署了P-8A反潛巡邏機,針對俄羅斯潛艇

  雙方緊張態勢短期難以改善

  北約與俄羅斯的衝突由來已久。自冷戰結束後,北約就不斷向東歐擴張,現在已經擴張到俄羅斯邊境的附近。烏克蘭危機後,俄羅斯與西方關係更趨緊張,北約不僅加強了相關軍備建設和部署,而且在俄“家門口”開展高強度軍演成常態。例如,2019年以來,北約已連續在波羅的海沿岸的東歐地區舉行鍼對性聯合軍演,演習強度和力量規模遠超歷屆,包括航母、戰略轟炸機、第五代戰機等戰略武器頻繁抵近俄邊境,炮兵、裝甲兵和常規海上戰力也集羣化參演,對俄羅斯一直保持高位懾壓態勢。特別是4月份以來,北約更是進一步加強了在俄羅斯邊境附近的活動。在陸地上,北約加強整合多國軍隊,演練如何快速的抵達俄羅斯邊境附近對抗俄羅斯軍隊;在空中,北約派遣大量戰機頻繁對俄羅斯邊境進行偵察,模擬轟炸俄軍基地;在海上,北約宣佈加強在黑海地區的軍事存在,軍艦不斷出現在俄羅斯海域附近。可以說,北約正在從全面圍堵戰略、兵力壓境部署等多個層面加強對俄軍事準備工作,這些都引得俄羅斯大爲不滿。

  對於俄羅斯來說,目前其實力根本無法對抗以美國爲首的北約,也無法跨出國門應對北約東擴,因此只能不斷向俄羅斯的歐洲部分增兵、部署各種先進武器甚至能攜帶核武的導彈,而從海洋方向突圍,效仿蘇聯時期派出一支龐大核潛艇部隊巡航大西洋海域,也是俄羅斯應對北約威脅的一個有效途徑,這既可以有效反擊北約軍艦戰機騷擾,還可以向北約和美國亮肌肉,讓後者清晰認識到,雖然蘇聯解體,俄羅斯海軍實力衰退嚴重,但核潛艇領域實力仍不可小視,完全具備強大突防能力。

  總體上來看,在當前及今後一段時間,由於俄羅斯與北約之間在價值取向上的巨大差異依然存在,雙方在具體事項上的分歧遠大於合作,因結構性矛盾和理念思維衝突而衍生的安全環境壓力,安全壓力催生的疑慮、對抗和報復行爲讓彼此間信任缺失,雙方互相視彼此爲威脅的歷史觀念難以得到根本性的扭轉,對抗性還可能進一步上升。但是,俄羅斯與北約也都明白,用簡單對抗的方式來解決複雜的問題,不可能達到好的效果。俄羅斯需要與美國及北約的和解來恢復正常的戰略關係,而北約也需要從與俄對峙中抽身,進一步解決其成員國在非傳統安全領域存在的諸多問題,雙方都在尋找新的利益共同點,努力營造關係緩和的氛圍。因此,未來俄與北約的關係將是機遇和風險並存,具有很強的不確定性,維護鬥而不破的“冷和平”才最符合雙方的根本利益。

  (兵韜志略是由南京大學亞太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凌雲志爲澎湃防務欄目開設的個人專欄,盤點近期重大防務事件,評點信息背後暗藏的玄機,剝繭抽絲、拂塵見金,兩週一期,不見不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